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金手指

    随着那一声冷笑,面目平凡的年轻女人突然随着一团黑雾出现在了容婧的面前。

    那一瞬间空间产生的裂痕,如果仅仅是刚刚筑基的容婧并不能清晰地感觉到,但她在被佩佩重新送回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有亲身感受过这种相似的力量。

    苏黎大概是被那种让她穿越的力量操控着,能够来回于两个世界之中吧。

    容婧一边心中暗自猜测,一边做着迎战的准备。但是让她震惊的是,她的玉镯空间打不开了!有某种力量阻碍了她,隔断了她和玉镯空间之间的精神联系。

    苏黎注意到了容婧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惊慌,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哈,还在想你那个玉镯空间吗?真以为你能不受世界法则的影响?以为有了金手指就能获得一切?哼,你以为世界是围着你转的吗?女主就了不起?就该获得所有的好处?凭什么?!凭什么那些就该是你的?我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就是要告诉你,女主除了那些金手指之外,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你杀了这个世界的苏黎,那又怎样?我还是可以回来,这里的一切,注定是属于我的!”

    容婧最初被苏黎的话震惊得呆在了当场。没想到苏黎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居然还会这样想,她难道把穿越到这个世界当做一场游戏吗?难道在她心中,这个世界的这些人都是没有自己思想的npc吗?

    如果是在一开始,突然听到苏黎说出这样的话,容婧只怕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但是她已经经历过死亡重生,知道这个世界规则被破坏,知道苏黎的来历,她自己也对于这些分析过许多。一开始对有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的世界存在的恐惧感早已经消失了,她自己也是修仙者,自然知道修仙者到一定的境界修为,就拥有了创造一个须弥世界的能量。既然能够有仙者创造世界,那么有许多的世界并存,或者互相包容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只不过,企图蛮横地干涉一个世界的规则,甚至不管世界会不会崩溃,容婧对这样的人也不会有任何的敬畏和好感。何况,明显是维护这个世界规则的佩佩,既然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那么她为了自己所处的世界,更是会竭尽所能。

    看着苏黎越来越疯狂的样子,容婧轻轻笑了起来,她语气平淡地说:“获得好处?女主了不起?苏黎,我可没你想的这么多,我只知道,这是我生活的世界,尽管它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我仍然想要努力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想身边在乎的人都能平安幸福,想这个可恶的末世能早点结束。为了这些目标,我愿意尽我自己最大所能。而你,只是一个外来者,对这个世界没有认同感的外来者。”

    “哼,外来者,所以我才有比你更大的优势!”苏黎脸色的神情更加倨傲,“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苏黎话音未落,攻击已经朝着容婧发出,容婧从苏黎的声音出现开始就做好了迎战准备,这一下自然不会让苏黎得逞。密闭的空间里,容婧和苏黎使用出自己最强的力量,冰系的法术将整个空间都变成了一个冰雪世界,而苏黎的黑暗系法术也时刻地缠绕着容婧四周,随时找着机会给予容婧重重的打击。

    有了大量魔气的帮助,苏黎的实力提升得飞快,在m市的时候,她还只是筑基三四层的实力,但是此刻她居然已经达到了筑基九层。如果不是容婧有着许多的法宝相助,刚刚达到筑基三层的她,很可能早就抵挡不住苏黎的攻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黎脸色越来越急切,攻击的法术如倾盆暴雨一般,不断地朝着容婧袭来。容婧再次往嘴里丢了一颗固元丹,丹田内的灵气不断地沸腾着,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她的灵气有些枯竭的迹象,但是往往有了一点灵气,就会激起丹田内那个混沌的运转,经脉内的灵气又会很快在短时间得到补充。

    容婧知道这是九转诀双修之后的效果,也是她和韩修珩境界提升如此快的原因。但是修仙者,境界往往还是能够占据极大的优势,苏黎修为比她高了六层,尤其是现在的环境,全是魔气笼罩的地方,明显对苏黎有利。就算她能灵气不断绝,一直支撑下去,也没有把握能够打败苏黎。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密闭空间的一处墙壁突然出现了炸裂的声音。

