第668章 于无声处

    林公公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然后才说:“皇上如何决断是皇上的事,我们要作的是,皇上决断之后,我们坚决执行。”

    柏公公眼中闪过一道阴霾,他随即低下头,端起茶杯,再抬头,已经笑呵呵的了。

    “是,您说得对,”柏公公点头,随即叹口气:“唉,这些烂事,够皇上心焦的。”

    林公公没有开口,只是看着窗外,今天的天色很好,阳光很足,他起身走到院子里,柏公公看着他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嘲讽。

    小太监进来,将书案搬出去,小麦子回来见状,赶紧上前劝道:“干爹,这风挺大的,还是在屋里吧。”

    林公公摇摇头:“老待在屋里,人都发霉了,出来晒晒,没事。”

    小麦子见状,赶紧让小太监去把袍子拿来,自己亲自给林公公披上,林公公没有推辞,裹着棉袍,躺在椅子上,很惬意的闭上眼睛。

    柏公公也出来了,旁边的一个小太监给他端来躺椅,柏公公眉头微皱,然后吩咐将他的棉袍拿来,小太监赶紧回去将棉袍取来。

    小麦子轻手轻脚的退出去,院子里就剩下林公公和柏公公俩人。

    柏公公躺了会,觉着有点无聊,翻身坐起来,扭头看着林公公,林公公很惬意的躺着,双眼微闭,神情怡然。

    “你怎么能这样...,享受。”柏公公有点不理解。

    “你要在这待上三十年,就会明白。”林公公悠悠的说道:“当年,我和你一样,刚进这院子时,觉着好奇,觉着很不错,久了才知道,这院子就是牢笼,天牢还有出去的可能,这院子,进来了,就出不去。”

    柏公公嘴角抽搐下,尴尬的笑了笑:“你,你这话,呵呵,太寒碜了,难怪你身子不好,想开点。”

    林公公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言声,进入这院子,就能掌握很大的权力,这权力之大,令人迷醉,可这院子就是个黑洞,没有那个皇帝会让掌握了如此多秘密的人活着离开。

    柏公公再度躺下,躺椅的位置很好,头顶的树叶,恰好遮住了阳光,睁开眼,满满的绿色。

    他忽然想起来关于扬州的事,他抬起半个身子:“百工坊的事,柳寒查清了,是不是该让他回来了?”

    “不急,百工坊的总店在长塘,”林公公说道:“但百工坊身后的那个人并没有查清,顾家的内奸的来历也没查清,不过,这些事不算最重要,现在最要紧的是,方震究竟是谁杀的,是不是真与隐世仙门有关。”

    林公公的语气不紧不慢,柏公公想了想:“我觉着这柳寒与隐世仙门恐怕也有关系,用这样的人,妥当吗?”

    “没有什么不妥当的,”林公公叹口气:“你看看卷宗,这柳寒,老实说,压根就不象隐世仙门中人,你看看灵蓝真人他们,还有那静仁,柳寒与他们有半分象吗?这个人是世俗中人。”

    “可,”柏公公皱眉问道,林公公依旧仰躺着,依旧不紧不慢的:“你是说,他表现出的一些痕迹,与隐世仙门脱不了关系,是吗?”

    “对。”

    “是不是隐世仙门不重要,”林公公说道:“重要的是,能不能为朝廷所用,若能,不管是不是,都睁只眼闭只眼,若不能,就要坚决杀掉。”

    柏公公明白的点点头,随即又问:“那你认为这柳寒与隐世仙门有关吗?”

    林公公没有回答,柏公公也不着急,过了会,才听到林公公慢慢的说:“我也无法判断,这个人有点神秘,修为高深莫测,擅长诗词,你看过他作的诗词吗,很精妙,最近数年,没见过这样好的诗词,可另一方面,他又贪财好色,为了银子,他可以和风雨楼联手,为了银子,他可以和王许两个千年世家对战,一掷千金,买下百漪园名妓,你见过那个世外高人,是这样的!”

    柏公公闻言不由苦笑,林公公接着说:“这个人,很难说清,所以,要继续观察,如果有鬼,自然会现出鬼影。”

    被宫里看上,喜忧参半,普通人看到喜,稍好一点的有忧,只有极少数感到恐惧。

    但林公公看不清柳寒,他与柳寒接触数次,感到这个人及其聪明,这样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看不到加入内卫的危险。

    俩人再度沉默,柏公公脑子有点乱,一会是林公公,一会是柳寒,忍不住自言自语:“这个人能用吗?”

