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想念你

    “师兄。”军训的二十天手机被教官没收,她和韩修珩除了那天清晨上车之前远远地见过一面之后,就一直没有联系了。没想到他在手机发下来后,第一时间就打来电话。

    “军训结束了吧?辛苦吗?”

    “嗯,刚刚回到学校。开始有点辛苦,后来习惯了就好多了。师兄你在外怎么样?身体还好吧?生活习惯吗?每天有好好吃饭吗?没遇到什么事吧?怎么现在还没睡?”

    听到容婧一连串的问题丢出来,韩修珩轻轻地笑了,“我一切都好。只是饮食方面来多少次都习惯不了,每天吃饭和完成任务一样。”

    容婧皱起眉头,“那你快点回来吧,我给你准备好吃的。”

    电话那一端稍微停顿了几秒,韩修珩再次开口时声音变得低沉,“那么,就这样说好了,不许反悔。”

    “嗯。”容婧垂眸浅笑。这一次,她不会再让他失望。这段时间经常的思念,以及刚才接起电话那一瞬心跳节奏的变快,全都让容婧明白,她已经无法再用平常心去对待他。

    “师兄,你尽早回来吧。我看新闻上说,最近花旗国那边发生了好多事情呢。”去年的啃脸人事件最近又发生了好几起,还有各地的不断发生的天灾,无一不显示着,末世已经临近。容婧实在不放心韩修珩继续留在花旗国。

    “我会小心的。还有一个多月就结束了,我打算不参加这边学校圣诞节的活动,会直接回来。”

    “嗯!越快越好!”容婧听到韩修珩的打算也不由得高兴。这样算来,十二月初他就可以回来了。

    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的笑声,“这么想我?”

    容婧脸倏地红了,声音也不由提高了几分:“谁想你了!我才没有!”

    她是担心他的安全好不好!

    “这样啊……”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的低喃,听上去带着一丝失落。

    “你早点回来就是了。”容婧突然觉得有些心虚,没什么底气地再次强调。

    苏黎走在苏煜身边,心中千回百转。之前容婧看手机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修珩,那个明明在男主之后才出场的优质男二。看着容婧眉眼含笑的样子,不难想象,容婧是对韩修珩产生了好感。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这都是她当初提议去吃火锅带来的改变吗?

    像容婧这样的小姑娘,就是受不了一点诱惑。哼,估计也就是喜欢男生都围着她转。明明设定的是容婧只对宋昊焱专一的。她先遇到了男主宋昊焱,在和丧尸的战斗中,渐渐地对冷酷寡言,却唯独对她关心体贴的宋昊焱产生了好感。后来韩修珩出现,一颗芳心都放在宋昊焱身上的容婧,送给了韩修珩无数张好人卡、哥哥卡。现在看来,说不定韩修珩对她那么死心塌地也一定是因为容婧没有干脆的和他划清界限。

    穿越这段时间以来,苏黎也发现了,就算是她创造的角色,能够写出来的也只是一部分,真正接触到的时候才会发现每个角色都有她不知道的另一面,或许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的吧。

    难道因为如今韩修珩比宋昊焱先出现,容婧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韩修珩身上了么?也不知道她在遇到宋昊焱之后会怎样?难道想甩了韩修珩去找宋昊焱吗?照说女主是个表面十分清纯又专一的性子,估计又只是会把宋昊焱当备胎吧?

    她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定要让宋昊焱离容婧远一点。最好是连韩修珩都看清容婧的真面目才好。

    不过……

    苏黎一脸怨念地瞪着苏煜。苏煜你怎么就不能争点气,明明你比韩修珩还要先出场!怎么就没能拿下容婧呢?当初不把苏煜设定成花花公子就好了!究竟是谁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

    如果容婧能成为自己的嫂子,危险性就会大大降低啊!凭苏煜的手段,应该会让女人死心塌地才对。这样她就不用这么辛辛苦苦地为自己的小命折腾了!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之后的一个多月里,容婧平时除了上课和晚上回宿舍睡觉时用神识进入空间修炼之外,几乎都躲回家去和妈妈一起修炼。苏煜又来了好几次,但是每次根本看不到容婧的踪影。苏黎对于这样的情形也不知道是怎样想的,不过似乎她也花了很多时间在锻炼上面。

