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人事纷争

    蓬柱立刻大声支持,薛泌也随即支持,张猛却轻轻叹口气,皇帝立刻注意到,眉头微皱,有些不悦的问:“张卿,你是怎么想的?”

    张猛平静的说:“盛怀必须拿下,顾玮在奏疏里说得很清楚,这次的九百万两银子是未来三年的盐税收入,简单的说,未来三年,朝廷将不会在扬州收到一两银子的盐税,所以,未来三年,朝廷的税收将会少一大块。

    为了弥补朝廷税收,他建议整顿扬州丝绸棉布,还有铁器等税收,皇上,这个建议很好。

    拿下盛怀,臣是赞同的,可问题是,仅仅拿下盛怀就行了吗?盛怀在扬州十年,与扬州的门阀士族,各郡县官员,上下盘根错节,还有,他与冀州和青州的门阀力量,都有交往,皇上,臣建议,暂时不要作决定,将顾玮的弹劾交御史台,看看反应再说。”

    皇帝微怔,穆公公心中暗惊,迅速抬头看了看张猛,皇帝沉凝思索,蓬柱冷笑道:“这交给御史台,那些家伙还不一涌而上为他脱罪!有这个必要吗!”

    薛泌则皱眉思索,穆公公提供的证据是不能交给御史台的,一旦交出去,那些朝臣和士林,一定会调转枪口,对准内卫。

    可仅凭顾玮的弹劾,可以搬到盛怀吗?薛泌觉着不太可能,盛怀出身士族,顾玮出身庶族;顾玮在士林名望虽高,可盛怀在门阀中的势力更大,比较而言,盛怀的势力更强。

    “还有,”张猛斟酌下,又说:“皇上,京兆尹人选暂时不宣布,让吏曹举荐人选。”

    穆公公眉头微皱,有点不明白,这张猛是什么意思,落武其实是个不错的人选,可让吏曹举荐人选,这个职务恐怕落不到落武的身上了。

    张猛这是要作什么!!!

    穆公公感到迷惑不解,皇帝也有些迷惑不解,他喷着粗气,看着书案上的情报,很是不甘。

    “景略太小心了!”蓬柱摇头说:“皇上当乾纲独断,若交给吏曹和御史台,可以断定又是一场混乱,势必影响凉州和塞外的战事。”

    没等张猛说话,皇帝点头:“蓬卿说得对,此时政局当稳,就这样,薛泌,拟旨!”

    薛泌没说话,立刻草拟圣旨,张猛只是轻轻叹口气,穆公公眉头微皱,小心的试探道:“皇上,老奴以为,张先生所言甚妥,就算交给尚书台议一下,也没什么,不会影响凉州和塞外。”

    张猛冲穆公公点点头,蓬柱正要反驳,皇帝不悦的喝道:“朕意已决!就这样了,你先下去,整理下盛怀的罪证,同时,内卫也作点准备!”

    皇帝的话不重,可穆公公额头却冒出一层细汗,连忙领旨,躬身退下。

    出了养心殿,穆公公长叹一声,黄公公小心的扶着他,低声安慰道:“干爹,没事,皇上只是最近有点心烦。”

    穆公公苦笑下摇头,叹口气:“老了!老了!”

    黄公公依旧很小心:“干爹,儿子看,皇上和先帝不一样,皇上毕竟年青气盛,行事刚猛了些。”

    穆公公没有答话,目光浑浊的看着恢宏的宫殿群,秋日的阳光照耀下,宫殿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圣旨送到尚书台,潘链接过圣旨,眉头拧成一团,由于战事正紧,潘冀和秋云曹晃都在尚书台,没有立刻离开。

    两道圣旨,第一道,任命落武为京兆尹;第二道,将扬州刺史盛怀槛送帝都,交廷尉府审理。

    两道圣旨,两张轻飘飘的纸,却让潘链感到奇重无比。

    “不是,让我们议议吗,怎么这么快就下旨了!”左辰有些不满,唬着脸说:“不行,这令不能盖!”

    皇帝的圣旨没有附尚书令的印,就不算圣旨,就是封回;一旦发生封回,就是震动朝野的大事!!!

    潘链苦笑下:“诸位大人,大家怎么看?”

    甘棠刚受了皇帝的训斥,没有开口,秋云眉头微皱:“皇上刚让咱们议下京兆尹人选,这就拿出人选,皇上倒底什么意思?”

    “落武?”甘棠叹口气:“他一直在太学,调到御史台不过一个多月,便丁忧,完全没有牧守一方的经验。”

    说着甘棠摇摇头,显然不赞同,左辰也点头:“对,落武不合适,当让吏曹重新拟定人选。”

    “吏曹重新拟定人选,现在恐怕来不及了,”潘链想了下问:“诸位看原渤海郡郡守孙观如何?”

