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穆公公的未雨绸缪

    在太后慈祥的关爱下,皇帝让步了,太后感到非常欣慰,示意想要喝点莲子羹,皇帝亲自端给她。

    喝过莲子羹后,太后又说:“不管凉州还是塞外,对皇家来说,都是小事,子嗣才是大事。”

    一提到这个问题,皇帝神情微滞,太后抓住他的手,轻轻的拍了两下,叹口气:“皇帝的能当多久,你看看咱们大晋,八百年了,有几个皇帝活过六十的,活过五十的又有几个,先帝也不过活了五十八,皇上,子嗣,才是大事。”

    这话也就太后敢说,皇帝到现在还没子嗣,没有子嗣,谁来继承这广袤的天下。

    “母后,”皇帝勉强笑了笑:“儿子还年青,会有的,一定会有的。”

    太后点点头,伸手示意,齐公公将一叠画像送来,太后示意皇帝接过来,皇帝接过来看,一叠女子的画像。

    “这是我让人收集的朝中大臣和门阀世家的女子画像,你看看,”太后说道,按照惯例,新君登基后,都要选秀女,以充实后宫,太后这是为选秀女作准备。

    “母后。”皇帝十分为难,他完全没心思选什么秀女:“儿子,现在朝廷事情这么多,这选秀女,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

    “你都登基两年了,该选秀女了。”太后说道。

    “母后,现在真不是时候,”皇帝极力解释:“凉州塞外都在作战,朝廷府库空虚,这个时候选秀女,朝议势必汹涌,母后还是等段时间吧。”

    太后静静的看着他,半响,才略微点头:“好吧,这事随你吧,唉,咱们皇家中人,就没有家务事。”

    母子俩又重新开始慢慢闲聊,过了会,太后才示意皇帝可以离开了。

    ******************

    穆公公再次回到听萧院,这个名字很文雅,可却令天下人恐惧的小院,林公公依旧在房间里,柏公公却不知去向。

    “干爹,”林公公迎上来,穆公公挥开他,林公公见状多了两分小心。

    穆公公坐下后,依旧没有说话,愣愣的盯着地面,小麦子嘴巴动动,立刻被林公公吓回去。

    房间死一般寂静,林公公小心给穆公公倒上茶,然后小心的轻声问道:“干爹,出什么事了?”

    穆公公半响才摇摇头,轻轻叹口气:“咱们这些人,离开皇宫就什么都不是,唉,干爹老了,以后就看你们的了。”

    这话让林公公有点摸不着头脑,半响,林公公才劝慰道:“干爹说的哪里话,儿子们还要靠干爹照顾呢,干爹,怎么啦?这盛怀是不是不处理了?”

    穆公公微微点头:“不过,皇上不会放过盛怀,”说到这里,他顿了下,抬头看着林公公:“扬州内卫要作些准备。”

    林公公闻言,面露难色,穆公公眉头微皱:“怎么啦?有难处?”

    林公公点头:“干爹事情多,儿子没报告,是儿子的失误。”

    “内卫是你在打理,什么事都给我报告,要你做什么,说吧。”穆公公不以为意的说道。

    “是,多谢干爹,”林公公顿了下,迅速整理好思路:“以前干爹判断,扬州内卫被渗透的情况已经查清部分,原内卫总管顾硕家总管顾建,内卫顾维,顾建的老婆,全是奸细。”

    “谁派的?”穆公公立刻问道,林公公摇头:“没有查出来,他们被灭口了。”

    “全部?”穆公公有点意外,林公公点头:“柳寒报告,对方来人修为很高,而且是以袭击方式,他措手不及,还负了点伤。”

    说着,林公公示意小麦子将报告取来,穆公公接过来迅速看了一遍:“如果连柳寒都负伤了,那对方的修为当在上品宗师和大宗师,难道是那位?”

    柳寒在报告里坦陈自己不是对手,只是对方似乎有所顾虑,所以没有杀他。

    林公公沉默了会,点点头:“儿子也是这样判断的。”

    “那位怎么介入扬州内卫?”穆公公神情疑惑且凝重,林公公没有回答。

    那位,自然是那位神秘的大宗师,这位大宗师在江湖传说已经很久,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不知道属于那个势力,内卫曾经花费大量精力去寻找,却没找到半点线索,内卫档案库里没有他的档案,但有他出手的记录,那还是十几年前的记录,这十几年前,再没有他出手的记录。

    “看来扬州的事没那么简单,”穆公公说道,林公公点点头,穆公公思索会:“那位会不会是百工坊的人?”

    “百工坊?”林公公想了下:“百工坊只是一个商会,他有那么大吸引力?能吸引一个大宗师?”

    穆公公微微摇头:“难说,百工坊有这个财力。”

    林公公依旧皱眉,显然不是很相信:“若是百工坊,他们渗透内卫作什么?”

