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黑暗中

    而另一边,其实在黑色的巨大手掌将韩修珩和容婧紧紧地压在下面的时候,容婧虽然并没有苏醒,但是空间却自动地对她和韩修珩进行了保护。

    当时韩修珩用尽了全身的剑元力,组成了一个十分强大的剑芒阵将他们两人护在中间,抵挡着黑雾的侵蚀。可是那黑色的巨大手掌是一个黄级法宝,仅仅是始动期五层的韩修珩根本不是它的敌手,很快就被那强烈的魔压压制。原本经脉中就已经空空如也,这样强势的魔压压迫下来,使得同时护住容婧的韩修珩嘴里喷出大量的鲜血,而那些血瞬间融在黑雾里面,使得黑雾变得更加活跃。

    为了不再给黑雾增加力量,韩修珩强忍着将再次涌到喉间的血费力吞下,可看着围在周围的金色剑芒一层一层地被黑雾吞噬,他心知可能真的不好了。

    幸好,他还在容婧身边,可以尽最后的力量保护着他喜欢的人。

    敛眸坐下,将容婧紧紧抱在怀里,韩修珩运转着九转玄剑决的功法,做着最后的抵抗。他心中始终怀着微弱的希望,或许黑雾吞噬了他之后,被护在怀里的容婧可以逃脱。

    也不知道是韩修珩的九转玄剑诀原本就和容婧的九转明心诀有着特殊的关联,还是因为他吐出的鲜血染红了容婧的手腕,在黑雾将他整个人包裹住,彻底晕过去的时候,有另外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从容婧的手腕处爆发出来。

    原本越来越暴戾恣意的黑雾反而被那种强大的力量给狠狠地压制住了,缠绕在韩修珩身上的黑雾渐渐变淡变少,而韩修珩抱着容婧消失在了原地。

    当黑雾全部被那种力量吸收,不知情的杨诗彦等人都以为他们被那邪恶的黑雾吞噬……

    此时,玉镯空间里变得与平时不太一样,浓稠的雾气笼罩在了整个山谷之中。白雾茫茫里,几乎可以肉眼看见的透明灵气流缓缓地朝着灵泉池涌去。使得整个山谷之中,只有灵泉池附近可以看清东西。

    灵气侵入灵泉水,让灵泉池中不断地鼓着泡泡,就好像沸腾的开水一般。而白玉池子底部,两个人无声无息地躺在里面,面色红润,神态安详,就仿佛睡着了一般。

    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空间内的灵气渐渐不再往灵泉池中流动,而白色的浓雾也随着灵泉池中的水慢慢的平息下来,而逐渐地淡去。直到最后,空间再次变得山明水清,只剩下山腰往上的部分,依然笼罩在飘渺的白雾之中。

    韩修珩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浑身都好像融入了身周温热的水之中,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这样舒畅过。之前陆陆续续受到的一些伤,全都消失了。经脉也再次拓宽,纯粹浓郁的剑元力在经脉内缓缓流动,然后汇入丹田之中,形成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他的境界竟然一口气提升到了始动期十二层圆满,只差一步就可以筑基了。

    这究竟是……

    不对,婧婧!

    韩修珩猛地坐了起来,发出了一阵哗地水声。他这时才发现之前是躺在灵泉池的水底,此刻坐起来,刚刚将鼻尖露出水面。

    他居然就这样在水中昏睡了这么长时间?

    而韩修珩很快就看到了依然躺在水底的容婧。白皙小巧的脸庞上泛着自然的红晕,眼睛紧紧地闭着,浓密的眼捷垂在下眼睑上,随着水波缓缓,有着轻微的颤动。口鼻间都没有水泡出现,可是当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容婧的胸口,就可清楚地感觉到她胸口在有节奏地起伏。如果不是在水底,任谁看到都只会觉得这名少女是睡着了的模样。

    他之前大概也就是这样。仔细一想,韩修珩就明白了过来。修仙者除了正常的呼吸,还有一种呼吸方式,内息。何况还是在这样灵气浓厚的灵泉池之中。

    容婧胸口被刺穿的伤口也已经看不到,只有衣服上还有着一个破洞。等容婧醒过来,她身上的伤也应该全部恢复了。韩修珩这时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容婧的脸上轻轻抚过,然后留恋地在她的脸颊上摩挲,温热的体温通过手指一直传到他的心底,从见到容婧受伤之后,就紧紧抽痛的心,终于平静。

    之前的二十四年,他也不相信会有这样一个人,让他在一次又一次的接触之后,变得越来越奢望靠得更近,得到更多。

    一见钟情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是明白,他终于遇见了那个人,那种感觉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他能够做到的,就是在这份因缘际会的相遇之后,好好地珍惜他终于等到的人。

    末世让他差点失去,之后的失而复得,让他欣喜若狂,而忍不住向容婧倾述了心意。而更让他欢喜的是,容婧没有拒绝他!

