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是甜甜的呀

    天昏黑下来,玉阶殿外挂起灯笼,殿内掌起灯,灯光昏黄温暖,殿内各人脸色却略现焦躁。

    王倾君心神不定,只频频看向门外,叶素素匆匆进来,禀道:“主子,二殿下已配好了药,只方御医不放心,拿毒镯子泡水喝下,服了刚配的解药,说要亲自检看解药的效果,现下那边的人全看着方御医,只等他说行,才敢拿解药过来呢!”

    听说解药已配出来了,只等着效果,王倾君略略放心,吁口气道:“二殿下亲手配的,自然不会有假。”唐天致都进宫了,怎敢配出假药?

    叶素素说着,又禀道:“司徒将军已进宫,现守在二殿下身边,无谕便不会离开。”

    听得司徒元进宫,王倾君松了口气,千金公主死了,这宫内诸事,便是陈文安掌握着,虽说陈文安没有露出要对付唐天致的意思,但总得防着。在唐天致未洗清冤屈之前,身边须得有一个可靠的人护着他,同时监视着他。而司徒元,正是一个好人选。

    隔了一会儿,便听得殿外脚步声响,红锦进来禀道:“主子,殿下和方御医李太医等人来了!”

    “快请进来!”王倾君一下醒了神,太好了,方御医活生生来了,证明他适才服下的解药有效果呢!

    叶素素和葡萄也激动起来,齐齐迎到殿门外。

    唐天喜和唐天乐趴在榻上玩,见得众人皆看向门外,也仰起头看向门外,极是兴奋,有客人来了么?每次有客人来,总会带些好玩和好吃的,这回来的客人,会带些什么呢?

    待叶素素揭起帘子,通禀了一声,唐天致便率先进去,一点犹豫也没有,先站到王倾君跟前,躬身行礼道:“拜见母后!”

    陈文安见唐天致行礼,只得也上前行了礼,口称见过太后娘娘。

    “免礼,都坐罢!”王倾君看看眼前这两个“儿子”,有些头疼。

    叶素素和葡萄等人悄悄打量陈文安和唐天致,再看唐天喜和唐天乐,都有些星星眼,哟,四兄弟都俊得离奇呢!四人的相貌,确实很相像。就是不说,人家一瞧,也知道是兄弟。

    唐天致一见唐天喜和唐天乐,只觉很稀奇,粉团团一对儿,长得一模一样呢!

    “见过太后娘娘!”方御医和司徒元等人也齐齐上去行礼,又转向唐天喜和唐天乐,笑道:“见过皇上,见过安阳王!”

    “呜!”眼见人多,唐天喜兴奋了,免礼啦,好吃好玩的东西呢?

    “呜!”唐天乐也跟着唐天喜叫了一声,瞪在唐天致和方御医等人的手上,眼见方御医手里拿了一个小瓶子,这才高兴起来,哈哈,有糖豆豆呀?

    方御医已举起瓶子道:“禀太后娘娘,二殿下配了解药出来,臣已亲自试过,确认无误。只是被臣吃了一丸,现只剩下两丸,……”

    唐天致马上解释道:“并非不想多制,而是有一味药不够,只能制三丸,偏方御医不放心,吃了一丸,这才……。母后放心,待那一味药搜寻来了,儿臣自会紧着再制一丸出来。”

    李松柏也作证道:“那味药虽不算名贵,但宫中刚巧没了,已让人出宫去寻,料着明儿早上便能再配一丸出来的。”

    王倾君这才含笑道:“你们辛苦了!”

    说着话,方御医已令人拿了药杵等物,把一颗药丸倒了出来,当众杵碎了,磨成粉未,一边道:“温水服下便成。”

    叶素素早端了温水过来,候在一边。王倾君把唐天喜抱到膝上,见唐天乐不满,只笑道:“待会就轮到你了,别着急。”

    李松柏吩咐宫女拿了一张纸进来,让方御医把药散倒在纸上,然后把纸小心折成漏斗形状,笑眯眯朝唐天喜道:“皇上,这个可好吃了,吃吃看!”

    有多好吃呢?唐天喜张开小嘴,作出呱呱待哺的模样。

    李松柏手快,一矣唐天喜张开小嘴,便把纸漏斗凑到他嘴上,只一倒,就把药散倒了进去。

    叶素素手更快,已把鹤形嘴茶壶的壶嘴塞进唐天喜嘴里,未待唐天喜品过味来,就灌了一口温水进去。

    “好了,喝下去了!”王倾君见唐天喜呛了一下,忙给他抚背,以肯定的态度道:“味道很不错,是不是?”

    唐天喜扁扁嘴,一下哭了起来,苦的,苦的,不是糖豆豆。

    葡萄淡定的过来,往唐天喜嘴里塞了一颗糖豆豆,见他含了一含,止了哭,这才抱过去,笑道:“轮到安阳王吃了,咱们吃完了,可以去玩了。”

    王倾君忙去抱唐天乐,唐天乐适才见唐天喜哭了,有些不安,待坐到王倾君的膝盖,只紧紧闭着嘴,观察着大人们。

    见唐天乐不肯张开嘴,王倾君忙哄道:“甜甜的,甜甜的哟,快张嘴。”

    葡萄抱了唐天喜过来,当着唐天乐的面问道:“皇上,是不是甜甜的呢?”

    唐天喜嘴里砸巴一下,是甜甜的呀!

    “看,哥哥都吃了,你也吃,别落后了。”王倾君见唐天乐似懂非懂的,便一再强调是甜甜的东西。

    唐天乐见唐天喜砸巴得欢快,这才张开嘴。

    陈文安站在旁边看着唐天喜和唐天乐吃了药,见他们额间的青黑色渐渐褪退,方才吁口气。

    一时众人又哄着唐天喜和唐天乐喝水,逗着玩,见他们没有异状,皆松了口气,看向王倾君道:“主子,是解药没错。”

    看看药效差不多了,方御医再次为唐天喜和唐天乐把脉,神色松了下来,点头道:“还得多喂水,再捂了出汗,毒素才能去尽。”

    李松柏插嘴道:“水里加点盐。”

    忙乱完毕,方御医和李松柏告退,陈文安和唐天致却赖在殿内不走。

    陈文安瞪唐天致:好了喂,还不走?我们一家子四口人团聚,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呢?

    唐天致早察觉到陈文安对王倾君有异状,这会怎么肯走?只和王倾君道:“母后今儿辛苦了,可得早些休息。儿臣明早定然奉上解药,解除母后体内的毒。说起来,母后就不该服下那毒,吓坏儿臣了。”

    王倾君:这么腻歪说话是要闹哪样?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