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母女俩

    从栈桥上跳入湖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意充斥在容婧的心中。冰灵根的容婧,同样与水灵气非常契合,此时浸泡在湖水之中,她整个人就好像在母亲的羊水里,温暖而又安详。排出的杂质很快就在湖水中消融殆尽,容婧痛痛快快地畅游了一番,才回到岸边。

    “出去。”

    随着容婧的一个念头,浑身湿漉漉的少女再次出现在小小的房间里。

    梳洗干净并换好衣服之后,容婧在穿衣镜中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容貌清丽的容婧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骨骼纤细,身材匀称,此刻穿着牛仔短裤和简单修身的白色t恤,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腿。黑亮的顺直长发扎了一个利落的马尾,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和还带着一些青涩稚嫩的脸庞,加上容婧刻意收敛起眼中复杂的神色,整个人带着少女的娴静,又有着几分青春的娇憨。

    引气入体之后给容婧带来的变化并不算太大,只是显得更加白皙细腻了一些,原本在夏季被晒得略黑的肌肤全部被修复,完全不像末世之后那脸色偏黄,营养不良的模样。而且末世没多久,为了行动方便,她将一头长发剪短了。那个时候的她看上去虽然并不狼狈,却也少了几分女儿的娇柔。而现在再次看到自己以前的模样,有一瞬间容婧简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六点。容婧将手机放进小挎肩包里,锁上门,来到了楼下的小餐厅。

    这栋位于w大后门的小餐馆,是妈妈沈丽华多年的心血。

    容婧三岁时,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容建国下海到南方闯荡,没两年就认识了一个有钱的女人,回来闹着要和沈丽华离婚。拖了一年,看到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再回家,连容婧这个女儿都当不存在。本来就因为下岗有些消沉的沈丽华也死了心,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然后拿着家里剩下的两千块钱,搬回娘家这边开了一家小小的早点摊。顶着闲言碎语,每天凌晨四点就起床做准备,一直忙到中午。下午休息一会之后,又要开始准备第二天需要的食材。原本丰腴的沈丽华因为操劳,而变得又黑又瘦。三十多岁开始,头发就白了一大半。

    直到近几年渐渐发展起来,将这栋外公留下的房子改造之后,开了一家小规模的餐厅,可沈丽华依然不舍得为自己多花一分钱。就连染发剂也只买最便宜的中老年黑发剂,自己在家里染。

    容婧从小就看到妈妈的辛苦,也敬佩妈妈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能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创出一小份产业。这十几年中,也不是没有男人想走进妈妈的生活,但是都被妈妈拒绝了。容婧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她早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念书,将来找份好工作,让妈妈过上轻松富足的生活。

    最后她以高分考入了离家最近的国家重点大学,可是刚刚大一,末世就来了。

    幸好她在第一天就觉醒了攻击力强悍的冰系异能,才能在诸多危险之中带着妈妈来到了最近的官方基地。到达基地之后,容婧和韩修珩、苏黎、宋昊焱等人组成了小队,她那么拼命,就是为了多做任务换取物质照顾妈妈,可是妈妈仍然很快就看上去仿佛六十多的老太太,憔悴苍老。就算是这样,妈妈还一直安慰容婧,说如果没有她这个好女儿,她早就和大多数老年人一样被喂了丧尸,哪里还能好好地在基地中生活着。

    可原本不该是这样的!如果不是苏黎偷走了属于她的空间,尽管妈妈没有灵根,不能修仙,没有异能,也会生活得好好的,根本不会在丧尸围城中被丧尸群吞噬。

    这一次,她一定会好好照顾妈妈。

    “明天还是这样,就直接把你营业执照没收了!听到没?!”

    容婧刚走到二楼楼梯口就听到餐馆里有人恶声恶气地呵斥。

    “张婶,他们又来了?”容婧小声地问坐在楼梯拐角正在择菜的张婶。这段时间,这群人每天都会到餐馆里挑茬找刺一番,有时候还会巧立名目罚点款。其实就是因为这片地段很有可能会划入规划,有人看上了这幢楼房,想闹点事然后低价买下来,所以处处为难她们。前几天还有人说是吃到了小强,赔钱不说,又有各种检查,一拨又一拨,差点就把营业执照给没收了。上一世,最后还是妈妈去求了小叔,花了一笔钱才把事情解决。

