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A档案

    与此同时,玄武基地内。

    “吴老,你这是?”研究所的所长不解地看着坚持要亲自去见最高首长的吴老。

    这位老者原本就身形消瘦,但却一直有着一股不服老的精气神,可是此刻却整个人都佝偻了下来。

    “我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首长汇报,小李,你就别管了。”吴老叹了口气,在他的手心里紧紧地握着一个特殊的记忆卡,那里面有着他们原先部门中最高的机密,里面记录着只有每届最高领导人才有权知道的事情。而末世之后,年纪早就不小的最高领导人也不幸去世,如今的领导班子都是经过权力斗争之后最终确立的,所以最高首长并没有得到这份资料的报告。

    但是现在看来,不递交上去,不行了啊。吴老也明白自己这个时候去递交这份报告,最终会是什么下场。

    ——早不交晚不交,非要到事情无法控制了才递交,难道一直留着是想等到换个领导班子吗?

    这些他也只有认了,谁让他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凭着他们对那种力量的研究,可以控制住那两个年轻人呢。而且,如果被上面知道了这件事,他们说不定会不顾风险而采用这种办法大幅度提升军队的力量……

    最高首长是个三十多不到四十的年轻男子,红三代出身又在最高权力机构中任职多年,并且在末世爆发时觉醒了异能。手段、头脑、实力、势力,现任最高首长都非同小可,加上一些机会,最终让他夺得了这个位置。

    吴老心思复杂地半垂着眼,暗地里观察着正在阅读那份报告的最高首长。就是因为这位最高首长过于年轻,又是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做派,他才不敢把这份报告递交上来。

    强行将x-1能量灌注到一个人的身体内,然后激发这个人的潜质,让他成为异能者。这就是他们部门几十年来进行的研究之一。那个时候这种能量还不叫x-1能量,他们称呼它为esp激能,经过多年的观察研究,在这种能量覆盖的环境中,产生特异功能的几率要比其他环境要大许多。

    比如宋昊焱,他的母亲怀着他的时候回到家乡生活了一年多,直到他半岁后才回家。一岁多的时候就被发现这个孩子和一般的孩子不同,最终发现他有精神系的特异功能,能够感知其他人毕竟强烈的想法和情绪。这种可怕的能力让这个孩子很小就被自己的父母忌讳。

    而同样的地方还出现了一个能够操控火的特异功能者,就是他们部门的工作人员之一,谭文,也就是后来的特局谭局长,谭队长。谭文得知老乡家的孩子宋昊焱的情况后,将这个孩子带回了上京,成为了秘密培养的特工之一。

    经过种种观察和研究,他们最终发现了这种特殊的能量,而且这种能量还容易让人产生幻觉,这也是一些地方流传鬼怪传说的原因。在九十年代末,他们最终制定了一个研究课题,将这种被他们称作esp激能的能量灌注到人的体内,以达到激发人体异能的目的。最开始几个研究体虽然没有成功激发异能,但是身体素质确实好了许多。

    在参与这个课题的几个人兴奋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一名研究体对于这种esp激能的吸收能力特别的优秀,本来他们还以为这次能够激发出真正的特异功能,谁知道最后这个人居然失去了理智,完全成为了一个杀戮机器,好几名研究人员死在他的手上……

    从那之后,这个研究项目就被封存了起来,只有每届最高领导人有权阅读这份报告。

    吴老一开始是担心这位年轻激进派的最高首长会看上这种方法能够扩大异能者的队伍,而不敢递交报告。后来在容婧和韩修珩这两个年轻人身上检测到了和esp相似又相反的能量波动,所以他命令谭文严密监视这两个人。之前从d市基地带回来的王正华,身上就有着x-1能量的波动,他的力量异能应该就是被x-1能量激发的。本来看到这样一个成功的例子,吴老还觉得说不定这项研究有了希望。

    没想到现在研究所监测到t市的esp能量(x-1能量)大幅度地压缩,而谭文传回来的信息竟然是容婧吸收了整个城市的x-1能量!

    当初只是那么少量的x-1能量就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杀戮机器,现在这整个城市那么多的能量全被一个人吸收,那该会变成多么可怕的后果?!

    所以他不得不将事情汇报上去,让最高首长及时做出应对方案。

    最高首长紧蹙眉头将报告看完,沉思了片刻,问道:“吴老,你能肯定t市发生的情况和十年前的一样?”

    “谭文传来的紧急信息中是这样说的,我相信他不会在这样危机的时候和我开玩笑。”

    最高首长站了起来,“谭文后来还发了什么信息回来没有?”

    “……没有。”吴老皱了皱眉,“之后研究所的仪器全都出了故障。我这里的接收器也再也收不到任何信息了。”

    “这么说,t市的情况现在没人知道了?”

