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一生付

    容婧和韩修珩在空间内调息恢复了一会之后,再次回到了下水道之中。还有许多蜘蛛散布到了下水道各处。如果只凭他们两个这样清理下去,实在不太现实。或许这里以后也会成为一个任务点,变异蜘蛛的变异核也是有着很大的回收价值的。

    在巨型人面蜘蛛盘踞的地方,那种若有若无的魔气还存在着。容婧和韩修珩将巨大的蜘蛛网一点点地摧毁,被束缚在上面的人俑也被一一地剖开。但是里面无一例外已经成为了丧尸——无论他们在之前是否是活人。

    或许是阴暗的环境造成的错觉,这地下的惨状甚至比那些丧尸冲入人群时更加可怕。容婧的神经已经被锻炼得粗了许多,也仍然觉得毛骨悚然。

    在黑暗之中,两个人慢慢地,朝着魔气的来源靠近。

    那是一个不太起眼的窟窿。之前被密密的灰白色蛛丝给遮住,现在蛛丝被容婧两人斩断拨开,才露了出来。

    “这下面会是什么?”从窟窿里传来极其微弱的声音,有些像风声,也有些像是呼吸声,就连容婧的修为也听不太清楚。他们的神识也无法穿透这一处的地面。

    韩修珩神色凝重,“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导致变异蜘蛛和变异猩猩的魔化,那么d市说不定也会有一个这样的地方。”

    “对!”容婧脸色一变,“修珩,我们要赶紧回去看看!”

    “嗯。”韩修珩点点头,用飞剑挑起一只丧尸朝窟窿上方丢去。那只已经被敲破脑袋的初级丧尸,竟微微地动了动,如果继续长时间地让它这样待在那里,很可能就会快速进化!

    韩修珩很快祭出飞剑将那只已经在慢慢修复后脑伤口的丧尸给打飞,“很危险,婧婧,我们目前并没有实力解决这个。”

    容婧也明白,以他们目前还连筑基期都没有达到的修为,根本没办法应对这样未知的危险。

    “走吧。我们先把东西送到玄武基地,然后就回d市基地。”

    “好。”韩修珩这次走在容婧的后面,两人沿着来路往回走。容婧在窟窿处设下了禁制,以防在那个窟窿的问题解决之前,有人无意中靠近那个危险的地方。

    “如果d市真的存在这么一个地方,为什么我们之前并没有感觉到呢?”两人一边走一边清理着一路上的蜘蛛,容婧越想越不对,现在d市基地建立了两个多月了,他们居然在这么长时间内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不行,修珩,我想再回去看看。”容婧突然停下了脚步。

    韩修珩没有反对,容婧说的有道理。已经走了不短的距离,他们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丝魔气的存在,没道理在d市感觉不到异常。

    再次朝那个宽敞的地道处走去,走着走着,容婧加快了步伐。

    原本到处可见的蛛丝、蜘蛛和丧尸残骸,却在这短短的十来分钟里,全部都消失了,包括那个窟窿。

    “那个东西难道是活的?”容婧一脸震惊。

    “至少是能够移动的。”韩修珩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地面上,出现了原本不在那里的黑色窟窿,“婧婧,我们快离开。”

    韩修珩说完,就拉着容婧朝出口跑去。

    两个人施展了轻身术,不停歇地朝前跑着,但是那个神秘的黑色窟窿竟然总是会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并且越来越近。

    容婧尝试着用法术去攻击,那个窟窿却像黑洞一般,将所有的攻击给吞没。

    两人好不容易跑到了出口,在地面轻轻一点,就跃到了外面。回头看去时发现,那个黑洞一般的存在停留在下水道见不到阳光的地方,不再动弹。

    至少还有它畏惧的东西。两个人都松了口气。

    必须尽快提升实力,上车后容婧看了韩修珩一眼。原本她不想把和喜欢之人的亲密与修行联系起来,可是越来越觉得自己这种想法有些矫情。在这种时刻处于危险的时刻,既然两个人都已经认定彼此,那么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韩修珩感觉到容婧在看自己,微微偏头望过来,“婧婧,以后再来吧。”

