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情动时

    一天之后,容婧受损的经脉在灵泉水的滋养下恢复了。让沈丽华依旧待在空间之中,容婧和韩修珩首先驱车再次来到了王家村。

    他们现在使用的车子,是姚师长为他们准备的一辆高机动性军用越野汽车,之前的三辆车全都在数次遇险之中陆续毁掉了。这车安全稳定性都十分强悍,如同一只怪兽一般,快速行驶在山路上时,震动虽然非常明显,但依然能够保持绝佳的直线稳定。在他们能够御剑飞行之前,这辆车是个不错的利器。

    这次没了幻阵的干扰,容婧将神识放到最大范围,使用了轻身术的两人没花多久就找到了那处罕无人迹的雪山坳。

    现在已经是2014年的二月份,温度比往年都要低许多,之前的暴风雪带来的厚厚积雪还没有融化的迹象。山壁上曾经被韩修珩和卫平为了攀登而敲凿出来的痕迹依然留在原处。

    “那种黑石头没有了。”容婧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颗上次见过的黑石头。

    韩修珩看了看积雪上的脚印,“的确有人来过了,或许姚师长就是从这里得到的黑石头。”

    “嗯,大概是看我们完成了王家村失踪事件调查的任务,他们也有派人过来查看,想找到一些线索。毕竟,我们明明出了事,他们甚至以为我们死了,却又完好地回去,还提升了实力,这件事的经过我们说的太含糊了。”

    这大概也是姚师长他们对他们的实力产生怀疑的原因。

    “这座山已经感觉不到什么异样。我们去看看被其他任务小队说见到大型变异动物的地方看看吧。”韩修珩低头看着容婧,似乎还想说什么。

    “好。”但是这次容婧没有发现,她点点头,就转身朝山下走去。

    韩修珩淡淡笑了一下,有些自嘲,没有再说什么。

    每天都会有不少的任务小队出外做任务,清理丧尸,收集物资,猎杀变异动物,随着任务完成的数量越来越多,d市基地周围安全的区域也变大,而这些任务小队的活动范围也就越来越大。甚至还有一些实力不错的任务小队会去较远的地方冒险,想获得更多的东西。

    有一支队伍就是这样在北方大概二十多公里外的j市,遇到了一只足有一层楼房高的猩猩。在华夏并没有猩猩野生的环境,这只变异猩猩应该是从j市动物园中跑出来的。

    j市是省内比较繁华的一座二级城市,这样的城市和w市一样,在末世爆发的时候就已经成了人间地狱。除了一开始逃出来的人,留在城里的人大概不会剩下多少了。而这只变异猩猩的出现,更加说明那里的可怕。

    不过两只变异速度过快的动物都是出现在城市之中,而那些处于深山的魔修却都想法要出山,说明魔气在城市中比较浓郁,这究竟是不是有着什么规律?

    两人重新回到山路上之后,容婧将军用越野从空间拿出。这一天他们离了d市的范围朝着j市行驶,一路上遇到的丧尸都顺便被他们清理了。丧尸不能繁殖,但却能感染,能减少一些就减少一些,这样人类的活动范围也就更大一些。

    夜晚他们再次回到空间。还没有筑基,一日三餐仍是必不可少的。沈丽华算着时间早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他们,容婧看着沈丽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妈妈,一个人待在空间里面,会不会很无聊?”

    “阿姨,婧婧今天一直都在担心你。”韩修珩也说。

    “没事,我一直都在修炼。这样正好,之前外面没有灵气,速度太慢了。你们两个在外面要小心,别担心我。”沈丽华看了看他们两个,笑着说。

    容婧有些庆幸沈丽华修炼的混沌决,不用经历九转的麻烦。虽然慢了一些,但这是最适合五灵根的功法。

    小楼的每个房间内的浴室里面,都引入了灵泉水。去了衣物泡在浴缸里面,充裕的灵气通过灵泉水沁入容婧全身,之前精神上的疲累很快就消失了。她已经渐渐地习惯了末世的一切,包括突然出现的那些上一世没有遭遇过的事情。

    心理承受能力果然是越磨砺越坚韧。

    换上一身宽松舒适的家居服,刚把浴室门打开,就被人一把拥进了怀里。

    容婧吓了一跳,在空间之中,她的精神是最放松的,也没想过要用神识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却不想被这家伙偷袭成功。

    “喂,妈妈就在隔壁。”容婧轻轻挣扎着,小声地抗议,埋在韩修珩胸前的脸却已经红透了。

    韩修珩却不放手,双臂紧紧地禁锢着她,声音低哑,带着一丝失落:“这两天为什么总躲着我?”

