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真面目

    那个无意之中跑出了幻阵的人随着讲述渐渐平静了下来,基地派来的搜救队让他安心,勇气也重新恢复了。他带着搜救队员们沿着他们之前的路线朝地下三层走去。

    容婧和韩修珩跟在那名女队员身后,神识展开在大厦中仔细地搜索着,但是每当铺展到地下三层某个地方的时候就仿佛被一层东西给隔开了,无法继续深入。

    看来问题真的就在地下三层。

    第一层的时候,除了依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之外,没有遇到任何问题。黑暗寂静的大厦之中,回荡着这二十三个人的脚步声,可是继续往下之后,脚步声竟然也消失了。

    韩修琮觉察到不对劲,但是却发现他发出的命令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突然一只手轻轻地拍在了他的肩头。一个错身,韩修琮试图制住身后的人,但是一个回合的交手,他很快就感觉出了对方的动作套路是和自己一样的。

    “小珩?”韩修琮已经转过身来,他只能够从红外线夜视仪中大致分辨对方的身形。

    拍他肩膀的确实是韩修珩,到了地下二层的时候,他和容婧就发现了这里的问题。这其实并不是幻阵,而是一个夺取人五感的阵法。虽然本身并不带杀戮之气,但是却能够激发人内心最阴暗恐怖的想象,这是一种比直接的杀戮更加残忍的阵法。往往到最后,困在这里面的人如果意志不够坚定,就会因为自己的想象而崩溃。而这样死亡的人产生的强烈怨气又能够给魔气增加一丝力量。布下这个阵法的人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刚才那个走出去的人,可以说是运气极好,大概也和他是走在最后有关,让他没有陷入太深,最后歪打误撞地走了出去。

    韩修珩在韩修琮的手心里写下了关于这个剥夺五感的阵法。韩家人一直都有接受各种传统文化的教育,韩修琮对于阵法一事并不陌生,知道现代社会之所以见不到阵法,其实只是失传已久罢了。

    现在末世出现了众多的奇怪事件,会有这种诡异的阵法,也并不让人意外。

    ‘不能继续往下走了,已经失去了视觉,听觉,继续越陷越深,也会被困在里面。我和容婧不受五感限制,我们两个下去就好。’

    习武之人极为敏锐,虽然韩修珩是在他手心写字,但韩修琮还是很快明白了他说了些什么。不由内心有些震撼。能够不受五感限制,那起码是到达了先天之境,虽然知道韩修珩的天份好,但没想到那个小姑娘也能够有这样的能力。

    ‘小心。’韩修琮也在韩修珩手心写下两个字。他无法和韩修珩他们一样,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准确地找到目标,所以现在也没办法联系到其他人。事到如今,只有相信韩修珩他们两个了。

    韩修珩在韩修琮胳膊上轻轻拍了两下,就朝容婧的方向走去。容婧在之前就已经走到了通往三楼的安全梯旁边,将已经困在这里的几名打前锋的搜救队员给拉了回来。

    也不知道这几个人能不能理解容婧对他们不要继续前进的劝告,容婧在韩修珩过来之后,就和他一起继续朝地下三层走去。

    安全梯一级级地走完,神识之中,果然能够看到几个已经接近崩溃的人的身影。韩修珩微微顿住脚步,然后牵着容婧就准备朝某个角落走去。

    容婧拉住了他,“修珩,我知道你担心你的两个哥哥,但是他们在这种环境中困了将近一天,正是精神极度紧张的时候,你突然过去,他们紧绷着的弦,很可能就这样断掉。”

    “……你说的对。”韩修珩沉默了半天,才回答容婧。焦急和担忧让他差点就忽略了这些东西,“我们先把阵法破坏掉吧。”

    “嗯。”容婧轻轻捏了捏他的手,两个人朝那处神识无法抵达的地方走去。

    越靠近,他们就越能够感觉到那股浓烈的黑暗力量,并且隐隐的有一些熟悉的感觉。

    在那浓稠得接近实质的魔气之中,他们看到了一个盘膝坐在其中的身影。那是一个面目平凡的年轻女人,大概二十七八岁,中等瘦削的身材,眉心处可以看到浓浓的青黑色。

    那股熟悉的感觉就是从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但是容婧却可以确定她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她的身前放置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盘,有灵石镶嵌在几处阵眼之上,这应该就是这个剥夺五感的阵法盘。

    容婧和韩修珩对视一眼,同时出手,容婧攻击向那个女人,而韩修珩的飞剑已经直冲着阵法盘而去。

    那个女人猛然睁开眼睛,恶毒地瞪着容婧,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齿缝中挤出一声怨恨的厉喝:“容婧,你去死吧!”

    话音未落,这个女人同时也朝着容婧发动了攻击。

    这个女人奇怪的言行让容婧和韩修珩都心中一惊,不过一眨眼功夫,容婧和这个女人就打了一个来回。之前这个女人在这里打坐,实力应该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此刻她起码有了筑基三四层的实力。容婧单独对上她已经有一些吃力,嘴角沁出了一丝血丝。

    “你究竟是什么人?”容婧忍不住问道。

    那个女人一声冷哼,“你绝对不会想到,我还会回来报仇吧?!”

    “回来报仇?”容婧寒冰护体再次挡住了那个女人的一下攻击。

    “苏黎,这个名字你大概还没有忘记吧?!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那个女人的语气十分疯狂,“我就是那个被你两次害死的朋友!”

