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对手戏

    正待在客厅中聊天的几位长辈都惊讶地看着这个圆脸的矮个小姑娘,宋昊焱那张冷冰冰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但是眼底却浮现一丝探究的意味。而容婧微怔,然后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姚访琴,又慢慢地将视线移到苏黎身上。

    沈丽华等人走出门来,仔细地打量着两个陌生的小姑娘。叫做苏黎的那个一头顺直的长发垂肩,穿着干净整洁的修身黑色羽绒服,身材火辣,容貌娇媚。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好像根本没有经历过末世一样,俏生生地站在面前。却说是被容婧丢到了丧尸堆里?

    在场的众人心里顿时五彩缤纷。

    苏黎洁白的贝齿紧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难过却仍然倔拗地挺直脊背,她轻轻摇了摇头,拉住了圆脸小姑娘,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别说了,访琴。”

    看她做模做样地摆出这种姿态,就好像容婧真的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一般。沈丽华皱紧了眉头,向姚访琴问道,“小姑娘,你说的事情是你亲眼看到的吗?”

    “我又不在场,怎么会看到,是苏黎告诉我的。”姚访琴横了沈丽华一眼,觉得这个漂亮阿姨也不是什么好人,还问这种话,很明显是不相信她说的话嘛。

    而其他人的目光就更复杂了,都觉得这个小姑娘有点过于单纯了。容婧的为人,不说杨家三口熟知,就连李岚和王正华都能感觉到容婧是个分得清轻重,处事谨慎,但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也不算是偏袒,只是他们都觉得,就算真的有出现这个小姑娘说的事情,也不一定就是容婧故意害人。何况这还是当事人的一面之词呢。而且想想之前容婧在车上说的:从学校出来之后,她们就不是一路人了——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余光注意到宋昊焱隐晦的审视目光,容婧暗自好笑,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然后长叹了一口气,认真地看向苏黎,“苏黎,你真的是这样和姚访琴说的吗?”

    苏黎正咬着下唇,一副拉着姚访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的样子。不过她并不怎么担心,那天的事本来就只有两个人在场,就算容婧是另外一个说法,那也只能说明她们两个是各执一词,就看人心中的天平向着哪一边罢了。容婧的死党杨诗彦就算了,其他人怎么着也会在心中留下个阴影吧。何况自己刚刚还救了宋昊焱,这个男人一定也会偏向自己。

    看苏黎没有回答,容婧冷眼看着姚访琴淡淡地说,“你怎么不问问,在我和一大群丧尸拼命的时候,苏黎又在什么地方呢?”

    视线又转向苏黎,“苏黎,我真的对你,很失望……算了,前天的事本来就已经算是了结了我们的同学感情了。我不会再帮你了,原谅你一次,不代表会一直都原谅你。以后别怪我见死不救,你好自为之。”

    容婧表情淡漠地最后看了苏黎一眼,眼中仿佛还带着一丝失望和痛心,然后挽着沈丽华的胳膊朝屋里走去。

    演戏而已,吃了这么多亏的她,自然懂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

    杨妈妈挽着沈丽华的另一只胳膊,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视线来回在苏黎和姚访琴身上打量,最后叹口气,说道,“婧婧这丫头总是这样心肠软,也不晓得分分人。丽华啊,你要好好跟婧婧说一下了。”

    杨爸爸无奈地摇摇头,跟在杨妈妈后面也朝屋里走去。李岚拉着王正华跟了上去,一边走还一边说,“姐夫,你看,有些人就是不识好歹,还喜欢倒打一耙。今天真开眼界了。”

    陈教授坐在沙发上并没有一起出去看,不过听话音这两个女孩子应该也是他的学生。或许是有什么误会吧,不过年轻人的想法他已经弄不明白了。

    苏黎漂亮的眼睛中落下大颗大颗的眼泪,无声地滴落。如果是不了解的人看了,只会觉得这个看上去十分坚强明媚的女孩,真的是到了伤心极处,画面看上去唯美又令人心动。

    可是,此刻在场的人只剩下杨诗彦、宋昊焱、姚访琴和苏黎。姚访琴自然是觉得苏黎受了委屈,十分同情。可是苏黎最想吸引的宋昊焱却无动于衷,连目光都吝于施舍一点。而杨诗彦更是竖着眉头怒气冲冲地连声问道,“婧婧会把你丢到丧尸堆里?黑白颠倒是你的常用技能吧?!如果真的是把你丢到丧尸堆你还能活下来?还像现在这样光鲜?你在说笑话吗?”

