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开始争宠了

    自己在外逃亡一年多,早不是当年的风光模样,纵洗刷了冤屈回宫,也不能和正得意的陈文安抗衡,但若是得了王倾君的信任,和她携手,助她对付陈文安,恢复身份当个王爷,总是可以的吧?

    唐天致迅速权衡着,唐天喜和唐天乐现下若有事,得益的确实是陈文安,而不是自己,而陈文安身份不明,怎能任他这样得了江山?

    王倾君见唐天致不答,只心急如焚,继续道:“天喜和天乐这样子,很容易被人有机可乘,若有个什么,必定赖在你头上,认为是中毒之故,到时……”

    “好,我答应你。”唐天致缓缓吐出一口气,低声道:“我现下就跟你进宫,亲配了药给天喜和天乐服下。宫中有御医看着,你也不怕我作假。”

    王倾君心头一松,腿一软,差点萎倒在地下,亏得叶素素扶住,才站定了身子,只惊喜交集道:“你愿意跟我进宫?”

    “当然。”唐天致答的爽快。

    “好,我会想法保你安全,不让人动你一根毫毛。也会尽快帮你洗刷冤屈,让你重回殿堂。”王倾君说着,飞快转向叶素素,吩咐道:“一矣回去,马上召司徒将军进宫保护二殿下,寸步不离。”

    “哐”一声,门被踏开,陈文安领着人冲了进来,他一眼见到王倾君好端端站着,这才暗松一口气,待看到王倾君衣领口有血迹,脸色又一僵,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公主殿下被刺客所杀,却是救不活了。”王倾君指指地下的千金公主,掩面道:“那刺客武功极高,一击得手便跑了,连样子也没看清呢!”

    她说着,指指唐天致,“亏得二殿下护着我,我才没有出事。”

    唐天致见得挟敏也跟在陈文安身后进来,又指挥人守住了门口,这下放了心,顺着王倾君的话道:“天晴带来的那些侍卫全是草包,连主子也没有护住,一个也不能饶过。”

    陈文安见王倾君说话声音正常,不像受伤的样子,方不再追问,只轻描淡写道:“外间的侍卫,已全拿下了,一个也不漏,放心吧!”

    唐天致看一眼陈文安,再看一眼挟敏,心知自己这一方的人在陈文安手下是讨不了好处的,因道:“听闻皇上和安阳王中了毒,恰好我这些时流落在宫外,晓得些医术,倒愿意进宫配药,帮皇上和安阳王解毒,陈大人应该不会拦阻于我吧?”

    陈文安先看王倾君一眼,见她点头,便会过意来,唐天致这是已和王倾君说好条件了呢,一时道:“若能解了皇上和安阳王身上的毒,一切好说。”

    唐天致似笑非笑道:“陈大人谅解便好。只是我冤屈未洗刷,就怕进了宫中,被有心人利用,未及配出药来,就有人借当年的事要致我于死地,间接害了皇上和安阳王。”

    陈文安知道唐天致疑忌自己,也不解释,只道:“太后娘娘自会为你洗刷冤屈,恢复你王爷之位,你只管好好配药。”

    王倾君见他们相谈甚欢,知道双方都有顾忌,不会动手,一颗心才放回原处,嘱孙叔伦道:“孙大人令人四处搜查,抓捕那刺杀公主殿下的刺客。”说着停一停,又道:“公主殿下的后事,就由你办理了。”

    孙叔伦一一应下,躬身道:“此处不安全,还请太后娘娘和王爷尽早回宫!”

    “摆驾回宫!”叶素素也知道王倾君急于回去,忙喊了一句。

    眼见王倾君向外走,唐天致忙紧紧跟上。

    陈文安蹲到地下,用手抚上千金公主的眼睛,低低一叹,嘱孙叔伦道:“她生前爱漂亮,身后事,也办得漂亮一些罢!”