    苏黎气急败坏地对着那一面丢出了一个防御法术,竟是想阻止那处墙壁的炸裂。容婧看到苏黎的样子,自然明白来的人不管是谁,都是苏黎不想见到的。一道冰封千里过去,苏黎的防御和已经有了裂纹的墙壁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但是苏黎的防御法术丢出之后,就念出了一段复杂的法诀,容婧还没来得及发出第二道攻击,身体就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束缚住了一般,再也不能动弹。

    容婧脸色一变,连忙调动体内的灵气,想震开这种束缚的法术,可是,那种力量不仅禁锢了她的动作,甚至开始对她的经脉进行侵蚀。容婧强行运转灵气的结果,就是经脉一震,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婧婧!”石壁终于被攻破,不等石块全部落下,韩修珩就直接冲了进来,御使着飞剑朝着苏黎发动了凛冽的攻击。

    苏黎气恼地瞪着韩修珩,一边还击一边说道:“你知不知道容婧是重生过的?末世的一切她根本就是经历过一次?你知不知道容婧上一世根本就不把你看在眼里?!她喜欢的是宋昊焱!”

    这句话刚说完,另一边的石壁也被人破开,尘土飞扬之中,宋昊焱出现在那里。

    韩修珩的动作乱了,如同他的内心。

    就算是对自己和容婧有信心,苏黎刚刚说的那些话,也足以让他受到极大的冲击。容婧告诉过他许多的事情,玉镯空间,修仙,世界规则的破坏,以及穿越者苏黎。但是心思慎密的他,自然有发生容婧还有事情瞒着自己。但他不在乎,认识容婧之后,他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被容婧的事情震撼到,如果容婧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说,那么也一定是时机未到,而不是故意想要瞒着他。就算是永远也不能告诉他的秘密,他也不会责怪容婧,他尊重容婧的想法。

    但是,这不代表他能一下子就接受容婧曾经爱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个一直对容婧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的宋昊焱。也不代表他能想明白,为什么上一次容婧喜欢的不是他,而这一世却选择了他。

    而且,偏偏宋昊焱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了,这个人依然是那么在乎容婧。那么,是不是没有他的存在,容婧还是会选择宋昊焱?

    容婧看到韩修珩的攻击不如之前那么凌厉,加上心口能够感应到的酸痛,也明白韩修珩在想些什么。可是她现在不仅不能动弹,连说话都开始困难。她拼尽全力地调动全身的灵气抵御着那种力量,但是效果甚微,经脉一寸一寸地被那种阴寒的力量侵蚀,细胞撕裂般的疼痛随着这种力量的侵蚀逐渐弥散到全身。

    不过,韩修珩的迷茫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他很快再次振作起来,筑基三层的剑修,对上筑基九层的魔修,就没有容婧那么吃力了。原本就从小经过战斗的锻炼,韩修珩全心应对起来很快就让苏黎连连败退。

    而宋昊焱在听到苏黎的话那一瞬间的怔愣之后,就反应了过来,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容婧,双拳不由得握得发白。但是他知道禁锢住容婧的力量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也加入了攻击苏黎的行列。

    苏黎很快处于劣势,看着韩修珩的脸色铁青,“你就不在乎?那个女人就这么好?”

    韩修珩原本是不想理睬这个疯女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认真地回了一句,“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在乎?婧婧现在、将来爱的都是我,也只属于我。”

    他这句话是说给宋昊焱听的,也是想告诉容婧,他在乎的只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未来。他也能够感受到容婧的难过,天知道他此刻有多么想冲到容婧身边去,可是罪魁祸首不解决,就根本无法救出容婧。

    容婧这个时候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但是韩修珩的话还是传入了她的耳际,心口略微松了一松,有微暖的感觉包裹着她的心。

    宋昊焱加快了攻击的动作,掩饰着眼底的失落,他无法改变这一切,可以说,这一切也都是他自己应得的。

    苏黎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三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是,我最初就看错了你们,还有你,宋昊焱,你的目的不就是那个玉镯空间的力量吗?以前选择我,现在选择容婧。我当初怎么那么傻,就相信了你呢?不过现在也不晚,等新的规则融合了容婧,这个世界就归我主宰了!哈哈哈哈!!”

    苏黎的话让韩修珩和宋昊焱都忍不住回头看向容婧的方向。只见一根黑色尖刺从虚空中慢慢出现,朝着已经意识模糊的容婧胸口刺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