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莲花镇

    纷乱的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小混混那辆车已经离开了,两个女人也不止去向。

    杨家的车只是辆皮薄的小型家用轿车,经过商量,这辆车就放弃了。杨家夫妻和沈丽华乘坐王正华的沃尔沃,而杨诗彦瞪着韩修珩和卫平,拉了容婧和李岚就钻进那辆灰扑扑的牧马人。韩修珩笑着没有反对,继续和卫平、陈教授上了那辆路虎。

    王正华临走前最后看了一眼加油站和大哥家的那辆车,没有说话,将车发动跟着容婧她们的车离开了。

    一行人在下午的时候赶到了w市最近的一个很小的镇子外面。莲花镇,以每年夏天都是满目的各色莲花而得名,是w市周边一个比较出名的旅游点。现在虽然是冬天淡季,但是顾名思义,就知道这个小镇到处都是种着莲藕的水塘湖泊。由于文化保护,这个小镇一直保留着原汁原味,浓郁的旧时乡土风情。所以供汽车行走的道路极少。

    绕着镇外而行的新路被报废的车辆堵得死死的,最近的一条路就是横穿过莲花镇。两车人商量了一会,决定还是靠近小镇去看看情况。已经走到这里了,要退回去绕路非常麻烦,而且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又遇到这样的情况。

    而坐在副驾的容婧看着窗外,视线并没有聚焦,她不想让杨诗彦和李岚看到她眼底的复杂情绪。

    在这小镇里面,她应该就会遇到宋昊焱,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原文中说宋昊焱被她救了之后,就开始对她产生兴趣,跟着她们一行走也是为了观察她,后来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对她各种体贴照顾。可是她上一世明明也救了宋昊焱,这个人却并没有表现出对她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但是每当她准备放弃的时候,宋昊焱又会在她面前表露出一丝不受控制的迷恋。

    她原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宋昊焱那种冰山面瘫,性格却又强势的男人,大概根本不懂得怎么表达爱。可是现在她知道了关于原文和女配文的事情之后,才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两篇文都没有提及过宋昊焱关于感情的内心想法,他本来就是只做不说的类型。容婧一直很好奇他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那样对她。为什么她在的时候他并没有多亲近苏黎,可是她刚死,就那么快和苏黎走到了一起。

    可现在马上又要遇到这个人,容婧突然完全不想知道他的想法了。

    她现在满心满眼里只有一个人,韩修珩。

    “婧婧,我们今天就在前面的镇子里面过夜?”杨诗彦打断了容婧的思绪。

    神识扫了一圈后,容婧提议道,“我们就在外围找个地方休息吧,里面估计很多丧尸,太不安全。明天白天再想法穿过镇子。”

    “好。”杨诗彦点点头。

    在离莲花镇几公里远的地方,路两边就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民宅了,一幢幢错落有致地矗立在荷塘边。每栋房子都将门窗关得紧紧的,似乎没有一丝人气。荷塘的水面上结着薄薄的一层冰,冰面上的荷梗,在平时还能有人赞叹一声有着忧伤的意境,可现在只会让人觉得凄凉。

    “怎么没有丧尸啊?难道这里的人全部都离开了?”杨诗彦伸着脖子每栋房子都观察半天,却全都安安静静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概都躲在家里面吧。”

    “他们怎么都不想着离开?”杨诗彦不解地问。

    “都不舍得住了多年的房子吧。而且农村人家里一般都有储存食物,他们就算待在家里很长时间也会不愁吃喝的。”也是从小城镇出来的李岚倒是比较了解这一点,像这样处于城镇外围的小村子生活条件大多还不错,虽然并不一定种地了,不过从老辈传下来的习惯还是会让他们在家里准备一些储备粮以备不时之需。

    “可是出现大批的丧尸怎么办?那时候门窗都挡不住了。”

    “现在又有多少人会这样想呢,大部分都是期望着zf和部队能出面解决这件事吧。现在他们看不到未来的困难,也就不会想着改变生活状态,毕竟不到不得已的时候,谁都不想离开家。”容婧闷闷地说。就算他们现在去挨个告诉他们——以后会有丧尸潮,会有变异丧尸,继续这样躲在没有防卫的家里是很危险的——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的话,说不定还会当他们别有用心而打骂出来。

    “我们看看有没有空房子吧。实在不行就只有睡车上了。”说是这么说,但是容婧知道前面不远处就能找到合适的房子。果然没多大一会,他们就看到了几家汽车旅馆,大门外挂着修车补胎的广告牌,后面的三层私房被改造成了简单的旅馆。

