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俏脸开桃花

    陈文安黑了脸,斜睨王倾君道:“除了牺牲儿子们的婚事,你就没别的本事了?”

    “我又不会打仗,要是会打仗,我就自己去了,不用陈平去,就不用受他要挟了。”王倾君也急了,“这当下要他去打仗,他提这样一个要求,如果不答应,怎么行呢?”

    “你不会打仗,我会。”陈文安见王倾君一急,俏脸潮红,不知为何,心里又软了,转开脸道:“明儿早朝,我会自请领兵出征,跟陈平争这个将军之位。度着他一听我要领兵,心里必然着急,也就退让了。”

    “万一他真的把将军之位让给你呢?”王倾君脱口道。

    “哪不是如你所愿么?”陈文安冷声道:“我死在战场,你便能安心了。”说着站了起来,扬长而去。

    王倾君突然抓起枕头扔在地下,气恨恨道:“小鸡肠肚的男人,究竟要记恨我多久啊?”

    “主子,您要杀他,这可不单单是小鸡肠肚那么简单。”叶素素闪身进房,悠悠道:“皇上和安阳王还小,主子身边没有他帮着,确实寸步难行。”

    “我能怎么样?我都低声下气了,他还给冷脸。”王倾君委屈极了,“除了他,还有昌平王帮着打理朝政呢,不信没了他就不行了。”

    “主子就别自欺欺人了,没了他确实不行呢!昌平王虽有许大人一帮子老臣效忠着,总归比不上千乘王。”叶素素摇头道:“不得不承认,这两年若不是千乘王坐镇朝堂,凭主子一已之力,早被朝臣们欺负得渣都不剩了。更别说和蕃国的谈判和战争方面的事。”

    “你的意思是,我就该讨好他?”王倾君白了叶素素一眼。

    叶素素不客气道:“你可以不讨好他,但是出了烂摊子,你自己收拾呀!”

    “好吧,要怎么讨好法?”王倾君声音低了下去,“他很难讨好的。”

    “其实,你知道的。”叶素素双手抱胸,叹口气道:“他若没心思,怎会在知道你想杀他之后,还帮你收拾烂摊子?还对皇上和安阳王一如既往那么喜爱?”

    “若这样,小喜和小乐长大之后,如何交代?”王倾君喃喃道:“他们是兄弟呀!”

    “问题是,他们现在还没长大,还太小。”叶素素挪到王倾君身边,语重心长道:“先顾好眼下的事吧!”

    “传了出去,怎么是好?”王倾君咬牙道。

    叶素素哭笑不得道:“主子,皇上和安阳王这般像千乘王,你以为人人都相信他们是兄弟呀?人家早就认定你们……,若不然,千乘王为何甘心当个王爷,一心忠于皇上?就是昌平王,也是顾忌着千乘王,这才安安静静的。”

    王倾君一下抚了心口,呜,我清清白白的,外间居然开始乱传了么?枉担了负名啊!若这样,倒不如坐实了,也不算枉。

    叶素素看王倾君神色松动,便又道:“千乘王这样的,打着灯笼都难找,主子还矫情个什么劲呢?”

    “素素,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王倾君有些羞恼,人家哪儿矫情了?

    她们这里说话,孙叔伦却在问陈文安道:“陈文慧才貌双全,王爷怎么不顺势娶了她呢?”

    “我一向把她当妹妹看待,如何能娶她?”陈文安摇头道:“陈家培养女儿,一向当成未来皇后人选在培养,我若娶了她,陈家如何容我只做个王爷?”

    陈叔伦默一下,方才道:“王爷为何不肯进一步呢?太后娘娘和昌平王并不难对付。”

    “叔伦,以后再不要说这种话。”陈文安正色道:“我发过血誓,这一生忠于大唐,忠于唐天喜,不生异心。”

    其实,是忠于太后娘娘吧!孙叔伦心里腹诽一句,嘴里道:“就算王爷不想娶陈文慧,总要娶他人罢?现下国孝之期已过,各府谈婚论嫁,论得热闹,王爷可是大热人选。”

    陈文安有些失神,随口道:“此事还有太后娘娘,我的母后作主呢?急什么?”

    “王爷不娶陈文慧,便得娶罗冲大人的千金罗心倚,这也算效忠太后娘娘的一种了。”孙叔伦又劝道:“王爷的婚事举朝瞩目,总得早作打算。”

    陈文安不答,看向窗外,眉头蹙着,是啊,该娶亲了,但是,娶谁呢?

    第二日早朝上,陈文安果然自请领兵出征,说道这些年和蕃国人打交道,熟知他们行兵布阵的风格,自信比陈平更适合领兵云云。

    王倾君装作为难道:“还得和陈将军商议商议再论。来人,宣陈将军。”

    陈平听闻陈文安自请领兵,不由愕然,匆匆进宫,言道:“太后娘娘,和蕃国这一战,非同小可,千乘王固然能干,但在打仗一事上,未必有我在行。”

    王倾君道:“却是看过折子,得知陈将军心忧府中女儿未嫁,儿子还小,怕陈将军牵挂太多,不愿出征,如今看来,却是错怪陈将军了。”

    若让陈文安领兵,便要双手交出手中所握重兵,怎能甘心?陈平无奈,只得道:“太后娘娘确是错怪臣下了。只因女儿到了适婚年纪,现还未定亲,这才想请太后娘娘作主赐婚,并无其它想法。”

    “哪陈将军心中可有中意的女婿人选?若有,哀家问得对方同意,自然可代为赐婚。”王倾君见陈平不肯把领兵之权交给陈文安,心中却是一松,语气也轻松起来,笑道:“陈小姐貌美如花,她想嫁谁,谁个还不得半夜笑醒?”

