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美人抛白眼

    王倾君抱了唐天喜进殿,莫嬷嬷忙上来帮忙给唐天喜唐天乐换衣裳把尿,又喂米汤等,一边以眼询问葡萄,葡萄简单说了金殿上发生的事。莫嬷嬷听完,知道事情已是平息了,不由吁一口气,喃喃道:“老天保佑啊!总归证实皇上和安阳王是天家血脉了!”

    “可是,代价也大了些。现陈文安成了先帝的大儿子,又多了一个威胁。”叶素素叹息。

    待喂饱了唐天喜和唐天乐,让小宫女抱他们在殿前玩耍消食,王倾君这才坐下整理一遍思路。陈文安一跃成为皇子,间接证实唐天喜和唐天乐是天家血脉,同时的,也把唐天致对唐天喜唐天乐的威胁性降到最低。但是陈文安成为皇子后,焉知他对皇位没有觊觎之心?唉,见一步行一步罢!

    陈文安由陈家子弟,当朝太保大人,一跃成为龙子,封千乘王,赐食邑府第,成为当今皇上亲大哥的事,很快传遍京城。

    陈家的人皆窃窃私语:“怪不得呢,那样的风姿,那样的聪慧,原来是龙子啊!”

    “先帝当年那么疼爱他,一再召他进宫,原来是父子啊!”

    “我就说,他那相貌,跟老爷夫人并不是很像,反而像皇家的人,说是因两家祖母是姐妹之故,可也隔了两代,哪儿就像成这样了?原来真相在这儿呢!”

    “陈家养了一个皇子这么多年,可是大功一件,这一回,得有多少赏赐呢?”

    “稀罕什么赏赐啊?二房只有他一个男丁,现下他成了皇子,陈家二房不是绝后了吗?”

    陈文安没有听到这些议论,他一出宫,便直接去找陈平,和陈平密谈了半天,未了拜托陈平在族内找一个子弟过继到陈策名下,以承二房香火。

    陈文安扬名京城时,许参却连着数日称病不上朝,又递折子辞官,说自己年老多病,不能再效忠朝廷了。

    王倾君看完折子,掷在案上道:“好啊,质疑完,给大唐添一个皇子后,就不敢上朝了是吧?”

    司徒元道:“许参确实可疑,还得密切监视住,若没有人指使,他断不敢这般嚣张?”

    王倾君点头道:“如今怀疑他是唐天致安放在朝内的人,只苦于没有证据。司徒将军,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司徒元应了,又说几句,这才告退。

    叶素素匆匆进来,俯在王倾君耳边道:“主子,千乘王搬进宫了,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温室殿。”

    “放肆,谁给他的胆子,私自就搬进宫来了?”王倾君先是愕然,接着大怒。

    叶素素无奈道:“宫中本来多是他的人,现下他是王爷,皇上的哥哥,只借口说道皇上安阳王年幼,主子和公主殿下又是女流之辈,需人保护云云,就这样搬进来了,一时之间,也没人拦着,更没人先来禀告主子。”

    “这是引狼入室啊!”王倾君脸色都变了,从前碍于君臣身份,陈文安还能以礼相待,如今……

    “主子,王太博求见!”有宫女进来禀报,说道王允达求见。

    “请王太博到御书房说话!”王倾君想了想,决定从今天开始,在御书房召见大臣,讨论政事,早些让大臣明白谁才是宫中的主人。

    王允达和王倾君接触这些时候,早知道这位太后娘娘表面上看好像柔弱爱哭,其实骨子里透着一股强悍,并不是好欺的人。他在御书房外候了片刻,猜测着陈文安究竟是不是唐天喜和唐天乐的父亲,猜测来猜测去,却是猜不透。从王倾君这里看,似乎和陈文安并不亲密,且防着陈文安,不像是有过亲密关系的。但是从陈文安方面来看,却又有些像。罢了,不管是不是,反正唐天喜是天家血脉,便是百官的主子,是大唐的主人,是自己效忠的对象。

    王倾君在御书房站了一会,又坐到案前沉思一会,这才召了王允达晋见。

    王允达知道王倾君要自己带孩子,时间宝贵,一进御书房便快言快语道:“太后娘娘与其防着这个防着那个,提心吊胆,何不培养自己的心腹?这些培养起来的人,将来也好助皇上一臂之力。”

    “王太博请详说!”

