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幸存者

    当他们知道消息赶到食堂外面的时候,普通幸存者已经和军队对峙了起来。

    容婧等人站在人群外,看着那些被煽动的普通幸存者们,一个个被冻得直哆嗦,但是却仍然坚持站在还没完全融化的雪地里面。有的满脸激愤,有的一派悲伤,但是更多的人脸上还是茫然和麻木。

    他们大多数人还是跟着别人的身后,被怂恿着闹起来的。但是实际上这些人心里也根本就没有真正相信过,这样一闹,就能够得到和军人相同的待遇。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偏激自我,也有许多人明白军人和异能者们能够得到较好的待遇也是因为他们付出的多。可是这样的话,在普通幸存者聚集的地方,只要稍微表达一点这样的意思,就会被集体攻击。所以他们也只能跟在后面。同时心里也不免有一丝侥幸,说不定这样一抗议,就能够真的多得到一些东西呢?毕竟现在人类剩下的不多了……

    “大家都听我说,我能体会大家的心情。我和大家也都一样,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很沮丧。很多人都失去了亲人、家产、甚至是健康,可是最终满怀着希望来到这里,却得不到最基本的温饱,当然会不满意,会义愤!zf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资源有限,而且很可能无法再生!就连我们zf工作人员每日也只能领取到少量的食物,你们看,我们基地建设办的蒋主任,他就在这里,现在他的生活条件和大家都是一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人民军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座城市里面的丧尸全部都是由他们清理出来的嘛!……”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举着个喇叭大声地劝解着聚集在食堂前的幸存者们。

    站在这个zf工作人员身前的白胖胖的蒋主任不知道以前是个什么职位,但现在显然已经是d市基地内zf工作人员中级别最高的人了。这时他腆着个肚子,听着工作人员的演说,时不时露出一脸痛心的表情。

    “他们这样到底是在劝人还是在挑拨啊?”杨诗彦在容婧耳边小声地说,就连她都听出不对来。

    容婧一笑,同样小声地回答:“自然是劝人啊,劝大家都站在zf的一边。”

    “幸好爸爸妈妈他们都没来,这完全是场闹剧。这些人也不怕冻着,还真以为zf当权了就能吃到好东西了?”杨诗彦嘟囔着。

    这道理谁不懂呢?谁也不是傻子。但人总是要给自己一丝希望才能活得下去。而且,这可不仅仅是场闹剧,这是个开始。

    果然幸存者中有人大声地喊道:“部队的人根本没把我们当人!检查的时候一点小伤口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杀人,现在又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

    “是啊,清理丧尸的时候还不管异能者的死活呢!”

    “就是,我听说有十个异能者在杀变异动物的时候,反而被部队给炸死了!”

    容婧和韩修珩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古怪,知道这件事的卫平等人也无语了。而宋昊焱身周的寒气更加冰寒刺骨,凌厉如刀的目光在韩修珩身上扫过。

    韩修珩感觉到宋昊焱的视线,淡然一笑。容婧自然由他来保护,就算有什么危险,他也会替容婧挡在前面。宋昊焱的态度让他十分不悦,虽然这个人并没有对容婧表示过任何爱慕的意思,但是却总是一副将容婧纳入他的保护范围的架势,这简直是对他这个正牌男友的挑衅。

    容婧自然也发现了韩修珩和宋昊焱之间的刀光剑影,但是她也非常无奈,她甚至没有和宋昊焱单独说过一句话,也感觉不出那人对她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总不可能就这样直接去说: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的安危。但我喜欢的是韩修珩,不可能喜欢你的。你别总是针对韩修珩了。

    这不是深井冰吗?

    容婧自嘲地笑笑,把自己的手放进韩修珩的手心,然后轻轻摇了摇,对他展颜一笑。然后这个人身上凌厉的气势就收了起来,恢复了原本的温雅。

    宋昊焱的目光从韩修珩身上移到他们相握的手上,顿了顿,微垂的眼睑挡住了他眼底的情绪。

    杨诗彦和卫平没有注意这边三个人之间的暗潮涌动,正小声地在一边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变好了。

    而幸存者们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诱导下,终于闹了起来,他们推推嚷嚷地朝食堂内部挤着,放在门口的为普通幸存者准备的大锅粥被推翻,馒头被哄抢,一些体弱的人和老幼被推挤到地上。哀嚎和怒骂顿时充斥在整片广场上。

    砰——

    一声枪响,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不过停顿了片刻,就又一个有些嘶哑的男声大喊:“部队要杀人了!他们要杀光我们!”