    陈平看陈文安一眼,知晓他不愿意娶自家女儿,只得作罢,嘴里道:“有劳太后娘娘挂心了!现下出征在即,倒不可为了小女的婚事,误了大军行程。小女的婚事,就由我家夫人自行决定便好。”

    下了早朝,王倾君眉眼全是笑意,太好了,不用牺牲儿子的婚事了。

    莫嬷嬷提醒她道:“主子,该谢谢千乘王。”

    葡萄牵了唐天喜和唐天乐进殿,笑道:“太好了,皇上和安阳王不用这么小就定亲了。”

    王倾君一把搂了唐天喜和唐天乐,嘴角全是笑,“这一回,确实要谢谢你们皇兄!”

    至晚,叶素素亲到温室殿中请陈文安,笑道:“我们主子已备下酒菜,还请王爷赏脸过去一趟。”

    “不是要毒死我吧?”陈文安慢条斯理道:“上一回就敢勾结木达杀我,这一回,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来?”

    叶素素硬着头皮道:“我们主子已是明白过来了,若没有王爷,凭我们主子一已之力,如何镇得住满朝文武,如何让昌平王不起异心,如何护得住皇上和安阳王?如今主子想赔罪,只望王爷看在皇上和安阳王的面子上,不再计较。”

    陈文安淡淡道:“你们主子明白就好。”

    玉阶殿中,王倾君紧张的绞了绞手帕,嗯,蕃国虎视眈眈,人心不稳,还得靠陈文安周旋,嗯,要讨好他,要讨好他……

    莫嬷嬷俯在王倾君耳边道:“主子,为了皇上和安阳王,须得……。再说了,千乘王那般俊俏,主子也不会吃亏呢!”

    不吃亏?难道还赚了?王倾君吐了一口气,咬唇道:“嬷嬷,你放心罢,反正要让他死心塌地忠于小喜。”

    “主子英明!”莫嬷嬷也吐了口气,晓得厉害就好哪!

    葡萄乖巧,早早就哄了唐天喜和唐天乐去睡,避免像以往那样,陈文安一来,就被他们缠住了。

    陈文安到玉阶殿时,殿中各人得了吩咐,早已避开了,室内只剩下叶素素在侍候。

    叶素素斟了酒,布了菜,悄悄吹灭几盏油灯,不使室内太过明亮,这才退了下去。

    王倾君眼角瞥得叶素素退下去的身影,突然有些慌张,悄悄去看陈文安,正好碰上陈文安抬头,两下里对正了视线,一时心跳,微垂下眼,劝酒道:“这酒是莫嬷嬷自己酿制的,入口甘纯,王爷试一试。”

    陈文安待要说什么,一眼见得王倾君脸颊上洇开淡红,仿似三月未的粉桃花,那句刻薄的话语便吞了回去,只打量王倾君的装扮,嗯,生过两个孩子的人了,还这般娇艳动人,不怪木达当时动心,就是我也……。想到哪儿去了?像这等想谋杀亲夫的女人,哪能轻易原谅?

    王倾君喝了半杯酒,见陈文安并没有端杯,一时咬咬牙,把手中的酒杯递到陈文安跟前,低声道:“王爷要是不放心,便喝这杯罢!”

    灯下美人柔语,玉手持杯相劝,自有一番动人情怀。陈文安抬眼,抿抿唇道:“太后娘娘劝酒,也这般没有诚意么?”

    王倾君只得站了起来,笑道:“请王爷喝了这杯酒,原谅我以前做的错事。”

    “这可只有半杯酒,并不是一杯。”陈文安看了看王倾君手里的酒杯,仿佛嗅得杯沿的口脂香,却故作姿态,不肯轻易接了王倾君这半杯酒。

    王倾君忙放下酒杯,执壶斟满了酒杯,再次举起来道:“敬王爷!”

    陈文安不接,心下作着斗争,就这样原谅了这个女人么?不行,不能太便宜她。

    都到这地步了,再不能让他释怀,就枉费这番布置了。王倾君狠狠心,绕过桌子,坐到陈文安身边,把酒杯凑在他嘴边,腻声道:“这样还不喝么?”

    陈文安不由自主张开嘴便喝了一口,一时惊觉,伸手握住了酒杯,连带着握住了王倾君的手,把酒杯推向王倾君嘴边,耳语般道:“只有经过你嘴里的酒,我才能放心地喝下去。”

    这是要哀家以嘴哺酒?王倾君俏脸“轰”一下,开出两朵桃花。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求鼓励呀!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