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真相大白了

    殿上哭声震天。百官默默,唉,好像是过份了啊!都逼的太后娘娘和皇上安阳王皆哭了。

    陈文安脸有怒色,上前道:“各位大人,莫要逼人太甚!”

    许参马上反驳道:“陈太保这么维护太后娘娘和皇上,是心里有鬼么?”

    陈文安冷笑道:“许大人,若没有证据便乱说,则是诬蔑,诬蔑皇上之罪,大人可担当得起?”

    许参怕被陈文安一打岔,功亏一篑,决定不和他歪缠,只转向王倾君,禀道:“事关皇室血脉,不得不慎重,请太后娘娘澄清事实!”

    王倾君收了泪,心下有数,这个许参,定是唐天致的人了,若不然,不敢这样步步进逼。

    见王倾君不再流泪,唐天喜也止了哭,乖乖坐好,不敢再乱扭动,只有一下没一下玩手中的玩具。

    千金公主把唐天乐交给叶素素抱着,在王倾君下首坐了,拍拍手道:“请李太妃上殿!”

    李樱很快上了殿,把她姐姐李枫当年如何进宫,如何被发现怀孕,如何被严氏夫人弄出宫的事一一细说了。

    众人“刷”一下全去看陈文安,惊异万分,陈太保生母居然是先帝的妃子李贵人?

    千金公主又拍拍手,让人带进一位婆子一位太医一位内侍,说他们是证人。

    婆子曾服侍过李枫的,只力证当年宫中传闻李枫病亡,她受李枫恩惠,不肯相信她亡故,特意揭开白布去瞧尸体,这才发现死的人不是李枫,而是急病而亡的一位宫女。

    内侍叩头道:“当年李贵人有孕,却查无侍寝记录,我待要禀了皇后娘娘,正好皇后娘娘有病在身,暂把后宫之事交托给陈贵妃处理,便只好把此事禀了陈贵妃。陈贵妃听后,让严氏夫人领了李贵人出宫,却让宫内一位宫女顶了李贵人的名,报上去病亡。后来之事便不知道了。”

    众人听得明白,当时李枫怀孕时,孙皇后正生病,未能理事,后宫之事是陈蓉陈贵妃在处理,陈蓉不知何故,却护住有孕的李枫,把她送到陈府。

    待内侍说完,太医也作了证,说道当年是他为李枫把脉的,李枫确实有孕。李枫生产时,也是他悄悄到陈府接生的。而李枫产下的那个孩子,正是陈文安。

    众人哗然,交口接耳道:“陈文安是李贵人的孩子?那……”

    千金公主接口道:“没错,陈文安便是本宫的皇兄,父皇的儿子,当今皇上的哥哥。兄弟相貌相像,不足为奇。”

    一片哗然,众人交口接耳,议论纷纷。

    许参不肯罢休,扬声道:“证人所言,只能证实陈太保是李贵人的儿子,并不能证实,他是皇上的儿子。”

    千金公主摆手止了他的话,说道:“本宫的话还没说完呢,许大人急什么?”

    陈文安也道:“许大人究竟受了谁的指使,不顾一切在此诬蔑皇上和我呢?”说着话题一转,扬声道:“许大人的堂侄挟敏是大殿下的伴读,大殿下毒杀兄弟后逃亡在外,挟敏也跟随之。莫非许大人……”

    “我只忠于大唐,忠于皇上。”许参也扬声道:“陈太保莫要混淆视听。”

    “都住嘴!”王倾君在上喝了一声,许参和陈文安一直止了话,不再争吵。

    千金公主早思谋的周全,接着道:“当年我母后还是贵妃,未有怀孕,而孙皇后和孙淑妃,姐妹一起受宠,却也未怀孕,偏生一个小小贵人,初初进宫便有孕,若生下男子,便是皇长子,孙皇后如何容得?”

    众人默默,皇后未有孕,让一个小小贵人先生下皇长子,确实会引发许多风波。

    千金公主说着,环视众臣,继续道:“我母后知道,若是禀上去,李贵人腹内之子定然不保,当然,我母后也有私心,若李贵人之子顺利出生,养在她名下,则她身边有皇长子,将来总多一份胜算。但在孙皇后和孙淑妃眼皮底下,想要养住皇长子,谈何容易?因此,我母后便借严氏夫人之手,把李贵人接出宫,养在陈府。李贵人产后病亡,她所生之子,便寄在严氏夫人名下养大。不想后来,孙皇后病亡,我母后得以封后,便不想接那个孩子回宫。可是严氏夫人自己不能生育,又对那个孩子生了感情,一心当成自己的孩子养,又求母后,不要告诉那孩子真相,让他在陈家长大。我母后便答应了。”

    许参又忍不住插嘴,说道:“既是皇长子,和公主殿下便是兄妹,为何会将公主殿下许给他?这般*之事,却……”

    千金公主打断许参的话,冷冷一笑道:“许大人,容本宫说完如何?”

