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不愧是龙种

    这一晚,除了唐天喜和唐天乐,宫内诸人都睡得不好,天还黑着,宫里各殿就掌起了灯,宫女进进出出的忙碌着。

    叶素素和葡萄等人更是整晚没睡,听得更鼓响,很快就爬起来布置一切,又去叫醒王倾君,扶她起来梳洗更衣。

    千金公主领着人过来时,就见王倾君已戴了凤冠,穿了大红色凤凰展翅礼袍,一副母仪天下,端庄美好的模样。她一下想到自己的母后,不由伤感,待一侧头看到唐天喜和唐天乐,马上又喜笑颜开,跑过去逗弄一下,“啧啧”道:“小五穿起龙袍真个威风啊!我瞧瞧,小六穿了这小红袍,喜气洋洋的,也好生俊俏啊!”

    王倾君虽不喜千金公主,但见她对唐天喜和唐天乐这般喜爱,厌憎之意便消了大半,且今日是大日子,倒不该内斗,正该和气,便笑着接嘴道:“嬷嬷们说,咱们大唐开国后,小喜可是头一个满月就登位的皇子。绣娘们做这件小龙袍,可一点儿不敢大意,更怕丝线粗了,会扎肌肤,都用手指一点一点抚过,抚得柔细了,才放了心。”

    莫嬷嬷也笑道:“就是六殿下的小红袍,一样费尽功夫呢!今儿可是封王的日子,又是第一次见外人,可要好好看看出场。”

    千金公主虽骄横,一样知道轻重,今儿是大日子,万不能出差错,因点头道:“待会儿出去,我抱着小六,太后娘娘抱着小五罢!”说着又看殿内各人,吩咐道:“都把眼睛擦亮些,过了今日,都有赏赐。”

    朝臣们早早就到列了,只悄悄讨论道:“听说殿下和先帝长得一模一样呢,这是天佑大唐啊!”

    “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道殿下半个月大时,就会翻身,还会伸足踏铃铛,正是真龙降世,与众不同。”

    “御医说,太后娘娘养育的精心,凡事亲力亲为,不假手他人,因此殿下健壮着呢!”

    正说着,听得鼓乐声,众臣忙止了话,肃然而立。

    仪仗队过后,是执扇女官,接着就见到凤冠红袍的王倾君抱着一个身穿小龙袍的小娃儿款款走来,千金公主抱着另一位小娃跟在后面。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激动了,皇上虽年小,果然有龙气,一点不怯场啊!

    王倾君双手稳稳抱着唐天喜,听得众臣的喊声,右手肘一托,托在唐天喜小屁股上,让他的脖子靠在自己手臂上,成了坐姿,让他俯视着众臣。

    唐天喜耳朵里被塞了棉花,有些难受,只扭着脖子,又撮嘴吹口水,希望把耳朵里的棉花吹掉,忽然被抱正了身子,见地下黑太压压一片人,一时就忘记了耳朵里的棉花,注意力全被地下的人吸引了。

    王倾君抱正了唐天喜,一时也忘记怯场,只随着礼仪官的指引,步上台阶,站到宝座跟前。

    千金公主也抱正了唐天乐,跟了上去,站到王倾君身边。

    礼仪官一怔,马上又想起传言,说道唐天喜和唐天乐是双生儿,七周岁之前不能分开,若是分开,便有病灾,不管真假,反正没人敢冒这个险。因默许了千金公主的行为,只装作不见。

    王倾君待礼仪官念了登典颂文,这才抱唐天喜坐到宝座上,接受百官朝贺,亲口说道改年号为“神机”,令史官记下。

    百官行礼毕,站起来退到两边,又激动地去瞅王倾君怀里的唐天喜,大唐有主了啊!

    只一歇,已有内侍捧了圣旨出来念,言道皇上年幼需人辅政,现请圣母皇太后和千金公主监国,直至皇上成年。

    请王倾君和千金公主监国,本在百官意料之中,一时倒也没有人异议,只跪下恭贺。

    待众人恭贺完毕,内侍又念圣旨,封唐天乐为安阳王,赏赐封地食邑等。千金公主便抱了唐天乐上前谢恩。

    待内侍念另一份圣旨,升陈文安为正一品太保、司徒元为正二品辅国大将军、简云石为正二品中书令时,众臣不由哗然。

    王倾君默然,这份圣旨,自是陈文安议定的,至于司徒元和简云石也升了官,却是她力议的。若不是她坚持,只怕朝内也就陈家一族独大了。

    见众人哗然,内侍便高声唱道:“陈太保,司徒将军,简大人,请上前接旨谢恩。”

    王倾君抬眼,见陈文安和司徒元走上前来,另一位穿了朱红色官袍的少年跟了上来,便知道这一位是简云石了。

    众人看着简云石,都极为妒忌,不过四品官,一下就连升两级,升为二品大员,且年纪轻轻,只有二十岁。

    陈文安嘛,他是陈太后的侄儿,千金公主未婚夫婿,且陈太后临终又是把玉玺和圣旨等物交托与他,再说了,他的叔父陈平现是正一品镇国大将军,守卫着京城,权势无双,不升他的官升谁的官?

