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求生欲

    “修珩,这几只丧尸交给你了。”

    容婧可不管苏黎这个时候在想些什么,她没太多时间和苏黎在这里耗下去。村子里还有十几只进化丧尸在肆虐,如果放任这样下去,整个村子都会变得没有一个活人。那样他们想要离开,也一样会变得麻烦起来。

    韩修珩看了容婧一眼,分出了一份神识留意着容婧的情况,然后就驱使着剑芒对上朝这边追过来的几只丧尸。刘琛护着姚访琴,也加入了战斗,之前一直误会容婧和韩修珩,让他对这几个人有着深深的愧疚,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苏黎被杀死他又不忍心。只好自欺欺人地转移注意力,当做没有看见。

    冰雾无声无息地在夜色的掩盖下,渐渐将苏黎包围。刺入骨髓的寒意让苏黎眼底的狠厉再次加深了几分。她发动了身上的异能能量,抵抗着冰雾的寒气,同时一串火球一个接一个地飞向了容婧。

    容婧轻盈地闪避着来自苏黎的攻击,寒冰刺也如同脱弦的箭一般,嗖地朝苏黎飞去。苏黎往右边闪躲开容婧的寒冰刺,朝几步外的悍马车跑去。她发现她想错了,她应该一开始就找机会直接杀死容婧,而不是一直想着跟着容婧走比较安全。放过一个实力会飞速上升的女主,最后被剧情放弃的往往就是自己!

    不过,现在还不晚!她只要立刻离开,去d市外找到苏煜,她就可以重头再来。苏煜以后在d市基地会是一个位置比较重要的官员,有了她的帮助,还可以获得更高的地位。之后,等容婧他们到了d市,她将会有更多的机会来报仇雪恨!

    苏黎想得很美好,但是容婧有可能轻易放她离开吗?

    冷冷地看着苏黎的动作,容婧虚空比划了一个法诀,苏黎的脚瞬间就迈不动了,随后而来的寒冰刺也直奔她的后背心……

    也不知道苏黎是幸运还是倒霉,就在寒冰刺即将结束她这次穿越之旅的时候,旁边的围墙上,突然跳下一个黑影,正好扑在了苏黎身上,让她躲过了寒冰刺的攻击。而苏黎的右肩膀被这个黑影狠狠地划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容婧等人看到这一幕,悚然一惊。

    除了眼睛翻白,五官僵硬之外,这只丧尸已经有着完整的外表,和其他丧尸截然不同的是,它反应迅速,行动灵活,手指甲变异之后变成了锋利尖锐的爪子。这只是比之前的进化丧尸还要更高一阶的丧尸!

    尽管进化到了二阶,这只丧尸微张的嘴依然没有吞咽的功能,从嘴角流淌出腥臭黏稠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掉在苏黎的脸上。被压在地上的苏黎脸上毫无血色,难道她就要变成这只丧尸的食物了吗?怎么可能?!她还没有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她还没有拥有深情男主的陪伴。她绝对不可以死在这个地方!

    而二阶丧尸没有如众人所想的那样直接啃食苏黎,在扑倒苏黎之后,他很快就被容婧和韩修珩身上的灵气所吸引,那是一种比异能者更加吸引它的力量。偏头看着容婧半晌,如同猛兽伺食一般四肢着地的丧尸,倏地动了!它用力地一跳,直直地朝着在它眼中最鲜美的食物容婧扑来。

    而此时,苏黎也一个翻身朝悍马车滚去,韩修珩的无色剑芒已经击中了她的后背,但是求生**强烈的苏黎忍住了剧烈的疼痛,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而对着逃跑的苏黎丢出这最后一击之后,韩修珩也不得不帮着容婧去对付那只明显实力极强的丧尸。苏黎就这样开着车子横冲直撞地朝村外逃去。

    容婧在躲避丧尸的扑击中,抽空朝苏黎的车尾看了一眼。

    她也没想到,苏黎已经伤得这么严重,居然还真的能够让她跑掉。只是,已经被二阶丧尸划伤,她怎么可能还能活下去?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忍耐力和韧性,比起苏黎来,还是远远不够!如果真的想要在末世这样充满着危险的世界里好好地生存下去,保护自己所在意的人,她现在这样的力量真的还太弱小了!

    这种念头一起,丹田内的灵气竟活跃了起来,隐约有试图冲击炼气期六层的壁垒的趋势。

    一时空气中蕴含的能量开始有了明显的波动,不仅是身为剑修的韩修珩,就连木系异能的刘琛和空间异能的姚访琴都感觉到了。看着处于这种变化正中的容婧,姚访琴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第一见面的时候,她并不讨厌容婧。可是后来看到容婧在学校总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看到明明家境优越的苏黎对容婧那么热情还得不到回应,就开始觉得这个女生装模作样,心思深沉。而韩修珩对容婧的特别态度更加引起了她的不满。明明像她这样出身书香世家的人,才更适合和韩修珩在一起。容婧有什么?只是长得漂亮一点罢了。可苏黎比她更漂亮呢,凭什么韩修珩就喜欢容婧?

    再加上苏黎总在她面前提到韩修珩怎么对容婧好,容婧怎么粘着韩修珩,她对容婧的怨恨就越来越深。和苏黎两人有了共同的话题,自然关系也走得近了许多。直到末世之后再次遇到苏黎。

    可没想到苏黎竟然对容婧有杀意,没想到苏黎可以毫不犹豫地拿她当挡箭牌。

    而容婧,却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了她。

    或许,一直以来她都是被苏黎利用了吧,除了末世后的空间异能,还有之前在学校里,利用她对容婧的厌恶和妒忌。

    不过就算是想通了这些,她还是无法喜欢容婧啊!姚访琴的目光又移到了那个在夜色中和丧尸战斗的矫健身影。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优雅潇洒,眼镜摘下之后眉目间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地心折。可他每一次的主动出击都是为了挡住丧尸扑向容婧的动作,就算他被另外一只丧尸缠上,也会分神去注意容婧的战况。

    “小心!”

