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突袭黄沙关

    秋歌在山岭间悄然行进,姑臧已经草木皆兵。

    在此之前,姑臧几乎是空城,全城只有护羌大将军府的两千直属亲军和一千姑臧郡国兵,其余部队全部在边境的各个关隘上。

    当马竞战败时,端木正便知道麻烦大了,连忙下令,将各门阀私兵全数征调,又在百姓中募集了三千人,好在凉州民风悍勇,即便女人也能持刀挽弓。

    马竞逃回来了,带回来千余骑兵,端木正并没有对他治罪,相反却将城防交给他,由他组织防御。

    马竞知道自己丢失落雁关,朝廷定然追责,自己唯有将功折罪,因此异常积极,几天功夫便将姑臧的防御布置完成。

    就这几天,朝廷处置也下来了,朝廷的措词十分严厉,但处置却很轻,处罚最重的就是端木正和马竞,俩人都是戴罪立功。

    朝廷的处置让全军将士松口气,在凉州的将士都知道,战场厮杀,胜败难料,若一场失败就治罪,以后谁还敢领兵作战。况且,马竞和马阀是凉州本地门阀中坚。

    但朝廷的处置也让端木正和马竞诸将不满,面对凉州危机,朝廷却只抽调了一万部队,更重要的是,军饷粮食!

    “朝廷这是要做什么!不管我们凉州人的死活了!”

    “娘的!奸贼误国!老子迟早有一天要砍了他们!”

    马竞在护羌将军府大骂不休,可最终也无可奈何,还不敢将消息泄漏出去。

    凉州部队久经战阵,动作非常快,落雁关一破,护羌将军府命令一下,各支部队立刻行动,按照部署撤退。

    但端木正很快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按照他的命令行动,秋歌和方达都没有按照计划行动。

    秋歌没有退到三江口,方达(前文有误,写为方劲了,现更正)没有率部回援姑臧,而是去了灵渠县,另外还派偏师占领了归德堡,掐断了吐蕃人东进定羌郡的路。

    对于这帮骄兵悍将,端木正很是无奈,他没有秋云的威望,俩人还算好,派人来通报了。

    凉州现在兵力薄弱,东边的定羌郡空虚无比,几乎没有兵力,更北边的河西郡,除了边境上的少数兵力外,剩下的几个县便只有衙役和城卫军,守城尚且不暇,更别论出战了。

    端木正和马竞心里都有怨气,这次为了出兵塞外,朝廷从凉州抽调不少部队,边军主力几乎被抽调一空,幸好方达所部被调回,但他也只是带了原三万兵力的一半。

    凉州的形势如此险恶,朝廷却仅仅提供如此少的援助,这也怨不得姑臧城内谣言四起,说朝廷要放弃凉州。

    对朝廷不满,但秦王的举措,端木正和凉州人还是心存感激,他的卫队都派到陈仓,虽然只有三千人马,但凉州人心里依旧很感激。

    姑臧一夕三惊,但却只有极少数人外逃,原因无他,无路可逃,从姑臧到陈仓,有几百里路,其中流民盗匪,危险重重,没有保镖护卫,谁也不敢孤身上路。

    面对留言,端木正只好安抚人心,宣布朝廷已经派出五万援军,秦王也派了两万大军,正在向陈仓集结,只要守住一个月,秦王大军便到,守住两个月,朝廷五万援军便赶到了。

    通告贴出后,姑臧渐渐平静下来,流言渐渐消去,而接连几天,城外并没有见到吐蕃人大军,只有几个骑兵斥候在城外耀武扬威。

    几天过后,端木正渐渐回过味来,吐蕃人好像没有向姑臧进攻的打算,他和马竞商议后,决定让马竞的儿子马汉代领一千骑兵出去作试探进攻。

    马汉,马竞长子,自小便被称为麒麟子,与秋歌并称的凉州青年将领,十四岁随父征战,十五岁破镜入武师,二十一岁踏入武师上品,这次落雁关守军能杀出重围,全靠马汉拼死力战。

    马汉率军秘密出城,在城外伏击了三起吐蕃斥候,三战三捷,吐蕃人无一漏网。

    从俘获的吐蕃人口中,端木正总算了解了吐蕃人的动向,让他很是意外。

    吐蕃人居然没有去占领三江口!

    吐蕃国相居然不在凉州,黄沙关外的吐蕃军大部已经退走,只是剩下乞力满的五万人马。

    这个情况实在令人震惊。

    端木正不敢就此上报,命令马汉再探,同时向吐蕃大军方向派出斥候,一定要将吐蕃人的兵力状况查清。

    不过,在心里,他认为这个情报是真的,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何吐蕃人在突破黄沙关后,没有直接扑向姑臧。

    马竞在心底也相信这个情报,这让他非常生气,他向端木正请命,自己要返回河西郡募兵,重新与吐蕃人较量。

    马竞是河西人,他夫人却是羌族人,是羌族九支之一的烧当羌大汗的女儿,马竞在河西郡的威望极高,更深得羌人的信任,所以,他只要回到河西郡,必定能得到羌人的支持,可以很快组成一支以羌人为主的大军。

