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杀人灭口哪

    凤阳阁中,六雪拿扇子给千金公主扇风,一边看滴漏,只暗暗计算时辰,度着余保山等人应该得手了,因问道:“公主殿下可要派人去瞧瞧?”

    “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千金公主却笃定,半眯了眼道:“以前父皇在时,这当下却要准备离宫去避暑的,如今只能在宫内熬着了。”

    正说着,侍卫已进来禀报,说道:“公主殿下,叶通潜进玉阶殿,意图对皇上和安阳王不轨,已被拿下了。”

    “什么?”千金公主一下站了起来。她让常淳编造叶通潜伏在宫里的消息,本是想杀王倾君,然后把罪名栽往叶通和唐天致身上,没想到叶通真个会潜伏在宫中,并且想对唐天喜和唐天乐不利。

    “太后娘娘随余保山出了殿,没多久常太妃便进殿见了叶素素,叶素素也随之出殿,留下常太妃在殿中掌事。后来叶通扮成内侍,说道是陈太保的人,有急事禀报,宫女不知真假,便让他进了殿。太后娘娘和叶素素却转了回来。太后娘娘听得皇上和安阳王的哭声,势如疯虎,一拐杖敲在叶通头上,硬是把他敲昏了,已是绑住待审。现陈太保正赶往玉阶殿,帮着善后。”

    玉阶殿内,侍卫皆俯身道:“只一拐杖便敲昏了逆贼,生擒了他,太后娘娘威武啊!”

    王倾君摆手,轮着抱起唐天喜和唐天乐轻声哄着,只惊魂未定,喃喃道:“好险啊!”

    葡萄和莫嬷嬷适才看到叶通扑过来,双双挡在小床前,这会双足发软,都跌坐在地下,苍白着脸色道:“这么多人守着,居然让逆贼混进了内室,若不是主子及时赶到,真不敢设想。”

    叶素素把常淳押了进来,一把扯翻在地,厉声道:“常太妃,今彤事,你有何话说?”

    常淳一眼看到叶通被缚了一个结实,倒在地下,生死不知,知道大势已去,只闭紧了嘴唇,一声不出。

    “陈太保到!”宫女进来禀报。

    王倾君开口道:“让他进来!”

    “主子,余保山是他的人,今彤事,只怕是他……”叶素素说着话,却被王倾君打断了。

    王倾君道:“若余保山是陈太保指使的,那么究竟是挟敏潜伏在宫中还是叶通潜伏在宫中,他必然能够分清,而不会被我诓一句,就顺着我的话编造谎言。”

    叶素素也聪慧,一下反应过来,看定王倾君道:“主子是说,有人借余保山之手,想让主子疑心陈太保?”

    王倾君点头道:“是一石二鸟之计,哄我出殿,若能除去我便罢,若不能,因余保山是陈太保的人,我定会疑惑陈太保,一旦生疑,自然不能放心用他,若不放心他,我们还能放心谁?在这宫中,更加步步唯艰了。”

    叶素素想得一想,说道:“主子,陈太保毕竟是公主殿下的未婚夫婿,若他们真个勾结,想要主子的命,也不是不可能。”

    王倾君低低道:“虽不知何故,却是觉着,至少在目前,陈太保是真心护着小喜和小乐的。这宫中能够相信的人太少,现下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叶素素叹口气,她们确实没别的选择,只能选择相信陈文安了。

    陈文安一进殿,先去瞧唐天喜和唐天乐,见他们分别被王倾君和葡萄抱着,已止了哭,在她们怀里重新睡着了,这才放心下来,问道:“没吓着罢?”

    莫嬷嬷代为答道:“刺客进来了,我们喊了一嗓子,吓醒了他们,哭了几声,待听得主子的声音,却又止了哭,只循声转头去找人,胆子大着呢!”

    “公主殿下到!”宫女又进来禀报。

    千金公主不等人通禀,持着剑进殿,嚷道:“逆贼在哪儿?”

    众人忙拦住道:“公主殿下,逆贼已拿下了。”

    千金公主这才站定身子,问道:“究竟是谁引逆贼进殿,想对皇上和安阳王不利的?”

    常淳听得千金公主的声音,身子缩了缩,只迅速转动心思,想着要用什么言语,方能让千金公主救自己一命,未等她开口,一位小宫女已是指着她,愤怒道:“就是常太妃引逆贼进殿的。”

    “好大的胆子啊!”千金公主话音一落,手里的剑疾速刺向常淳。

    陈文安见千金公主持剑进殿,第一时间却是去挡在小床前,把王倾君和两个孩子护在身后,一时失策,没有注意地下的常淳,待见千金公主话音一落,一剑刺向常淳,已知不妙,一时要拦阻,却见常淳已倒在地下,却是一剑毕命。