    “苏黎?!你怎么是这个样子?”

    “去死吧!”自称是苏黎的女人攻击越来越快,境界的压制,让容婧越来越狼狈。

    “疯子!”这里魔气太浓,韩修珩费了许多力气,才终于将那个阵法盘彻底给破坏。在容婧被重伤之前,及时挡在了容婧的面前,将苏黎的攻击给化解。虽然不明白这个女人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容婧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这个女人的事情,全部的事情都是她自己作出来,却坚持把这一切都怪罪到容婧头上,不是疯子是什么。

    破坏了那个阴毒的阵法之后,地下三层虽然还是没有光亮,却不再和之前一样黑暗寂静得仿佛停止了时间。

    剑修韩修珩的战斗力早就远远超过了同样修为的容婧,他的加入,很快就扭转了形势。苏黎被打得连连祭出防御法术,脸上的表情更加怨毒:“你为什么总是要护着那个恶毒的女人?!她有什么好?她都是骗你的,她喜欢的明明是宋昊焱!”

    韩修珩的动作微微一滞,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攻击越发地凌厉。可是就在剑阵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苏黎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窟窿,瞬间将她吸了进去……

    剑阵失去了目标,在半空中转动着,流溢着的浅金色光芒渐渐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韩修珩郁闷之极地看着也跟着消失不见的窟窿,飞剑击了个空。

    “婧婧,”韩修珩转身跑到容婧身边,心疼地用拇指轻轻拭去她嘴角的血迹,“没事吧?伤重不重?”

    容婧怔怔地看着他,摇了摇头,“没事,运行一下灵气很快就能修复。”

    “……修珩,你怎么,”容婧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她刚才可是说了那样的话,你一点都不在乎么?”

    “什么话?”韩修珩握住容婧的脉门,缓慢地为她输入了一些真元调理着她受伤的经脉。

    容婧笑了起来,靠进他的怀里,轻声说,“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当然了。”韩修珩也笑,“这点自信心都没有,还够资格做你老公吗?”

    容婧脸一红,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老公,你现在还是先把哥哥们带上去吧,他们才真的需要好好照顾呢。”

    虽然光线很暗,但身为修士的韩修珩还是看到了容婧脸上的红晕,加上那句老公,让他心里有些飘飘然,把刚才再次遇到苏黎的不快都挥得烟消云散了。

    阵法破坏,罪魁祸首苏黎也逃跑了,被困在这里的八个人应该没了生命危险。他们的心情也轻松了起来。等在地下二层的韩修琮很快就发现了那种剥夺五感的阵法消失了,下一层发出的打斗声音让这二十多个异能者都打起了精神。

    等他们下到地下三层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韩修珩和容婧正在看着四散在各处的八个人不知所措。深陷在这里的时间太长,这八个人都处于极度的紧张之中,根本无法轻易让他们清醒。容婧两人又不敢硬来,怕对他们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

    韩修珩满脸紧张地站在韩修玚不远处,喊着二哥,可一点效果都没有。

    韩修琮带着队友们下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他眉间的皱褶更深了,不满地看着保持着一幅警戒状态东看西看的韩修玚和既担忧又无奈的韩修珩,“怎么回事?”

    “大哥,他们被夺去五感困在这里时间太久,全都沉浸在自己想象的世界中,如果不及时叫醒,可能会……”

    韩修琮听了后,嘴唇抿成一线,思索了片刻后,重重咳了一声:“咳!小玚!你又给我偷懒了!”

    “啊,大哥,我没有!”韩修玚顿时站直了回答道。

    韩修珩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他们兄弟从小就怕大哥,没想到二哥现在这种状况,听到大哥的训斥声,还是会条件反射地做出这样表现。

    有了一个成功的例子,韩修琦也同样被韩修琮这样弄清醒。另外六人也分别被搜救队员们尝试着不同的办法慢慢地一一叫醒。

    听到韩修珩说这里暂时没了危险之后,搜救队员们分别打开了头顶的射灯,开始四处搜寻。除了这八个人之外,地下三层还有一些干尸,从衣物上可以看出,这些人就是之前失踪的任务队友们。

    “没想到被困在这里最后会变成这样……”最早清醒的韩修玚已经差不多恢复了,看到这些干尸后不禁后怕地说。

    容婧和韩修珩的脸色更为凝重。这些人应该就是被激发出了最强的负面情绪,然后被利用这里的魔气放大阵法作用的苏黎用魔功给吸干了。

    没想到这个自称是苏黎的女人居然变得这么可怕。

    而容婧比韩修珩更加清楚。这个苏黎,很可能就是真正的苏黎——被那个力量给强行带入这个世界的女人。而之前她在d市清理丧尸时遇到的那抹感觉熟悉的黑雾,大概就是这个苏黎的灵魂。没想到她现在已经重新获得了她的身体,并成为了魔修……

    现在的苏黎并不是韩修珩的对手。但是那个神秘的窟窿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作用,如果能继续给苏黎提供成长的力量,那么或许用不了多久,苏黎就会再次提升实力。

    而且,这是和那个干扰这个世界规则的力量有着紧密的关系,他们必须尽快将苏黎找出来,彻底解决掉。不然,这股力量会越来越强,最终这个世界很可能就再次走向崩溃。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