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争监国之位

    叶素素等人皆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王倾君一眼,天啊,这都要问么?身为太后娘娘,接见大臣,只要稍稍露出一点示好的态度,对方还不感激涕零,决意以身相许?哦不,决意以心相许,报效朝廷。

    好啦,我明白了!王倾君讪讪的,嗯,身为美貌年轻的太后娘娘,向大臣示好,肯定会事半功倍的。若果是美貌年轻的太上皇,胡乱示好大臣,肯定会适得其反。咦,想到哪儿去啦?

    葡萄另想起一事,俯在王倾君耳边道:“主子,别的大臣还罢了,陈侍中,却招惹不得,千万得远着他。”

    “为何?陈侍中很可怕?”王倾君微微皱眉。

    “陈侍中很,很俊俏,很,很……”葡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搓着手道:“反正,主子不要近着他就是。”

    说起陈文安,叶素素和莫嬷嬷也沉默了,此人虽年轻,却极是心狠手辣,主子哪儿是他的对手?还是少招惹为是。

    王倾君颇为奇怪,陈文安不是千金公主的未婚夫婿么?怎么这几人提起他,好像他曾招惹过自己,或者是自己招惹过他似的?

    “太后娘娘,李太医来请平安脉。”一个宫女在外禀报。

    王倾君一愣,这阵子来请平安脉的,是方御医,今儿怎么换了一个品级不高的李太医?

    葡萄察觉到王倾君一闪而过的茫然,忙俯耳道:“主子,李太医便是李纵之子李松柏。主子初进宫时,多得李太医通风报讯,这才险险避过几次祸事,若不然,现下也不能安然坐在这儿。”

    王倾君点点头,作出一副原来是老熟人李松柏啊啊的样子来,朝葡萄道:“李太医的恩情,将来自然要报答。”

    葡萄见王倾君记得李松柏,不由松口气,笑道:“我就说,主子虽得了忘症,应该会慢慢好起来的,这不,主子就记得李太医呢!”

    信息量好大!叶素素和莫嬷嬷相视一眼,为什么主子不记得别人,就记得李太医呢?这得是多么的深情厚谊?

    李松柏进来请脉时,莫嬷嬷和葡萄自去守在房门外,只留下叶素素在内服侍。

    李松柏给王倾君把完脉,点头道:“太后娘娘身子却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只要饮食得当,倒无大碍。”

    叶素素见李松柏规规矩矩诊脉,并无偷偷和王倾君深情凝视之类的,又诧异,咦,难道我猜错了?一时开口道:“饮食单子是方御医开的,一项一项,全不敢错。就是主子硬要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怕吃坏了肚子呢!”

    “我爱吃的物事怎么就成稀奇古怪的东西了?”王倾君抗议道:“方御医也不反对呢,只说别多吃了。”

    李松柏看了一下饮食方子,也点头道:“自然不能一味进补,也得吃些消食的东西。只是主子现下还要兼着当奶娘,却不能吃得太寒凉,防着过到两位殿下身上。小娃儿胃肠弱,奶水或燥热或寒凉,都不宜。”

    叶素素又趁机告状,说道王倾君没事儿就折腾两位殿下,不是揉他们手指就是揉他们足趾,看着胆颤心惊。

    李松柏不禁笑了道:“富贵人家的娃儿,多不及民间娃儿壮实,却是因太过娇养。这揉揉搓搓的,小意着,不要太过用力,倒也使得。若是晨起,日头初出,也宜抱了两位殿下晒晒。”

    “就是呢!”王倾君对李松柏一下起了好感,瞧瞧,李太医又年轻又俊俏,说话又和气又温柔,真是一位好太医啊!

    “主子!”叶素素见王倾君盯着李松柏直看,看得李松柏低了头,忙喊了一声。

    王倾君回过神,一时笑道:“我想见见司徒少将军,李太医可能帮忙传信?”

    李松柏小声道:“正是为此而来。司徒少将也想见见太后娘娘。”

    王倾君突然就沉默了,有李松柏和司徒元协助,料着不会太难过罢?只是自己才十七岁,宫中岁月漫长,以后却是……

    李松柏见王倾君沉默,却以为她记起旧时三人的情份,也略有些伤感,王倾君若不进宫,或会成为他的夫人,也或会成为司徒元的夫人,纵不若现在富贵,却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过日子。

    叶素素打破沉默,小声道:“太后娘娘现下坐着月子,主持宫闱的,却是千金公主。司徒少将想进宫,却也不容易。李太医须得好生帮着设法。”

    李松柏忙应了,道:“姑姑放心,自然要想个周全的法子。”

    正说话,葡萄的声音在外道:“见过公主殿下!”

    “起来吧!”千金公主的声音道:“什么人在殿内?”