    穆公公叹道:“这是个谜啊!”

    林公公点点头,半响才又说道:“扬州最近事不少,漕帮方震被暗杀,据柳寒报告,他判断方震是死于修仙者手中。”

    穆公公显然有些吃惊,抬头看着林公公,林公公再度示意小麦子,小麦子连忙取出卷宗送来。

    穆公公看着卷宗,林公公在边上补充:“这是最新收到的,另外,柳寒要漕帮中内卫的联络方式,儿子做主,已经给了蓝蝶的,是否妥当,还请干爹示下。”

    “你做得对,给他!”穆公公神情决断:“扬州的事越来越复杂聊啊,大宗师,隐世仙门,都出来了,朝廷内纠葛不断,咱们暂时没有精力,就让柳寒去处理,或许,他能给朝廷一个意外的惊喜。”

    林公公佯装松口气,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柳寒是合适的人选。

    这些年内卫被削弱得很利害,他已经是勉为其难的在维持,已经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去处理扬州之事,幸亏有了个柳寒。

    穆公公沉凝片刻后问道:“对于方震的死,蓝蝶有什么报告?”

    “蓝蝶的报告与柳寒相差无几。”林公公答道:“不过,蓝蝶对漕帮的未来有些担心,漕帮将由...”

    正说着,有小太监在外面请示,小麦子连忙出去,很快又进来,手里多了几个小竹筒,他当面检查了封痕后拆开,将纸条取出来,誊写下来。

    “漕帮将由方震的儿子方杰担任帮主,这方杰做事冲动,对退出帝都心怀不满,一旦他当上帮主,漕帮恐怕要全力北上,另外,方震很谨慎,没有介入盐业,方杰恐怕要进入盐业。”

    穆公公嘴角露出一丝嘲讽:“这位少帮主倒是有雄心,可没了方震,没了萧澜,他拿什么北上?柳寒萧雨还不把他撕成碎片。”

    林公公迟疑下,小心的说:“儿子倒有另一番想法。”

    “哦,你说说。”

    “方震的死,应该是有外力介入漕帮内部纷争,”林公公思索着说道:“可漕帮内部有那些纷争呢?根据蓝蝶的情报,漕帮内部的争论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北上,重返帝都;另一个是南下灭了江南会;至于,进入盐业,倒是很小;对方为什么要杀掉方震,甚至搬出了隐世仙门中人?”

    穆公公思索片刻,明白过来,神情凝重:“你的意思是,有人认为方震阻碍了漕帮的定策,所以,杀了方震,好让方杰当帮主。”

    林公公点头,穆公公眉头微皱:“那你如何断定方杰当上帮主后,会向北发展,或者南下灭了江南会?”

    “这是儿子的疑惑,”林公公小心的答道:“可能这也是柳寒的疑惑,所以,他才需要漕帮内部的消息。”

    穆公公想了下点头:“就这样吧,实在不行,就给方杰一个教训,让他知难而退。嗯,交给柳寒去办吧。”

    “是。”林公公松口气,将蓝蝶的联络方式交给柳寒,是他独自作出的决定,现在得到穆公公的支持,这让他安心下来。

    宫里三千太监五千宫女的总管,他们的升迁,甚是生死,都掌握这个白须白发的老头手中。

    即便是林公公这样掌握了重要部门,有很大权力的人,都必须得看他的脸色。

    林公公觉着事情已经谈完,可穆公公却没有动,知道还有事,只是还没考虑好。

    果然,过了会,穆公公示意小麦子退出去,待小麦子退下后,穆公公才低声吩咐道:“从现在开始,要严密监控潘链,潘冀,甘棠,还有秋云。”

    林公公心中微惊:“干爹,这是....”

    这些都是尚书台大臣,是朝廷核心,最关键的是,不是一个,而是全部,要动他们,即便内卫也要掂量掂量。

    “哼,有些人,觉着进了尚书台,就可以忘乎所以,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不是他们的。”穆公公冷冷的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冷飕飕的。

    “儿子明白了。”林公公没再多问,穆公公的话已经很明白了。

    迟疑下,林公公小声说:“干爹,潘链的东西很多,他收了不少银子。”

    穆公公想了想,摇摇头:“有太后在,动不了潘链,但要收集证据,另外,要特别注意,他们与什么人经常往来?”

    “那曹晃呢?”林公公低声问道。

    前车骑将军曹晃,军方巨头,自从致仕后,一直处在内卫的严密监控中,而且,当年曹晃在声威正盛时,为何突然致仕,俩人对内情都深知,这次皇帝重新启用曹晃,俩人心里都很担忧。

    “他,”穆公公想了想:“照旧例吧,他刚出来,以前的旧部也被咱们清理得差不多了,皇上要处理,暂时也处理不到他。”

    林公公明白的点点头。

    (本章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