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嫁给我

    除了a区和b区是秘密机构之外,住宅c到e区的大厅都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休闲区,物资虽少,但也能提供一些扑克、桌游之类的东西,经过这么长时间,这已经开始成了基地内难得的娱乐活动,不少人的休闲时光都在这里度过的。

    现在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幕,不少年轻女性都惊讶地捂住了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容婧呆立在原地,脸渐渐地红了起来。

    她是知道韩修珩一直想两个人真正的定下来,妈妈也觉得他们现在这样看着有些不像。但她只以为会是两家人商量好了之后就自家人举行个仪式,而且他们两个现在身为修士,结为道侣的话只需要互相缔结道侣契约就可以。

    却没想到韩修珩居然会当着这么多人面求婚。望进韩修珩那双深邃的眼眸,身边那些惊叹声、起哄声仿佛全都消失了,容婧觉得自己只能够看到面前这个人,心里被酸酸胀胀的情绪狠狠地撞击。

    幸好她重生回来了,幸好她有认真地去看他,去发现他的好,幸好她有机会和他相爱。

    “婧婧,嫁我,我会用一生去爱你。”看到容婧没有回答,韩修珩再次开口,虔诚、慎重。

    “答应他!答应他!”

    大厅内响起了有节奏的喊声。实际上在末世中很多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大部分人是互相看得顺眼或者是在战斗中产生了互相依靠的感情,就搬到一起组成一个小家。甚至还有些人彻底地放纵自己。

    如今难得看到这样浪漫而又真诚的一幕,人们都不由有些羡慕并开始期待能够看到美好的结果。不管在什么时候,向往美好的事物都是大部分正常人类的共性。

    陈思佳早就开心得恨不得亲自把容婧推到韩修珩身边让她赶快答应了,这个时候也跟着大厅中的人们一起有节奏地大声喊着。

    容婧弯起嘴角,目光柔软,轻轻地应了一声:“好。”

    韩修珩的凤眸中的深情缱绻几乎快要溢出来,他轻轻地执起容婧的左手,将盒子中的戒指缓慢而虔诚地地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那是一只带着历史韵味的祖母绿戒指,戒面椭圆,足有拇指般大小,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那枚祖母绿宝石中散发出来的灵气。容婧的手指修长圆润,如此大的宝石戒指戴在她的手上并没有让她的手指显得短小,反而有种特别的典雅之美。

    戴好之后,韩修珩站起身来,伸手将容婧揽进怀里,在她还在怔愣之中,俯身低头吻上她的唇瓣。

    “唔……”

    容婧原本就微微泛着红晕的脸这次简直像要滴下汁来,伸手推着韩修珩的胸口,挣扎了半天,结果这人直到亲够了才将她放开。

    “喂,你……”容婧瞪着韩修珩,却看到他笑得灿烂,深邃漆黑的眼眸里仿佛有着璀璨的星光。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人有这样不稳重的表现,心中不由一软,又觉得好笑,“傻样!脸皮真厚!”

    周围人的起哄声更大了,容婧连忙红着脸拉着韩修珩就朝住处跑去。刚刚回到家,就看到韩家四位长辈都坐在她和沈丽华住的单间里面。看到她和身后跟着的韩修珩之后,五个大人都带着相似的欣慰笑容,不过沈丽华的眼中还是含着一些不舍。

    韩修珩准备向容婧求婚的事情她刚刚从韩家父母那里知道。对于这两个孩子的事情,她也是乐见其成。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一想到女儿以后就正式成为别人家的人了,就有些舍不得。

    玄武基地虽然井井有条,但也不会特地建立一个民政部门办理这之类的事情。末世将近半年来,还没有发生过需要申请结婚的事情。不过,韩家大姐知道小弟求婚成功之后,为了让小弟能够得到官方承认,跑到处理民事的部门去坐了一个下午,最后终于让这个部门的负责人答应马上制作结婚证,以便韩修珩和容婧第二天能够来正式登记。

    容婧拿着本简陋粗糙的大红色结婚证,有些呆呆地跟着同样拿着红本本的韩修珩从民事办走出来。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结婚了。如果在末世前,不满十九的她还不够结婚年龄呢。

    “婧婧,老婆,发什么呆呢?”韩修珩轻轻晃了晃搂在怀里的容婧,眼中满是温柔。

    容婧抬头看着他,“在想,怎么就便宜你了呢。我还不到结婚年龄呢。”

    “早到了,老婆,以前十五岁及笄就可以嫁人了,你还晚了三年。”

