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搂在臂弯内

    青荷殿点了梅花灯,灯盏如一朵盛开的梅花,灯绳结成梅花状,不知用的什么灯油,隐隐约约间,却有梅花清香。

    唐天致一直劝酒,王倾君已是喝了三杯,一时笑道:“再喝就醉了。”

    “母后就是太过谨慎,在自己宫中,连喝杯酒也怕喝醉了。”唐天致语调温柔,在灯下凝视王倾君,说起了以前,“那时初见母后,是在御花园中,还赠了一物与母后,不知母后记得否?”

    王倾君一怔,心下打个突,嘴里道:“有这事么,我怎么记不清了?”

    唐天致笑吟吟道:“是一枚有王府标记的玉鱼子。”

    “王爷想要讨回此物?”王倾君想了想,好像没听叶素素等人提过,这玉鱼子之事,想来她们是不知道的。

    “母后如果喜欢,留着就是。只是那玉鱼子毕竟有王府标记,被有心人看到,难免生出流言来。”唐天致试探着王倾君,笑道:“母后年轻貌美,纵儿臣守规矩,也有些人百般猜度。”说话间,神情款款。

    “主子,千乘王到!”有宫女在帘外禀了一声。

    话音才落,就听到陈文安爽朗的笑声道:“皇弟生辰,自然要来相贺。”说着揭帘而进。

    唐天致有些薄怒,守门的人全是废物么?居然让陈文安直接就进来了。

    王倾君见陈文安来了,暗松一口气,笑道:“你却是来晚了一些。”

    “见过母后!”陈文安行了一个礼,不待唐天致招呼,就自行坐到王倾君身边,把王倾君面前的酒杯端到自己跟前,笑道:“母后的病才刚好,不宜喝太多酒。”

    “皇兄真有心!”唐天致明白今晚灌醉王倾君的计划要泡汤了,不由牙痒痒的,陈文安,你事事件件都要跟我抢么?

    “你们兄弟团聚,慢慢喝罢,哀家先回去了!”王倾君说着,站了起来,不想那酒确实后劲极大,这么一站起,双腿却发软,一时喊道:“素素!”

    不等叶素素过去相扶,陈文安一伸手已扶在王倾君手肘上,柔情款款道:“母后小心!”

    唐天致微有怒色,正要说话,帘外忽然响起挟敏的声音,“主子,不好了,孙大人被人掳了。”

    “什么?”唐天致失声道:“适才还好好的,怎么就出事了?”

    唐天致今晚请的官员中,其中一位孙姓官员,却是这回战争的三位运粮官之一。

    陈文安一听孙大人被掳,也着了急,运粮官负责运粮,熟知行军路程,若掳他的是蕃国奸细,此番定然不妙。

    “速去追查!”唐天致和陈文安异口同声喊道。

    王倾君的酒也醒了一半,自己站定身子,焦急道:“通知司徒元,让他领人全城大搜查。”

    有了这个插曲,无论是唐天致也好,陈文安也好,再没心思争风吃醋,各各亲自领人去追查孙大人的下落。

    王倾君回到殿内,只急得踱步,跟叶素素道:“孙大人要是落入蕃国奸细之手,行军运粮的路线,定然泄露,若再改路线,誓必影响运粮时间,粮草迟到,军心不稳,这仗……”

    “主子勿慌,千乘王和昌平王定然会想出妥当法子。”叶素素忙安慰,又展被铺床,扶王倾君坐到床上,劝道:“主子先安歇罢,明儿要早朝,诸事繁忙,再要熬夜,就怕又病了。”

    王倾君虽心神不安,到底还是上床了,才合上眼,就听得外间有说话声,接着是叶素素惊怒交加的声音,她心里“咯当”一响,坐了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主子,粮仓被烧。”叶素素揭帘进来,一张俏脸全没了血色,千乘王辛辛苦苦筹集的军粮,未及运出京,居然就这样被烧了,守着粮仓的兵卫全部被烧死,无一幸存。

    王倾君瞬间也白了脸色,跳下床吼道:“让人守住城门,不许人随便出入,有可疑的人,全抓了。最近接触过孙大人的人,和在粮仓附近晃悠过的,也全抓了。马上让司徒元进宫,全城戒严。”

    “运粮官被掳,粮草被烧,分明是有蕃国奸细潜在京城中啊!”叶素素喘气道:“主子且息怒,现下还得掀出那奸细,不能让他再搞破坏。”

    一夜无眠,早朝时,百官愁云惨雾,没了粮,陈平的兵吃什么?怎么和蕃国打?大唐快要完了么?

