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一条命

    幻觉?

    有什么在容婧脑中一闪而过。

    “你的伤怎样?”宋昊焱的话打断了容婧的思考,有浓浓的血腥味从容婧身上传出来,他知道容婧的伤一定不轻。

    容婧这才感觉到身上的伤开始疼了起来,里外的衣服都已经被划破,血从伤口处渗了出来,将衣服浸湿。如果现在进到空间里,泡在灵泉池中,很快就能治好这些伤口。可是,到现在还摸不清底细的宋昊焱就在旁边,这让她根本无法进入空间。

    “不是很严重,你转过身去,我处理一下。”容婧从背包中拿出一瓶灵泉水,对宋昊焱说。虽然隧道中一片黑暗,以异能者的视力也只能看到彼此的轮廓,但容婧还是无法当着宋昊焱的面撕开衣服。

    宋昊焱没有说话,直接转过身背对着容婧。

    给四周设下灵力禁制之后,容婧脱下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的冲锋衣,咬了咬下唇,将里面的毛衫和内衣直接在伤口处撕开,然后用灵泉水冲洗着。虽然大小伤口很多,但是几乎全都是皮肉划伤,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经过几瓶灵泉水的冲洗,伤口处的疼痛稍微减轻了。

    “嘶——”

    后背的伤有点不太方便,容婧勉强朝后够着看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肩头最重的那道伤口,一时没忍住倒抽了一口气。

    宋昊焱后背僵了僵,正准备回头,容婧连忙制止了他:“别动,我没事。”

    现在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支离破碎的,如果宋昊焱这时回头就尴尬了。谁知这时又有一道黑影从头顶猛地跳下来,直冲容婧而去。

    容婧仓促间只得拿了一件衣服出来随便披在身上,同时躲开了黑影的攻击。这一动,伤口再次裂开,身上的血腥味更浓。那道黑影仿佛认准了容婧一样,尽管宋昊焱发现了不对冲了过来,但它依然只冲着容婧攻击。

    寒冰刃一下一下地砍在那道黑影身上,却仿佛砍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震得容婧虎口发麻。缠斗的身份无法分开,导致宋昊焱一时不能使用雷电闪。他一脚踢开那个又扑向容婧的黑影,抽出插在背包旁边的唐刀,也加入了近身战斗。

    两个人联合起来,那道黑影很快败下阵来,容婧以冰雾减缓黑影的行动,寒冰刃直直地朝着那道黑影的眼部刺去,结果那道黑影整个朝后一靠,就此消失在墙壁之中。

    “我觉得,这些可能全都是幻觉。”容婧若有所思地看着黑影消失的地方,不太肯定地说。

    “幻觉?可是你真的受伤了。”

    “攻击是真的,但是这个隧道是假的。”容婧将事情从头到尾仔细地想了一遍,坚定了自己的猜想,“或许从我们一靠近村后的山坡,就已经陷入了幻觉之中。不然无法解释人为什么可以凭空消失,就算是被实力强大的人掠走,那也应该有迹可循。但我们已经自己亲身体会过了,并没有任何人或者力量靠近。也没有任何机关,可以让人从地面上没有任何察觉地掉到这样的隧道中来。”

    “被带进来的瞬间,有种力量封住了我的异能。”

    “我的也被封住了。而且,我们刚才已经将整条隧道都走了一遍,没有发现出入口,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有风流动的地方,可是这里面的空气却十分正常,待了这么久,不仅没有窒息的感觉,刚才那些丧尸怪物的臭气也渐渐消散了。这说明这里并不是常理中的地下隧道。也只有这样解释,才可以说清为什么那些丧尸怪物会从土里无声无息地钻出来,刚才的那个黑影又是怎样消失在墙壁中的。”

    “我的技能并不能一下将这些丧尸烧成灰。”宋昊焱微微皱了下眉头。

    “那或许也是幻觉,实际上在你发出攻击之后,它们就被带离这里了吧,所以地上才没有黑色的灰烬。”如果像宋昊焱说的,他的技能威力没有那么大,那么,这样是唯一的解释。

    “如果是幻觉,那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离开原地?”宋昊焱抬头四处看了看,又用手使劲推了推隧道的墙壁。

    “这个我不清楚,或许在我们寻找出路的时候,就已经分开了吧……”容婧十分担心其他人,就连她都因此受了不轻的伤,那么其他人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