    “喂,原来你整天就在想这个啊,怪大叔!”容婧使劲掐了掐韩修珩腰上的肉。

    新登记为夫妻的小两口在一边闹腾,这边韩母握着沈丽华的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现在条件有限,实在是委屈婧婧了,不过你放心,小珩一定会好好待婧婧的。”

    现在基地内除了基本的生活设施,并没有餐馆,现在物资这么紧张,就连食堂里面都经常只有简单的土豆炖土豆。这让他们想举办婚宴都没有办法。只得给认识的几家人打了个招呼。

    实际上,他们两个本来就可以算是基地内的名人,尤其是e区的人大多都认识他们。现在求婚一事被这么多人看到,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开了。

    俞姐当天就知道了这件事,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冷了下来,眼中有着复杂的情绪。

    她是真的没想到,都已经末世了,这个男人还这样费心思去求婚。而她遇到的那些男人,虽然在她床上的时候,一个个甜言蜜语,深情款款,但是却没有一个真正地愿意只守着她一个女人。现在虽然有几个男人是老老实实地守在她身边,百般体贴。可那也是因为她的势力,跟在她身边能够得到这些男人靠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俞姐回想着下午遇到的那个小丫头,还算漂亮,气质也不错,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喜欢。但十分青涩,这样的小丫头真的有本事栓死一个男人吗?

    “你说,小丫头和我,你会选谁?”俞姐的纤纤玉指或轻或重地在男人胸口抚摸着,声音里的媚意如蚀骨的毒药一般,缠绕上男人的心头。

    “当然是你啊。尝了你的滋味之后,才知道什么是女人。”男人笑着勾起俞姐的下巴,狠狠地吻上。俞姐发出一声短促却又回味悠长的媚音,男人的骨头几乎都酥了。

    俞姐惦记着的人此刻却和容婧两人进到了空间,他们准备在师父们留下的玉简面前正式结为道侣。

    书房内的矮桌上,那对青白相合的玉简被摆放在正中,前面放了一个香炉,两侧放着一对红烛。沈丽华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韩修珩和容婧两人已经各自换上了一件红色喜服,这是容婧和沈丽华用收进空间的红色布匹模仿大能者留下的法袍缝制的,虽然简单但穿上之后也像模像样。

    叩拜了天地、师尊和母亲之后,两人立下了血誓,精血交换,互相成为彼此一生都无法分开的重要存在。

    血誓的订立,两人之间就会产生一种感应,互相之间也永远不能伤害,否则就是同生同死。

    沈丽华看到两人完成了这样最慎重的道侣契约之后,才算是真正地放下心来。她的婚姻虽然失败了,但是却一直希望女儿能遇到一个真正爱她,对她好的男人。所以从来不愿意用自己的不幸婚姻影响到女儿对男女感情的看法。可她内心的担忧总是难以避免。

    但韩修珩这孩子对容婧的心意随着时间越来越能看得出来,有多么的情深意重。答应守住容婧空间的秘密,他就连父母都没有告诉。尤其是在这样的血誓之后,就根本没有背叛的可能。修仙者的一生,比普通人要长了许多倍,不是任何人都有这样的决心。

    “希望你们两个以后能互相扶持着一直走下去。你们幸福,我们当长辈的,也就放心了。”

    “妈,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待婧婧的。”韩修珩握着容婧的手,认真地承诺。

    “嗯。”沈丽华笑着点点头,又对容婧说道,“好了,婧婧,把妈妈送出去吧。”

    容婧现在和韩修珩是合法小夫妻了,自然就名正言顺地搬到了韩修珩住的单间之中。他们之前在空间中举行了一场道侣结成契约,实际上在外界看来只不过是沈丽华进来和小夫妻两人交待了几句话而已,现在出去正好。

    沈丽华离开之后,容婧转过身就正好对上了韩修珩含笑的眉眼。容婧脸颊微红,两人早已经十分亲密了,但是今天的日子和平时不同。

    这是他们约定终生的特殊日子,以后,他们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体。

    “婧婧。”韩修珩步伐沉稳地朝容婧走过来。俊逸风华如绝世君子的男人此刻穿着一身红衣,面容如画,眉宇间却带着一股气势。容婧有一瞬间的呆滞,看着那个慢慢走到自己面前的人,心跳扑通扑通地不受控制起来。

    韩修珩走近,没等容婧回过神,一手托住容婧的后背,一手托住她的腿弯,就将人横着抱了起来。

    容婧下意识地搂紧了韩修珩的脖子,脸刷地红透。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