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相约宫门外

    王倾君惊得手足发颤,守在小床前一直喊唐天喜和唐天乐的名字,又急声问方御医,“这是怎么啦,怎会这样?”

    方御医把了脉,扳开两个孩子的嘴看了看,又看舌苔,再去看呕吐物,颤声道:“这是中了毒啊!毒性未明,只能喂些疏解排毒的药,等查清是中了何种毒物,才能正式开方子。”

    “等查明了,小喜和小乐还有命吗?”王倾君嘶吼道:“若是小喜小乐有什么三长两短,全部人都别想活了。”

    叶素素早把可疑的宫女和内侍集中在一起问话,只急得跳脚,吃食和玩具等,全是自己和葡萄检查过的,怎么还会出问题呢?

    陈文安踏进玉阶殿时,就吩咐侍卫道:“守住殿门口,全部人不许随意进出。”说着冲进内室,正好看见王倾君把唐天喜抱在怀内,端着一碗红糖水喂着,又急急掀开唐天喜的裤子去看,想看看他排尿没有,又问方御医道:“多些排尿,便可排出一些毒素是吧?”

    方御医道:“确是如此。因皇上和安阳王还小,不敢开重药,当务之急,是要多排尿,多出汗,才能减轻毒素。”

    千金公主听到消息,很快也赶了过来,进去看了唐天喜和唐天乐,见他们呕吐完,小脸没了人色,只小声哭泣着,不由想起自己的亲弟弟唐天佑,当年也是中了毒,苦熬数月而终,而自己的母后,也因伤心过度病卧在床,最后病亡,一时落了泪,咬着牙道:“若查出是谁做的,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陈文安正检看唐天喜唐天乐玩过的东西,待拣起多格公主留下的镯子和珠串,脸色忽的变了,喊了方御医一声道:“方大人过来瞧瞧这镯子和珠串,看看可有问题?”

    方御医检看一番,脸色也变了,把镯子放进水中,又拿银针去测,看着银针慢慢变黑,便举起给陈文安瞧,说道:“镯子所涂的五彩漆有毒。”

    陈文安一下站直了身子,转身出殿,吩咐侍卫道:“请多格公主回宫中一趟,要快。”

    多格公主坐着轿子才出了宫没多远,便有侍卫追出来喊住,道:“千乘王殿下请公主回转,有话相询。”

    “千乘王叫我?”多格公主掀开轿帘,不敢相信的指指自己的鼻子,见侍卫点头,她一瞬间满脸笑容,马上吩咐轿夫抬她回去,又套问侍卫道:“可知千乘王殿下请我回去,有何要紧事?”

    侍卫摇头不答,只快步向前。

    难道想请我在宫中用膳?多格公主猜测了一下,心下窃喜,不管如何,他肯主动,便有戏了。

    陈文安等在殿前,一见多格公主出现,马上迎上去,不待她说话,便道:“进殿再说。”

    “什么,我手腕上戴的镯子和珠串有毒?”多格公主听得陈文安的话,一下愣住了,嚷道:“这是我在你们大唐街上买的小东西,就是有毒,我也不知道。我绝对不可能毒害皇上和安阳王的,他们那么小,那么可爱。”

    陈文安止住多格公主的话,冷冷道:“皇上和安阳王正是啃了那镯子和珠串,这才中毒的。适才御医查看过镯子和珠串,已作了证明。说道镯子和珠串上涂着的五彩漆,里面混有一种蕃国来的慢性毒药。皇上和安阳王各啃了一口镯子和珠串,后来喂奶,那口水沾着的毒素便随着奶水进了肚子里。”

    多格公主一下白了脸,分辩道:“我人在大唐,若是毒害皇上和安阳王,自己的命要不要了?且此事关系两国邦交,这是要害两国交战呀,怎么可能这样做?再说了,皇上和安阳王一旦有事,大唐还有两位王爷,一位是千乘王殿下您,一位是唐天致,无论是谁继位,都是年轻力壮的皇帝,对蕃国反没有好处。我再白痴,也不会这样做。”

    陈文安脸色稍缓,看定多格公主道:“所以,此事还要请公主回想一下,是谁带你去逛街买这镯子和珠串的,今儿又是谁给你装扮,让你戴了这镯子和珠串进宫的?”

    多格公主嚷道:“是驿馆里一位小官员的女儿,她熟悉京城道路,这几天都是她带我出去逛,吃京城美食,买了许多东西。这镯子和珠串,却是我自己喜欢,今儿随意戴上的,没想到惹了祸。”

    陈文安一听,吩咐侍卫出去抓了那位官员和他的女儿进宫。

    里面,御医会诊完毕,皆跪在地下叩头道:“太后娘娘,此是慢性毒,若没有解药,只能暂时控制住不发作,却是……”

    王倾君紧紧攥着手,眼泪一滴一滴的滚落,好半晌道:“就没有法子了吗?”

    “若能找到下毒的人,让他交出解药,或能有救。”方御医把心一横,擦了擦汗道:“另有一个法子,便是张榜公告,看看京城内有没有解毒圣手。”

    王倾君闭了闭眼,张开道:“服下你们的药,皇上和安阳王的寿命,能维持多久?”

    “最长三个月。”方御医声音颤抖了,皇上和安阳王若有事,自己这颗头,只敢也保不住了。

    “好,张榜公告,寻找解毒圣手。”王倾君轻轻抚着唐天喜的小脸,仰头道:“只要能解了毒,咱们这个皇帝不做也罢,太危险了。”

    陈文安跨步进来,挥手让方御医下去,沉声道:“不做皇帝更危险,你想一想,历代皇帝在皇位上下来,有哪个有好下场的?如今骑虎难下,只有强大起来,制伏住大唐这只猛虎,才有生机。”

    王倾君眼泪又滴落下来,哽咽道:“是我天真了!”

    稍迟些,叶素素揭帘而进,手持一封信,禀道:“多格公主所说的那位官员和他的女儿,已潜逃,并不在驿馆内。在他们房中搜到一些东西,另有一封信,信口封了漆,声明由太后娘娘亲启。”

    王倾君待要接信,却被陈文安抢先一步接过,捏了捏,,确信无异状,这才折开封口抖了抖,抖下一页纸来,方拣起递给王倾君,沉声道:“以后再有信或是物件递进来,先让人检看了,你再看。”

    王倾君点头,展开信纸看了起来,才看几行,脸色大变,看向陈文安和叶素素道:“是唐天致的信,他约我在宫外见面。”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