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无标题

    韩修珩却不是这样,他认定了一份感情就会认真地去对待,会去珍惜善待喜欢的那个人,甚至为她付出生命。

    而且,这一世当她真正地去接触、去了解韩修珩之后,才发现,和韩修珩在一起心里总会有着浓浓的暖意,会在他接近的时候心跳加快,会在看不见他的时候不安。不管上一世曾经发生了什么,她这一次,早就喜欢上了身边的他。

    容婧也加了一筷子菜放到韩修珩碗里,对他甜甜地一笑,“看你好像喜欢吃这个,这可是我做的哦。”

    “是吗?味道真不错。”韩修珩觉得这道菜味道更好了。

    而宋昊焱那边莫名地变得更冷。杨诗彦偷偷瞄了一眼,实在受不了了,她最是不喜欢沉闷的气氛。停下吃饭的动作,杨诗彦抬起头望向宋昊焱,

    “喂,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容婧吃饭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她也忘记了。她是知道这个人姓甚名谁的,又因为再次遇到他,难免会心绪不宁,一时竟忘记了互相做介绍。而宋昊焱大概本就很少主动和人打交道,自然也不会主动来个自我介绍之类。

    于是就闹出了这样一个大乌龙,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还互相不知道名字。

    “宋昊焱。”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不过他还是在杨诗彦介绍每一个人的时候,都朝对方看了一眼。

    当杨诗彦介绍到韩修珩的时候,宋昊焱深黑的眼眸中满是探究。而韩修珩则是温雅谦和地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有了杨诗彦的开始,气氛总算是活跃了起来。杨诗彦眼睛眨了两下,就看着容婧,“婧婧,刚才那个苏黎和姚访琴,都是你的室友吧?”

    “嗯。”容婧点点头。

    “婧婧,我真同情你!这三个月你可真是辛苦了。”杨诗彦想都没有想,就觉得容婧肯定在学校受了委屈。

    卫平也难得地没有和杨诗彦抬杠,而是心有余悸地说,“幸好我一直和她们保持距离,不然地话……”

    “你又怎么了?她调戏你了?欺负你了?”杨诗彦好奇地问。

    “哪里啊,刚才和老韩就遇到她们了呢,还和我们说了容婧的坏话。哈哈!”卫平不嫌事大地说,“还好老韩立场坚定,开着车子就跑了。啧啧,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女生都是怎么想的。”

    “什么!她们还好意思挑拨婧婧和韩修珩的关系?”诗彦闻言更上火了,怀疑地打量着韩修珩,“喂!难怪苏黎这样泼婧婧脏水呢,是你招惹的吧?”

    “诗彦,又乱说话。快点吃饭。”容婧淡淡瞟了杨诗彦一眼,回头看向韩修珩的目光中却带着一丝揶揄,似乎也在说,看你这个蓝颜祸水。

    韩修珩不甚在意地一笑,说,“苏黎似乎是还想来找你。不过我看这个人,不太可靠。”

    容婧闻言,含笑说,“我知道了。”

    杨诗彦撇撇嘴,接着又好奇地问,“对了,她们说的那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丽华等人也都看着容婧,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容婧叹了口气,“我从学校出来准备回家的时候,苏黎非要跟着我一起走。后来在路上遇到了一大群丧尸,我说两人分开跑,然后一边打一边跑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的丧尸都追着我这边来了,苏黎根本就没有打丧尸,而是躲起来了。幸好那个时候我已经觉醒了异能,好不容易才能逃出来。”

    “啊!我就知道是她胡说!她干嘛要说你把她丢到丧尸堆里?这人也太作了吧!那天你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的钢管上面全是血和那什么,都变了形。一看就是经过拼杀了的。可那个叫苏黎的呢?”杨诗彦撇撇嘴,“刚才真不该就那么让她们走的,她不是说被丢到丧尸堆里了么,我就让她真正地尝尝那滋味。”

    “彦彦,你怎么能这样想!”杨妈妈不赞同地呵斥道。

    杨诗彦把碗筷放下,一本正经地看向杨妈妈,说,“妈妈,先说好,这次我可不是要故意惹你生气啊。虽然我说的是气话,也不是故意针对那个苏黎,可是你看现在已经是末世,到处都乱七八糟的,前天晚上在加油站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真遇到有恶意的人是不能纵容的。”

    这话一说,大家的脸色都沉了下来,尤其是王正华和李岚,杨诗彦有些抱歉地看着他们两个,“王大哥,李岚姐,我不是故意戳你们伤疤。但是我真的是这样想的,如果对一个心术不正自私自利的人纵容,以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杨妈妈看着杨诗彦,半天没有说话。