    “可以这么说,我担心事情已经发生……”吴老浑浊的双目布满了血丝。吴老怎么也想不到,谭文早已经对这种吸收能量提升异能的办法动了心,这次任务就是他和俞姐两人勾结打算把容婧除掉,自己获得吸收x-1能量的办法。

    俞姐之前听到姚访琴说过容婧通过吸收空气中的能量提升了异能,就一直垂涎容婧提升异能的方法。之后得到了神秘人的提示,她就联系了自己入幕之宾之一的谭文,参与到这次任务中来。

    没想到,韩修珩的力量会突然提升到无法抵抗的地步,让他们在t市送了性命。

    “首长,是不是将韩家和容家的人都控制起来?”首长秘书突然问道。

    最高首长淡淡地扫了秘书一眼,秘书浑身一僵,一股寒意从脊背处升了起来——现在这人是首长可不是以前那个可以偶尔开开玩笑的公子哥了。

    “如果容婧因为x-1能量而失去理智,那她也是不得已的,和她的家人们又有什么关系?”最高首长不紧不慢地说,又向秘书下了道命令,“取消这几天所有的任务,让异能队和部队一起,执行最高警戒。嗯,让中军派几个人,注意一下韩容两家的情况。”

    “是,首长。”

    韩修珩和容婧赶回玄武基地的时候,面临的就是防御达到了最高标准的基地。既然灵气和魔气都能够被检测出来,以他们两个现在的修为,要完全躲开重重封锁回到住处也十分困难。

    两人回到空间之中,谁也没有心情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妈妈没有发送传音纸鹤出来,应该他们暂时都没有事。别太担心。”韩修珩安慰着容婧,也说服着自己。

    “可是如果他们能发现传音纸鹤呢?”

    “不会的,谭队长甚至都不知道修仙人士的经脉才是最重要的,依然是把我们当做特殊的异能者在看待。传音纸鹤这种修真界的东西他们就算检测出灵气波动也捕捉不到。”

    容婧点了点头,她知道韩修珩说的有道理,不过想到一件事她又蹙起了眉头,“既然谭队长曾经见过人体吸收魔气的情景,那也难怪他会把我当做危险人物,你这样杀了他们会沾染不该有的因果,应该让我来……”

    “婧婧。”韩修珩看着容婧,目光柔和微暖,他知道容婧一直不愿意无故剥夺人的性命,因为她的经历,她十分在意因果,“他和姓俞的那女人是打定了主意要除掉你的,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再说,不管以后会面临什么,我们都会在一起,不是吗?”

    “嗯。”容婧把脸埋在韩修珩的颈窝里,身体内那股陌生的力量,让她不安,尽管在那片虚无中,她也得到了一些传承。但是苏黎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一直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只希望,到那个时候不会伤害到家人,不会伤害到她爱着的这个人……

    夜晚,两抹黑影在夜色下鬼魅般地翻过城墙钻入了玄武基地之内。三人一组的巡逻队并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有两个人紧紧地跟着一起进入了通往地下城的电梯。

    韩修珩和容婧悄无声息地潜入了玄武基地内,因为知道有仪器能检测出灵气波动,他们两个全都敛起了身周的灵气,只用灵活的身手,躲避着各处的摄像头和巡逻队。只不过因为基地构造的特殊,进入地下城内的电梯开始,就必须使用灵气掩藏身形跟在巡逻队了。

    e区此时还有不少人来人往,末世没有什么休闲,人们大多都是待在大厅的休闲区内聊天玩桌游之类的来打发时间。韩修珩和容婧两人都经过伪装,顶着一副看上去走到人群就找不到的脸,在没多少人注意的时候回到了韩家。

    对于今天突然多了不少人在暗处监视韩容两家,古武世家的韩家怎么可能觉察不到?看到韩修珩和容婧这样古怪的装束出现,大家也都没有感到太意外。

    “你们也说这件事可能是谭队长个人私心的决定,我觉得还是看看上面究竟会怎样做再来决定。”韩家大伯沉吟了一会,说道。

    “大哥说的对,就算他们真的要对婧婧做什么,我们韩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不是?”韩母冷笑着说。

    韩修琮看了眼自家护短的母亲,“他们认为容婧的力量超过了普通人,会失去理智,但是事实并没有这样。这个借口会让他们站不住脚。”

    “修珩,你怎么看?”韩父把目光移到韩修珩身上。

    “我和婧婧有办法应付,只是担心你们。”

    “我们没什么,韩家的力量也不是可以小看的。现在,不是往常了。”韩父话中有话地说。

    韩修珩也知道,如今这个实力为上的年代,像韩家这样几乎人人能力超群的家族,绝对不是可以随便动的。何况,他们担忧的无非就是容婧的力量不受控制。

    “二哥怎么不在?”韩修珩突然发现没有看到韩修玚的身影。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