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他们极相似

    蕃国使者诸人到达京城时,是八月上旬。随行的不光有蕃国大将军木达,还有蕃国公主多格。

    简老太妃一听多格随使者来京,说想见见大唐是何模样,想看看外祖母是何模样,不由老泪纵横,对贴身女官百戏道:“算起来,寻香和蕃,已经十七年了,就是她的女儿多格,都十五岁了啊!这回见不着寻香,怕今生再无希望见她一面哪!”

    百戏安慰道:“使者抵京,拜见太后娘娘和皇上,更让多格公主随行,自是祈求两国和平,只要两国不交战,公主或有机会回大唐见见亲人。”

    简老太妃一听,只擦泪道:“那时为了两国和平,牺牲了寻香,让她去和亲,她到了那边,不过太平了几年,就又开战了。每次开战,我都坐卧不安,只怕蕃国的国君一怒之下,会杀了寻香。我一直盼望着,大唐有能力把寻香接回来,而不是让她孤零零在异国熬日子,至死不能见亲人一面。”

    百戏扶着简老太妃坐下,说道:“上回莫嬷嬷过来,却是代太后娘娘表达意思,只说若有可能,总要让公主回国……”

    简老太妃摆摆手,止了百戏的话,叹息道:“太后固然有这个心,只怕没这个力。她虽坐高位,奈何年轻无权,皇上又小,指望不上。”

    “哪主子为何答应帮她,还让简大人站在她一边呢?”百戏不解了。

    简老太妃抚着椅背,半晌才道:“皇上再小,也是皇上,千金公主再尊贵,也只是公主。云石不忠于皇上,不忠于太后,还想忠于谁?”

    百戏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她跟在简老太妃身边二十多年,见惯了宫中的变迁,也颇有见识,听得简老太妃的话,一下明白了过来,笑道:“还是主子英明啊!”

    多格想进宫拜见简老太妃的事并不是一个秘密,司徒元早早就听闻了,因来求见王倾君,说道:“太后娘娘,多格公主毕竟是蕃国人,此番随使者来到,名为探望简老太妃,实则只怕是要探咱们大唐的虚实。若是木达将军的话,这许多人瞪着,行动毕竟不便。但多格公主不同,她是寻香公主的亲生女儿,简老太妃的亲外孙女,在京中活动,甚至进宫探望简老太妃,都有许多方便之处,甚至于情于理,众人也不能十分拦阻。”

    王倾君转头问王允达道:“老师有何见解?”

    王允达捻须笑道:“太后娘娘不是有主意了么?”

    王倾君不由笑了,“老师慧眼!”

    王允达曾为帝师,为人极为豁达,心怀天下,这番答应进宫,却是一心要助王倾君守住大唐,以待唐天喜长成。王倾君也聪慧,跟着王允达学了短短时日,对大唐的局势等,见解已大大不同。知晓身为太后,凡事不能局限在眼前,也不能局限在个人身上,须要放眼天下,才能为唐天喜守住江山。

    见司徒元不解,王倾君这才笑道:“多格想多些了解大唐,便让她了解。待得了解完,她自然想留下,就是她不想留,也得想法留下她。”

    “怎么留?”司徒元问道。

    “给她挑一位夫婿,让她嫁在大唐。”王倾君笑道:“咱们大唐有的是俊男子,总有一个半个能迷住多格的。这可不同于寻香公主的和亲,这可是她自己一见钟情,愿意留下的。传出去,可是佳话。”

    王允达笑道:“寻香公主只生了这个女儿,她既然留在大唐,将来寻香公主有机会回来,也再无牵挂。且多格留在大唐,也可代寻香公主在简老太妃跟前尽孝。”

    王倾君一时又暗算日子,国孝之期已过了三月,寻常人等,却是可以婚嫁了,只是还不能大操大办。因嘱司徒元道:“多格若看中谁了,她想如何办婚事,尽管去办就是。”

    司徒元暗汗,忍不住道:“若她谁也看不中呢?”

    “怎么会呢?”王倾君笑眯眯道:“真要看不中了,我就赐婚,让她嫁给你。”

    待司徒元从宫中落荒而逃时,王倾君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王允达也笑了,“太后娘娘妙计,逼得司徒将军不得不尽力为多格寻找夫婿了。”

    很快的,王倾君见到了多格。一时之间,倒是讶异起来,这多格公主,和千金公主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乍眼一看,根本分辨不出她是蕃国人。

    多格进了宫,先来拜见王倾君,眼见王倾君不过十六七岁模样,相貌美丽,也极是讶异,天哟,这就是大唐的太后娘娘?如此美貌,如此年轻,如此友善?