    “是李太医来诊平安脉。”葡萄答道。

    叶素素听得千金公主的声音,脸色微变,低声道:“现主子是太后娘娘,她不过区区公主,进来殿里居然连通报也省了,直接就闯了进来,岂有此理?”

    话未说完,千金公主已是冲了进来,一眼见得李松柏,便道:“不是方御医负责诊脉的么?怎么换了人?”

    李松柏躬身行礼,答道:“方御医老母病危,已是请假出宫,现让臣下来给太后娘娘诊脉。”

    “哦,请完脉了没有?请完了就下去吧!”千金公主并不在意是谁来给王倾君请脉,只随意一问而已。

    待李松柏下去了,千金公主便走到小床边去瞧唐天喜和唐天乐,“啧啧”道:“前儿过来瞧,还小小一团,今儿一瞧,好像长大了许多呢!”

    叶素素气结,现下王倾君是太后,便是千金公主名份上的母后,她居然连请安也省了,直接当王倾君透明。

    千金公主今年十六岁,华裳美服,蛾眉琼鼻,极是美貌,只是一脸娇横,不容易接近。王倾君冷眼看着她,心下寻思,喜恼皆摆在脸上的人,也不是很难对付吧?

    葡萄和莫嬷嬷已是跟了进来,不动声色去站在小床边,把千金公主身边的宫女挤开去。

    千金公主一抬头,见得葡萄和莫嬷嬷一脸警惕,不由极是不快,哼道:“小五和小六是本宫的弟弟,本宫还会害他们不成?瞧瞧你们这两个贱婢的样子,想防谁呢?”

    唐天喜和唐天乐睡得正香,突然被吵闹声吵醒了,不由“哇哇”哭了起来。

    王倾君忙下了地,伸手去抱唐天喜,又示意叶素素抱起唐天乐,小声哄着,见他们止了哭,这才对千金公主道:“公主吓哭小喜和小乐了,若是吓出一个好歹,可怎么是好?”说着止不住的心疼。

    千金公主见唐天喜和唐天乐哭了,也甚是心疼,只鼓着脸不说话,待他们止了哭,又沉沉睡着了,这才开口道:“父皇和母后没了,皇兄和皇弟也没了,幸好有小五和小六,我自然是……”说着话,却又意识到自己不该在王倾君面前示弱,便止了话,转头去看身边的宫女六雪。

    六雪会意,上前行礼,对王倾君道:“公主的意思是,大臣们虎视眈眈,希望太后娘娘能尽弃前嫌,共同对外,才不被欺负了去。”

    王倾君放下唐天喜,让葡萄小心看着,这才接话道:“公主想如何呢?”

    千金公主道:“小五一旦继位,必定要有人监护,只太后娘娘您一人,却怕镇不住大臣们。”说着又看向六雪。

    六雪柔声道:“公主的意思是,希望太后娘娘能诏告大臣,让公主殿下和太后娘娘一同监国。”

    室内静得落针可闻。

    莫嬷嬷十五岁进宫,在宫中待了二十多年,宫中的黑暗,比别的人知道得更多,心知千金公主这不是来请求,这是来通知。若王倾君不答应,她有的是法子。且王倾君现下势单力薄,根本无法反抗,不答应也得答应。

    叶素素曾服侍过孙淑妃,宫中种种无形的手段,也没少见,当下听得这话,只是使王倾君使眼色,且先答应罢!过了这关再谋划。

    葡萄这阵子去领东西,已是知晓现下宫中诸事,全是千金公主在把持,若王倾君不答应,没准千金公主就能把五殿下强行抢走呢!

    王倾君心思急转,已是笑道:“现时我们孤儿寡母的,不依仗公主要依仗谁?自然要请公主共同监国。”

    室内气氛一松,千金公主脸色缓了缓,点头道:“太后娘娘果然明事理。”

    王倾君垂下眼睑,睫毛轻颤,掩了那股怒气,嘴里道:“不知道钦天监择定了哪个吉日为登位大典?”

    千金公主站起道:“便是小五小六满月那一天。要如何准备,自有别人操心,太后娘娘只管养好身子便是。”说着又吩咐葡萄等人,“好生看顾两位殿下,若有闪失,唯你们是问。”说着扬长而去。

    “欺人太甚!”待千金公主一行人出了殿,叶素素再忍不住那股怒火,只气得直咳嗽。

    莫嬷嬷和葡萄也沉着脸,只是怕吵醒唐天喜和唐天乐,才没有骂出来。

    王倾君垂头沉思一会儿,抬头道:“你们也不必太过忧心。千金公主毕竟已许了人,一旦她嫁作他人妇,自有大臣反对她监国。”

    叶素素眼睛一亮,笑道:“倒也是。待得国孝一过,不信她还不嫁。只要嫁了人,便是陈姓之妇,岂能再监国?”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