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王家村

    这是末世开始的第六天。

    王家村不起眼的某幢房子里,几个人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堂屋中间地上那个大碳盆里面木炭燃得正好,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在这种暗红的火光中显得有些狰狞。

    “四叔,双林家婆娘说是儿子肯定会带着人回来,可这年月外面比村里还乱,我看,他肯定回不来的。干脆今晚就去把他家姑娘抓出来,四叔你说怎么样?”说这话的男人三十来岁,薄上唇高颧骨,眼神不正,一看就是刻薄寡情之人。

    被他称为四叔的人看上去也并没有大他几岁,同样是容长脸,高颧骨,嘴唇倒不薄,只是眼睛中透出来的狠厉,让人不会轻易小瞧这个人。沉吟了一会,被称为四叔的男人,扫视了一圈,才慢慢开口:“他儿子回不回来,倒没什么关系,就算带了人回来又怎样?还不是……”

    说着男人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看其他人都露出了同样狰狞的表情才继续说下去:“而他家那个姑娘能变水出来,我们必须要控制在自己手里。今天晚上,大力,老幺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守着,其他人跟我去王双林家,把他姑娘带回来。”

    “好!”

    “老四,就照你说的办。”

    “四叔说了算。”

    角落里一个二十出头的白净小子一脸焦急,看了看四叔,又看了看自家父亲,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开口,“四,四叔,双林叔的几兄弟知道了会闹起来的吧……”

    “你懂个屁!”坐他旁边的中年男人狠狠地拍了他后脑勺一巴掌,“王双林那两个兄弟斗得过我们?你四叔不打算白天直接去,只是不想闹得整个村子都晓得那丫头的本事!晓得你看上了人家,抢过来了不正好便宜了你?!罗哩罗嗦胆小怕事的,哪里像我的种!读书都读傻了。”

    “行了,二哥,老幺也是担心出事。”四叔别有深意地扫了一眼老幺,然后给对面坐着的大力使了个眼色。大力就是最开始说话的男人,看到四叔的眼色,心领神会,已经打算等会一直跟着老幺,绝对不给他去通风报信的机会。

    不到五点,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老幺趁屋子里的人都还在吃饭,缩着脖子偷偷顺着墙根朝村尾走去,却没有发现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四叔早年就出了村子去城里闯荡,后来趁着d市房地产的风,开始做起了沙石生意。头脑精明,手段狠厉,让四叔很快就有了一定的实力,然后回村带了自家兄弟两辈人一起把沙石生意做大,最后竟成了为害d市众多小区的沙霸。zf打击了几次都被他们钻了空子,这次末世一开始,活下来叔侄四人就迅速开着几辆载满了沙土的大货车回了村子,带着村里人在村外堆了一道围墙。又组织人把变成丧尸的乡亲们全都关在村子的大礼堂里面。村里人原就信服有本事的大老板四叔,这下更是对他服服帖帖。

    可没想到从那之后,村中幸存者的苦日子就来了。四叔带着众人在村子里用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将物质渐渐收集在一起,原本经过丧尸的混乱,就死了不少的人,这四叔带着的不仅有幸存的自家人,还有几个一直跟着他的狠角色。乌压压一排往那里一站,他们连反抗的心思都熄了。想着反正每天都会有粮食发到手上,在这世道里饿不死就成。

    这样一来,这四叔竟成了村里的土霸王。

    唯一不怎么听话的就是住在村头的王双林几兄弟。王双林的儿子在外混得也不错,听说是个不大不小的官。这次是王双林夫妻带着女儿回村走亲戚,却不巧遇到这事,王双林本人变了丧尸,本以为他老婆女儿会活不下去。但没想到被大力不小心看到,那女儿竟然多了个本事,能凭空变出水来。

    这下,四叔就开始打主意,要把人弄自己家里来。毕竟现在自来水都停了,村里的几口井每天都打不出几桶水来,这两天还有了些怪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脏了不能喝。从城里抢回来的物资也用不了多久,如果有个能变水的,自然就是个宝贝。

    可老幺那点小心思,居然想着去通风报信。让他们知道了又怎样,最多就是嚷嚷得全村人都知道,可最后还不是得听四叔的。大力内心实在瞧不起老幺。在外面读了大学就以为自己的斯文人了?还不是自己这些粗人供他读出来的!

    大力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悄悄地跟在老幺后面,打算吓唬吓唬这小子。

    谁知道,在村外站岗的一个人慌慌张张地朝这边跑了来,老幺和大力两个人都被暴露了。大力狠狠地瞪了老幺一眼,老幺有些尴尬地看着大力,低声喊了声:“大哥。”

    大力没有理他,冲着站岗的那个毛头小子吼道:“跑什么跑什么?慌慌张张的,村外出什么事了?”

    “大力叔,村外来了三辆车,说是想在村子里借地方过夜。”

    “都是些什么人?看清楚了吗?”