    至于司徒元,谁叫现时边关不稳,而他父亲司徒老将军手握重兵,守卫着边关呢?不升他的官又升谁的官?

    但是简云石,他凭的是什么?

    不等众人抗议,内侍又念另一份圣旨,这回却是殿内诸人皆有封赏,人人不落空。众臣本还纠结,封赏一下,心气也就平了,算了,没捞着肉吃,这不是喝着汤了嘛?大喜的日子,何必做出头鸟,惹太后娘娘讨厌?

    王倾君一直警惕着,眼见登基大典平平安安的搞完,倒暗松一口气,一时低头,却见唐天喜的头一点一点的,分明在打瞌睡,忙把他打横抱好,让他窝在怀里安安稳稳睡了,这才道:“皇上还小,大半夜的抱来抱去,却是不妥,以后早朝便改为晨时,众卿家也不必这样辛苦。再有,众卿家说话也好,上表也好,千万不要掉文,宜说大白话,宜长话短说,若憋不住要掉文,便多多办诗社,到时再狠狠的掉。”

    王倾君三言两语,倒合了众武将的脾胃,皆暗暗欢喜:太后娘娘本是王启将军女儿,不愧是将门虎女,说话行事就是爽利,不拖泥带水。

    文官们听得上表再不许掉文,要写大白话,略有些嘀咕,待听得王倾君后面一句话,却又觉得她是性情中人,不由莞尔。

    一位老臣许参却皱眉,上前道:“太后娘娘,祖宗旧制,怎好一下便更改?”

    王倾君给唐天喜调整一下姿势,让他睡得更舒服一些,又去看唐天乐,见他在千金公主怀里睡得极熟,又瞧见叶素素微微点头,示意各方面并无不妥,这才看向许参,淡淡道:“然则,大人认为皇上的身体不重要,须得半夜三更来上朝?”

    “臣下不是这个意思。”许参待要分辨,已被王倾君打断了话。王倾君笑道:“大人自是好意,一心为国,只是我们孤儿寡母的,实在不容易,简大人便放过我们吧!”

    陈文安早上前道:“许大人也太过着急了,皇上还小,一切须慢慢来,哪儿能这样着急?”

    千金公主见陈文安开腔,哪有不帮腔的?已是开口道:“许大人是三朝元老,不是常人可比。可也不能欺人太甚。”

    许参有些懵了,不是在说祖宗旧制的事么?怎么变成我欺负太后娘娘了?

    王倾君见好就收,带笑道:“许大人辛苦了,且下去吧!”

    陈文安便道:“许大人还不谢恩!”

    许参怔怔道:“谢太后娘娘不罪之恩。”

    “好啦,众卿家有事儿就跟陈太保相商着。今儿到此为止,摆驾回宫。”王倾君度着唐天喜也睡得差不多了,怕他待会一醒来要吃奶,也不敢再耽搁,忙忙站起来,抱了他下台阶。

    千金公主瞥一眼陈文安,见他瞧了过来,不由微微点头,抱了唐天乐跟上王倾君,一起走了。

    众臣目送王倾君的身影消失了,这才围到陈文安身边,拥他到侧殿说话。

    “太后娘娘她……”

    “皇上他……”

    陈文安百忙中朝一位侍卫看一眼,见侍卫摇摇头,他这才安心了,看来是自己高估唐天致了,本还怕宫内或者是朝臣中,有他的人,如今看来,纵还有人忠于他,也已是微未之驽,不足为虑了。

    王倾君抱着唐天喜回到殿内,恰好唐天喜和唐天乐醒了,一时忙着喂奶把尿,别的事倒先丢开了。千金公主见王倾君一撩衣裳就喂奶,不由别开脸,只和今儿不得去殿上的葡萄道:“皇上和安阳王,今儿可威风了。”

    葡萄见大家都忙着,根本没人跟她说说上早朝的事,待听得千金公主说话,忙忙接话道:“没哭没闹,没被吓着么?”

    “哪能呢?”千金公主得意了,“他们是本宫皇弟,胆子大着呢!一见众大臣跪拜,眼睛不带眨一眼,只一个一个认人呢!”

    叶素素也插话道:“下面七嘴八舌的,皇上和安阳王可淡定着,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最后困了,就睡着了。”

    千金公主本还要吹几句,不料被叶素素一句话说完了,不由干瞪眼,一时嫌叶素素多嘴,哼道:“本宫说话,你插什么嘴?”

    “素素,还不倒茶!”王倾君怕叶素素在千金公主跟前吃亏,忙喊了一声。

    “本宫也累了,摆驾回宫!”千金公主悻然,仰高了头,扬长而去。

    葡萄见千金公主一行人走了,不由拍心口定惊,转头去问王倾君道:“主子,皇上和安阳王真个处变不惊?”

    “当然!我儿是什么人,是龙种啊!老天自然佑他……”

    叶素素一转头,便见王倾君开始得瑟了,夸耀的口吻跟千金公主一般无二,不由“咳”一声道:“皇上和安阳王还小,出去一会儿就睡着了。”

    王倾君瞪叶素素,你,你就不能让我夸耀几句么?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