    秋云心中暗骂,别人不知道,他恰好知道,孙观前段时间给潘链送上厚礼,据说有十万两银子之多,想到这里,他忽然心念一动,眉头忍不住拧成一团。

    潘冀低头想了想:“落武还是合适的,京兆尹这个人选需要刚正,陈宣其实是恰当人选。”

    “我看,”曹晃突然开口道:“陈宣在京兆尹上太久,得罪太多人,调动下,皇上有保全之意,不过,调任冀州,我看不妥,他是南方人,我的意见是调到扬州担任刺史,孙观调任冀州刺史,京兆尹,我的意见是让御史右丞周瑁出任京兆尹。”

    曹晃为前车骑将军,泰定帝时,先是协助泰定皇帝反击鲜卑,可在十多年前,他突然致仕,在帝都城西的庄园内修养,直到前段时间,新君才重新启用,但也没给他正式名称,只是让他入尚书台,协助处理朝政。

    曹晃在军中有极高的威望,连声望甚高的秋云都在他之下,当年秋云没领军,方回段昌还只是军中后起之秀,他已经在中枢,负责统筹全局,全面指挥反击鲜卑的战争。

    重新入朝,曹晃没有丝毫陌生,也没有丝毫避讳,他的这番话,不但将刚送来的圣旨驳回,而且连刚才皇帝已经作了的决定,也一并反对了。

    秋云眉头微皱,尚书台并不是行政机构,而是决策机构,具体负责执行的是丞相府,六曹也是在丞相府领导下工作,具体说来,尚书台是皇上的高级参谋,具体到他秋云和曹晃,应当是皇帝的军事参谋。

    作为军事参谋,秋云很少对具体政务,更不要说对人事安排提出意见,他原以为曹晃也是如此,可没想到,曹晃却一反常态,这让他有些纳闷。

    “周瑁?”秋云还没有开口,潘链已经沉凝着摇头:“他不合适,御史大夫令糜年岁已高,左令丞魏典致仕后,一直空缺,他要再走了,这御史台岂不空悬。”

    “干脆将御史左令丞一并安排了,”左辰说道:“让落武接任御史左令丞,京兆尹,让吏曹举荐。”

    潘链想了想,点头说:“那好就这样办,另外,盛怀之事,如何处置?”

    “顾玮以前是你的长史,他弹劾盛怀,你是什么意见?”曹晃直接问潘链。

    在尚书台,曹晃的资历恐怕比潘链更深,他这一开口,其他人都没插话,只是看着潘链。

    潘链眉头微皱,不悦的说:“曹将军,顾玮弹劾盛怀,事先我一点不知道,他以前虽然是我长史,可现在是朝廷派到扬州主持盐政革新的副钦差!”

    曹晃冷笑一声:“我看这顾玮就是个狂妄之徒,不知天高地厚,这个时候,挑起大案,将严重影响塞外凉州的战事!”

    潘链淡淡的说:“曹将军差矣,扬州的事,如何影响凉州和塞外了,况且,若盛怀真犯下如此罪行,挖出这个毒瘤,对凉州和塞外战事,岂不更好;若没有,也可以还他清白。”

    “问题的关键是,扬州乃财税之地,盛怀一倒,势必震动扬州官场,各郡各县,官员势必受到影响,凉州塞外打的什么,就是银子粮食,只要这些保证了,胜利就没有问题!”曹晃一点不客气,直接点出关键。

    “在塞外战事未平之前,扬州不能乱,顾玮过于草率了!”

    曹晃的指责,秋云以为有些道理,扬州乃三大财税之地,扬州若乱了,后勤粮饷跟不上,凉州和塞外就别打了。

    “不管盛怀怎么样,暂时不动为好。”秋云也赞同的说道。

    “曹将军,秋将军,错也!”左辰正色摇头:“盛怀若真的如此,当坚决查缉,今后一段时间里,扬州要提供更多的支持,盛怀一干蛀虫在其中上下其手,那才真的影响到凉州和塞外的战事。”

    潘冀立刻表示支持:“对,还是左大人明白,皇上已经决定要拿下盛怀,说明皇上已经掌握了盛怀贪腐的证据,诸位大人,拿下盛怀,也有另一个可能,震动扬州宵小,厘清扬州官场,让扬州的那些南蛮警惕,对凉州和塞外战事,恐怕更好。”

    所有人都没想到,潘冀居然这事上支持了顾玮,刚才潘链隐含的态度是反对缉拿盛怀,可潘冀居然与他哥哥唱起反调。

    潘链的脸色很难看,狠狠的瞪了潘冀一眼,潘冀无所谓的低下头,似乎压根没感到潘链的不满。

    “秋大人,甘大人,你们的意见呢?”潘链扭头问秋云和甘棠。

    甘棠想了想:“就这样吧,京兆尹,咱们已经否了皇上的意见,这盛怀再反对,皇上那....”

    秋云眉头拧成一团,总觉着这里面有些什么不对味,可半天也没想明白,便含混其词的点头:“我同意甘大人的意见。”

    “我暂时还不宜动盛怀,盛怀一动,势必掀起震惊朝野的大案,现在朝廷最大的忧患在凉州,在塞外,先平定凉州和塞外,再动盛怀。”潘链说道。

    “尚书令大人此言差矣,”潘冀公开反对,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支持甘大人。”

    “你!”潘链大怒,冲着潘链叫道:“盛怀在扬州近十年,为朝廷牧守一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样简单的凭借一个弹劾,就拿下朝廷重臣,这太轻率了!”

    说着,他抬头看着甘棠,又看看秋云,坚决的说:“若皇上掌握了盛怀的罪证,当公示于众,也让群臣无话可说!”

    潘冀哼了声,正要反驳,曹晃已经点头:“尚书令大人说的是,缉拿朝廷重臣,当要有令人信服的证据,皇上若有,当公布示人,以令天下信服!”

    潘冀见状,也不再开口,甘棠轻轻叹口气,左辰沉默了会,也点头:“此言甚是,皇上若有证据,...”左辰皱眉问道:“皇上的证据从何而来?内卫?内卫不得干预朝政,这是太祖定下的祖训!”众人皆沉默无言,这些年,内卫干预朝政的事还少吗!前几年发生的方回叛乱,再往前一点,太子,昭阳,等等案子,里面没有内卫的手脚?

    大家都心知肚明。

    于是,众人不再反对,潘链以此起草奏疏,交给小黄门。

    皇帝震怒!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