    “报,千乘王和昌平王在郊野外抓到了奸细,那奸细招认,是他放火烧粮仓的。据奸细说,他们掳了运粮官陈大人,陈大人不堪拷打说出粮仓守卫薄弱处,他们就潜到粮仓那儿,放火烧了粮仓。后来又拷打孙大人,问及行军路程,陈大人不肯说,咬舌自尽了。”侍卫进殿禀报完,见王倾君示意他平身,这才站起来,又接着道:“千乘王说道没粮了,可紧急向富户借粮度过难关,请太后娘娘勿忧。”

    “对,可向富户借粮。民间征粮也是一个办法。”百官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讨论着。

    待把奸细的头挂到城墙后,陈文安和唐天致这才入宫,一项一项发布命令,“向富户借粮,承诺战后分期还粮,自动献粮的,就嘉奖他们家,他们家中有优秀子弟的,优先参加这次的武举大赛。”

    运粮官被杀,粮仓被烧,陈文安和王倾君为了军粮之事,焦头烂额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有富户听得借粮,倒是爽快答应了,有些犹豫的,听说家中子弟优先能参加武举大赛,却又心动,到底也答应了借粮。

    有了富户的资助,军粮便集了一大半,只是另一半却还没有着落,陈文安急得夜不能成眠。

    王倾君也一晚睡不好,早早就起来,到得早朝时,只向百官询问还有什么征粮的好法子。

    百官都说,今年欠收,向百姓征粮就怕引起民怨,还得再找富户商议,多借一点粮。

    下了早朝,王倾君只坐卧不安,谋思借粮之事。

    另一头,孙叔伦匆匆进殿,带笑向陈文安道:“主子,有京城首富之女董家小姐愿意献粮。”

    “快,带进来!”陈文安这下眉眼俱开,拍手道:“京城首富董家,只生了一女,听说富可敌国,觊觎她家产的,不计其数,不想现下却愿意来献粮。倒要好好嘉奖一番。”

    听得富户之女愿献粮,王倾君大喜过望,令叶素素去打听究竟。

    叶素素去了良久,回来时撇嘴道:“那董家小姐是独女,本来要招婿入门,因听得千乘王借粮,特来献粮,但有一个条件,便是想当千乘王身边的人,就算当不成正妃,侧妃也愿意。”

    “她献多少粮啊?”王倾君关注的重点不在正妃侧妃,而在于董小姐能献多少粮。

    叶素素道:“这董家本是京城首富,她家的财产折合成粮食,怎么也够用一年了。”

    “这么富有?”王倾君眼睛一亮,“哪千乘王答应没有?”

    “千乘王还没答应,孙叔伦在劝说那董家小姐,让她献粮归献粮,嫁人归嫁人,不要混为一谈。”

    “这样好的事儿,又是侧妃,就赶紧答应啊!犹豫着作什么?”王倾君大急,“现下去哪儿找这样的好事哪?“

    “怎么,你很想我纳妃么?”陈文安一揭帘进来了,听得王倾君的话,脸色略有不对。

    “人财两得,有什么不好?莫非那董家小姐相貌不堪?”王倾君没注意陈文安的脸色,犹自兴奋道:“就是她相貌差点,这不是只要求当侧妃嘛?你还可以娶美貌的正妃啊!”

    “主子!”叶素素见陈文安沉着脸,觉出不对来,打断王倾君的话,低声道:“董家小姐很漂亮。”

    “哪不是更好么?你也大了,总归要娶妃纳妾的。董家小姐虽是商户,嫁过来后,追封一下她娘家也就是了。”王倾君说着,看向陈文安,不由吓一跳道:“看你累的,这脸色都成什么样了?快去安歇罢!董家小姐的事,交给我来办。总归要给你办的好好看看。”

    陈文安深吸一口气,朝叶素素摆手,见叶素素机灵,马上领着人退下去,这才咬牙道:“你要我随便娶一个女人?”

    什么话?人家董家小姐富裕有粮,愿意献粮解决危难,怎么成了随便的女人了?王倾君疑惑地看向陈文安,“你不喜欢女人?”

    陈文安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自己抚了抚胸口,这才定了神,一时问到王倾君脸上道:“上次你就想牺牲我的婚事,让我娶陈文慧,这次又想牺牲我的婚事,让我娶董家小姐,你当我什么人?”

    王倾君怔怔的,他这么生气作什么?陈文慧有什么不好了,董家小姐有什么不好了?

    “反正,我不会娶董家小姐。”陈文安恨恨道:“献粮就献娘,居然以婚事作为条件,这种,我无论如何不会要。”

    “你不娶她,哪军粮怎么办?”王倾君怔怔的。

    “你是太后娘娘,你自己想办法。”陈文安竖起眉道:“我每餐只吃你们一碗米饭,为你们做这么多事还不够,还想牺牲我的婚事?”说着就要拂袖而去。

    王倾君慌了,他不理军粮的事,谁来理?

    “王爷,咱们再想想法子。”王倾君一把扯住陈文安的袖角,“不娶就不娶呗!”

    陈文安犹在生气,待要夺回袖角,却被王倾君更紧的攥住了,一时脸色稍缓,低声道:“放开!”

    “不放!”王倾君见陈文安用力夺回袖角,她也用力往回扯。说了不放就是不放。

    陈文安突然松手,王倾君这里正用力,这么一扯,就把陈文安整个人扯进怀中,搂在臂弯内。

    作者有话要说:笑眯眯更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