    这一晃,就到了十二月份。

    花旗国某国际机场,正在排队过安检的人群发生了一阵骚乱。一个肤色发青的白人中年男子猛地扑倒了站在他前方的女子,在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附近的几个健壮的男人很快站了出来,联手将他反扣住胳膊按在地上。最开始被扑倒的女子被吓坏了,被人扶起来之后,无助地捂住肩膀上的伤口哭泣。有人开始到处拨打电话,也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录影。

    谁知,明明被几名壮汉压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却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挣脱了束缚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朝前方扑去,眼看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就要成为他的下一个攻击目标。四周围着的人下意识地纷纷让开,空出一小圈来。可小男孩似乎被吓坏了,呆立在原地。他的母亲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他,却已经没有时间躲开。

    这时身侧的人群中一个戴着细边眼镜的亚裔青年越众而出,左脚向前跨了小半步,随后右脚扬起,闪电般地鞭向了中年男子的胸前。中年男子被踢得向后倒飞几步,亚裔青年却没有就此罢手,右脚刚刚放下就是一个跳跃,落地点正在中年男子的身后,同时双手向前,十指微张极为准确地禁锢住了他的肩部两侧,顺势一直滑到他的手腕,然后反剪他的双手向前用力一震,中年男子一个踉跄再次扑倒在地,就被单膝压住不得动弹。事情从发生到结束不过几秒钟,这个对于白种人来说十分单薄的亚裔青年动作迅速出手准确,却又有着惊人的爆发力。当他制服住那个有着怪力的中年男子后,连鼻梁上的眼镜都没有歪,仿佛他只是在花园中闲庭信步一般。

    机场警察也恰好赶到,将中年男子反手拷在背后。让人不安的是,这个中年男子虽然被又踢又摔,脸上却一直都是僵硬的面无表情,甚至没有一句解释。被咬伤的女子也被送去附近的医院急救。不过这些都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反而是刚才表现出神奇身手的那个亚裔青年引起了轰动。

    亚裔青年在警察将人铐起来后,站起身随意地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对着邀请他去值班室做个笔录的警察略略点头微笑,却让那个女警微红了脸。没想到这个身手神奇的青年这么英俊,举手投足有着贵族的优雅,又有着平易近人的温柔。

    在场的众人轰然。小男孩的父亲感激地不住道谢,几名似乎和亚裔青年是同伴的亚裔男女也兴奋地围了过来。人们很快就通过这几个为同伴感到骄傲的亚裔男女那里,得知了亚裔青年的身份,他是来花旗国访学的华夏学生。

    “酷~~~~~~~~~~~~~!”

    “华夏功夫!”

    “拍下来没有?”

    “放心,全部拍下来了。”

    “快,发到网上去!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喜欢华夏男人。天啊,他太帅了!”机场内诸如此类的交谈不在少数。

    不过话题的中心人物做完笔录,通过安检后和同伴们一起找了座位坐下,对周围的打量和搭讪只是报以礼貌而疏离的微笑。

    之前他给容婧打过电话告诉他马上就要上飞机了,小丫头欣喜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是的,这个见义勇为的好青年就是结束了这次访学的韩修珩。两个多月的时间,不但没有使他内心的那份悸动渐渐冷却下来,反而每过一天,对那个小丫头的想念就又增加一分。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在他的世界里,本来只有练武,读书,按照家族要求的标准为人处世。简单虚假得让他自己都觉得无趣。也幸好虽然约束多,但毕竟是年纪最小的孩子,家族并不强制他选择怎样的人生道路。二十岁以后,家里人虽然从来没有明确的表示,但每次回去他们话里话外都是试探他是否有合意的女生。如果被他们知道,他心里终于有了那么一个人,不知都会是什么反应。

    这么想着,韩修珩突然就有些期待起来。

    手机突兀地响起。看到显示出的名字,韩修珩狭长的凤眼微微弯起,眼底的笑意不再冰凉,是容婧。

    “容婧,还没睡?”

    “师兄,你上飞机了吗?”容婧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焦急。

    “现在正在候机。发生什么事了吗?”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