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去散布流言

    木达将军溜一眼陈文安和唐天喜唐天乐,明显感觉到气氛诡异,马上火上浇油,接口道:“真的很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父子三人。”

    众人面面相觑:不说不注意,这一说,还真的觉得像啊!

    王倾君正喝茶,差点呛着了,一时也去看唐天喜和唐天乐,再看陈文安,放下茶杯道:“木达将军一向这么口无遮拦么?还是说,这回进宫,是特意来羞辱我们母子三人的?”

    木达将军嚷嚷道:“太后娘娘,我只是说事实,难道错了么?”

    王倾君冷笑一声道:“你说哀家的皇儿和陈太保像父子三人,这置哀家于何地,置先帝于何地?你这不是羞辱我们三人,是什么?”说着语气肃杀起来,一拍案台道:“木达将军这般以言语欺凌大唐国主和哀家,是以为我们大唐无人么?”

    几位大臣的情绪也激动起来,纷纷指责木达将军语言无状,冒犯王倾君和唐天喜唐天乐。

    木达将军反驳道:“这么说,你们认为陈太保和皇上并安阳王相像,一点儿不奇怪了?”

    陈文安一直不作声,听到这里,方才冷冷道:“木达将军想借机挑拨我们君臣的关系么?只可惜木达将军知道的太少,却是露迹了。”说着,朝众人看一眼,走近千金公主,并肩站着,淡淡道:“诸位请看,我们像不像?”

    “像!”众人这才想起来,陈文安不止和千金公主有几分相像,和唐天佑,也原本有几分相像,不过呢,他们本是表亲,相像也不奇怪。

    “公主殿下是皇上和安阳王的姐姐,他们姐弟相貌相像,而我是公主殿下的表哥,和他们姐弟三人相貌相像,不是很正常么?”陈文安说着,怒目向着木达将军道:“木达将军不单欺我大唐无人,还欺我陈家无人么?”

    木达将军有点糊涂:陈文安和千金公主相像,于是和唐天喜唐天乐相像?究竟哪儿不对呢?

    简云石最先反应过来陈文安言语中的陷阱,只嘀咕:陈太保的父亲和公主殿下的母亲是兄妹,他们两人是表兄妹,相貌相像,没什么奇怪的。而公主殿下和皇上并安阳王是姐弟,三人同一个父亲,相貌相像,也没问题。但是,陈太保父亲母亲和皇上并安阳王的父亲母亲皆无关系,他们三人却相像,这?

    其实早有朝臣注意到唐天喜和唐天乐跟陈文安相貌相像了,只是陈氏一族跟皇亲一族素来有联姻,关系绕来绕去,他们下一代的孩子中,间中确实会出现相貌相像者,因此并不往心中去。但是今晚被多格和木达将军一说,却是注意到,陈文安和唐天喜唐天乐,确实太过相像了,因心下有些小小嘀咕,脸上都现出一丝疑惑来。

    王倾君注意力只在唐天喜唐天乐身上,却是小迷糊,从来没注意过唐天喜和唐天乐跟陈文安颇相像,这会听得争论,虽略有震惊,却坚信自己不会跟陈文安有牵扯,脸上只现出恼色。

    陈文安觑见众人的神色,接着道:“我的祖母曾氏老夫人和嘉仁皇后是姐妹,她们相貌极相像。论起来,我和皇上并安阳王相貌相像,有什么好奇怪呢?”

    陈文安嘴里的嘉仁皇后,是唐若龙的亲生母亲,唐天喜和唐天乐名份上的祖母。

    众人一听,倒有一点儿释然,是呢,两家祖母是亲姐妹,于是两家孙儿相貌相像,好像也说得过去。

    简老太妃心下却是“咯当”一响,在座的臣子年轻,没有见过嘉仁皇后和曾氏老夫人,她却是见过的。不错,曾氏老夫人和嘉仁皇后是姐妹,但她们可不像陈文安说的,相貌相像。相反的,她们一个圆脸,一个长脸,相貌可一点儿不相像。陈文安这样说,有点欲盖弥彰了。

    多格公主不意自己随口一句话,会引出这么多矛盾和争论,一时急欲平息纷争,忙打圆场道:“就连我这个蕃国公主,也和大唐的千金公主有几分相像了,陈太保是皇亲国戚,和皇上并安阳王相像,其实也不出奇。太后娘娘,是不是可以开席了?”她后面一句话,却是对王倾君说的。

