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人面相映红

    金沙寺建在京城郊外,寺边植有枫树,每到秋季,枫叶红如火,有上香的女子偶然站在枫树下,人树相映红,便成了风景。因此每到秋季,来金沙寺上香的香客明显多了起来,更有一些文人雅士来此秋游,吟诗作对,顺道偶遇相熟或不相熟的女香客,成就佳话。

    王倾君扮作女香客模样进入金沙寺时,并没有引起注意。叶素素穿了青衣,扮作婢女模样,提着篮子紧紧跟在她身边,心下紧张着,又怕露出形迹,只努力忍住,并没有四处张望。

    一位知客僧见她们进来,便迎上去笑道:“施主来了,请进请进!”

    王倾君点点头,和叶素素先到佛前上香,默佑一番,这才随知客僧进入静室。

    静室中一位负手站着的青年男子听见动静,缓缓转身,看向王倾君道:“好久不见!”

    王倾君见青年男子一对剑眉,鼻如悬胆,相貌有几分肖陈文安,便知道这是唐天致了,因也道:“好久不见!”

    “见过殿下。”叶素素从前在孙淑妃殿中服侍时,常常见到唐天致,彼此也熟悉,这会待要喊大殿下,突然醒觉,陈文安的身份证实之后,他才是大殿下,一时改了口,上去拜见。

    “是素素啊,一年多不见,原来有新主子了。”唐天致叹息一声,“物是人非啊!”

    “殿下清瘦了。”叶素素感叹,说着端起桌上的茶壶斟了茶,这才躬身退下,自去守在门边。

    王倾君坐到案前,端起茶吹了吹,却不喝,开口道:“你想如何?”

    “好,快人快语,开门见山,我喜欢!”唐天致坐到王倾君对面,端起茶喝了两口,方才道:“不错,驿馆中那位官员是效忠于我的,是我让他的女儿带了多格公主出去逛街,让多格公主买下手镯和珠串。如我所预料的,多格公主戴着手镯和珠串进宫了,天喜和天乐果然喜欢那五彩的东西,小娃儿一见着新鲜东西,总喜欢往嘴里塞,啃一啃才罢。于是,他们就中毒了。那涂在手镯和珠串的五彩漆,里面混了慢性毒散,除了我,再无人能解。”

    王倾君握着茶杯的手指颤抖着,百般忍下,才没有把茶杯摔在地下,只哑声道:“小喜和小乐只有几个月大,你怎么忍心下手?”

    “那么我呢?你们怎么就忍心下手了?让我蒙受不白之冤,让我背上毒杀亲兄弟的罪名,让我像个罪犯一样被人到处追打。为了皇位,你们又有什么不忍下手的?现下倒好意思来指责我?”

    王倾君忍下掐死唐天致的心思,梗着脖子道:“殿下认为是我害你的?”

    “虽然不是你,但焉知你有没有参与?”唐天致冷笑一声,喘着气道:“当晚在三清殿内的,除了你和我,别的人全死净了。你当上太后娘娘,母仪天下。而我呢,却背负着罪名,东躲西藏,这公平么?”

    “殿下只说,要如何才肯给解药?”王倾君深怕再分辩下去,会更加触怒唐天致,忙转了话题。

    “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唐天致把茶杯“叭”一声搁回案上,站起来道:“给我洗刷冤屈,还我清白,恢复我的身份。我会助着你对抗陈文安,扶养天喜和天乐长大成人。”

    王倾君也站了起来,扶着案台道:“御医说,小喜和小乐只能熬三个月,而帮你洗刷冤屈,三个月只怕不够。”

    唐天致沉声道:“朝臣怀疑天喜和天乐不是天家血脉时,你怎么就能够那么快帮他们洗刷,还他们清白呢?三个月,是绝对够了。”

    王倾君眼眶一下红了,声音低了下去,“小喜和小乐还小,那毒素留在他们身体内时间太长,只怕有害,还请你……”

    唐天致摆手道:“他们是我的弟弟,我焉能不心疼?那毒是精密调配过的,只要你们不胡乱解毒,三个月内,不会有事的。”

    王倾君又跌坐回椅上,扶着头道:“我生产时脱力,产后得了忘症,以前的事,却是忘记了。若要帮你洗刷冤屈,总得知道当年在三清殿发生了何事。”

    “怪不得你适才进来时,像是不认识我似的。”唐天致恍然大悟,坐回椅子上,说起当年的事。

    “父皇病重,听信道长的话,召七巧女进宫冲喜,你是唯一成功侍寝的七巧女,很快得了父皇的宠爱。当时宫中陈皇后和孙淑妃争权,父皇又迟迟不立太子,……陈皇后和孙淑妃都想拉拢你,让你试探父皇的意思。中秋节那晚,有人在酒中下毒,毒死了天远天宁,毒伤了天佑,把罪名栽在我身上,我见机不妙,忙逃出宫。”唐天致说到这里,停一停才接着道:“我怎能背负着杀弟的罪名活在世间,或是莫名死去呢?”

    “殿下认为,是谁下毒的?”王倾君问道。

    “应该是陈皇后令人下毒,想要毒杀我们兄弟,结果误毒了她自己的儿子天佑。”唐天致仰头大笑,“自作孽,不可活啊!”

    王倾君寻思,唐天致是唐若龙大儿子,若没有意外,自可承继皇位,确实没必要节外生支,去毒杀其它兄弟,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王倾君才要接话,突听得门口“咚”一声响,紧接着,叶素素被扔了进来,昏倒在地。

    她未及喝问,“哐”一声响,涌进数位持刀的侍卫,后面跟着千金公主。

    千金公主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霞,难掩兴奋,“唐天致,你毒死兄弟,气死了父皇和母后,还有脸活在世上?”

    唐天致看向王倾君,大怒道:“你这个笨女人,自己不要命,连自己儿子的命也不要了么?居然引了她来?若是我死了,你的儿子焉能活着?”

    王倾君脸色全变了,看着千金公主道:“小喜和小乐是你弟弟,若没有解药,他们……”

    “还有三个月,御医一定能想到办法解毒的。”千金公主似笑非笑,突然抬手指向王倾君和唐天致,朝侍卫道:“把这对在外幽会的狗男女杀了,地下昏迷这个,留着作见证。”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