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初相遇

    “秋芳,进来坐进来坐。”沈丽华看到老姐妹也非常高兴,这些年因为担心别人说闲话,她一直没有回来过,每次都是王秋芳去那边找她。

    “怎么,餐馆转让了?”这件事他们在外地的时候就听杨诗彦说了,之前还不相信,没想到回来就看到容家母女已经搬了回来。

    沈丽华点点头:“嗯,有人很想要,他又有点背景,不想和他硬碰硬。婧婧又总说不想我太辛苦,正好转出去休息一段时间。”

    “休息一段时间也好。”杨妈妈看得出这笔交易容家母女肯定是吃了亏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咧,平头老百姓就是这样,“你家婧婧真是孝顺啊,其实你也不用太操劳了,过几年就可以享婧婧的福了。”

    沈丽华脸上的骄傲藏都藏不住,嘴上却说,“你家彦彦还不是一样。”

    “唉,别提了。”杨妈妈一摆手,“成天大大咧咧的,没个女孩子的样子。她能把自己弄好,我就谢天谢地了!”

    “诶,婧婧,我真羡慕你们母女两个,感情这么好。”躲在容婧房里的杨诗彦听到杨妈妈的话,撇撇嘴说道。容婧知道,假小子性格的杨诗彦和她妈妈经常吵架。主要是因为母女两个都是暴躁脾气,一点小事杨妈妈就要冲杨诗彦发火,而杨诗彦又因为这个和杨妈妈赌气,动不动就吵起来,杨爸爸都拿她们没有办法。结果就是母女两个互相之间就没个好脸色看。

    容婧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明白她其实内心是非常想和妈妈好好相处的,只是脾气一时改不过来。

    但是有些话说得太直了反而没什么效果。容婧洗了个空间出产苹果递给杨诗彦,故意叹道:“还说呢!前段时间我经常熬夜上网,结果妈妈天天骂我,我快被她烦死了。可是有天我熬了个通宵,这才发现,每天妈妈不到六点就起来了,然后下楼就开始忙店里的事。她都四十多了,还这么辛苦,可我年纪轻轻的,不仅不知道体谅妈妈,还总埋怨她骂我。诗彦,我和你说啊,你别笑话我,当时我看到妈妈做着事不断停下来揉腰,眼泪就掉下来了。所以这次有人要买餐馆,我就劝妈妈卖了。歇一歇,享几年清福,以后我养她就够了。”

    “哎呀,阿姨一个人把你带大,确实不容易。婧婧老婆,你可要乖乖地,宁可你掉金豆子,也不要让阿姨伤心!听到没?”杨诗彦沉默了一瞬,然后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容婧的肩膀,粗声粗气地说道。

    但是熟知她的容婧一直都观察着她的表情,知道她心中已有触动,现在的行为其实就是掩饰。而以后会不会有改善就看她自己了。

    “我可不当你老婆,怕你以后的男盆友吃我这个ex的醋。”容婧笑道。

    杨诗彦哀嚎一声:“女汉纸怎么可能有男盆友啊?!婧婧老婆连你也嫌弃我!”

    “放心,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女汉纸也会有春天的。”容婧也拍了拍杨诗彦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暑假的最后一个月,容婧非常的忙。除了买了一辆牧马人并送去改装加固之外,还经常出去购买少量有限制的物资,比如药品之类的,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太阳能发电机也艰难地装到了空间里面,在容婧进入炼气三层之后,小竹楼已经按照她的意愿变成了一栋二层小楼。最开始购买的种子和养殖物都有了稳定的收获,目前空间里的产物已经可以让她和妈妈吃喝不愁,还在竹楼的储藏室内储存了许多。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容婧到玉石市场上买了一个和自己原本的白玉镯极为相似的镯子。反正文中对于这个白玉镯的描写只有一句话:一个毫不起眼的白色玉镯,玉质看上去并不太好。

    容婧将买来的玉镯和之前一样戴在左手腕上,就连杨诗彦都没有发觉她换了一个玉镯。

    “婧婧,妈妈就不陪你去报道了啊。”沈丽华站在门口看着只带了一个小行李箱的容婧,有些不放心。

    容婧有些无奈:“妈妈,我走路到学校正门都只要十分钟,我每天回家吃饭都没问题。你看诗彦也是自己去报道的,她的学校还要坐一站车呢。你就安心和杨阿姨一起去活动室吧,不过晚上千万记得修炼。”

