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危难时

    “是婧婧和韩修珩!”杨诗彦张大了嘴巴呆滞地看着半空。一旁的李岚不禁想起了初次见到容婧时,曾经就觉得这个女孩带着一丝飘渺感,仿佛不像是这个可怕世间的人。

    卫平也有些反应不过来。韩修珩和他可是同学五年多,几乎可以说是相处时间最多的人了,虽然韩修珩一直都气质出众,走到哪里都很显眼,但现在这样……也太夸张了吧!

    韩家的人看到这一幕,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很快就释然了。他们多少都知道自家最小的弟弟和弟媳妇的实力远远超过普通水平。而他们两个现在之所以引起上层的注意和忌讳,也是因为他们有了不同寻常的经历,和国家难以控制的力量。

    只有沈丽华笑得非常欣慰。她自然知道,韩修珩和容婧应该是修为和境界再次得到了大幅度地提升。那种可怕的威压,显然已经不仅仅是筑基期的修为可以达到的。

    而眼看着这些心情复杂的人也有不少。姚访琴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韩修珩,双手紧紧地握着,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掌心之中。

    他变得更加风姿卓越,气度尊贵,在这整个基地里面,不,或许在现在所有幸存的人类之中,只怕,他都可以算是站在顶端的那一个吧。可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却不是她……

    为什么容婧就那么幸运,得到这么多?!姚访琴这一刻终于明白苏黎为什么会那么恨容婧。

    刘琛看到姚访琴痴痴地望着韩修珩,脸色也难看了起来。他知道姚访琴喜欢韩修珩,虽然在和他在一起之后,就没有再提到过那个名字。他以为这不过是女孩子的暗恋,随着时间会慢慢放下。但是没想到,这个人就这么耀眼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而站在韩修珩身边的那个女生,曾经被他以为是个坏心眼喜欢欺负同学的女孩,事实却狠狠扇了他一巴掌。而姚访琴现在看向容婧的目光,让他脸色发白。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女人的妒忌心能让人变成这个样子。

    宋昊焱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垂下了眼睛。耳旁不断地传来人们的惊叹,羡慕、崇拜、向往种种全都在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人面前表现了出来。

    韩修珩和容婧出现的事情也传到了依然待在研究所的众位研究人员的耳中。知道这两个人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让人望尘不及的地步,吴老兴奋得差点让人现在就去把他们两个带到研究所来供他研究。

    最高首长神色莫测地看着屏幕中忠实传递的信息,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

    ‘不愧你信任他们啊,修玚,果然厉害。只是,我该拿这么两个人怎么办呢……’

    有人说过,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阳谋都无法施展开来。

    韩修珩和容婧神识铺洒开来,玄武基地被整个地纳入其中。然后韩修珩的手轻轻一挥,再次飞起来对人类发动攻击的变异鸟群瞬间被淡金色的剑芒扫落在地。

    差点被变异鸟群突袭的人们在一阵静默之后,发出了一阵欢呼。

    异能者虽然也能远距离攻击变异鸟,但是却没有谁能在一瞬间就消灭这么大的一群。

    韩修珩扫掉一片变异鸟群之后,就和容婧正式开始了攻击。进入炼剑期之后,他的丹田内就炼成了一柄小小的真元剑,这自然就成了他最主要的攻击手段。

    意念一动,韩修珩手心很快就凝出一柄青锋长剑,剑锋所指处,大片大片的丧尸和变异动物随之倒地。

    而容婧白皙的双手微动,冰系法诀眨眼间结成,在她脚下的丧尸全部都被冻成了冰雕。

    有了韩修珩和容婧的加入,玄武基地的危机状态很快就消除了。密密麻麻的丧尸和变异动物不断地成为人类繁密攻击之下的牺牲品。

    但是谁也看不见,每一只变异生物死亡,就有一小缕黑色的雾气飘出,缓缓地朝容婧飘去,最终被容婧吸收。

    就算是有了这样强悍的助力,围在玄武基地外的变异生物还是又花了差不多大半天才全部清理完。

    当最后一只丧尸倒在一名异能者的火球下之后,整个基地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这是他们从末世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如此之多的变异生物,甚至让人有这些怪物无穷无尽的错觉。在他们艰难地抵御了整整三天之后,居然能够以这样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一口气将它们全部消灭。

    可就在这个时候,被锦帕载在半空中的容婧却突然朝下倒去。和容婧互相之间有血誓相连的韩修珩同时心中一痛,连忙御剑朝着容婧飞去。然而还不等他接住容婧,容婧的身周就倏地爆发出了黑色的雾气,紧紧将她缠绕着半浮在半空中。