    寂静的场面被打破,瞬间变得更加混乱起来。到处都是哭喊声,咒骂声……

    “师长,不能让他们这样闹下去了!”一个中年军官满脸涨得通红地冲着姚师长囔道。

    姚师长铁青着脸,看着广场上的混乱。看着那些之前还在和丧尸战斗的战士们,现在却在被那些普通幸存者们拳打脚踢,却因为没有得到命令而不敢强制行动。他终于下了决定:

    “强行镇压!必要时进行铁血手段!”

    命令传下去之后,终于又有了第二声枪声响起。幸存者们人数本来就不算太多,在身体素质高出许多的战士们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之前也是因为仗着战士们不敢还手才能占据优势,现在战士们得到了镇压的命令,哪里还会手软的。没多久就彻底地将这些幸存者们分开押了起来。

    广场上全部都是被战士拿枪抵着,抱头蹲在地上的人。还有少数受了伤的,淌着血蜷缩在冰冷的地面。zf的那些人脸色也不太好看,但是蒋主任的神色还算自然。

    容婧脸色一变,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管怎样,最倒霉的还是普通人,不管是幸存者还是战士们。

    “姚师长,难道真的就不把那些普通人当人看吗?你可是一名军人!”另外一名高级军官怒气冲冲地朝着姚师长等人走过来,大声喝道。

    “现在这种场面,如果不使用强硬手段,只会越闹越大。”姚师长解释。

    “哼!我看,还是你自己的私心作祟!部队之前运到这边的物资并不少,却全部都被你控制着,你究竟是想打什么主意?!”

    “乔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今天就要为人民群众除掉你这个部队的害虫!”乔副师长冷着脸挥了挥手,一群端着枪的低阶军官很快围住了姚师长。而站在姚师长一边的几名军官们也同样掏出了配枪对准了乔副师长一行人。双方并不势均力敌,但是却毫不畏惧。

    “你们……”

    果然是这样。容婧之前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前世d市基地里的最高长官是姓乔而不是姓姚。原来是在基地初建成之后的变动中乔副师长夺了姚师长的权和命……

    而苏煜联络的那些低级军官所效力的就是这位乔副师长了。之前他们过于谨慎,导致容婧他们并没有查到幕后之人,现在终于走到了幕前,是觉得胜券在握了吗?

    之前容婧和韩修珩就默契地移动到了靠近这些军队高官的一边。这时两人同时出手,看不见的灵气朝着那十来个端着枪的低级军官缠去,很快,这些人同时感到身上一冷,然后就发现他们的手突然僵硬了,竟然握不住手上的枪。

    各种枪械不断地从这些低级军官的手中掉落到地面,砸在厚厚的雪地里发出噗地闷声。

    所有人都呆住了。然后就看到两名年轻男女率先冲过来,身后还跟着三个同样年轻的面孔。

    不到一会,乔副师长为首的众人就被这五名青年男女给制服,绑了起来。

    “你们……”姚师长认出了韩修珩和容婧,最初的迟疑很快就消散了,他也算经历过许多风浪,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个时候应该是怎样的表态,“这事多亏有你们!才不至于让部队里的一些害群之马有机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我代表部队,代表d和国家感谢你们!”

    “姚师长,现在应该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这些话就暂且放在一边吧。”韩修珩目光扫了一圈地上那些被绑着的人,漫不经心地笑着,“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帮忙的,可以来找我们。不过,对于幸存者们的生存状况,我们还是希望部队能拿出有效的方案出来。”

    “当然!基地刚刚建立起来,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我们会尽快拿出合理的方案出来的。年轻人,欢迎你们也加入我们的队伍,可以为群众做出更多的事情嘛!”姚师长对于这几个的实力也是十分忌惮的,如果能拉到自己的阵营,就更好了。

    “这件事,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下。现在就不打扰姚师长你们下一步的行动了。”

    事情当然还没有完。被苏煜他们拉拢的可不只是普通的低级军官,还有一些异能者,不过这些人具体有哪些,容婧他们还并没有掌握,也只有以后见机行事了。

    只是这苏家人怎么还没有出现?难道他们内外的行动没有商量好时间?还是因为天气的突变和之前私人会所的破坏,让他们有点措手不及?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