    王倾君忙吩咐开席,一时颇有些心神不宁。

    因为这场插曲,宴席开始时,众人也有些心不在焉,间中交换一下疑问的眼神,都恨不得宴席快快结束了,好早点回府,和心腹讨论调查这件事。

    有胆子很粗很壮的大臣很大胆的猜测:一,陈文安说的是实情,两家祖母是亲姐妹,相貌相像,于是,他和当今皇上并安阳王就巧合的相像了;二,当今皇上和安阳王是陈文安的儿子,而非先帝的儿子,所以他们相像;三,皇上和安阳王是先帝的儿子,陈文安也是先帝的儿子,他们是兄弟,所以相像。

    第一个猜测,无过无失,朝中局势不会变动。第二个猜测,陈文安死定了,陈氏一族倒定了,皇上和安阳王也不能幸存,朝局定然大变,唐天致必然回归。第三个猜测,陈文安或会取代唐天喜的地位,或会成为唐天喜强有力的保护者,朝局重新洗牌。

    宴席散时,千金公主喊住陈文安,直接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陈文安深吸一口气道:“公主殿下想问什么?”

    千金公主看着陈文安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七巧节那天,父皇召七巧女侍寝,你也在寝室内。”

    陈文安脸色不变,说道:“公主殿下怀疑我了?”

    千金公主自嘲一笑道:“你是什么人,我还是略为了解的。这种灭族之事,怎么会做呢?我只怕木达和多格有备而来,为的是离间君臣之心,想致你和皇上并安阳王于死地,颠覆大唐江山。”

    “公主英明!”陈文安发之肺腑说道。

    千金公主叹息道:“光是我英明没用,还得群臣也有明辨是非的眼睛。怕只怕,明儿就有人要质疑于你,你好生想办法应对罢!”

    千金公主回到殿中后,六雪忍不住问道:“公主殿下这般相信陈太保?”

    千金公主看着烛火,隔一会才答道:“若不信,他必死,皇上和安阳王必死,本宫也必死。这天下,就成了唐天致的天下。”

    也就是说,公主殿下其实也疑心陈太保了?六雪不敢再问,也看着烛火发呆,大唐,要起风波了!

    简老太妃也对着烛火发呆,心中却波涛汹涌,震惊无比,大唐,要变天了么?七巧节那天,唐若龙召幸七巧女王倾君,陈文安当时也在寝室内,那么,那么……只是当时曾服侍过唐若龙的内侍,后来全因各种原因获罪,无人幸免,死无对证了。

    百戏同样心惊胆战,今彤事,一定未完,只不知道明儿会不会大变?

    “公主殿下求见!”一个宫女匆匆进来禀道。

    “是千金啊!”简老太妃忙示意人请千金公主进来。

    “见过老太妃!”千金公主一进来,行了礼,方道:“深夜来扰,老太妃不要见罪。”

    “坐吧!”简老太妃示意百戏去守在房门外,又看看六雪,见她也出去了,这才道:“是为了陈太保之事来的?”

    千金公主点点头,握住简老太妃的手道:“老太妃娘娘,您信陈文安的话么?”

    简老太妃不答她的话,只道:“凡事须要证据。且人有相像,或是巧合也未定。”

    “若不是巧合呢?”千金公主颤声道:“一旦不是巧合,这宫中便得换主子,无论是换了陈氏一族的人,还是换了唐天致,我们都必死无疑,就是大唐,只怕从此也要风雨飘摇了。”

    “所以,他们必须是巧合的相像。”简老太妃看定千金公主,俯在她耳边道:“不能让唐天致回宫,若皇上……,你便是先帝唯一的血脉了,这监国之位,万万不能拱手他人。以后你成亲,生下儿子来,他便也是先帝的血脉,可以取代……。但是现下,须得稳住朝局,稳住陈文安和王倾君。”

    千金公主一张俏脸煞白起来,缓缓地点头,低声道:“我马上着手安排,总要给众人一个信服的理由,以防生变。”

    玉阶殿内,王倾君持烛火照着熟睡的唐天喜和唐天乐,自语道:“宝宝怎么这么像陈文安呢?”

    叶素素站在王倾君身边,只忧虑,这件事情绝不会这样轻易被撇清了,只怕接下来,将会是无穷风波。一时又道:“主子,嘉仁皇后跟曾氏老夫人皆有画像留于宫中,我曾看过,她们并不相像。陈太保说谎了。”

    王倾君转过身看着她道:“无论如何,我不会让小喜小乐有事的。”

    叶素素点头道:“我马上散布流言,给严氏夫人泼脏水,就说当年陈大人常年不在京,她常被召进宫陪皇后说话,就在那期间怀孕了。”

    王倾君恶狠狠道:“没错,好好的安排证据,当年的太医啦,产婆啦,知内情的侍婢啦,全要安排妥当,到时拉出来作证,以保无失。陈太保成了先帝的儿子,陈氏一族肯定会厌弃他,他少了陈氏一族的助力,纵成了小喜和小乐的哥哥,却是没牙的老虎,反容易对付。”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