    容婧选了其中一幢看上去比较新的,让杨诗彦把车子开过去。这幢房子院门和房门都大开着,车子刚刚靠近就有几只丧尸晃了过来。杨诗彦率先将车子停到了院子里面。一路上都比较安静的李岚第一个跳下车,拿着把西瓜刀就朝那只丧尸砍去,看得出昨天一路她的确打了不少的丧尸,动作很熟练,也没有表露出害怕厌恶的情绪。

    众人联手将院子里的丧尸解决之后,容婧等人锁上院子大门后小心地朝房子里面走去。这是家普通的民宅,客厅里面并没有任何动静,让王正华陪着三位长辈留在客厅将碳盆点起来取暖,杨诗彦和李岚去检查一楼,容婧和韩修珩则朝二楼走去,卫平犹豫了一下,就跟在了杨诗彦的后面,他觉得这个一逗就炸毛的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二楼的走道两边分别有四道门,一共八个房间。容婧和韩修珩分别一一推开房门,连里面的柜子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丧尸。又上到三楼,同样干干净净的,好像这段时间根本没人住过,看来这家旅馆里就只剩刚才院子里面的那几个丧尸了,其他的人不是逃走了就是已经遇难。

    “婧婧,这家果然还存着好多的米面食用油之类的!”杨诗彦噔噔噔地跑上楼,兴奋地对容婧说。

    “农村的房子里面一般都有存粮的,何况这还是家汽车旅馆,小丫头要有点常识啊。”跟着她上来的卫平嘲笑着杨诗彦的大惊小怪。

    “谁不知道啊!”杨诗彦果然跳脚了,瞪着卫平,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容婧看着杨诗彦笑得眉弯眼弯,乐了半天,又抬头看向韩修珩,“这房子里面还挺干净的,今天就住这里吧。”

    少女那笑吟吟的神情带着一丝俏皮,气质却又恬静柔美,韩修珩看着她,就好像这么长时间都飘忽不定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好,听你的。”

    昨天都没有休息好,今天终于可以好好地吃一顿热饭,睡个好觉。每个人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这房子就在路边,并不是太安全,我守上半夜,李岚守下半夜怎么样?”沈丽华和杨妈妈首先就到厨房准备晚餐去了,容婧看着剩下几个人把守夜的事情安排了下来。

    “我来守上半夜。容婧,你今天就别守夜了,好好休息吧,昨天就没有怎么睡。”韩修珩说。

    容婧两眼一弯,笑道,“师兄,我今天白天在车上睡了很久的。没关系的,还是我来守夜吧,今天你也开了一天的车,别太辛苦了。”

    听到容婧这样说,韩修珩也没再说什么。这一两天大家都又惊又累地折腾得不轻,仓促地吃了些热食,就都各自挑了房间去休息。

    在门口以灵力设置了个警戒,容婧走到在客厅沙发上盘腿坐下,意识进入了空间。白天在车上她装作是在睡觉,其实也是待在空间里修炼,最近她的修为一直没怎么增长,似乎是遇到了瓶颈期。她也就不再勉强,虽然没有师父亲自引领,但通过留在空间里的玉简,她如今算是略知皮毛。修真修心,顺其自然,如果一味地冒进,道心不稳,往后反而会难以再有进境,严重的还可能毁了道基。

    何况她身在俗世,根本无法断了俗世缘分去潜心修炼,或许只有等这一切结束,才有可能有所改变。所以她并不着急,每天只是静心修炼巩固修为。这几天,由于担心着韩修珩,她一直有些心绪不宁,更是没有多少进展,现在终于可以放心。

    空间里的农作物又成熟了一批,也幸亏在这个空间里可以使用灵力来操作,不然只玩过农场游戏的容婧可没办法将这些打理好。将最近收集的物资,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又将有保质期的东西全部都放到储物间里面。容婧这才在栈桥末端盘膝坐下,准备开始修炼。

    可在这时,容婧却察觉到有人下楼来。意识出了空间,回眸一看,是韩修珩。

    “师兄?怎么不睡觉?”容婧愣愣地看着韩修珩一直走到身边坐下,才出声询问。

    仿佛是有什么重要的话想要说,韩修珩定定看着她,黑夜般的眸仿佛会将人吸进去。他原本就气度不凡,俊逸风华如谦谦君子,这样长时间静而专注的凝望,让容婧不由得心跳乱了节拍。

    终于,在容婧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心跳的时候,韩修珩开口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