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有耳福了呀

    上完早朝回到殿中,费公公来禀,说道玉阶殿人手渐多,殿室却偏小,问王倾君要不要搬到清宁宫中住,若要搬,也好准备布置一番,再择个吉日搬过去。

    后宫各殿,以清宁宫地方最大,风景最好,也是各任太后娘娘安居的地方,王倾君本有心搬过去,只是事情忙,便耽搁了。现下听得费公公的话,笑道:“近着年关了,各事忙碌,也不忙着搬,先布置着,待过了年再择吉日搬罢!”

    费公公应了,自行告退。

    葡萄这里奇怪,喃喃道:“费公公怎么操心起这个来了?”

    莫嬷嬷打一下她的头,笑道:“这哪儿是费公公操心?是千乘王殿下在操心好不?”

    葡萄这才想起,费公公却是陈文安一手培养的内侍总管,他问及王倾君是否要搬到清宁宫,自然是陈文安授意的。

    叶素素也会意,悄道:“二殿下洗刷了冤屈,又封了昌平王,偏生不肯出宫住,只住在离这儿不远的青荷殿,千乘王这是防着他,不愿他太过接近主子呢!待主子搬到清宁宫,昌平王早晚想见主子,便没那么方便了。”

    正说着,有内侍进来禀报,说道王氏族长带了王应物和王蕴来见太后娘娘。叶素素忙令人快请,一面进去告诉王倾君。

    “主子,司徒将军调查过王应物和王蕴,说道王应物今年十岁,年纪虽小,确实聪慧,假以时日,料着能成为主子的臂助。至于王蕴,却是王氏族长的女儿,也是族中最为聪明美貌的女子了,主子瞧着,要是合意,就留在身边,没准将来也能成为臂助。”

    “族长想得周到啊!”王倾君感叹,“小喜和小乐太小,我身边没有自己族中的人,确实不便。”

    叶素素提醒道:“国孝一过,千乘王和昌平王的婚事,便要上议程了,主子身为他们的母后,自然要费心。王蕴今年十五岁,过两年十七,刚刚好。”

    王倾君点头道:“且看过人再论。”

    一时王氏族长领了王应物和王蕴进来拜见王倾君,王倾君赐坐后,见王应物白白净净,笑起来颇有些腼腆,一下就喜欢上了,招手让他上前,问了几句话,点头道:“且在宫中住两天再回去罢!”

    王氏族长知道这是想留王应物在宫中观察两天再作定夺的,便笑道:“应物还不谢恩?普通男子,哪个有福份在宫中留宿?”

    王应物也聪慧,已是躬身谢过,害羞笑道:“我能抱抱皇上和安阳王么?”

    王倾君笑着点头,看着王应物过去和唐天喜唐天乐玩在一起,这才招手让王蕴上前。

    王蕴有些紧张,若能留在宫中,不亚于一步登天,就算将来不能当王妃,至少也能嫁个太后娘娘的心腹大臣。

    王倾君见王蕴果然美貌,说话也伶俐,便笑对王氏族长道:“让阿蕴也在宫中住几日罢!”

    “这是小女的福份。”王氏族长大喜过望,示意王蕴谢恩,又道:“阿蕴在家中也是调皮,若太后娘娘瞧得中,留她在宫中跑跑腿,也是我们的荣耀。”

    王氏族长告退后,司徒元带了两位青年男子来求见。

    两位男子一个喊宋度,一个喊林影,却是王启两位旧部下的儿子。

    “拜见太后娘娘,愿为太后娘娘效忠!”宋度和林影武功高强,本在军中服役,见了司徒元一面之后,知晓王倾君身边需要人,便愿意来当她身边的暗卫,誓死效忠。

    王倾君忙示意他们免礼,少不得勉励几句。

    听闻王倾君在“招兵买马”,陈文安和唐天致反应各异。

    至晚,唐天致却是过来玉阶殿拜见王倾君,伏地道:“这回能洗刷冤屈,全是母后一手之力,儿臣不胜感激!”

    王蕴站在王倾君身边,悄悄打量唐天致,一颗芳心“砰砰”乱跳,昌平王好俊呀!

    王倾君示意唐天致起来,笑着给他介绍王应物和王蕴。

    听得是王家族内之人,且王应物是准备过继到王启名下当儿子的,唐天致自是笑着夸了几句。

    王应物还罢了,王蕴听得唐天致夸奖,俏脸却是微红,只努力保持着娴静的样子。

    正说着,叶素素揭帘进来,禀道:“主子,千乘王来了!”

    话一说完,陈文安便在帘外探进头来,笑道:“好热闹啊!”说着跨步进房。

    王应物和王蕴吓了一跳,千乘王怎的这样嚣张?也不等人禀完,就进来了?

