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闹什么花枪

    叶素素一下站到王倾君身边,扶住了她,低声道:“主子,沉住气。”

    王倾君本来没觉得如何,待见叶素素和葡萄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一时也紧张起来,暗暗嘀咕:陈文安这么可怕?

    陈文安在殿外站了一会儿,不见有人迎出来,不由嗤笑,朝费公公道:“王贵人一步登天,成了太后娘娘,眼中无人了啊!居然连派一个宫女相迎也省了。”

    费公公也暗暗埋怨王倾君,太后娘娘哟,殿下还小,现下朝政是陈家的人把持着,宫闱之事,又是公主殿下把持着,您怎么看不清形势呢?居然不给陈侍中一个面子。若他真个恼了,纵您是太后娘娘,也要吃亏的。

    陈文安见费公公作出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不由挥手道:“好了好了,她矫情着,我还同她一般见识不成?”说着领先进了殿。

    一个是现时天下最尊贵的太后娘娘,一个是把持朝政的准驸马,他们要闹什么花枪,旁人如何敢当面置评?费公公不敢多说,只点头哈腰,跟在后面进殿。

    听得脚步声和宫女的请安声,王倾君柱了拐杖坐回榻边,吩咐叶素素和葡萄道:“到房门口迎一迎罢!”

    叶素素和葡萄回过神来,对视一眼,忙忙迎出去。

    “见过侍中大人!”见陈文安走近了,叶素素和葡萄忙行礼,迎了陈文安进房。

    王倾君攥着拐杖坐着,莫名的,却有了底气,自己现下是太后娘娘,谁个不听话了,冒犯自己了,给他一拐就是。

    她正寻思着,帘子一揭,进来一个身穿紫色官袍的俊俏男子,该男子眉若竹叶,眼眸照人,相貌却是不输司徒元。

    陈文安进了房,对叶素素等人一挥手道:“都下去,我有话要和太后娘娘单独说。”

    费公公早率先退了下去,叶素素和葡萄不由看着王倾君,颇是心焦。陈文安不比千金公主,千金公主再嚣张,毕竟有些虚张声势,陈文安却是实权人物,他真要出手,太后娘娘是讨不了好处的。

    王倾君见了陈文安这一个气势,略一思忖,便对叶素素和葡萄道:“你们下去罢,陈侍中是国之忠臣,定然是有良言要禀告,不便让外人听到。”说着拿拐杖敲敲地面,听得声音响亮,胆子一起壮了起来。

    叶素素和葡萄闻言,便也退了出去。

    “听方御医说,你得了忘症?”陈文安嘴里问着话,脚步早移到小床边,见得唐天喜和唐天乐睡得正香,不由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眉飞色舞的,待要抱起他们,又怕吵醒了,只搓着手傻笑。

    王倾君听得陈文安问话,心下一惊,马上又醒悟过来,自己得了忘症之事,能瞒过别人,如何能瞒过陈文安?待见陈文安移步到小床边看唐天喜和唐天乐,再也坐不住了,一下就柱了拐杖跟过去,眼见陈文安背对她坐定了身子,并没有碰两位孩子,又放下心来,正待说话,却见陈文安猛然转过头来,满脸笑容道:“他们在撮嘴。”

    王倾君无语,喂,你不要一副爹爹见了自己孩子在耍宝,然后傻乐的样子好不好?你谁啊?

    陈文安这才注意到王倾君柱着拐杖,不由问道:“你的腿有毛病?”

    王倾君摇摇头,没有答他的话,反问道:“不知道陈侍中此来,有何贵干?”

    陈文安这才想起王倾君得了忘症,不由看王倾君一眼,心下暗忖:从前的事,她真个忘了?别的事忘记了,自然有人告诉她,她跟我的事么,可就……

    罢,这样天大的事,忘记了才能坦然,若是告诉了她,只怕提心吊胆,反不能安然抱了孩子登位。陈文安又溜王倾君一眼,敛了脸上的笑容,问道:“从前的事,全忘记了?”

    王倾君很不喜欢陈文安这样一副老熟人的态度,只轻轻“嗯”了一声。

    “我与你之间,本有一个约定,想来你也忘记了。”陈文安看定王倾君,见她产后身段略丰盈,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热着了,脸颊微红,另有一股诱人风情,不由近前一步。

    王倾君不由吓一跳,敢对本太后不敬,想挨拐杖么?

    陈文安见王倾君并不后退,有些意外,挑眉笑道:“倒比从前有胆色了。”

    王倾君攥紧拐杖,你再进一步瞧瞧?

    陈文安一笑,退后一步,转过头去瞧唐天喜和唐天乐,问道:“哪个大,哪个小?”