    “容婧,如果破坏这个墙壁,会不会有用?”宋昊焱想了想,他们之前就将隧道走了一圈,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但是明明没有走回头路却能回到最初的地方,确实和容婧所说的有点接近。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似乎只有破坏,是一条可行的方案。

    “……如果这里是阵眼的话,可以试试。”容婧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虽说她在空间中也在学习阵法,但是毕竟时间不长,只是粗略的知道一二。

    宋昊焱点点头,双手横举起唐刀,猛地朝着刚才黑影消失的地方刺进去。

    噗——

    唐刀的正刀刃毫无障碍地全部没入,可是隧道一点变化都没有。依然黑暗、阴冷、空寂。

    宋昊焱没有气馁,他用力将唐刀拔出,换了个地方再次以同样的力度刺入。他不断地试探着,隧道这一处的墙壁被他的刀又刺又砍的,已经破坏得不成样子。不过这也再次证实了容婧的猜想,如果这是真正的隧道,被这样破坏,早就开始坍塌了。

    “或许是地面,或许是头顶。”

    宋昊焱抬头看了看,他也发现了这样用冷兵器破坏作用实在太小。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我打算将这里炸开。容婧,如果有什么事,你自己先,躲起来。”

    容婧猛地抬头看向宋昊焱。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让她自己躲起来……

    难道……

    “宋昊焱,当初你为什么非要和我们一起走?”容婧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苏黎当时也帮了你不是吗?”

    正在固定那个小东西的宋昊焱停下了动作,垂眸看着自己的手,半晌才低声说,“我想和你们一起走,是因为,我欠你一条命。”

    容婧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他这话的意思是……

    难道真的是她想的那样?

    “你不记得了。”宋昊焱固定好小型炸弹,走向容婧,在黑暗的隧道里面,他那黑得发亮的眼睛紧紧地注视着她,“十年前你曾经救了我。那时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结果受了很重的伤,撤离时跌进湖里,正好你路过,将你的游泳圈丢给我,才救了我一命。”

    虽然对宋昊焱说的事情印象十分模糊,容婧仍然不由得松了口气。她之前还以为宋昊焱也是重生而来,并且知道玉镯空间的事情。

    十年前,她才八岁,而宋昊焱也不过十五岁。

    “你能确定那是我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八岁和十八岁,就算五官还是原先的模样,但是从小女孩变为成年人,一般人不可能一眼就能认出来。

    “可以确定。我学过如何分辨人的长相。”

    “八岁的时候我确实经常和杨诗彦一家去湖边浴场游泳,也许是哪天我一个人回家的时候吧。”容婧努力回想了一下,只隐约记得曾经有在湖边被什么事情给吓到,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去湖边浴场游泳了,“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你之前怎么都不说呢?你这样强硬地要加入队伍,可让人产生不了什么好感。”

    知道了这件事,容婧突然想通了许多事情。她终于明白上一世为什么宋昊焱虽然没接受她,那么冷漠的人,却会对她关心照顾,或许他只是想报救命之恩。

    这个人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经历生死,或许从小到大他经历了不少事情,却独独没有体会过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吧,所以才会在她死后就那么漠然地离开,没有想过去对相处了一年之久的人伸出援手。

    或许,报恩,对他来说也只是他的一个任务?结果还是失败了的任务。

    “抱歉。”

    “我也只是说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大家已经很熟了嘛,早就不在意那时的事情了。”被宋昊焱这么认真地道歉,容婧觉得有些尴尬。

    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又有黑影从各处的土里钻出,如同最初出现的那些一样,数量众多,臭气熏天。还没等它们朝容婧和宋昊焱扑过来,其中一只就碰到了宋昊焱镶嵌在墙壁上的那个小型炸弹。

    轰——

    面瘫的宋昊焱也禁不住脸色一变,倏地上前几步将容婧抱住扑倒在地上。

    爆炸声震耳欲聋,爆炸的中心部位丧尸被炸得七零八碎。而隧道上方的土也开始崩塌。这种特殊炸弹的范围并不算太大,但是因为距离离得太近,就连容婧都感觉到了那灼热的爆炸波,挡在她身前的宋昊焱一定受伤了……

    那些丧尸怪物突然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步骤。还没来得及退远一些,就触发了炸弹,如果这隧道并不是像他们所猜想的那样是假的,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面临着被彻底困在这一小块空间的局面。

    爆炸引起的尘土铺天盖地,容婧不得不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婧婧!”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