    玉阶殿诸人早习惯了,只作不见。

    陈文安一进去,直奔唐天喜和唐天乐,一手抱起一个,打了一个转,这才笑道:“一天不见,又俊了一些呢!真是的,越来越像我了。”

    众人:“……”

    王倾君暗汗,跟王应物和王蕴介绍道:“这位是千乘王。”

    王应物和王蕴只得上前行礼,“见过千乘王。”

    陈文安看了一下王应物和王蕴,随口问了几句话,见他们应答得体,便点点头,又自顾去逗唐天喜和唐天乐。

    王蕴偷看陈文安一眼,俏脸红霞更盛,一时悄悄退到王倾君身后,不敢再看。

    一时红锦捧了一具琴进来,笑道:“太后娘娘,这是匠作监那边制的,说道弦线是特制的,只要不猛抓,便不会割伤手。”

    王倾君让红锦放下琴,过去抚了抚琴,发现弦线确实柔软,便点了头,笑向唐天致道:“还是那日到简老太妃的殿室,见得简老太妃弹琴,小喜和小乐便挥着小手,硬也要上前弹一弹。后来回殿,便让匠作监制一具琴,闲时让他们兄弟玩。没想这么快便制出来了,瞧着也不错,只不知能不能弹出曲子来。”

    唐天致却是会弹琴的,闻言笑道:“我弹弹看!”说着过去,待王倾君站起来,他便坐到琴榻上,端正了身子,凝神一会儿,动手弹了起来。

    琴音响起来时,众人都愣住了,这是给皇上和安阳王玩的琴哪,昌平王用这样的琴来弹,居然也能弹得这样好听?

    唐天喜和唐天乐听得琴声,便在陈文安怀中挣扎起来,陈文安只得抱了他们过去。

    唐天致听得唐天喜和唐天乐的声音,回首一笑,停止弹奏,伸手抱过唐天喜,把他放在左膝,又抱过唐天乐,放在自己右膝,拉着他们的小手弹起了琴。

    唐天喜和唐天乐学唐天致适才的样子,伸手抚在琴上,作出一副陶醉的样子,“铮铮”的拨了起来。

    因琴的弦线是特制的,且唐天喜和唐天乐小手无力,琴音绵软,这样乱弹,居然也不算难听,玉阶殿众人还配合的鼓起掌,夸奖道:“弹得好!”

    唐天喜和唐天乐更来劲了,弹得更欢了。

    陈文安看着坐在唐天致怀中的唐天喜和唐天乐,有些不满,不过会弹一个破琴,居然就引走了小喜和小乐,岂有此理?

    “来人,拿我的洞萧过来!”陈文安吩咐内侍,一面看着乐在其中的唐天喜和唐天乐,儿子啊,会弹琴不算什么的,会吹萧,那才厉害哪!

    咦,千乘王准备吹萧?玉阶殿众人全惊喜了。从前便听说千乘王吹得一手好萧,只是轻易不在人前吹,没想这回居然要吹了。哈哈,有耳福了啊!

    叶素素附在王倾君耳边道:“千乘王殿下吹萧,是拜过名师的,那时候先帝最爱听他吹萧,常召他进宫,恩宠有加。也因如此,陈皇后才下决心把公主殿下许给他。”

    原来还有这一段故事!王倾君低声道:“真吹得那样好听?”

    叶素素道:“那时孙淑妃生辰,他吹了一次,我在殿内听着,都恍了神,确然与众不同。”

    很快的,便有人取了陈文安的洞萧过来。

    陈文安接过洞萧,坐到榻上,吩咐叶素素道:“把皇上和安阳王抱过来!”

    唐天喜和唐天乐乱弹了一会,早有些腻了,抬头看见陈文安执了一管翠绿色的洞萧,感觉很新鲜,见叶素素过来要抱他们,也不反对,笑嘻嘻让叶素素抱了过去。

    待唐天喜和唐天乐乖乖坐到身边,笑嘻嘻仰头看时,陈文安这才擦了擦洞萧,双手执萧凑在嘴边,吹奏起来。

    萧声响起时,王倾君有一瞬间的迷惑,隐隐约约捉住了什么,却又没有捉实,只看向葡萄,轻声道:“我好像听过这曲子。”

    葡萄递了茶给王倾君,近前道:“老将军也会吹萧,在府中时,常吹这曲子,主子听着,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王倾君凝神细想,好半晌摇头道:“只觉萧音熟悉,别的却没想起来。”

    葡萄叹道:“千乘王吹得真好,快要赶上老将军了。若他能常常过来吹萧,不定能让主子想起以前的事呢!”

    唐天喜和唐天乐听了一会儿萧声,待要伸手去抢陈文安手中的萧,一时够不着,便各自把中指横在嘴边,作出吹萧状。

    众人正听陈文安吹萧,突然察觉唐天喜和唐天乐的异状,一下分了神,皆掩嘴笑了。

    陈文安一时停了吹奏,看向唐天喜和唐天乐。

    唐天喜移动着手指,吹出了口水,接着吹出“噗”的一声。

    “噗!”唐天乐也吹出了声音。

    萧声突然停了,接着传来“噗”的声响,王倾君脱口道:“咦,破音了?”

    “哈哈哈……”众人全笑倒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