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九转诀

    随着丹田内的灵气渐渐平和,容婧也恢复了意识。

    “修珩?”一清醒过来,容婧就感觉到了她体内的灵气和韩修珩的剑元力在彼此的经脉内形成了一个循环。而她丹田处的那片混沌也有了渐渐明晰的迹象。

    韩修珩继续将一个周天运转完毕,才松开容婧的脉门。

    “婧婧,你的经脉有些受损,刚才发生了什么?”

    容婧运起灵气,自视了一□内的经脉和丹田,发现经脉虽然有受损的迹象,但是却再次拓宽了少许,而原本丹田内有些凝滞的混沌灵气,正在自然地缓缓运转,原本凝白色的气团里竟多了一丝极为精纯的透明灵气,混合在白色灵气里面一起互相循环。

    她丹田内的之前浑然一体而未分离的混沌真元也逐渐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被透明灵气融合,和原本的凝白真元气团逐渐有了分离之态。

    容婧隐约捕捉到了什么,但是却转瞬即逝,她摇了摇头,看向韩修珩,“还不清楚。你丹田内有没有变化?”

    韩修珩之前就已经发现了自身的变化,他丹田处淬炼成团的透明剑元力此刻被融入了一股凝白的灵气,泾渭分明,却对他的剑元力有着一定的影响。

    “多了一股凝白的灵气,应该是属于你的。”

    “我的丹田内多了一股属于你的剑元力……”

    两人丹田内真元的变化,让容婧有了一丝明悟。修仙之后她修为精纯而进展迅速,和她的灵根与修炼的功法有很大的关系。九转明心诀之九转,大概就是指的丹田内的灵气需要自然运转。

    元气未分,混沌为一。

    她体内的真元自是属阴的,一直处于混沌状态,相对静止,静极则产生阴气。这也是她在炼气期圆满却不能轻易冲击筑基的潜在原因。之前她在这灵气浓郁的地方运行九转明心诀,却不知道她的丹田已经处于了饱和的状态,如果不进行突破,就无法再容纳更多的灵气。而她又没有达到九转的要求,所以又无法直接冲击筑基。

    丹田无法容纳,灵气开始失控,四溢而出损伤到了经脉。而就在这时韩修珩为了帮她疗伤而灌注到她体内的剑元力正好改变了这种状况。身为剑修,本就阳气极盛的韩修珩体内剑元力至刚至阳,混沌状态的真元在阴阳二气同时存在的时候,就渐渐开始了自我修复。她那不受控制的丹田内灵气也就慢慢平和了下来。

    而她的灵气也融入了韩修珩丹田内的真元之中,应该也不是坏事。九转玄剑决和九转明心诀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容婧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九转明心诀和九转玄剑诀,虽然一个是道修一个是剑修,但既然名字这么相似,又都存放于这个空间之内,一定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我们各自把记载功法的玉简再次看一遍吧,我想上面不会没有相关的信息。”韩修珩从储物袋中将记载九转玄剑诀的青玉简拿了出来,之前看到两种功法的名字如此相似的时候,他也有猜测两种功法应该是有什么联系。

    容婧也从储物袋中将自从修炼之后就再也没有拿出来过的白玉简拿了出来。

    却没想到,在两人开始修炼之后,第一次同时出现的青白两枚玉简相互之间竟出现了共鸣。缓缓从两人的手中漂浮到了半空,莹白的光从两块玉简上发出,渐渐,两块玉简融合成了一体,变成了完整的一块。

    完全没想到会突然变成这样的容婧不由睁大了眼睛。她之前一直没想过将白玉简拿出来,在看到青玉简对韩修珩又特别的共鸣时也没想过,记载这两种功法的玉简本身就有特别的禁制,居然在同时出现的时候会解开禁制融为一体。

    韩修珩是第一次看到那块白玉简,不过还没来得及让他仔细观看,此刻青白两块玉简已经互相交错着成为了一块。

    玉简上发出的光忽然减淡,慢慢收缩,却在两人都反应不及时,冲着他们的眉心倏地没入。有大量的信息瞬间在他们的脑中炸开。

    过了许久,容婧睁开了眼睛,偏头朝韩修珩看去,却发现他正注视着自己。容婧脸微微一红,捡起那枚融合成一块的玉简,从地上站了起来,“下山去了,妈妈一定着急了。”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朝山下走去。