    王倾君绷紧的身子松懈了下来,只觉腿软,好在有拐杖撑着,倒没瞧出怯场,一时柱着拐杖移步,移过另一边,在陈文安对面站定了,指指唐天喜道:“这是小喜。”说着又去指唐天乐,“这是小乐。”

    “瞧着一个样啊!你是怎么分出他们的?”陈文安左瞧瞧,右瞧瞧,没瞧出不同了,只瞪着眼。

    见陈文安这个样,王倾君起了怪异的感觉,一时倒不再紧张,笑着道:“小喜额头宽一些,耳朵大一些。小乐眉毛清秀一些,哭起来响一些。就是性子,也不同的。”一个吃奶时闷头大吃,瞧着是急性子,一个比较斯文,瞧着是慢性子。

    陈文安听得这样说,再去细看,果然分辨出不同来,不由笑道:“都一样可人,面团团的,让人想捏一把呢!”说着转身寻了一张椅子坐下了,慢慢道:“此来,确有要事相商。”

    室内气氛一松,王倾君心头也一松,待坐到榻边,这才道:“陈侍中请说!”

    陈文安把背靠在椅子上,长长吁口气道:“太后娘娘年轻,明儿只怕压不住场啊!”

    王倾君冷声道:“莫非有人想要趁机捣乱?”

    陈文安默然一下,这才道:“唐天致还有死忠不肯死心,恐怕会在明天发作。两位殿下太过年幼,一旦受惊,后果可大可小。”

    若果唐天喜和唐天乐有个三长两短,纵唐天致之前有毒杀兄弟的嫌疑,只怕又有人会跳出来为他洗白,要迎他回来继位。从另一方面说,唐天致是唐若龙的大儿子,文武双全,又得人心,若不是因之前那件事,这个皇位,定然是他的。且现下蕃国虎视眈眈,有个年富力强的皇帝登位,打理朝政,却是众臣之愿。

    王倾君也是聪明人,只一下就反应过来,问道:“依陈侍中的意思呢?”

    陈文安道:“唐天致当了多年皇子,这宫中有没有他的人,实未可料。明儿登位大典,五殿下又不能不出现。太后娘娘明儿且先在两位殿下耳朵中塞了棉花,以防有声音惊吓他们。至于其它,小心提防就是。”说着站起来,又去床边看唐天喜和唐天乐,见他们依然在睡,便伸手摸了摸他们的耳朵,朝王倾君道:“耳朵绵软绵软的,摸在手里,都快要化了似的。”

    又来了!王倾君嘀咕:拜托,别一副爹爹摸儿子耳朵的举动好不好?

    陈文安一走,叶素素和葡萄忙忙进来,待见王倾君并没有什么不妥,只若有所思,一时皆松了口气,又去看唐天喜和唐天乐,见他们睡得极香,不由拍胸口道:“别的人倒不怕,怎么一见陈侍中,心肝就乱跳呢?”

    “跳什么?春心动了么?”莫嬷嬷揭帘而进,听得陈文安来过,不由也吓了一跳。

    王倾君见莫嬷嬷回来了,忙问道:“简老太妃怎么说?”

    莫嬷嬷却是领王倾君的旨意,却看望简老太妃,随便探口风的。

    听得王倾君询问,莫嬷嬷道:“简老太妃只育了寻香公主一女,如今孤零零待在宫内,别无所求,只说余生若能见寻香公主一面,死也无憾。”

    王倾君发愁道:“寻香公主和了蕃,除非蕃国的国主来访,带同她上京,否则,哪能见着?”

    “还有一法,就是打败蕃国,让他们送回寻香公主。”叶素素道。

    莫嬷嬷道:“我也说此事极难。简老太妃便说了,只要太后娘娘记着这件事,记着寻香公主还在蕃国,便有机会相见。我大胆,代太后娘娘应下了,说道会尽力,至于能不能见着,只能凭天意。”

    王倾君点头道:“我大唐的公主,怎能让她沦落在外?堂堂大唐,却要让一个小女子和亲,才能保得太平,也太没脸。若有机会,自然要接回寻香公主。”

    “哇哇……”唐天喜和唐天乐突然哭了起来,打断了她们的话。

    莫嬷嬷过去一摸,笑道:“尿湿了呢!”一时和葡萄抱了唐天喜和唐天乐去把尿,待收拾停当,这才抱过来让王倾君喂奶。

    王倾君想着陈文安的怪异举动,不由去瞧唐天喜和唐天乐,又问莫嬷嬷道:“嬷嬷,你瞧着他们更像谁一些?”

    莫嬷嬷闻言,仔细瞧了瞧,指指唐天喜道:“五殿下像先皇一些,六殿下像太后娘娘一些。”

    “不管像谁,都是俊哥儿,长大了肯定要迷死人的。”叶素素凑过来道。

    葡萄却笑道:“照我看,却有些像我们老将军呢!”

    王倾君听她们讨论得热闹,心底里一点莫名的不安,很快就消散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