    但端木正不能让他走,姑臧防务还需要他,端木正自己清楚,在战略上,他还可以说说,可真要说起战场拼杀,他是万万不行的。

    但马竞的决心很大,端木正最后妥协,同意他派长子马汉回河西郡募兵,马竞勉强同意了。

    同时,在另一方面,端木正将消息暗地里悄悄放出去,姑臧人心大定,几大门阀将私兵全数提供给他,他无形中又得了两千人马。

    ------------------------------------

    天边刚刚露出一丝白光,隘口的士兵打个哈欠,虽然到了春末夏初,可这里的早晨依旧比较冷,算算还有会才到换岗时间,士兵向关墙外看了看,黑黝黝的,看不到任何东西。

    转身便要走,忽然一阵风从墙外拂来,后颈窝冷飕飕的,他刚伸手,忽然发现喉咙多了一截东西,低头看了眼,雪亮的枪尖,他想回头看看,却无力转身,不甘的逼上眼,临死之前,他看到另一个哨口也多了一个黑影,这黑影正冲这边打手势。

    秋歌抽枪,顺手挡了下尸体,让其无声的靠在关墙上,从下面又飘上来几个黑影,落地之后,秋歌才迈步向前,他的步子看上去不大,但两步就到了关楼门前。

    闪身进去,只是一会便出来了,空气中多了几丝血腥。

    没有多余的言语,跟着上来的几个黑影,迅速而无声的到了秋歌身前,秋歌冲他们微微点头,一个黑影走到关墙边,冲外面晃动火折子。

    两个黑影开始转动轮子,慢慢放下吊桥,秋歌带着三人向关下奔去。

    “啧啧,胆量不小!居然敢来摸老子的哨!”

    黎明中突然响起一道粗豪的声音,秋歌神色一凝,停下脚步,长枪背在身后,三个黑影不答话,纵身向大门扑去。

    “砰!”

    小屋的屋顶陡然炸开,一道人影陡然升起,没有丝毫停留扑来。秋歌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向黑影冲去,半道上,枪尖陡然炸出一团白光,没等黑影作出反应,白光便湮灭在黑影身上。

    “你...,你,你是秋..”

    话还没说完,黑影便突然爆炸,化作满天尸块,伴着血雨落下。

    秋歌穿过血雨尸块,站在炸开的屋檐上,倒背长枪,黑衣在晨风中飘荡。

    就这一会,随他下关墙的三个黑豹好手刀剑齐出杀散守在门前的吐蕃兵。

    “敌袭!”“敌袭!”“敌袭!”

    隘口各处响起凄厉的叫声,秋歌冷冷的站在屋檐上,看着惊慌的吐蕃人从各处狂奔而出。

    几道人影越过慌乱的士兵,从屋顶杀来,秋歌冷静的迎上去,枪出枪落,无一人是他一合之敌。

    关隘大门打开了,蹄声如雷,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匹白马,秋歌跃起,落在马背上,马速丝毫未减,一闪而过。

    三千黑豹,在黎明时,突袭黄沙关。

    黄沙关,对黑豹们来说,实在太熟悉了,闭着眼睛都知道走到那了,这一点对制定作战计划至关重要。

    杀入关隘的黑豹迅速分成数股,沿着街道杀去,另外还有一小部分,干脆弃了战马,组成数个小组,从屋顶杀向纵深,最后进来的一百人,则在军官率领下,在门口布成防御阵势,守住大军的后撤之路。

    睡眼惺忪的吐蕃士兵拿着刀枪冲出房门,还没看清敌人在哪,便被一阵箭雨射倒。

    火光在各处冒起,吐蕃人更加慌乱,有人开始向后跑,于是更多的人开始向后跑。

    白马,黑衣,长枪。

    如一道旋风刮过,无人能挡其分毫,无人能让其停下半步。

    “报!”

    秋歌一拉马,高速奔驰的白马就像踩了刹车似的,立刻停下。

    “少将军,草料场已经烧了。”

    “报!”

    “少将军,粮库已经烧了!”

    “报!”

    “少将军,在前面,发现上百车粮食,有几个喇嘛挺厉害,徐都尉正激战。”

    “走!”

    秋歌一拉马头,转身向前奔去,一群黑豹紧紧跟在身后。

    赶到战场时,正好看到徐都尉将一个喇嘛砍倒,另外三个喇嘛护着一个金色僧袍的喇嘛逃走。

    “不要追!”秋歌叫住徐都尉。

    徐都尉满脸杀气,身上满是血污,着急的叫道:“少将军,那黄喇嘛肯定是要紧人物。”

    “我知道,烧了这些粮食,然后撤退!”

    秋歌吩咐完后,抬手发出三支响箭,这是撤退信号,这次是以快打慢,目的是烧掉乞力满的粮食和草料,得手后迅速撤退,不与敌人恋战。

    火光,满街都是,整个关隘都在燃烧。

    秋歌站在关门前,从各处撤出的黑豹迅速从他身边驰过,每个人都非常兴奋,当最后一个黑波奔驰出去后,他才拉转马头,飞驰而出。

    (本章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