    “嗯。”容婧抿唇点了点头。

    带着一丝不甘,他们再次出发,朝着位于邻省的玄武基地赶去。

    这一路除了清理路上的丧尸和变异动物之外,不需要寻找休息地的他们尽量绕开了城镇,他们需要尽快完成姚师长的任务之后,回到d市基地看看究竟有没有那个窟窿存在过。

    如果他们刻意躲开别人,是没人能够发现还有这样一辆车奔行在国道上。只有附近几个大小基地出来做任务的人才会感觉到附近的丧尸似乎减少了许多。

    这段时间,沈丽华也不像之前那样干涉容婧和韩修珩的相处,而是专心地闭关修炼起来。看到容婧他们遇到一次又一次的危险让她迫切地希望能够帮上忙。

    洗过澡换了身衣服,容婧将灵气在经脉内运行了一个周天之后,刚才和韩修珩一起整理收获空间内农作物带来的疲惫彻底地散去。

    坐在窗边,看着远山上的雾霭,容婧的视线渐渐放空。

    韩修珩走进来房来,看见斜靠在窗口发呆的容婧,眼角微微上挑,含笑望着那个仿佛思绪不知道飘去了哪里的人。

    “修珩,”容婧发现了他,回头一笑。

    韩修珩走上前,在容婧身边坐下,“在看什么呢?”

    “空间里面真漂亮。如果能达到师父那般修为,我也要创立一个独立的芥子空间。”容婧笑吟吟又带着一些向往,黑亮的眼睛里有着璀璨的光芒。

    韩修珩幽深的凤眸定定地看着她,半晌才轻声问道:“婧婧,你可愿意和我一直在一起?”

    容婧微怔,然后又笑了起来,略微歪了歪脑袋,笑问:“修珩,你这是在求婚吗?”

    “是的。”韩修珩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但是现在这样太简陋仓促了一些。所以,我本是希望在找到家人之后,再正式向你求婚。”

    这下容婧是真的愣住了。心砰砰地跳着,看着面前那个温柔凝视着自己的人,一时忘记了该怎样回答。

    “婧婧,你可愿意接受?我会用一生爱你。”韩修珩安静地等待着,眉若远山唇角带笑,内心却有些忐忑。虽然他对容婧现在的心意有把握,却不敢肯定容婧是否愿意交出一生。毕竟她才十八岁,或许还没真正明白一生所付的意义。

    容婧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她经历过生死,见证过面前这个人的痴情,也体会过把一个人看得比自己的安危还重要的心情。

    “……修珩,修行之人不容随便许诺。”

    “当然,所以我是认真的。”韩修珩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修行之人的一生会非常的长。”

    “那更好,不是吗?”

    喜欢一个人,而这个人也正好喜欢你,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奇迹。如果想要把这份奇迹一直保持下去,就需要两个人一起努力精心呵护。他有这个信心,也相信自己能够让容婧一直保持这份信心。

    他喜欢的人,他就要亲自给她幸福。

    那双黑色深邃的凤眸定定地看着她,仿佛会将人吸进去,容婧微微张了张嘴,然后轻声说道:

    “那么……我愿意。”

    容婧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就突然轻松了起来。

    她本就信任韩修珩。在重生之初,一心只想改变一些悲剧的她,并没想到会有爱上他的一刻,但偏偏就这样渐渐地不可自拔了。

    韩修珩得到肯定的答复,一股滚烫甘甜的滋味涌上心头。他此刻眼中炽热的爱恋犹如实质,目光落在容婧脸上,容婧就不由自主感到有如火烫一般,心也狠狠地跳了一下。

    窗外柔和的光线下,容婧的肌肤显得有微微的粉色,散发出莹润的光芒。

    低下头去,亲昵地吻上那微微颤抖着的眼睫,然后渐渐下移,擒住那两片粉嫩的唇瓣。嘴唇柔软,呼吸灼烫,滋味柔美得如同蜜糖一般。很快血气方刚的男人就动了情,温热的肌肤相触的感觉就仿佛带着魔力,深深地吸引着他。

    容婧只觉得整个人都被韩修珩的气息给包围,这让她感到有些微醺。韩修珩自小练武,修长有力的手掌上是有着不少的薄茧的,这种略微粗糙的感觉,只是在她身上轻轻掠过就带起一片颤栗。

    电流感一阵阵地传到后脑,然后身体也开始随着韩修珩慢慢游走的手渐渐发热起来。

    两人加上在空间里的时间,也差不多相处了将近一年,尤其是在互相认定对方后,也不是没有过这般亲热的时候。但是这一次似乎比往常要更加热情,就好像两人都放下了许多顾虑一般。

    韩修珩将容婧抱了起来,少女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掀开,露出里面嫩白细腻的肌肤和丰盈柔软的两团。眼底一暗,一个转身就将容婧放在了床上,然后覆了上去。

    无论多么温柔的男人,在这种时候,都难免会有着难以控制的野性力量和侵略性,何况这本来就是个骨子里透着锐利锋芒的男人。

    容婧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心里早就想好,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可到了临头,她仍然第一反应是逃避……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又晚了……

    我卡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了好几天了

    我一直在犹豫究竟要不要让师兄吃到婧婧,摊手……

    每天看的人不少,结果都霸王我,哼o( ̄ヘ ̄o#)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