    杀人灭口?王倾君心中闪过念头,不由冷笑了,好啊,指使常淳的,果然是千金公主,可惜常淳一死,死无对证了。

    陈文安过去检看了常淳的尸身,知道没救了,站起来看着千金公主,淡淡道:“公主殿下为何这么急着杀她?若她还有同党,却是寻问不到了。”

    千金公主丢下剑道:“她敢对本宫的弟弟不利,死不足惜。至于同党,不是还有一个么,仔细审问就是。”说着指指地下的叶通。

    正说着,却有宫女报进来,说道:“太后娘娘,外间有侍卫沈三,说道红锦和绿意在林中打昏了余统领,绑在树上,意图非礼,只红锦和绿意不肯承认,非要说这是太后娘娘让她们这样做的,因来禀报一声。”

    陈文安这时已知道了事情经过,听得余保山三个字,不由怒上心头,好啊,原来身边养了一只白眼狼,专门卖主。他挥手道:“余保山对太后娘娘不敬,是我让红锦和绿意把他绑在树下的,且把他押下收牢,容后再审。”

    常淳一死,余保山落到陈文安手中,千金公主便以为自己安全了,心头一松,过去看了看唐天喜和唐天乐,见他们睡着了,方才告退。

    陈文安令人把常淳的尸体抬下去,回头去看叶通,见他还昏迷着,不由挑眉道:“太后娘娘这一拐杖,可是敲得太狠了。”

    王倾君接话道:“谁个想害我的孩儿,都得掂量后果。”说着见满殿狼狈,又杂着血腥味,再也受不住了,吩咐道:“陈太保,叶通便交给你去审了。”

    陈文安二话不说,令人拖了叶通下去,亲下去审问。

    待收拾了殿内,看着王倾君安顿好唐天喜和唐天乐,叶素素才问道:“主子是如何瞧出余保山不对劲的?”

    王倾君答道:“我是太后娘娘,是这宫中最尊贵的人之一,按理来说,事情再急,余保山一路上也该小心翼翼,甚至要顾着我的安危才是。可是他只顾着急走,还开口催着我快走,浑忘尊卑,明显不对劲。我因诓他一诓,假意说道陈太保擒住的人是挟敏,没料到他没反对,还顺口应答,说道擒住的正是挟敏。至此,便可确定他有问题了。”

    叶素素思索一下道:“常太妃和余保山勾结,一个引主子出殿,一个引叶通进殿,想一道杀了主子并皇上和安阳王。公主殿下一来,却杀了常太妃灭口,可知道,常太妃是公主的人。可是不对啊,公主殿下恨大殿下入骨,且皇上和安阳王有个什么,则大殿下定会回宫继位,对公主殿下不利啊!”

    王倾君摇头道:“且待陈太保审完叶通再论罢!”

    陈文安很快又到了玉阶殿中,禀道:“叶通脑部受伤,太医说,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就是醒来,也可能变成傻子。”

    王倾君一下傻眼了,说道:“我那一拐,这么厉害?”

    陈文安沉默一下,又道:“余保山自尽了。”

    “好啊,今晚三个人,一个被公主杀了,一个在陈太保手中自尽了,一个被我敲昏了。全干净啦!”王倾君说着话,胸口起伏,气得不轻。

    陈文安背着手,一语双关道:“余保山死不死都罢了,只太后娘娘要分心照料皇上和安阳王,能斗得过公主?”

    王倾君一听便明白了,陈文安这是说,纵使知道余保山和常淳是千金公主的人,一旦跟千金公主撕破面皮,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反不若睁一眼闭一眼。

    陈文安见王倾君不再说话,因吁口气,一时道:“叶通既然能混进宫,焉知他有没有同党?明儿还得换一批侍卫,就是这玉阶殿中的宫女,也得重新筛选一遍。”

    他说着,吩咐叶素素和葡萄等人道:“你们下去安歇,今晚由我守夜。”

    莫嬷嬷一听,抬眼去看王倾君,主子,皇上和安阳王还小,还要依靠陈太保呢!因现下国孝期间,陈太保也不能近女色,那个那个,您老人家可得示好,最好就就……。反正,就让他死心塌地。为了皇上和安阳王,主子牺牲一些东西,也是必要的。且陈太保才貌双全的,也不算委屈。

    叶素素和葡萄也有微妙心理,若没有陈文安,主子确实寸步难行,想把皇上和安阳王平安养育大,难度不是一星半点。且这宫中的侍卫全是陈太保的人,若为了皇上和安阳王好,主子也只能笼络好陈太保啦!

    待众人退了下去,陈文安站到小床前看着唐天喜和唐天乐,心下微微感叹:不管我是谁的孩子,但床上躺着这两个,一定是我的孩子。

    吵了一晚,终于安静了下来,王倾君转动着脖子,自语道:“忙了一晚,脖子都硬了。”

    陈文安一回头,烛影里,美人正慵懒的伸腰,突然就忆起从前,不由自主道:“可要帮您捏一捏?”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