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王奋的底牌

    王山单掌吐劲,将车夫击飞车下,转身进了颠簸的车厢。

    车厢里,王奋神情略微有些紧张,端坐在车厢里,膝间横放着一把外表精美的长剑。

    “怎么样?”

    王山掀开车门帘,没等他开口,王奋便开口问道。

    王山略微迟疑,单膝跪地:“对不起,三爷。”

    王奋神色微变,不敢相信的看着王山:“是你!”顿了下,沉声问道:“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多谢公子厚待,可在跟着公子前,属下已经答应了老祖宗。”

    “你是老祖宗派来的?”王奋十分震惊,这个护卫跟随他七八年了,受过多次考验,这才提拔到他身边,没想到自己担心的奸细居然是他。

    “是。”王山答道。

    王奋深吸口气:“那今天是老祖宗的意思?”

    “是。”

    王奋神情惨然,数月的猜测终于得到证实,他心里非常悲凉,深吸口气,凄凉的问道:“我不相信,为什么?你有老祖宗的手令吗?”

    王山也轻轻叹口气:“三爷待我不薄,但我是王家的死士,对王家忠心耿耿,如果没有老祖宗的手令,谁要伤害三爷,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王奋不再说话,只是抓紧了横在膝上的长剑,王山叹口气:“公子待我不薄,所以,我都如实相告,属下将追随公子,唉,我不愿沾上公子的血,还请公子自裁,完成老祖宗的任务,属下必将追随公子于地下。”

    王奋毫不迟疑的拔出长剑,站起来平平的指着王山,厉声喝道:“宁战死,绝不作小儿之态!进招吧!”

    王山轻轻叹口气,拔出腰刀,长刀竖起,冲王奋恭敬施礼,口称:“公子,对不起!”

    刀光一闪,王奋奋力抵挡,车厢内空间狭小,俩人腾挪辗转,眨眼间,俩人兵刃交手数次。

    王奋重重的撞在车厢上,体内气血翻滚,长剑下垂,胸前空门大开,这数招之间,他已经数次遇险,要不是对方不愿下杀手,恐怕第一招便分出胜负。

    但,这不是比武,是关生死。

    王奋喘息数次,将体内激荡的真气平息下去,王山并没有趁机发动进攻,局面已经完全掌握在他手上,他不着急。

    马车已经停下来,停在护城河边。长街上,王奋的护卫还在苦战,突袭的杀手有数十人之多,双方在大街上激战不休。

    “刚才,你有三次可以杀死我,为什么不动手?”王奋平静的看着他问道。

    “三爷是我的主子,老祖宗也是我的主子,对主子下手,本就是大逆不道,可老祖宗的命令,我也不能不尊,主子,接下来,我就不会留情了,请全力应对。”

    王奋惨然一笑,奋起余勇,举起长剑,抢先进攻,剑光一闪,直刺王山胸口,王山没有躲避,长刀横档,长剑立时脱手,插在车壁上。

    王奋没有半点迟疑,左手上忽然多了一把匕首,舍身扑上来,施展近身短打功夫,刀刀毙命,目的就一个,逼着王山让开一点空间,只要他让开,便可以舍命冲出去,那怕负伤也行,只要逃出去就有五成活命的机会。

    王山半步不让,长刀居然使出了匕首的味道,横档,刺削,没给王奋半点机会。

    王奋再度撞在车壁上,口中鲜血狂喷,丹田受到重创,匕首已经断了,王山神情依旧那样平和冷静,王奋的修为不过武士七品,可他的修为已经跨入武师六品,俩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更何况,他是王奋的亲随,完全了解王奋的修为和武技特点,包括他压箱底保命的匕首。

    王奋的匕首是在长生宗秘技之一,一般人会认为,王奋这样的贵公子定是惜命,所以突然使出近身搏命之术,定会出人意料,可收突袭之效。

    但这手对王山无效,他完全了解王奋的修为,包括他的弱点,老祖宗用他来对付王奋,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

    王奋委顿于地,脸色灰败,两眼死死的盯着王山,王山轻轻叹口气:“三爷,何必呢,你的底细我了解,否则老祖宗也不会让我来了。”

    王奋凄苦的叹口气,神色满是死灰,胸前尽是淋漓的鲜血。

    “狗急了还跳墙呢,反正是个死,还不如搏命一把。”

    长街上的战斗依旧激烈,不过城墙上却安静下来,帝都城卫军虽说纪律涣散,久不操演,可毕竟是这是要命的事,要知道,按照大晋律,这城门若是失守,当班的城卫兵从官到兵,一体处斩,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些兵丁也得下死命出力。