    沈丽华好不容易把几个人模狗样的‘领导’送走,一回头,就看到皱着眉头的容婧,脸上的哀愁马上减了几分,“婧婧。”

    沈丽华这个时候其实也只有四十一岁。可是多年的操劳,使得这个坚强的母亲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了许多。不过依然可以看得出沈丽华年轻时的美丽。

    再次看到妈妈,容婧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静,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尽量和原来一样,微笑着走到沈丽华身边挽起她的胳膊,亲昵地喊了一声:“妈妈。”

    “又睡了一下午吗?你这丫头,晚上就喜欢熬夜,白天又睡那么多。对身体不好,晓不晓得!”沈丽华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容婧的额头,教训道。

    容婧对着沈丽华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妈妈。保证以后不熬夜。”

    “每次都这样说,哪次做到了的?”沈丽华横了容婧一眼。

    “今天开始,说到做到!我向沈丽华同志保证!”容婧站直了身体,冲着沈丽华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前世军训二十天,可不是白训的。

    “哼,那我就等着看了。”沈丽华还是不太相信。毕竟这丫头自从高考结束之后,几乎天天熬夜,不是拿着手机,就是对着电脑,说是要把之前没空看的小说都看了。

    “丽华,婧婧真的不错了,成绩好不说,又那么懂事,这次特地选了离家近的大学,还不就是心疼你。现在好不容易放假,贪玩一下也没什么。开学就好了。”张婶在一边接口到。

    大学录取通知书是昨天收到的,当时张婶就一直念叨她的儿子读书不争气,高中毕业就送去参军了。今年退伍,不知道回来工作好不好找。

    末世开始的时候,张强哥应该已经退伍回到家了。当过兵的人身体素质好,被感染的极少,这样看来张婶老两口应该也有了个依仗。

    “你家张强也不错啊,又聪明又孝顺。你也不用太操心,现在的孩子心思活泛,只要肯吃点苦,做什么都能挣钱。”沈丽华安慰着张婶,其实她也确实有资格这样说。一个独自带着年幼孩子没什么背景的普通女人,从早点摊,逐渐经营成为一百五十多平米的小餐馆。这其中的苦,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何况她还从来没有忽视过容婧的生活和教育。

    夜里八点的时候,餐馆就提前打烊了。现在是暑假期间,生意没有平时好,来吃饭的只有到这附近来游玩的人,或者附近的一些回头客,再加上最近闹得,几乎都没有什么生意。所以店里最近两个月,都是轮班制。忙不过来的话加上容婧就足够了。

    将一楼的前后门都锁好之后,容婧和妈妈一起上楼回到家里,连忙为妈妈倒了一杯水,“妈妈,又辛苦了一天,请喝水。”

    沈丽华拿眼睛看了容婧半天,才接过杯子:“婧婧真的长大了啊。”

    “妈妈~”容婧一时间鼻子又有些发酸,抱着沈丽华的胳膊像扭麻花似得,只往她的怀里钻。

    “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喜欢撒娇。”沈丽华故作一脸嫌弃地拍了拍容婧的脑袋,白天受的气仿佛也减轻了几分。端起杯子喝下女儿为自己倒的凉白开,怎么感觉比平时的要好喝得多呢?摇摇头,沈丽华觉得是因为容婧今天的举动,自己想多了。

    其实那是一杯纯粹的从灵泉泉眼取出的灵泉水。沈丽华没有灵根,容婧只好试着用灵泉水来改善自家妈妈的身体。这样妈妈在末世的时候,也不会过得那么难受。

    “妈妈,餐馆的事,你有什么打算没有?”容婧看向沈丽华,她实在是心疼妈妈。

    听到容婧的问题,沈丽华叹了一口气,“他们一心想要这房子,就不会让我们好过。我想,还是去找找你的小叔,他现在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了,应该可以帮帮忙。”

    容婧撇撇嘴。小叔在区委办当主任,能说不上话吗?可这么多年来,小叔和姑姑两家哪里把容婧当自家侄女了?堂弟表妹两个人在外面见到了也和陌生人一样。奶奶还在的时候去拜年,他们看到容婧就像没看到似得,给个红包就像是施舍,一年一百块,绝对的计划经济。

    上一世妈妈去求小叔,也是跑了好几趟才答应,最后还拿走一笔钱说是要走关系用。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妈妈再受这样的委屈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