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偷窃癖

    接纳新生的军营里一间宿舍住八个人,容婧她们寝室四人和班上另外四名女生被分到一起。教官来没收个人物品的之前,容婧当着苏黎的面将白玉镯放在枕头底下。容婧知道,第一轮没收私人物品,是采取自愿的方式,所以教官并不会当场检查房间。

    这也算是给苏黎的最后一个机会,她要确定这个苏黎是否真的就是上一世害死自己的那一个。如果苏黎不去偷拿玉镯,那么以后在末世里她就和苏黎各走各的,互不干涉。但是如果真的是那一个苏黎,那么她必将一报还一报。

    集合哨声很快响起,换上了军装的女生们陆陆续续地朝外面走去,容婧注意到苏黎果然留在了最后。以她的神识自然可以清楚地看到苏黎的一举一动,当看到苏黎掀开她的枕头,拿起白玉镯的时候,容婧右手指微微一动,然后转身回到宿舍,正好看见白玉镯已经掉在地上,断成了两截。

    容婧睁大了眼睛,惊呼:“苏黎,你在做什么!?”

    苏黎似乎被白玉镯突然的落地吓坏了,僵立在原地半天不动。

    周围寝室离开得慢的女生们都被这一声严厉气愤的指责吸引,军训第一天,八卦心旺盛、纪律性不足的女生们迅速地围到了容婧身边。

    然后就看到苏黎尴尬地从地上捡起一个断成两截的白玉镯,而一向温和淡然的容婧红着眼眶哽咽:“苏黎,你……那是我奶奶的遗物,你怎么……还把它摔断了……”

    想起上一世发生的事情,容婧很容易就红了眼眶。可没想到苏黎比她的反应更快。

    “我,我不是……”看到人越来越多,苏黎的眼泪很快掉了下来,那双不笑也有三分媚的眼睛,带着愧疚看向容婧,边哭边说,“婧婧,我是想和你说,等会教官会来搜查宿舍……你的镯子放在枕头底下不太好。结果被你一喊,吓了一跳,结果就……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婧婧,对不起……”

    容婧看着哭得比自己还惨的苏黎,深深地被她的变脸速度震撼到。

    姚访琴看着这情形,心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想着容婧平时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从容样子,又忍不住冷笑:“又不是什么好玉,值得苏黎去偷?苏黎家里条件那么好,还买不到一个白玉玉镯不成?”

    “话不是这样说,是不是好玉不重要,苏黎她不经容婧的允许去拿她的东西就是不应该。还把人家奶奶的遗物摔坏了。”平时和容婧关系不错的女生站出来反驳。

    容婧在班级里的人缘比苏黎和姚访琴要好得多,陆陆续续又有几个站出来帮容婧说话,“就是,有什么不能直接和容婧说吗?”

    “就算教官搜出来了,也不会说什么的,谁没有留一点私人物品?”

    也有人小声嘀咕,“有钱人爱小偷小摸的又不是没有。”

    “是啊,有那种癖好神马的,啧啧。”

    “真看不出来……”

    苏黎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她也没想到,容婧怎么突然又回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白玉镯刚拿到手上,就有股力量弹了一下手指,这才让玉镯掉到了地上。她都要郁闷死了。她只是想沾沾女主金手指的光而已,反正容婧现在又不知道玉镯是个修真空间。就算她拿走了也不会怎么样,可是没想到这样一个极品宝贝,居然刚拿到手就被自己摔坏了……那股抗拒她的力量,难道是说她不能获得这个空间吗?难道她这个炮灰女配的命运根本无法改变?

    八卦传得非常快,很快就连教官们都知道了。事情最终,容婧表示她相信苏黎本是好心。只是事已至此,就算是苏黎赔给她一个玉镯也无法取代奶奶的遗物,继续追究下去也是刻意为难,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只是苏黎有小偷小摸习惯的帽子是暂时脱不掉了。

    苏黎的心理素质越来越强。在这件事之后,她只消沉了几天,就又开始缠着容婧。修真空间虽然没了,但是女主光环还在,在到达d基地之前,她还是打算跟着容婧一路走的。如果能抢在容婧之前救下能力最强大的男主,获得男主的青睐,说不定她就安全了。

    她却从来没有想过,妄图夺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样的行为是否正确。原文中的苏黎,如果不是因为得不到韩修珩的爱反而去妒忌容婧,最后多次想害死容婧,怎么会因此而死?