    车厢里,王奋已经放弃了,王山举起刀,噗通跪在王奋面前。

    “主子,对不住了。”

    “慢着。”王奋叫道,王山摇头:“没用的。”

    “我想作个明白鬼,”王奋艰难的说道,胸口断了数处,疼得他的脸都扭曲起来,双目茫然的看着门帘外,似乎还在期盼有人从天而降,前来搭救他,可惜,曾生不在,平时与老黄见面谈判都是曾生负责贴身保护,前两天,曾生在修炼时出了点岔子,留在家里,这才让王山钻了空子。

    “我知道的都告诉公子了,不知道的也就不知道了。”王山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摇头说道。

    “那么外面的那些人都是那的?总不会是我王家的人吧?”王奋强忍着疼痛,暗地里调动内息,准备最后一搏。

    “我不知道,命令中只说有人配合我。”王山很诚实,现在局面在他掌握中,王奋现在就是还剩一口气的尸体。

    这次行动有点怪,他接到的指令是让他一定要在城门口处动手,过城门口就不能动手,其次,一定要杀死王奋。

    “三爷,没用的,您拖时间也没用,待会就算有人进来,也只能看到两具尸体。”王山说道。

    王奋知道,自己暗中调息疗伤已经被他看破,只是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他压根不在乎。

    王奋依旧不肯放弃,不动声色的将丹田最后的真气灌注到右手上,王山却似乎没察觉,淡淡的说:“三爷,上路吧。”

    他也没动刀,左手成拳头,无声无息的当胸捣来,王奋一看就知道挡不住,可又避不了,只能挥动左拳迎上去。

    王山神情木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只是眼底有那么一丝无奈与不舍,但王奋没有看到,此刻他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那越来越近的拳头上。

    双拳相交,没有丝毫意外,王山的拳很轻易的突破了他的阻拦,眼看着就要落在他胸口。

    “香琳怎么办?”

    王山的拳忽然顿了顿,就这瞬间,王奋的腰上暴起一团乌光,王山甚至来不及作出动作,乌光便袭至,没入他的胸腹。

    他闷哼一声,心知中计,不由大急,急忙凝聚真气,可几个呼吸间,真气便溃散了,他的拳头无力的打在王奋胸口。

    王奋长长吐口气,冷冷的看着王山,抖了抖腰间的玉带:“这是黯然销魂针,针上的药是大悲散,见血封喉,你知道是那产的吗?是瀚海商社的最新产品,黄先生送我防身的。”

    王山委顿于地,神智却没消散,听到此言,神色大变,死死的盯着他,却说不出话来,王山起身拔出匕首,这个动作稍稍用力,牵动伤处,他不由哼了声,头上冒出一层汗珠。

    拔出匕首,看着王奋死不瞑目的双眼,轻轻叹口气,替他合上双眼,然后在他腹部狠狠捅了一刀。

    他没有下车,长街上的战斗依旧激烈,从袭击到现在,时间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样子,但这十来分钟却是如此的漫长,如此惊心动魄,他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他当然清楚自己不是王山的对手,之前作出的种种应对,都是为了最后这一击,这条玉带才是他最后的底牌,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给打出这张牌制造机会。香琳,是他第二个小妾房中的丫头,娇媚可爱,王山迷上了她,自己曾经答应在帝都之事完结后,将此女赐给王山为妻,也正是这个名字,让王山的心神露出了那么一丝缝隙,让他抓住了机会。

    可最后能不能活下去,还不知道,长街上的血战还在继续,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护卫赶过来,也没有一个刺客冲过来。

    他的护卫在舍命阻拦刺客,刺客则恐怕是为了拖住他们。

    王奋也无力下车逃亡,他身负重伤,体内的真气也消耗得七七八八,就算跑也跑不远,城门已经关上了,若是没负伤,他可以爬城而入,可现在,他只能坐以待毙。

    护卫还在拼命苦战,地上已经有十几具尸体,有刺客的,也有王奋护卫的,正在胶着之际,忽然街道尽头出现一辆马车,看到这边的情况,马车停下了。

    过了会,三匹战马狂奔而至,未到跟前,便听弓弦响起,三名刺客应声而亡,王奋的护卫顿时大喜,刺客们则大惊失色。

    两箭之后,马上骑士弃弓拔刀,快马冲过来。

    一声唿哨,幸存的刺客跃入两边的草舍棚屋,三匹战马飞掠过长街,却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冲到王奋的马车边。

    王奋的护卫大惊失色,齐齐向马车奔来,马上的骑士腾空跃上马车,立刻调转车头,两名骑士左右护卫,向王奋的卫士缓缓驶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