    “我母后当时虽贵为皇后,奈何孙皇后所生的两子唐天致和唐天远皆得父皇欢心,又对孙淑妃言听计从,母后地位并不稳。这个,众位老大人想必也知道的。偏偏那个时候,孙淑妃不知何故,却疑心起陈太保的身份,暗地里调查。为了不让孙淑妃生疑,我母后无法,只得将我许配给陈太保,释了她的疑心。”

    众人越听越惊奇,陈太保的身世,多么的曲折啊!

    许参有备而来,哪肯轻易认输?再度开口道:“纵如此,李贵人没有侍寝记录,怎能认定她腹中孩子,便是龙子呢?”

    千金公主看许参一眼,冷笑道:“虽没有李贵人的侍寝记录,但宫中却有父皇的起居注。来人,呈起居注!”

    起居注专门记录帝皇一言一行,是宫中秘档之一。现下千金公主掌管内宫,又是监国,想取得秘档一观,却不是难事。

    很快的,便有内侍捧了唐若龙的起居注出来呈上,千金公主翻了翻,递给内侍道:“念!”

    内侍遂念道:“永昌二年,端午节,亥时三刻,帝醉酒,席间出恭,偶遇宫中李氏贵人,龙兴动,生了野趣,从后扑倒李氏贵人,幸之。”

    众人一时肃然无声,先帝风流啊!居然在自己宫中强了一位贵人。

    千金公主俏脸微红,天神,这几句起居注,可是自己写的呢!

    王倾君扶正在自己膝上扭来扭去的唐天喜,看许参一眼道:“许大人还有疑问么?”

    “这起居注……”许参声音微低,有些犹豫。若自己说起居注可以仿造,会不会……

    王倾君冷笑一声,嘱内侍道:“把起居注给许大人看一下!”

    许参接过起居注,翻阅了一下,见前后笔迹一样,闻起来也没有新墨的味道,倒是发出一股陈年霉味,一时只得递回去,承认道:“确是先帝的起居注。”

    千金公主得意,当然了,本宫伪造一本起居注,还会让你看出破绽?

    见许参还想说什么,王倾君看他一眼,脆声道:“传太医,滴血验亲。”

    几位太医很快上来了,分别刺破千金公主和陈文安的手指,挤出一滴血融入缸中的清水中。

    大臣们围了上去,眼见两滴血缓缓相融,这下彻底相信,陈文安乃是千金公主的哥哥,是皇家血脉。

    千金公主扬声道:“如今真相大白,诸位还不拜见大殿下?”

    “参见大殿下!”百官“轰然”跪倒,百感交集,呜,先帝显灵啊,现下蕃国虎视眈眈,皇上年小,人心不稳,突然降下陈太保这样一位年轻力壮的皇子,皇上有臂助了啊!大唐有救了啊!

    一片参见声中,有一个声音突兀响起,“公主殿下所言,只证实陈太保是先帝之子,并未能证实,他不是皇上和安阳王之父。”

    “许大人,你是拼了命想要诬蔑哀家了?”王倾君怒道:“哀家问你,你现下承认不承认陈太保乃皇家血脉?”

    证据充足,又滴血验亲,如何能反驳?许参硬着头皮道:“承认。”

    “那不就结了?”王倾君不再理许参,转向百官道:“陈太保既然是皇家血脉,自要归祖认宗,且他跟公主殿下的婚事,自然要解除,诸般事体,还得大人们操劳。”

    众人自是道:“太后娘娘放心!”

    王倾君点点头,见唐天喜扭得更欢了,忙站了起来道:“哀家累了,要先回宫。”说着示意叶素素抱唐天乐跟上。

    “太后娘娘还没澄清呢?”许参犹自作困兽之斗。

    众人都看傻瓜一样看着许参,无论皇上是先帝的儿子,还是陈太保的儿子,都拥有皇家血脉,都是龙子,都是正统主子,你还一个劲的想要证实什么呀?人太后娘娘和陈太保不想明说,你硬要扒个清楚,这是撕天家脸面呢,脑子进水了啊?

    许参脑子“嗡”的一下,这才回过神。大唐帝国历代皇帝,虽一概文治武功,政绩被人称扬,但在私生活上,哪个按常理出牌了?有霸了儿媳妇为妃,生下儿子来登位的;有纳了太妃为皇后,生下儿子来登位的;有占了小姨子为已有,生下儿子来登位的;不一而足,朝臣早见怪不怪了。

    现下坐在皇位上的,不管是唐若龙的儿子,还是陈文安的儿子,总之,只要是大唐血脉,是大唐后代,朝臣们就会承认,就会死忠。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