    韩修珩飞到容婧身旁一丈远的地方,就再也无法靠近,之前在t市感觉到的那种力量在阻止着他。

    “婧婧!”所有关心容婧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但容婧根本感觉不到,也听不到,只能从黑雾中隐约看到她一脸的痛苦。

    “我就说她怎么配站在韩师兄身边。”一时太高兴了的姚访琴喃喃自语,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让刘琛的脸色变得更加可怕。

    而基地高层对这个变故迅速展开了讨论,有不少人都觉得容婧是个危险的定时炸弹,希望能说服韩修珩将她除去。

    “不切实际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最高首长在一片吵杂中轻轻说了一句,顿时办公室就安静了下来,年轻的首长淡淡地扫了一眼众人,“先不说怎么才能够将实力超出我们想象的容婧除去。我只问你们,谁有把握去说服韩修珩,去对自己的爱人不利?你?你?还是你?”

    最高首长一一指向叫嚷得最大声的几个,看到那一个个总是仗着老资格摆谱的家伙缩着脖子朝后站了站,才继续说:“韩修珩是不可能答应任何会伤害到容婧的事情,在t市就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不管你们怎么看感情这回事,但是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被利益、原则,或者什么大道理所动摇。”

    “可以拿韩家容家其他人来,晓之以情动之……”

    “你是不是还想说,关键时刻可以拿他们来和韩修珩讲条件?”最高首长笑了起来,可是说刚才那句话的人却只觉得浑身寒意。

    “韩家人可不是那么好动的。”另外一个老人摇了摇头,仿佛是在说那个年轻人看问题的片面。

    “是啊,韩家人同样不是普通人。”年轻的首长站了起来,“最重要的是,就在刚才,韩修珩和容婧帮助我们基地渡过了难关,我们马上就翻脸,你们是想让人民群众造—反吗?!”

    这话就严重了。顿时办公室内的人全都大气不敢出。

    “现在,让部队疏散群众,所有人都进入地下修养。异能部队留在地面,随时准备着防御。注意,任何人绝对不要发动攻击!”

    最高首长的命令很快就发布了下去。整个基地的人都随之动了起来。但是人们全都一边排队进入通往地下城的电梯,一边关切地看着天空。

    就像年轻首长所说的,容婧和韩修珩刚刚在基地所有人面前展现出来强大的实力,并帮助他们渡过了难关,这一对气度风华的年轻男女简直就成了许多人的偶像。每个人都会有梦想,当自己达不到目标,却看到实力让自己望尘不及的人时,自然就会产生崇拜之意,而不是妒忌。

    容婧虽然此刻黑雾缠身,一看就是状况不好。但是并没有给人们带来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他们并不知道那种黑雾的危险性。如果这个时候真的要针对容婧做出什么事情,绝对会引起极大的反弹!

    进入地下的人们通过地下各处的屏幕看着外面的景象,每个人都在心中祈祷着,希望那个女孩不会出事。

    而韩修珩此刻心如刀割,别人不知道缠住容婧的黑雾有多么危险,但他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种企图侵蚀这个世界的诡异力量,从空间裂隙之中侵入容婧的身体,潜伏在她的丹田之内。在空间里的这段日子中,容婧甚至不敢打坐,当她坐下之后,经脉内的灵气就会自动运转,而那种力量就会开始慢慢地侵入融合容婧的灵气。

    之后他正式闭关炼剑。容婧劝说他将这件事放开,她现在的实力也已经足够,暂时停止修炼就没关系了。而如果不是他接受了传承,大概在炼剑之时就会因为担心容婧而陷入心魔吧……

    之前他炼剑既成,正好容婧发现了丧尸围城的事情,他们两个才从空间中出来。这毕竟是他们的世界,有他们的亲人好友,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世界真的被破坏。

    可没想到,经过这时间不短的战斗,容婧体内的那种力量已经压制不住了!

    韩修珩御剑飞在距离容婧最近的地方,不知不觉之中,浑身的威压四溢而出。停留在地面的异能部队全都被这种强大的压力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宋昊焱,杨诗彦,卫平,李岚,韩修玚等韩家人,还有坚持留在地面的沈丽华,全都一瞬不瞬地盯着半空。

    而黑雾沸腾着,扭曲着,半空中那一团黑色越来越狰狞。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中秋快乐~~!

    新文求包养~~《重生软妹复仇记》,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软妹重生后在系统的辅助下一边虐渣男渣女,一边成长的故事~

    请多留言啊,这真的是对作者的一种鼓励

    重生软妹复仇记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