    待见了唐天喜和唐天乐,多格和诰命夫人们一样,一颗心直接酥掉了,只一迭声问道:“太后娘娘,可否让多格抱抱皇上和安阳王?”

    唐天喜和唐天乐差不多四个月大了,已能分辨熟人与否,见多格眼生,便不理她,只顾拿了铃铛摇着。

    寻香公主是唐若龙的妹妹,论起来,多格便是唐天喜和唐天乐的表姐了。王倾君笑道:“小喜,小乐,这可是姐姐呢,让她抱抱你们?”说着不管唐天喜愿意不愿意,直接抱起他放到多格公主怀中。

    “软绵绵的,好可爱啊!”多格公主抱住了身穿小龙袍的唐天喜,爱不释手,嘴里“啧啧”声逗弄着,又咧嘴笑道:“我抱了大唐的皇帝啊!”

    简老太妃听得多格进了宫,自是令百戏在殿前等候。好一歇,却见宫女匆匆进来,禀道:“主子,太后娘娘带了皇上和安阳王,领着多格公主来了!”

    “快,快出迎!”简老太妃又惊又喜,太后娘娘亲领了多格过来,自是重视她这个老太妃之故。寻香回国之事,说不定太后娘娘也放在心上呢!

    多格一向活泼,再加上刚抱了唐天喜和唐天乐,自觉和王倾君亲近了许多,一路上却是说了许多话,又说到大唐和蕃国的区别,只笑道:“自然,大唐繁华,不是蕃国可比,怪不得母妃一直念念不忘大唐,只希望有生之年能回来一次。”

    一行人来到殿外,见简老太妃亲迎出来,一时乱纷纷见礼。王倾君虽是太后,但简老太妃是长辈,自也先上去见过,又抱住唐天喜行了一个礼,笑着问候。问候完让过多格公主,笑着介绍道:“这便是多格了。”

    “见过外祖母!”多格公主见简老太妃鬓边虽杂有几丝白发,还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美貌,不由感叹,大唐人物果然不凡,外祖母都五十开外的年纪了,还保养得这般好看!

    一见着多格公主,简老太妃眼泪便下来了,拉起她细看,哽咽道:“和寻香倒有几分相似。”

    多格忙拿帕子去给简老太妃擦泪,轻声道:“父皇也说,我和母妃极相似呢!”

    简老太妃见多格一口标准的大唐话,说话腔调和寻香公主一模一样,眼泪又再掉了下来,说道:“和你母妃一别,却是十七年了,她也三十多岁了。”

    多格道:“母妃也记挂外祖母,只是不能得见。”

    王倾君见简老太妃哭个不停,只朝百戏使眼色。百戏会意,上去扶住道:“主子,多格公主远道前来,还是请了进殿,慢慢再说罢!”

    简老太妃这才回过神,擦了泪,朝王倾君道:“乍然见得外孙女,便失态了,教太后娘娘笑话了。”说着请王倾君等人进殿。

    王倾君只在简老太妃处逗留一会儿,就带了唐天喜和唐天乐告辞了,让简老太妃和多格公主自在说话。

    至晚,宫中设宴款待多格公主和木达将军并蕃国使者。除了王倾君简老太妃等人,作陪的还有陈文安司徒元简云石等数位重臣。

    木达见到王倾君时,眼睛不由一亮,眼神放肆而大胆的在王倾君脸上睃巡。王倾君不动声色,淡淡道:“木达将军这是第一次来大唐罢?”

    木达应道:“若是早知道大唐有太后娘娘这般美貌的女子,木达拼死也要早些来大唐,绝不会等到今日才来。”

    这是赤果果的调戏!众人大怒,待要说话,却听王倾君道:“若我早知道木达将军是这般的人,当年定然跟随父兄出征,助父兄斩敌于马下,则今日,木达将军定然不能出现在大唐。”

    有趣!木达听得王倾君虽然说着狠话,嗓音却娇柔,不由笑道:“蕃国与大唐早已停战,木达与太后娘娘自然是友非敌,也希望两国能够一直友好下去。”

    蕃国使者忙出来打圆场,缓解席间的紧张。

    多格公主却是第一次见到陈文安,一时惊叹大唐有如此俊美的男子,且又如此位高权重,只目不转睛看着陈文安。

    千金公主因多格进宫后,先去拜见王倾君,接着去见简老太妃,最后才去见她,本来就不痛快

    着,这会见多格呆看陈文安,更是不快,只似笑非笑道:“多格公主看什么呢,都看呆了?”

    多格公主一愣,这才回过神来,随口道:“却是见陈太保模样和皇上安阳王极相似,一时就看怔了。”

    多格公主的话音一落,席间忽然静了下来,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眼睛,皆落在陈文安和唐天喜唐天乐脸上。

    灯影中,陈文安的脸色渐渐变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