    而已经知道剧情发展的穿越者,想改变炮灰的命运难道就必须用抢人东西的方式吗?

    军训期内,容婧一直保持着优秀但是并不特别突出的表现。而苏黎不可谓表现不突出,看来她在整个暑假的确是进行了极为严格的训练的。二十天后,痛苦并快乐着的大一新生们,终于到了结束军训的日子。

    回到学校的第一天,刚从车上下来,苏煜就出现了,同时出现在容婧面前的,还有他带来的一个精致的檀木盒。苏煜还是一副精英熟男的模样,朝着容婧笑得有腔有调,只是他那双带着风流相的桃花眼出卖了他的本质。

    苏煜将檀木盒递给苏黎,带着责怪的语气说道:“还不好好给婧婧赔罪。”

    容婧扫了一眼檀木盒里装着的带有淡淡灵气的和田玉镯,虽然她对玉了解不多,也能看得出这个玉镯价值不菲。不由暗自好笑,知名集团的继承人的确出手不凡。不过,他显然是白费心机了。容婧对苏黎笑了笑,语气平淡:“不用了,我之前戴玉镯是为了纪念奶奶,现在既然已经断了,我也不想用其他的东西来替代。”

    “我知道,奶奶的遗物那是无可取代的。这并不是赔偿,只是想表达一下歉意。都是小黎太不稳重,才弄坏了你所珍惜的东西。”苏煜站在一边语气诚恳,好像这真的是他的真实目的一般。

    苏黎拿着盒子,可怜兮兮地望着容婧:“婧婧,原谅我好不好。”

    “我不怪你了。”容婧叹了一口气,身边不时有看八卦的学生故意经过,苏黎一直这样低姿态,如果仍然给她脸色看,反而显得自己不近人情了,“苏黎,那件事过去了就不提了。如果你把我当朋友,就让你哥哥把玉镯拿回去吧,这么贵重的玉镯,可不适合给我。”

    她如果真的收下这个玉镯,别人该怎样看她?因为一个玉质普通的玉镯子,而接受人家价值不菲的赔礼……她还真没那么眼皮子浅。

    “哥你也真是的,我叫你买个和婧婧的差不多的镯子,你把妈妈的镯子拿来做什么。拿回去拿回去。”苏黎隐蔽地给苏煜使了个眼色,然后把玉镯塞了过去,一脸笑地挽起容婧的胳膊,“婧婧,你真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们不理我这个好心办坏事的笨哥哥哈。”

    “婧婧,不好意思啊,是我考虑得不周到。镯子我就拿回去了。”苏煜也仿佛不好意思地一笑,然后熟稔地招呼着,“正好快吃晚饭了,走,哥哥请你们去吃私房菜。”

    “不用了,正好十一放假,我准备回家去了。”容婧连忙拒绝,这兄妹俩都是她避之而不及的,她可不想去和他们吃饭。上一世的这个时候,把苏黎当朋友的容婧不防之下,差一点就‘被’酒后乱|性,幸好杨诗彦正好打电话来说家里餐馆出了事,容婧赶着离开,才没有喝下那杯加了料的果汁。如果不是在佩佩那里看到那篇女配文,容婧还真没想到一次简单的晚餐会有这么危险。而且还是同样身为女人的苏黎偷偷下的药,她连原本不屑用强迫手段的苏煜都算计进去了。

    末世后他们在d基地遇到来找妹妹的苏煜,他还没有放弃对容婧的企图,和原文里一样暗地里针对容婧喜欢的宋昊焱,兄妹俩因此闹了矛盾,结果正好遇到丧尸围城。容婧和韩修珩死后,苏黎和宋昊焱一起去了麒麟基地,苏煜不见踪影,也是在这一路上,苏黎和宋昊焱正式走到了一起。

    “婧婧,吃了饭再回去嘛,你不是还没有原谅我吧?”苏黎抓着容婧的胳膊不放手。

    “没有的事。妈妈还在家里等我吃饭,我和她说好了的。”如果不是担心反应太激烈导致苏黎起疑心,也许会使事态朝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容婧真心不想继续这样和苏黎虚与委蛇。“我先走了,再见。”

    容婧朝苏黎兄妹挥挥手,转身准备离去,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手机的屏幕上出现的名字,让容婧弯了眉眼,这个时候他那边应该已经是凌晨了吧,居然等到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按下接听键将手机贴在耳边,就听到那个带着磁性的温柔嗓音,“容婧。是我,韩修珩。”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