    “哪,哪有?!”容婧怔愣了一下,想起这几天在空间里几乎都是和沈丽华腻在一起,很多时候单独遇到韩修珩都会很快地找借口避开。不由不太自然地反驳,“这不是想多陪着妈妈嘛。”

    “是吗?”韩修珩稍微松开了手,幽深的眸子凝望着容婧。

    之前虽然沈丽华也在,但是小丫头却不会像现在这样刻意地避开他。甚至在沈丽华看不到的地方被亲了也只是脸红红地瞪他一眼。面对喜欢的人在身边,他自然也和正常男人一样,有着难以克制的冲动,不过每次他都有很好地守住容婧能够允许的底线。

    可现在,容婧居然避开他。虽然他能明白容婧在别扭什么,但这样还是让他有种强烈的挫败感。

    他已经认定了容婧这个人。只要容婧不改变,他就有信心能一直将这份感情好好地维系下去,而他的家人也一定会支持他,自然不会出现小丫头担心的那些事情。只不过,虽然其他事情他都能应付自如,但感情方面没有丝毫经验的他,不免还是有些无措。

    “婧婧,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韩修珩眸光深邃,容婧抬头就陷入了这潭幽沉的深黑之中。

    她胸口一滞,连忙摇头。

    “不是。”说完脸上又是一红,容婧不由瞪着韩修珩,嗔怪地说,“看不出,你还会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看到容婧的样子,韩修珩微微一笑,眼眸中暖煦温和,“没有办法,在心爱之人面前,总会有忐忑不安的时候。”

    耳边情话绵绵,容婧脸上的红又加深了几分。那微微上翘的嘴角让她看上去娇俏动人,韩修珩低头看着,眸色逐渐加深,然后就轻轻地吻了上去。

    相触之后,轻吻渐渐变得激烈起来,舌尖沿着唇瓣的轮廓细细地描绘,然后长驱直入,攻城略地。手掌沿着容婧的腰侧一路向上轻抚,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停留在她的后背,但烫人的温度已经仿佛要将人灼伤。

    容婧垂下的眼睫在轻轻地颤动,身体在那灼人的手掌抚摸下迅速地滚烫发热起来。那阵阵袭来的感觉让她害怕,不由自主地伸手想去推开韩修珩。

    “修珩。”却不想她在这个时候因为动情而变得有些含糊的声音,就仿佛点燃了韩修珩的**一般。准备推开韩修珩的手被制住,压在他的胸前,而他的吻愈加地疯狂,唇舌紧紧纠缠着,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而几乎要跃出胸腔的心跳。

    手掌开始不甘于停留在后背处,吻渐渐沿着下颌移到那线条美好的颈脖处时,他也覆上了挺翘丰盈的胸部,激起了不熟悉的电流感,仿佛让两个人都中了魔咒。

    韩修珩将容婧打横抱了起来,容婧一惊,刚要反应,就被压在了床上。

    密密实实的吻落在容婧细滑白皙的肌肤上,听着她那时不时控制不住溢出的低声惊呼,无异于最具诱惑力的魔药,让韩修珩濒临失控。身下那柔软温香的身躯让他某处紧绷得生疼,坚硬如铁。

    “修珩,别……”迷迷糊糊间感觉到那处硬挺,容婧有些慌乱地推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其实她也知道韩修珩有**是很正常的事情,她也不是真的不愿意将自己交给他,她一直都认为要留给能相伴着走过一生的人。

    如果换做以前,她肯定不能确定那个人是谁。可是这一世,和韩修珩相处的一点一滴积累起来,她也早就认定这个人。只是,她暂时还没做好思想准备。

    “婧婧,我不会伤害你的。”带着压抑的沉重呼吸,韩修珩抬头看向容婧,声音低哑,眸色幽深危险。

    他还保留着一丝理智,明白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候,他也不想在容婧不愿意的情况下,这样轻率地侵犯到容婧。可是他又不想放开,他心爱的女人就在他的怀抱里,在他的身下。被一层雾气笼罩的眼睛,红肿的唇瓣,掀起的衣服下那粉红的肌肤,软玉温香的身体,无处不在深深地诱惑着他。

    越是这样,他越郁闷,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在蛊惑着他。

    他眼中那强烈的压抑,让容婧微怔,然后就有些心疼起来。这不是她第一次拒绝他,每次他都表现出了绝好的自制力。大概是这几天的刻意躲避真的让他不安了吧。容婧不禁反省自己是不是对于双修一事太敏感了一些。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