    又冲着姚访琴鄙视道,“妹纸,遇事长点脑子,别听风就是雨,小心哪天人家把你丢到丧尸堆里去了,还要反过来倒打一耙。”

    “你!你!”姚访琴气得直跺脚,一张圆脸涨得通红,却一时找不到什么话来辩驳。

    “访琴,算了。”苏黎余光里注意到宋昊焱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容婧,不甘地用手背狠狠地将泪水抹去,仰着头,轻轻地开口,“他们都是容婧的亲朋好友,当然只会相信容婧了。你别说了。”

    “事实那么明显,不相信婧婧难道相信你?装模做样的,快走,让人看了恶心。”杨诗彦挥舞着唐刀,将苏黎和姚访琴往院子外面赶,“快点,别等下有丧尸过来,又说是我把你丢进去的。”

    苏黎和姚访琴狼狈地后退着,好几次都差点就被杨诗彦的刀尖划到脸上。苏黎在内心怨愤地诅咒着,忍了又忍才没有丢出火球来。

    “苏黎,我们走!我就不信容婧这样的人会有什么好下场!”姚访琴气鼓鼓地拉着苏黎的胳膊就往悍马走去,没有看到苏黎离开前眼底那浓浓的不甘心。

    她怎么可能甘心。

    当初容婧自己跑掉了之后,她被那么多丧尸追着跑,如果不是她穿越过来之后,花了几个月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她很有可能就直接被追上咬死了。就算是这样,也是差一点,幸亏她在那个时候也觉醒了火系异能,这才能顺利地逃脱包围,却在情急之中又跑回了学校那边。

    就这样她遇到了同样逃出学校的姚访琴和程珊等人。这些娇滴滴的女生们看到她拥有异能,全都缩在她身后,指望着她一个人打丧尸。她才不会做这么圣母的事情!这种只知道依赖别人,还觉得理所当然的人活该都被丧尸咬死……

    她只是没有帮她们打丧尸而已,这几个女生果然一个个地被丧尸咬了。不过,她意外地发现姚访琴惊慌之下将其中一名女生的背包弄不见了——空间异能!

    没想到姚访琴的运气这么好,能够觉醒空间异能!

    这下她当然不能眼看着姚访琴就这么死掉,和她想象的一样,姚访琴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对她更加依赖了。这样也好,她能攻击,姚访琴能储存东西,虽然空间很小,只有三立方米,但这样她们一路上已经会轻松得多。而姚访琴没有攻击能力,根本离不开她,只要她好好地控制住这个没什么脑子的女人就好。

    一路收集了些东西,她带着姚访琴去了之前存着东西的仓库。

    苏煜虽然帮她准备了车子和一把手枪,也只以为是她贪玩,这么漂亮的妹妹有把手枪防身也是应该的不是吗?她并没有给过苏家任何关于末世的暗示,毕竟那是个比较敏感的大家族,一不小心就会暴露自己不是苏黎本人的秘密。而原文里面苏家人大概在末世爆发的一开始就被安全转移了,既然他们能够忘记她这个女儿,那么她也没必要为他们考虑。所以停放在仓库里的悍马和物资全部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将衣服、洗护用品等大部分放在了姚访琴的空间里——食物和武器可不能交给她,这些能够决定在末世里生存的东西还是自己掌握比较好。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被容婧背叛后的糟糕心情也好多了。

    为了及时赶到莲花镇遇见宋昊焱,昨天晚上她们甚至都没有找地方休息,只是交换着开车在车上稍微休息了一会。可是没想到姚访琴会开错路!等到她醒过来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为了不让姚访琴生异心,她连骂这个蠢货几句都不敢,憋着气一路飞奔。

    终于及时赶到了莲花镇,也恰巧遇到了宋昊焱和力量型丧尸打斗的场面。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可算是赶上了。

    以最完美的姿态出现,干净利落地用火球将那只力量型变异丧尸解决,这下就能够在宋昊焱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吧。虽然这个男人仍然是面无表情,但是没关系,她了解他,知道他的性格就是这样。

    可是,她忘记了容婧也会出现在这里!宋昊焱竟然还是和原文一样,被那个虚伪的容婧吸引了!

    怎么可以这样?!

    她一定要找机会把容婧的真面目揭露出来!

    姚访琴那个蠢货却破坏了这一切。

    她居然首先就开始发难,指责容婧那天独自跑走的行为。这不是好时机啊!事已至此,只好顺着姚访琴的话应对下去。可她没想到容婧那么会演戏,轻飘飘几句颠倒黑白的话,挽回了局势。也对,作为女主的容婧此刻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全了,而且就凭容婧身边有那么多死忠,她也没办法赢过这一局了……

    只要能获得宋昊焱的怜惜就够了,她想。

    还没等她和宋昊焱说上话,容婧的闺蜜,那个男人婆杨诗彦又跳出来搞破坏!而宋昊焱对自己的无视,彻底伤了她的心。呵呵,女主不管做多坏的事情,你们这些围着女主的男人都不觉得有错对吗?甚至还会帮助她清除一切障碍是吗?

    可是她不甘心啊!

    宋昊焱的原型就是她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现在终于可以见到本人了,她绝对不允许宋昊焱被容婧迷惑!干脆装做是误会,去找容婧求原谅好了。为了最后的胜利,这个时候委屈一下,受点屈辱,可以全部留到最后再算账!

    但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

    姚访琴那个脑残又出来拖后腿,她竟然放下这样的狠话!这岂不是把最后的退路都斩断了吗?!这一刻,她真是对姚访琴起了杀心…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