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招揽

    柳寒露出一个稍显得意的笑容,微微点头,萧澜盯着他,半响才长叹口气:“方兄真是老道!”

    单骏也有点意外,不住打量柳寒,柳寒也叹口气:“方帮主的确配得上一代枭雄,漕帮若在他的统帅下,五年后必定能重返帝都,唉,可惜了。”

    说着他看着萧澜,问道:“为什么要除了他?”

    萧澜深深叹口气:“除掉他是王家老祖宗的意思,我只是接到家主的命令,让我配合王泽的行动。”

    柳寒略微思索,轻轻摇头:“看来王家那位老祖宗对帝都还是不死心,我始终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执着。”

    萧澜苦涩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估计,我也上当了,我收到的有可能是我大哥下的令,目的是除了我,我若死了,他的家主之位便稳当了。”

    柳寒微怔,随即点头:“此言合理,从风雨楼之变开始,我便在思索一个问题,王家那位老祖宗跟着魔似的,为什么非要夺得黄河水道?萧兄,你是怎么想?”

    萧澜摇摇头:“我不清楚,我得到家主的命令,协助王泽,除掉方震,至于为什么,我真不知道。”

    “家主命令?”柳寒疑惑的看着他,萧澜深吸口气正要开口,单骏苦笑下:“柳兄有所不知,对萧兄这样的门阀子弟来说,家主命令甚至比皇命更大,违反皇命最多也就除官发配,可若不遵家主命令,会被家族除名,进而被视为不孝,被朝廷和天下所有门阀士族摒弃,所以,萧兄若不尊家主命令,萧兄会受到萧家的追杀,他的父母妻儿在家族内也会受到牵连,严重的话,会被处死。”

    柳寒明白了,忍不住轻轻叹口气,又有些纳闷的问:“我在帝都也结识了不少门阀子弟,比如秋戈鲁璠,他们好像.....”

    萧澜苦笑下:“听说柳兄是从西域归来。”

    柳寒看出他心里无比后悔,半响,萧澜才说:“家主令是家族至高无上的命令,说是家主令,也不是家主想下便能下的,必须召开家族内的长老会,取得长老会的同意,所以,家主令代表了整个家族的意志。”

    柳寒这下明白了,他与秋戈鲁璠交往,没人理会,秋家和鲁家也不会理会,可若有.....

    他正要问时,萧澜接着说:“为了让我执行命令,家里专门派了大长老来传令。”

    “萧家有几位长老?”

    “我萧家只有两位长老,”萧澜解释道:“门阀士族子弟,没人能抗拒家主令。”

    “一般家族内有几位长老?”柳寒又问道:“王家有几位?”

    “这个不一定,”萧澜答道:“但一定有,长老会对家主或族长有一定的制约,一般情况下,下一任族长都是上一任指定,可族长在指定继承人时,都要征询各位长老的意见,当然,没有大的意外,族长属意的继承人都会得到长老的支持。”

    “至于王家,”萧澜顿了下,摇摇头:“这我不清楚,但,王泽是下一任家主,最有希望的。”

    柳寒低头想了想,忽然抬头看着萧澜:“如果,我说的是如果,让事情重来一遍,你还会遵照家主令执行吗?”

    萧澜犹豫下,想了会,抬头看着柳寒,轻轻吐口气:“还是没得选,我只能执行。”

    “那么现在呢?”柳寒立刻追问道。

    萧澜苦涩的自嘲的笑了下,挥了下独臂:“我现在是个废人了。”

    这话已经足够了,门阀家族都是子弟众多,怎么会在意一个废人。

    柳寒笑了笑:“我说的是假如,假如,现在你伤势尽复,你有什么打算?”

    萧澜微怔,苦笑下摇头:“清虚宗虽然是世外仙门,手段神鬼莫测,可要恢复一个丹田尽碎的人的修为......。”

    萧澜的神情很是绝望,柳寒微微摇头,转头看着单骏,问道:“单兄,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单骏的神情有些茫然,他想为家人报仇,可又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足,而且还有朝廷的追捕.....。

    “拼吧,能拼一个算一个,”单骏咬牙道。

    “拼命?”柳寒微微摇头:“以兄台的修为,武师巅峰还没到,估计在武师八品左右。”

    单骏略微惊讶,心中大凛,萧澜也同样微微惊讶,要知道柳寒没有与单骏交手,就这样看,居然能看出单骏的修为深浅,可想想前两天,那两位道长一眼便看出单骏修为浅,他负了重伤,或许这清虚宗或隐世仙门有这功法。