    “没有全部下车,不过看起来都是城里人。”

    “现在到处跑的基本上都是城里人。”大力嘟囔着,农村人如果不是实在过不去,谁会离开自家的房子。也就城里那么密集,人不跑出来活不下去。“行了,你再回去守着,先别让人进村,我回去和四叔说说。”

    “老幺,跟我回去。”大力在人走后,揪着老幺的胳膊就往回走。

    既然来了外人,今晚的计划就要改变一下了。四叔考虑了一会,带着大力一起朝村外临时堆起来的防护墙走去。

    建防护墙的时候,四叔耍了个小心眼,将防护墙的门开在侧面很远的地方。正对着村子的大路上用铁丝网拦住了,而站岗的人就待在这边墙的背后,就算车辆想硬闯过来,也一时找不到门在哪里,而站岗的人有足够的时间回村子报信。

    四叔站在防护墙后面拿着望远镜仔细打量着。这次来的一群人看上去还挺懂规矩,将车停在了铁丝网后面,车上的人下来了三个男人,有老有少,两老的一个和平常的老头子没什么差别,一个看上去是个清高的文化人,年轻的那个虽然英挺结实,但面相看上去也挺老实的,都没什么威胁性。

    这群人衣服都挺干净,没要逃难的憔悴相,估计这三辆车上装了不少好东西,来得正好!可以为他们兄弟几个增添些吃的喝的了。四叔放下望远镜笑了笑,对着大力手一挥。大力明白他的意思,马上带着其中一个站岗的小子骑着摩托车绕到外面,将三辆车引了进来。

    来得这三辆车,自然就是容婧一行。

    在靠近这个村子之前,容婧就进到了空间将韩修珩带了出来。韩修珩经过空间的这两天时间,已经顺利炼出了一丝剑元力。剑修和道修不同,他们体内的灵气更为霸道,如同带着利剑的锋芒。而韩修珩之前经过二十多年的习武,并已经进入暗劲境界,他的经脉和身体有足够的坚韧度来承受这种锋锐的剑元力,让他事半功倍。

    如今他已经进入了剑修的始动期一层,相当于道修的炼气期一层。但是剑修和道修必须到炼气三层才能学习法术不同,他们只要一进入始动期就能操控体内的剑元力进行攻击。等到剑修筑基,那时就能以神念来操控飞剑。而到了炼剑期,剑修就可开始淬炼剑元力,将丹田内的剑元力炼化成为元剑,拥有巨大的力量,甚至对上元婴期的道修都能博上一博。

    那都是很遥远之后的事情了。现在韩修珩刚刚踏入始动期,还只能发出一些如同飞刀一般大小的无色剑芒,看上去就和风刃类似,正好可以伪装成风系异能者。

    而他现在的变化如果是熟人的话,还是很容易看得出来。原本此人就俊逸风华,气度不凡。现在踏入仙门,练出剑元力之后,更是多了一份隐隐的飘逸之感。

    杨爸爸和陈教授带着卫平上前和这个村子的主事人交涉相谈,其他人将车停在被指定的一个院子里面之后,也陆续下了车。

    大力等壮年男人的眼睛一下子直了。

    普通中年妇女的杨妈妈被他们忽略,沈丽华他们也只多看了两眼。而另外三个年轻的女孩子,气质各有不同,却全都是美女。尤其是看上去年纪最小的那个,只是穿着简单的红白冲锋衣,长发高高扎起,看上去和普通的漂亮小姑娘没什么不一样,但是又多了一份宁静柔美的气质。在夜色中缓步走来,总让人不由自主地把视线移到她身上。

    不过四叔不像其他人那么没有城府,这年头女人再美又怎样,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他的视线只是从容婧三个年轻女孩身上掠过,最终引起他注意的,是走在最后的两个年轻人。两人都身形颀长,容貌出众。一个冷峻如冰,一个温和优雅,给人感觉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举手投足间却都带着不同寻常的气势。

    仿佛感应到他的打量,穿黑色外套的那个深邃黑眸肃然看来,目光狠戾,如有实质般的冰冷眼神让见过一些世面的他差点都后背发寒。而穿着藏青色冲锋衣的那个,看上去俊逸温和,正漫不经心地笑着,感觉到他的视线,转过来对他点了点头,看似礼貌客气,却完全感觉不到眼睛里面的温度。

    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好惹的!

    等他连忙把视线移开,再看到容婧三个女孩子后背上背着的唐刀时,就开始暗自庆幸没有一开始就叫人动手。

    他本来准备在晚上解决这群人,抢了他们的车和带着的东西,可现在已经觉得有冷汗在脊背冒出。四叔天生对危险极为敏感,才能当了这么多年欺行霸市的黑老大,还没有栽进局子里去。得交待下去,这群人万万不能招惹,好生生地让他们过了这夜,早早地送走才是上策。

    暗地里瞪了大力几个人一眼,他都能看出大力几人起了歪心思,何况这一行显然不简单的人?担心大力他们会惹出麻烦来,四叔挥挥手将那几个不成器的都赶了回去,亲自带着容婧一行人到了一家空着的农家小院。

    “这家的人全都变了丧尸,唉,人有旦夕祸福啊!他这房子还是去年才建起的,现在人都不在了。”四叔一副为乡亲难过的样子,长叹道,“今晚你们就住在这里吧,老大哥,希望你们不要嫌弃,里面还是很干净的。”

    “哪里会嫌弃!你们好心给我们提供位置住,感谢都来不及。”杨爸爸摆摆手。他也看到了刚才那几个男人放肆的眼神,心里十分不悦,但是毕竟有求于人,只得僵硬地笑着。本来是个好脾气软心肠的普通人,经过末世之后这几天,为了自家人,杨爸爸也开始改变了。

    “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家里少不得人,现在家里的婆娘胆子小的很,总是提心吊胆的,怕又有丧尸出来。”

    “好好,你去忙。我们就在这里打扰一晚上了。”杨爸爸恨不得他赶快走。

    两人正说着客套话,突然又有一个小伙子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嘴里说着,“四叔,村外又有人来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