    韩修珩含笑朝她点了点头以示鼓励,而容婧把目光转向杨妈妈,“阿姨,这次我也赞同诗彦的想法。并不是说要主动去害人,但是遇到别人想害我们,就狠狠地还击回去好了。”

    宋昊焱偏头,黑夜般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容婧,而容婧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她和原文中的自己已然不同,不管是原文中想找份单纯的温暖的宋昊焱,还是上一世因为苏黎对她的抹黑,而对她若即若离的宋昊焱,估计都不会想到,她也是一个心思并不纯净的人吧。

    在这肮脏混乱残酷的末世,谁又能比谁单纯到哪里去呢?她可是在这种世界里拼搏了一年,甚至经历过欺骗和背叛的人。

    “现在zf和军队暂时失去了约束力,有些人受到恐惧情绪的影响,可能会做出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情。犯罪行为也肯定会越来越多,甚至不加掩饰。我们确实应该多防范一些,该出手的时候不能手软。”韩修珩微微上挑的眼角风华流溢,含笑温言说道,语气不紧不慢,让人听了不由自主地产生信服之意。

    沈丽华拍了拍杨妈妈的手,语气沉重,“年轻人们说得对,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以前还可以想着得饶人处且饶人,可现在如果真遇到心怀不轨的人,还要容忍的话,吃亏的只会是我们自己。”

    “秋芳,孩子们都大了,晓得自己判断,不会胡来的。”杨爸爸也长长地叹了口气。

    “是啊,王阿姨,彦彦她们说的对,你看我姐夫那一家子,害人害己。”李岚对于王新华一家的怨念是最深的,和大家熟悉了一些后,说起话来也不那么拘谨了,“姐夫,你说是不是?”

    王正华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看着容婧和杨诗彦两人不是姐妹甚是姐妹的样子,李岚有些羡慕。她和姐姐从来没有这样交心过,每次姐姐都是一脸哀戚的样子,抱怨这抱怨那,然后就让李岚出面帮她解决各种问题。

    还是不要想了,人都已经不在了……李岚暗自叹了口气。

    而杨诗彦则得意地笑了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表达自己的观点后,获得大家的肯定。笑了半天,又不满地横了容婧一眼,“你还说呢,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放她们走?”

    “难道你叫我把她们留下来教训一顿?还是直接杀了她们两个?”容婧笑吟吟地反问她。

    杨诗彦一下子顿住了。是啊,好像怎么做都有些不对的感觉。毕竟那两个女人和之前遇到的逃犯和流氓人渣都不同,直接下杀手好像有点没道理。可是如果要把她们留下来……想想就打寒颤,那一个做作的绿茶婊,一个没脑子的公主病,留下来恶心人啊!?

    “唉,最好是不要见到了,看了恶心。”杨诗彦摇摇头,重新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只是想以牙还牙,让她自食其果罢了。

    容婧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又挟了一个饺子咬了一口。

    这一夜由卫平和王正华分别值守,再次平安度过。

    第二天大家出发的时候,杨爸爸开着王正华那辆沃尔沃带上了杨妈妈、沈丽华以及陈教授开在队伍中间。三个女生依然在一起,由杨诗彦开着改装越野跟在最后。

    而前面带路的那辆车里,气氛却有些僵硬。卫平和王正华昨晚值夜需要休息,今天自然是由已经探过路的韩修珩来开车,宋昊焱一上车就坐在副驾上闭目养神,让被抢了位置的卫平腹诽不已。

    昨天一回来就发现突然多出一个人来也就罢了,这个人还一副谁也不爱搭理的模样。这也不算什么,是人都有个性嘛。可是这家伙总是盯着容婧看算什么事啊?卫平突然替自家兄弟产生了危机感。幸好容婧对这人不冷不热的,眼里只有韩修珩。

    “诶,没劲。老韩,我先睡一下,有什么事喊我。”卫平对专心开车的韩修珩说完,就裹着毯子窝在后座上睡觉去了。那个叫宋昊焱的目中无人不说,一直坐在车里散发冷气。害他连说句话都觉得尴尬,不如补眠!

    韩修珩笑着应了一声。

    宋昊焱对容婧有种特别的关注,同为男人,韩修珩当然也看得出来。虽然现在还看不出这人是什么心思,但是往往喜欢就是从好奇开始。不过,他是不会让容婧被人抢走的。

    笑容渐渐加深了几分,韩修珩狭长的凤眸中带着一丝坚定。

    三辆车相继行驶在一车宽的泥土小路上,路旁是一片片相连的荷塘。偶尔可以看到泥土小路的边缘有泥巴和碎石落到荷塘里,容婧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照理说在冬天这么寒冷的季节里,这边的泥土也应该会比较硬,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碎裂开来呢。

    突然,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到了韩修珩开着的车子右下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