    看到韩修珩为了替容婧挡住二阶丧尸的攻击而分心,正在攻击他的那只丧尸眼看就趁机抓到他的后背,姚访琴忍不住大喊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丧尸的尖爪在抓到韩修珩后背的前一霎,一块冰盾就出现在了韩修珩的身后……

    而韩修珩和容婧都仿佛没有在意这些一样,继续按着自己的节奏应对着丧尸。这里本来就只剩下两只一阶丧尸和后来的二阶丧尸了,刘琛正全力对付着一只一阶丧尸,而韩修珩和容婧配合默契,没多久,那只一阶丧尸就倒在了地上。

    两人联手对付二阶丧尸,就更加轻松。在刘琛解决掉那只一阶丧尸之后,这只好不容易进化而成的二阶丧尸也只有提供它脑中能量晶体的作用了。

    韩修珩用剑芒将他们杀死的两只丧尸的脑袋切割开,露出了能量晶体,容婧用冰刃将其挑出,又冻在冰块之中。两人看了刘琛和姚访琴一眼,就再次越过土墙直奔临时住宅而去。

    刘琛看着他们两人的举动,也将自己杀死的丧尸脑中的能量晶体取了出来,他并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用,但是容婧和韩修珩会在意,应该是很有用的东西吧。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和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

    “访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姚访琴的视线还停留在韩修珩离去的方向,听到刘琛的问话,她沉默了一会,才低声说:“我也,不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全不在了,现在发现连朋友都是假的。我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刘琛顺着姚访琴的视线看着夜色下的村子,沉吟半天才说:“访琴,忘了那些吧,不属于你的强求也没有用。以后,我可以照顾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开着车子逃出村子的苏黎眼前渐渐地模糊了,之前伤了右手,肩膀又被划伤,现在连后背也被狠狠地击中……带伤的右边肩膀已经开始变得麻木,顾不上后背的疼痛,她勉强用越来越没有知觉的右手辅助着左手,完全就是靠意志在开车。

    这时苏黎看到车子前方的道路上有着两个人影。

    看到有车过来,那年轻的一男一女惊恐地回头张望,车灯照射下,苏黎在朦胧的视线中看到了他们的样子。大概也是从村子里逃出来的吧。现在她无法继续开车,万一容婧他们再追上来,她就完了。这两个人一看就胆小怯弱,又是偷摸着逃出来的人。她这时也只有赌一把了,反正就算她现在受伤,但杀掉两个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

    苏黎将车停下,强打着精神,冷着脸问那个男青年:“会不会开车?”

    “……会。”

    “上来,开车。去d市外的c镇,那边有我的人,只要你们老实点,去了那边就可以过安稳的日子。”苏黎打开车门,自己坐到了后座。

    这个女人虽然身上带着血迹,但是浑身带着的阴狠气势让这对年轻男女十分害怕,不过他们没有车,只靠两条腿走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互相看了一眼,就分别坐上了驾驶位和副驾。车子加快速度朝d市开去,甚至紧张得连回头看一眼都不敢。

    男人其实就是四叔那一家的老幺,下午的时候老幺就打算去偷偷告诉王双林家的姑娘王芳芳,四叔他们在打她的主意。后来外村人来了,大力发现了他的意图,抽空威胁劝说了半天。但他知道四叔这些人绝对不会好好地对待王芳芳的——如同他们之前从d市带出来的那个姑娘一样……

    晚上趁四叔组织村里人想去杀那些外村人,老幺就偷偷地溜到王双林兄弟家的院子外,没想到还没翻进去就被他们发现。幸好平时老幺的老实形象十分深入人心,他们给了他解释的机会,并承诺会好好保护王芳芳。

    没想到,在他离开不久,王芳芳就偷偷的追上了他,说是想要去看看她的爸爸。心软的他同意了陪着王芳芳去大礼堂,谁知两人被大礼堂里面的情形吓坏了,逃跑的时候慌慌张张,连大门栓都没有插上……

    之后丧尸跑了出来,这两个人又惊又怕,然后趁乱跑出了村子。却没想到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了这个外村来的女人。

    老幺战战兢兢地开着车,黑夜之中,人的感官都变得格外的敏锐,他本来就害怕,谁知身后那个女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最后竟然变得和之前他们看到的丧尸一样,呼哧呼哧地,仿佛拉着风箱。

    实在忍不住了,老幺偷偷滴瞄了一眼后视镜……

    啊!——

    “这女人变丧尸了!芳芳,快,快下车……”老幺惊叫了一声后,又反应过来,一边猛地踩下了刹车,一边冲王芳芳喊道。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从他们两个上了这辆车之后,就已经踏上了死亡之路。

    苏黎被二阶丧尸划伤的伤口,在她上车之后没多久就开始发黑,血液渐渐止住,只有腥臭的液体流出。半边的身体渐渐麻木,可她只以为是自己伤得太重,还在幻想找到苏煜后,怎样报复容婧等人。但是丧尸病毒的攻势十分迅猛,不过十来分钟,苏黎就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她想说话,却发现嘴唇不听使唤,想咒骂却只感觉到喉咙处发出呼哧声……

    开车的男人的惊叫声,让她怒不可遏!

    丧尸?他居然敢说自己变成了丧尸?!

    可恶!苏黎怒气冲冲地扑上前去,狠狠地咬在了那个男人的脖子上。血肉的香味让她忍不住想吃更多,可是一团冰冷的水扑面而来,遮住了她的视线……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