    孙叔伦应了,也蹲了下去,朝千金公主行了一个礼,这才道:“王爷为何让唐天致回宫,这一回去,只怕……”

    陈文安淡淡道:“大唐是强国,可是自从去年中秋节死了两个皇子,伤了一个皇子,再至先帝驾崩,朝局便动荡起来,周边小国和蕃国皆虎视眈眈,待机而动。唐天致先前是大皇子,支持他的人不在少数,至今还有许参等老臣效忠于他。若是为他洗刷冤屈,让他回朝,却是有利于人心归拢。若杀了他,人心散乱,谣言四起,木达又在京城,于大唐不利。”

    “王爷想得深远。”孙叔伦表示佩服,胸间有一言却不吐不快,低声道:“王爷固然是皇子,可总有人暗地里质疑,唐天致不同,他生下来便在宫中,又曾有机会被立为太子,就怕他羽翼丰满之后,不利于王爷。”

    陈文安挥手止住孙叔伦的话,“大唐四位大将军,虽手握重兵,但一直忠于先帝,不幸的是,先帝一驾崩,唐天佑病弱,陈太后专权,将军离心,已不复当年忠心。之前,我是陈家子弟,陈平是我伯父,他手握重兵,对我,对陈家,都是好事。但现下我是皇子……,偏他对我有养育教导之恩,我不能动他。可是不动他,则皇室势弱,百官势大,一旦有人生异心,则会出现臣欺君的事。所以,还是留着唐天致罢!再说了,唐天致也不是好杀的。皇上和安阳王还等着他的解药呢!”

    孙叔伦明白了,这是留着唐天致抗衡陈平将军呢!

    王倾君回到宫中时,不忙去见唐天喜和唐天乐,只匆匆去洗漱,换下脏衣裳,又把手泡在温水中好半晌,犹自觉得还有血腥味,一时把头伏在手肘上,有些难过。今日亲手杀了千金公主,他日,还不知道要杀多少人,才能替儿子护住江山呢?

    叶素素拿了巾子过来帮王倾君擦手,劝慰道:“主子,公主殿下几次三番要害您,不是您死,就是她亡,迟早的事而已,何必难过?”

    “说的也是。”王倾君自我安慰道:“我若死了,小喜和小乐怎么办?我若不想死,便迟早要杀掉公主殿下的。今儿不杀,明儿也会杀。”

    叶素素又禀道:“二殿下已和御医配解药去了,说道晚上便能配出来。”

    王倾君点头,唐天致多年的皇子不是白当的,才进宫门,便有人不顾一切迎接他,又跪在地下为他叫屈,要自己为他洗冤,这么着的,纵他没有给自己下毒,自己其实也不敢动他了。不过也好,留着他抗衡陈文安吧!

    正寻思,浴室外传来唐天喜和唐天乐“呜呜”叫的声音。

    王倾君一听,站了起来,冲了出去,一手一个,抱住了唐天喜和唐天乐,笑道:“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呢?”

    莫嬷嬷笑道:“有人禀报,说道主子回来了,进了浴室洗漱,皇上和安阳王硬是听懂了,一直叫着,指着这个方向,要我们抱他们过来瞧。”

    唐天喜和唐天乐大半天不见王倾君,这会被她抱在怀中,只紧紧搂住她,突然的,一人一边,“啧”一声,亲在王倾君脸上。

    “哟!”王倾君叫了一声,一颗心差点酥掉了,脸泛桃花道:“会亲人啦!”

    “啧”一声,唐天喜又亲了一下,声音又大又响,亲完还斜眼看唐天乐,瞧,朕最疼母后了,多亲了一个呢!

    唐天乐也“啧”一声再亲了一次,亲完用小手盖着王倾君左边的脸,不让唐天喜再亲。

    唐天喜把小手伸过去,盖在王倾君右脸,也不让唐天乐再亲。

    一殿人见了,忍不住全笑了起来,“就这开始争宠了啊?”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