    “你这不是第一次上大学嘛,不管怎样,意义都不一样!你也别操心妈妈了,快去吧。”沈丽华朝容婧挥了挥手,将她赶了出去。

    容婧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门口望着她的沈丽华,心中竟也有些不舍。

    昨天晚上她就整理了一个空的储物袋,将里面放满了各种食物,并装了一大桶灵泉水。这些足够妈妈消耗这一个月的了。现在妈妈不用每天忙碌,又能和好姐妹一起参加些中年妇女的娱乐活动,眼看着开朗了很多。而妈妈的修炼进度,虽然慢了一点,但等到末世来临的时候,肯定会有改变。何况,她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的。

    w市九月的天气依然十分炎热,早已不怕热的容婧穿着件本白纯棉中袖衬衣,一条缀着绣花的九分牛仔裤,单手拖着个咖色小行李箱,以不紧不慢的步伐,沿着马路朝校门口的新生报道处走去。

    柔顺黑亮的长发披在肩上,清丽的脸庞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却因为天生就微微上翘的嘴角,并不会让人觉得冷傲。修炼了一个多月九转明心诀,除了在妈妈面前时的小女儿姿态,她的心性也越来越趋向于淡然平和。而整个人也逐渐有了冰肌玉骨、超尘脱俗的感觉。但是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并不是那么容易抹平的。何况她现在不管是身,还是心,都依然在尘世之中。

    容婧一路想着心事,却不知道自己吸引了多少目光。

    这一届新生中有一个清丽超尘的小美人儿,这个消息没多久就被传开了。

    办理好报道手续之后,容婧婉言谢绝了热心的师兄,又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朝着宿舍楼走去。在她心中还有一件犹豫不决的事情,那就是要不要制造机会提前去认识韩修珩。

    韩修珩目前正在w大就读研究生二年级,只是容婧并不认识这位同校师兄,只是在校时经常听到人提起,校园bbs上也看到过关于他的帖子。末世开始之后,他们在去往d基地的路途中才相识。而这个时候容婧已经遇到了宋昊焱,并产生了好感。所以她一直都在刻意回避韩修珩的亲近。

    虽然下定决心要以自己的方式保护韩修珩,但容婧并不想怀着愧疚与报恩的心态去回报韩修珩对她的爱和付出。她只是想早一些用稀释的灵泉水悄悄地改善下韩修珩的身体。她记得韩修珩是在离开w大被丧尸重伤之后才觉醒的异能,差一点就被室友当作丧尸杀掉了。后来他的室友看着熟悉的面孔终究是下不了手,给他包扎了伤口后将他关在药店的值班室内后离开,这才让他因祸得福。

    只是,如果现在她做了些什么,不知道会不会改变韩修珩的命运,而导致世界发展轨迹也跟着变化?

    容婧有些懊恼,重生之后还要受到那么大的限制太郁闷了。何况还有一个处心积虑要对付自己的苏黎。

    “老韩,东门新开了家火锅店,晚上去试一下味道?”

    “我今天晚上有点事,明天吧。”

    “刚开学没多久,你就又这么忙了?”

    熟悉的声音让容婧有一瞬间的恍惚。

    容婧这才发现迎面而来两道颀长的身影。一个是皮肤黝黑,五官粗犷的运动型男,而另一个温雅俊秀,带着副细边眼镜,眉眼轻轻上挑带出几分笑意,只是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却俊逸如古时谦谦君子。

    韩修珩。

    容婧的眼神闪了一闪,随即淡定地继续朝前走着。明明不记得在末世之前有见过韩修珩的,难道是事情已经有了变化?

    却不知道这一细微的改变,是否会对以后发生的事情产生影响?

    韩修珩和他的朋友都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的女生,明明面无表情,却在看到韩修珩时眼神有了细微的变化,虽然她的视线很快就平静无波地转开,但是她脚步那短暂的停顿出卖了她的反常。

    三人很快擦肩而过。

    与容婧的紧张与茫然不同的是,在路口转弯之前,运动型男颇有些兴味地又回头看了看,然后用他那张看上去带着一丝憨厚的面孔做出贼兮兮的表情:“喂,老韩,觉不觉得这个美女很面熟啊?”

    “就是上次在野营用品店看到的那个。老卫,你记性变差了。”韩修珩也回头看了一眼,眼镜下狭长的凤眼微微弯起,浮现出带着温柔的笑意。

    “哦对!就是那个买了一大堆东西的丫头。”卫平拍了拍额头,然后又古怪地瞟了眼韩修珩,“老韩,你是不是对这丫头有意思啊?记得这么清楚。”

    韩修珩对着卫平笑得温润如玉,卫平却连忙闭上了嘴。他可是最清楚他这个从大一开始‘同居’了五年多的室友,每次对着他这样笑的时候,如果他不立刻停止之前的行为,那么他肯定就要倒霉了。

    不过卫平仍然认为刚才那个丫头确实让韩修珩上心了,虽然这家伙对谁都一脸笑,但真的能够让他留心记住的女生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作者有话要说:女配明天拉出来遛~~o( ̄ヘ ̄o#)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