    “先前陈太后临朝时,罢免了许多老臣,其中不乏能干有才识之士,太后娘娘现下只要下旨,召了这几位老臣回京,官复原位,他们必定对太后娘娘和皇上死心塌地,尽心尽力。且这些人本是陈太后罢免的,自不会忠于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在朝中的影响力自会降低。”

    “另一方面,可开创武举,提拨武功高强之人,充当宫中侍卫和御林军,也可提拨一些人护卫太后娘娘和皇上,减弱陈太保在宫中的势力。”

    王倾君抚掌道:“王太博所言甚是。”

    两人密谈良久,王允达这才告退而出。

    第二日,王倾君便下旨,召一批老臣回京,其中一位,却是王启的旧识,前尚书令罗冲。

    罗冲接到圣旨时,不由老泪纵横,暗地里发愿,此生忠于王倾君和唐天喜,肝脑涂地,在所不从。

    紧接着,有王氏族人连连递牌子求见,说道王启只唯王倾君一位血脉在世,她所生的儿子,按理来说,要过继一位到王家名下,以承香火,可是唐天喜也好,唐天乐也好,都是天家血脉,绝不可能过继到王家。如此一来,就必须在王家族内物色一位男丁,过继到王启名下。此事须得请示王倾君,人选也得王倾君过目同意才行。

    王倾君自知在宫内势单力薄,正苦于自己娘家无人,唐天喜和唐天乐连个亲舅舅也没有,无娘家人扶持,听得王氏族长的话,自然郑重考虑。要过继一人到王启名下,这人以后便是唐天喜唐天乐名义上的舅舅,一荣皆荣,一损皆损,人选方面,马虎不得,因让人请王氏族长进宫问话。

    王氏族长郑重推荐族内一位名唤王应物的少年,说王应物兄弟五人,他排行第五,极聪慧,若是过继到王启名下,好好培养他读书,将来定有出息,不丢王倾君的脸云云。

    待王氏族长告退后,却有宫女进来禀道:“太后娘娘,千乘王求见!”

    陈文安搬进宫之后,每日早上,便过来候在玉阶殿外,待王倾君抱了唐天喜出来,他便从叶素素手里接了唐天乐,跟在王倾君身边一道出去,把绕道过来的千金公主晾在一边。

    因天天见着陈文安,唐天喜和唐天乐很快和他熟悉起来,一见他来了,便咧开嘴笑着要抱抱。

    陈文安进了殿,先抱过唐天喜和唐天乐,这才跟王倾君道:“要给孩子们选舅舅呢,可不能马虎,须得仔细的选。”

    莫嬷嬷看看陈文安,再看看唐天喜唐天乐,神使鬼差的,便挥挥手,领着宫女们退下了。

    王倾君见唐天喜和唐天乐争着要爬上陈文安的膝盖,突然一阵心酸,这两孩子一出生,便没有父亲,难得他们跟陈文安投缘,自己何必太过排斥陈文安呢?

    陈文安又笑吟吟道:“待我出宫,亲自看看王族长说的人选,若真如他嘴里所说的那样,是可造之才,再令王族长领了人进宫给太后娘娘瞧瞧罢!”

    “这是我们王家的事,王爷不宜插手吧?”王倾君含笑道:“且王族长推荐的人,总不会错到那儿去。”

    “也是,若不好了,再换人就是。皇上的舅舅哟,谁不想当?”陈文安说着,抱了唐天喜打旋转,逗得唐天喜“咯咯”乐。

    唐天乐见陈文安抱唐天喜,不抱他,不由“嗷嗷”叫,打滚啊,本王也要打旋转,也要!

    王倾君见唐天乐在榻上打滚,只得上去抱了他,也作个旋转的姿势,笑道:“每次打转,你不晕,我倒晕了!”

    陈文安一听,停了动作,殷勤问道:“容易晕?可有让太医请脉?生过孩子后,身子是虚一些的,况且你又一次生了两个。这阵子又忙,还得好好的补补才是。”

    你谁啊?说这么亲密干什么?王倾君不由白陈文安一眼。

    美人纵是抛白眼,一样妩媚动人。陈文安突然心痒,凑近王倾君道:“若不然,让我给太后娘娘把把脉?”说着就要去抓王倾君的手腕。

    王倾君一甩袖子,冷着脸道:“千乘王什么时候又会把脉了?”

    见王倾君变脸,陈文安笑一笑退后,“太后娘娘这样防着我作什么?”

    王倾君恨得牙痒痒的,冷声道:“千乘王是小喜和小乐的大哥,也得喊我一声母后,总该守礼!”

    “母后,让儿臣尽尽孝,给你把把脉吧!”陈文安嘻皮笑脸道。

    “放肆!”王倾君待要发火,突然想起现下还不能得罪陈文安,不由忍了气,淡淡道:“天也不早了,千乘王请回罢!”

    “可是小喜和小乐舍不得我呢!”陈文安“哈哈”一笑,觑王倾君道:“你还没想起从前的事啊?话说,你就没有怀疑过这两个孩子是我的么?”

    王倾君脸色一肃,哼道:“我不是那样的人!”

    陈文安一怔:“哪你是什么人?”

    王倾君仰头道:“我是先帝的人。”

    陈文安:“……”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