    他有一对感情深厚,几十年如一日的父母。这也让他相信,最美好最长久的感情是两个人相互倾心,包容彼此。虽然他愿意为容婧付出更多而不奢求回报,但是每次感觉到容婧对他有相同的心意,就会让他心中的爱意更加深一分。更会让他不断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没想到,这次容婧为了救他而受到如此重的伤。

    走出灵泉池,韩修珩到小楼之中容婧给他准备的房间中找出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又回到灵泉池边盘膝坐下,他想守在这里,等到容婧醒来。

    运转着九转玄剑诀,韩修珩慢慢巩固着骤升的修为,渐渐进入入定的状态,浑浑不知时间流逝。

    和韩修珩需要通过一些细节来判断目前的情况不同,容婧一直都知道身周所发生的一切。

    在她最初昏迷之后,陷入一片黑暗。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现在你也救了他一命,两两相抵,你已经不欠他的了。”

    “……佩佩?”容婧满心疑惑,却无法看到任何景象,然后她放弃了寻找,而是淡淡一笑,“感情是又不是你一我一,能够这样等价衡量的物品。”

    佩佩也笑了,“是,是我想错了。不过,因为一些因素,这个世界早就加速了崩溃,所以很多事情都提前了。”

    “因为我选择了修珩而不是宋昊焱?”

    “不,感情的事情我并不限制你。我之前就说过只需要大致维持原剧情发展就可以。导致世界崩溃加速的原因是有另外一股力量在干涉。其实,这也是苏黎穿越的原因。我无法纠正苏黎的命运,所以才会让你重生回来。”

    “那些魔修入世作乱也是这个原因吗?”

    “是的。世界规则在不断地自我修复,但是还是跟不上破坏的速度。所以你们这么早就遭遇到这些原本应该在末世之后几年才遇到的事情。”

    “苏黎现在不是已经死了?”

    “死的是她穿越之后得到的一个载体。”

    “……还会遇到她!?”容婧震惊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强烈的反感充斥着她的脑海。

    “不,并不会再遇到苏黎这个人。之前其实你已经遇到过。在d市遇到那只变异蜥蜴时,那缕黑气,你不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不是化外天魔吗?”

    “如果要给她这种现象一个大概的解释的话,说是化外天魔也没错。她本来就是来自于另外的世界,趁着这个世界的某个人心神出问题的时候侵入,取而代之。”

    容婧有些糊涂了,她想起之前在佩佩那里看到的小说,“……可是不是说她是作者不小心穿越到自己写的这本书里?”

    “那本书才是苏黎自己写的一本书!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可就是因为这本书的存在,强行融合这个世界,所以才会导致世界的混乱,最终出现崩溃现象。”

    “……佩佩,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是一本书里面的人物。如果,我想……彻底破坏这个虚假的世界怎么办?”

    “你不会的。”佩佩很快就回答。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容婧,其实你们所处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只不过因为是初生,还不够完整,所以才会被侵扰。”佩佩沉吟了一会,对容婧解释说,“至于我为什么这样肯定你不会破坏世界……你觉得呢?你有爱着的亲人,爱人,朋友,你真的愿意破坏这所有吗?何况,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真实的,在里面存着的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灵魂的。甚至一草一木,都是真实地存在着的。”

    “你好像对这个世界很有感情。”

    “当然,容婧,你已经是修士,如果能够坚定道心一直追寻下去,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个世界是为什么存在,而在这个世界之外又都有些什么。到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担忧自己所处的世界是真是假,是多么的可笑。”

    “……我明白了。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这之后,容婧再也没有听到佩佩的声音。而韩修珩抱着她抵抗着黑雾的侵蚀,一直到空间仿佛被开启了什么机关一般,发出巨大的威力,反过来吞噬掉了那团黑雾,并将她和韩修珩送入了灵泉池之中。

    虽然无法控制身体,但是容婧一直感受着空气之中的灵气,在黑暗之中默念着九转明心诀。她的神识因此而逐渐变得更强。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