    韩修珩低头笑了一会,也站了起来,跟在容婧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

    玉简中的信息很多,首先讲述的就是这个空间原主人的生平经历。容婧也是刚刚知道,她的这位无法见面的大能师父是一位女修,自幼因为变异冰灵根而受到宗门的重视,在那个灵气充沛,资源丰富的修真界中,不过数十年就练成了金丹。之后她出宗门历练之时,遇到了一名剑修,两人渐渐互生情愫。

    却不想,女修的宗门原本就是看中了她的资质,已经预定了让她成为某位长老的道侣。这突然出现的剑修就成为了阻碍。两个不过金丹期的修士,无法对抗一整个宗门,好不容易从追捕中逃脱,女修也因此而修为尽失。不过也因此他们得到了大机缘,最后经过种种,两人还是走到了一起,并将刻意为难他们的那些人一一除去。

    之后他们一起修炼,日月流转,许多年过去,渐渐走到了修真界的顶端,即将飞升。谁知魔修挑起了混战。那个年代,化神期的修士为数并不少,魔修自然也有即将飞升的大能。而他们挑起争端的目的也是为了给他们的几位即将飞升的长老提供魔气。在被围攻的时候,女修的道侣为了护着她而陨落,而他们建立的小宗门也早就被魔修给杀戮殆尽。

    最后为了不让他们的传承彻底断绝,女修强忍悲痛躲躲藏藏,拼尽最后一丝真元,将所有的东西都封存在这个芥子空间之内。直到容婧将禁制解开,空间再次认主。

    这最后发生的事情容婧最开始就已经知道,但她没想到的是,九转明心诀和九转玄剑诀是女修和她的剑修道侣在进入化神期之后创立的功法。分别记录在青白两块玉简之内,并设置了禁制。

    按照那位对道侣情深意重的化神期修士的打算,如果得到空间的人是女性,那么自然就会拿到记载九转明心诀的白玉简。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合适之人,青玉简将会一直沉寂在空间之内。

    不过,无论是原文还是女配文中,宋昊焱都进入过空间,却没有得到过青玉简的认可。究竟是因为宋昊焱原本就已经觉醒了异能,还是韩修珩确实才是最合适的人,所以青玉简只对韩修珩有了共鸣?

    不过让容婧有些不自在的,并不是这些。而是玉简中的信息明明白白地说了,九转明心诀和九转玄剑诀是双修功法,相辅相成。当然,单独修炼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进度会很慢,而且每次到达境界大圆满之时,都需要散去修为,重新修炼,如此九次之后才能够冲破大的境界,强行达到九转之目的。

    而两人双修,阴阳相合,就会自然而然地冲破那层壁垒。

    回到山下的小楼之中,两人都没有再提及之前发生的事情。但容婧还是有些不自然地回避韩修珩,早早地就回到了房内。

    她喜欢韩修珩,这点毋庸置疑。但是她还真没想过现在这么早就……进展到那一步。虽然可以正经地说,这是为了提升实力,可是……

    容婧脸红红地盘膝坐在床上,半天也无法静下心来。

    她毕竟不是从小生活在修真界的人,心境不可能像那位女修一样淡定。何况她才十八岁,有着一些少女心思,也认为应该把最宝贵的东西留到新婚之夜。虽然如今末世这般混乱,人们早就没了这些道德约束。在这样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的时候,抓住现在好好享受才是大部分人的观点。

    但即使是这样,她也不愿意太随便。

    “婧婧。”沈丽华轻轻敲了敲门。

    容婧连忙跳下了床,拍了拍脸颊,才去将门打开。

    “妈妈。”

    沈丽华拿眼睛看了容婧半天,才问道:“之前你就说已经练气圆满了,准备筑基,不过看你今天有些心神不定的,别太逼着自己,贸然突破容易出危险。”

    “嗯,我知道的,妈妈。”容婧心中一暖,之前的尴尬也淡去了。

    “我也是担心你有心事,才来看看你。”

    “没有,只是有些心急,毕竟现在情况越来越糟糕。妈妈,你知道这些事情,我是躲不过去的。”

    沈丽华叹了口气。做为母亲,她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远离这些危险,可是修仙之后,对于容婧以前说过的做梦之说,她越来越不相信,她能够肯定容婧是有了什么特殊的际遇,才发生这后面的事情。特别是容婧的一些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坚持。

    既然是这样,那么只有鼓励容婧,并在关键时刻能够帮到她,不让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的女儿再遇到什么危险。幸好观察这么久,韩修珩这个年轻人确实是个不错的孩子,将容婧交托给他,她也比较放心。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