    林公公好像没听见,柏公公依旧在胡思乱想,忽然听见旁边传来微微的鼾声,扭头看去,林公公居然睡着了。

    柏公公忍不住苦笑,他睡不着,干脆起来,回到房间,从书架上挑了本卷宗来看,待打开,才发现居然是瀚海商社的。

    “或许是天意。”

    柏公公仔细看着卷宗的内容,内容不算多,有柳寒个人的,有珠宝店的,有布庄的,也有作坊;地域上,有长安的,有幽州的,最多的还是帝都的;从时间上说,每一年的都有,甚至还有两页是西域的。

    他特别拿起西域的那张,抬头便是林公公的眉批:“至治初夏,”算算时间,正是柳寒回到帝都不久,就向西域派人了。

    看来,林公公做事,绝非心血来潮。

    “瀚海商社,在西域如日中天,控制西域盐业,布庄,丝绸,铁器,珠宝,柳寒富可敌国,麾下护卫队数十,....”

    柏公公是第一次看这本卷宗,以前,他对瀚海商社并不在意,这种商社远不如王府门阀世家有趣味。

    可今天看到瀚海商社的卷宗,他忍不住倒吸口凉气,瀚海商社在西域居然如此威风,几乎控制了西域的几个主要的商品,还控制近半西域小国的国政,柳寒麾下的护卫队虽然只有几百人,却打遍西域无敌手,曾经创造三百护卫队击败五千胡骑的战例。

    柏公公完全沉浸下卷宗的内容中,完全没注意到门外又进来一个人,那人走到书案边才站住。

    柏公公这才惊觉,抬头一看,慌忙起身,连声致歉:“老祖宗,儿子不知是老祖宗驾到,还请老祖宗恕罪!”

    在林公公面前,柏公公还可以多几句嘴,可在穆公公面前,他是一点不敢造次。

    穆公公拿起卷宗,简单的扫了一眼,便点头说:“嗯,不错,知道看卷宗了,在内卫要学会看卷宗,要学会从卷宗里发现线索,找到线索。”

    “是。”柏公公很规矩的答道。

    穆公公转身出来,柏公公跟在他身后,穆公公在茶几边坐下,看着院子里,树下熟睡的林公公,小麦子和两个小太监站在边上,很显然,是穆公公吩咐了,不让叫醒。

    “小林子,这些年,辛苦他了。”穆公公深深的叹口气,目光怜惜的看着林公公,柏公公没敢插话,半响穆公公才说:“你要多跟他学,内卫掌控着朝廷安危。”

    “是,儿子一定认真跟林公公学,”柏公公说道,穆公公叹口气:“小林子心神耗费过度,不是长寿之相,皇上虽然没说,宫里都知道,你将来要掌控内卫,你要抓紧时间好好学,这内卫的事,没有三五年,是不行的。”

    “是,儿子明白。”柏公公讨好的给他倒上茶,然后乖巧的问:“干爹,今儿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吩咐儿子吗?”

    穆公公端起茶,小小的抿了口,放下茶杯后说:“不是什么大事,你把扬州的卷宗找出来,特别是盛怀的。”

    “是,老祖宗。”柏公公赶紧说道:“老祖宗,皇上决定动手了?”

    穆公公叹口气点点头,没有细说,柏公公赶紧转身到书架上去找,找了会,没有找到,他赶紧到门口将小麦子招呼进来。

    “老祖宗要扬州的情报,特别是盛怀的。”柏公公说道:“赶紧去档案库找出来。”

    小麦子躬身压低嗓门说:“干爹已经找出来了,就在书案上。”

    柏公公微怔,赶紧过去,书案上有一叠卷宗,他在里面翻了下,最下面便两册便是扬州和盛怀的。

    他赶紧抱起来,拿到穆公公面前,谄笑道:“干爹,这就是,林公公已经找出来了。”

    穆公公点头接过来,打开卷宗,取出档案仔细看起来,边看看边摇头。

    穆公公看得并不仔细,匆匆扫了数眼,从中取出几张,小心的叠起来,揣进怀里,然后起身。

    林公公依旧在阳光下安静的睡着,穆公公看看他,轻轻叹口气。

    小麦子神情忧虑,柏公公崇敬的看着穆公公苍老的背影,穆公公的背看着微微有些弯,头发雪白,在阳光下,显得特苍老。

    天边显出红色的彩霞时,林公公醒过来了,他舒畅的展开双臂,神情轻松。

    “干爹醒了,”小麦子赶紧过去,将林公公扶起来:“这一觉睡得可好?”

    林公公满意的点点头,小麦子低声说:“老祖宗来过了,儿子本想叫醒干爹,可老祖宗不让,儿子没敢叫,请干爹原谅,老祖宗来去扬州和盛怀的档案。”

    刚听到穆公公来过时,林公公身子微顿,虽然便恢复正常。

    “差不多了,皇上也该动手了。”林公公低声细语道,除了小麦子外,无人可以听清。

    (本章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