    “兄台要报仇,恐怕力单势薄吧。”柳寒沉凝道,萧澜和单骏都是老江湖,立刻察觉他话里招揽之意,俩人都很意外。

    萧澜是废人,单骏身上有朝廷的缉捕悬红,别说门阀世家了,就算普通的黑道帮会都不敢收留他。

    “听说瀚海商社实力雄厚,柳兄在帝都长袖善舞,与很多朝廷权贵有交往,”萧澜看着柳寒缓缓说道。

    单骏对柳寒的了解很少,他到帝都暗杀蓬柱,那时柳寒还没那么有名,有的也仅仅是文名,此后逃亡江湖,每天都及其警觉,完全顾不上关心其他事,此刻听萧澜的话,有点意外。

    柳寒淡淡一笑:“我还有个身份,禁军军侯,手下有五百骁勇之士。”

    萧澜怔怔的看着他,半响才摇头叹息:“柳兄真是长袖善舞,居然进了禁军,真令萧某佩服。”

    “佩服是假,不以为然,甚至还有点鄙夷,恐怕才是真的,”柳寒笑道:“以萧兄之才,萧家之势,要入朝为官,恐怕唾手可得吧。”

    这话倒是真的,以前萧澜若是想做官,仅扬州刺史便征辟过三次,他都拒绝了,他生性散漫,喜欢在江湖游荡。

    单骏同样皱眉,试探着问道:“大人既然是朝廷命官。”

    “单兄的意思我知道,”柳寒打断他,淡淡的说道:“朝廷要抓捕单兄,那是廷尉府和各地捕快的事,与我无关。”

    萧澜有点明白了,单骏毫不犹豫的抱拳:“若柳兄能让单某报仇雪恨,单某这条命就归柳兄了。”

    柳寒微微点头,看着单骏:“好,不过,你若想报仇,先把报仇这两个字从脑子里消去,封李两家,势大根深,要报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单某明白。”单骏深深的吸口气,他在江湖上混了半辈子,当然明白其中的艰难,要扳倒这两家,报得大仇,不是那么容易的。

    柳寒转头看着萧澜,萧澜苦笑下:“萧某乃废人,恐怕于柳兄无所助益。”

    柳寒摇摇头:“萧兄身残,可还活着,脑子还在,只要脑子还在就行。”

    萧澜沉默半响,抬头问道:“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就该死了。”

    柳寒费尽心机在这与他们俩谈,目的很明确,俩人心里很清楚,俩人几乎同时在猜,若他们不答应,柳寒会不会顺手将俩人除掉。

    “杀了你?”柳寒摇摇头:“我不会,但,这是清虚宗,清虚宗不能有外人停留。”

    “那不是一样吗。”萧澜嘴角有了个淡淡的嘲讽,当他想通了事情的诸多关键后,心里有种疲惫和伤心,这些年,自己虽在江湖,可对家族的贡献丝毫不比其他人少,而且自己并没有窥视家主之心,可依旧是大哥的眼中钉。

    柳寒神情平静,淡淡的说:“我只是清虚宗记名弟子,我要留下你们,就必须有理由,明白没有。”

    萧澜低下头,思索会,抬头问道:“如果,我不答应你,你会为我求情吗?”

    柳寒冲他摇摇头,叹口气:“萧兄啊萧兄,萧家旁系弟子说话管用吗?”

    萧澜苦涩的叹口气,心里明白,一个记名弟子说的话,在清虚宗内能有多大份量。

    柳寒静静的看着萧澜,萧澜的用处,他还没想好,但绝对有大用,萧家是江南门阀世家,虽说比不上虞陆等门阀,但也是江南一等一的士族,有他在,就等于多了个了解江南门阀士族内部的眼睛,这还是其一;其二,萧澜的江湖经验丰富,对漕帮内部也十分熟悉,若有他坐镇扬州,扬州便万无一失。

    “我知道你很为难,不过,柳某答应你,若你不愿干的事,柳某绝不强求。”

    萧澜在心里重重叹口气,抬头看着柳寒:“好吧,萧某愿为柳兄效力。”

    柳寒点点头:“既然如此,柳某就多谢了,两位先在这休息,我向掌门求情去。”

    萧澜和单骏起身相送,待柳寒出门后,俩人回到屋里,相坐无言,单骏倒是很平静,萧澜心里依旧心潮起伏。

    要说心里没怨言,那是不可能的,可这些天下来,他的怨气也淡了,不错,他是受了重创,成了废人,可方震呢,他二十年多年的朋友,当他一剑插进他后心时,心中的无奈,无法为他人所理解。

    与方震比起来,他这点又算什么呢!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答应了柳寒,他不知道。

    没有多久,柳寒回来了,与他一同进来的还有青灵。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