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千乘王回京

    “禀太后娘娘,昌平王病体欠安,实在不能移动,属下无能。”数位去接唐天致的官员空手而归,跪地叩头。

    王倾君握了拳,这才没有怒骂出声,唐天致这是要等着承丰王逼宫,他再坐收渔人之利么?

    罗冲急道:“太后娘娘,待老臣质问承丰王,拦他一拦。”

    王倾君摆手道:“不必了,他既有备而来,你去了,反惹口实。倒要看看,没有圣旨的情况下,他要如何硬闯进城?”说着喝道:“来人,传召司徒元!”

    司徒元迅速来了,禀道:“太后娘娘,承丰王虽领了兵马而来,人数并不算多,现候在城外,似乎没有恶意。”

    “这当下突然来了,没有恶意?”王倾君杯弓蛇影,哪儿敢随便相信人,只沉脸道:“传旨,让他们自行扎营住下,无谕不得进城。”

    承丰王收到圣旨,果然在城外扎营住下,并无异动。

    王倾君这下奇怪了,和王允达讨论道:“承丰王突然来了,却又这般听话,实在令人费解。”

    王允达也百思不得解,半晌道:“不管如何,太后娘娘都宜着人安抚承丰王,现近着年关,兵士们也要过年,到时着人送了饮食等物过去,示好一番。若能拖到过了年开春,有了千乘王的消息,便好办了。”说着若有所思,又道:“承丰王一来,却也拦下了昌平王,太后娘娘这个年,还是能安心过的。”

    王倾君想着承丰王的行径,有些不敢相信,皱眉道:“这样瞧着,承丰王好像是专门为了拦唐天致回京而来的。”

    “主子,司徒将军来报,说承丰王去驿站探病,特意留下兵士看护昌平王等人。”叶素素匆匆进殿,语气尽是讶异,“承丰王他,这是看住了昌平王,不许他回宫?”

    “承丰王身为皇叔,高着昌平王一辈,他要压制昌平王,却比谁都名正言顺。”王允达大喜道:“看来承丰王确实在帮太后娘娘呀!”

    “可他为什么要帮我呢?”王倾君极是疑惑,再着人去打听,得知承丰王唐若虎确实派人把唐天致和许参软禁在驿站,一时又喜又忧。喜者,唐天致纵有党羽,在承丰王威压下,也没有作为了。忧者,承丰王收拾了唐天致后,是不是要开始逼宫?

    不管他们如何猜测,神机四年的春节,却是来临了。

    这一年,唐天喜和唐天致虚岁已是四岁了,越法机灵讨人喜欢,无论说话还是神情,也越加像陈文安,一些有心人又免不了嘀咕起来。

    才过二月,又有战报来,说是陈平得了粮草,打赢了一仗,恰好蕃国老皇帝驾崩,新帝继位而罢战讲和。这一次的讲和,蕃国并没有占到一点儿便宜,反承诺每年上贡一定数量的马匹和羊毛给大唐国。

    一时满京城全是欢呼之声。

    随着战报,早有人来禀道:“太后娘娘,千乘王赶在大军之前回来了!”

    “在哪儿?”王倾君一下失态站了起来,急声问道:“他人呢?”

    “已到了城外。”

    “快,着人相迎!”王倾君这些日子绷紧的弦一松,不知怎么的,居然有委屈的感觉。

    陈文安是带了承丰王一同进城的,同时带来的,还有寻香公主和多格公主。

    简老太妃闻得寻香公主归来,不顾一切冲向宫门,眼泪直流,哭道:“我的寻香终于回来了!”

    寻香远远见得简老太妃,跪伏在地,哭得不能出声,简老太妃上前扶起她,母女都哭红了眼睛。

    多格公主在旁边劝她们进殿,一面又道:“这回还得多谢千乘王。若不是他一再坚持要人,只怕我皇兄还不肯让母后回来呢!”

    百戏帮忙劝着简老太妃,一时问多格公主道:“公主也跟随回来,是以后就住在大唐了还是如何?”

    多格公主眼睛一闪道:“母后在那儿我就在那儿。”

    说着话,众人进了殿,简老太妃嘱人拿冰袋来敷眼睛,又拉着寻香公主道:“能看着你好好回来,虽死无憾。”

    寻香公主在蕃国二十年时间,历经各种磨难和挫折痛苦,已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少女,闻言道:“母妃说什么话?我回来了,自然要一家和和美美,活得长长久久,怎能死呀活呀的说。”

    简老太妃这才破泣为笑,“对对,看我,都老糊涂了。”说着又有些叹惜,寻香三十多岁了,现下归来是喜事,只是自己百年后,她的终身怎么办呢?

    寻香公主如何不明白简老太妃的担忧,早俯在她耳边道:“母妃不要担忧,我自有计较。没准还能让你抱上一个外孙。”

    “真的?”简老太妃惊喜交集,待要多问,见殿内人太多,只得忍了。转而说些别后之事。

    一时说着,打听得王倾君在御书房和众臣论完政事,回了玉阶殿,母女忙忙去见王倾君。

    王倾君一见寻香,却是一怔,咦,不是说在蕃国受苦么?怎么还保持得这般年轻美貌,瞧着倒像是多格公主的姐姐,而不像是母亲。

    寻香公主见得王倾君的模样,也一般震惊,太后娘娘却这般娇美?还以为镇得住朝臣的女人,是多么厉害可怕的人呢?

    双方见毕,王倾君笑道:“公主回来就好,老太妃思念你,几乎没哭瞎了眼睛,如今一家团聚,正是大喜之事。”

    寻香公主应道:“母妃在宫中,多得太后娘娘照顾,这厢拜谢太后娘娘了。”

    见寻香公主说着就要下跪,叶素素赶紧过来扶住了,笑道:“公主不须多礼。老太妃娘娘也常过来帮我们照料皇上和安阳王,是我们要谢她。”

    一时说着,唐天喜和唐天乐跑了出来,笑着和寻香多格相见。

    寻香公主一见唐天喜和唐天乐,爱得不行,一手拉住一个,嚷道:“太后娘娘是怎么养的,居然能养出这样一对水灵人儿?”

    “用米饭养的,一餐只要半碗就成。”唐天喜一本正经答道。

    “哈哈……”众人不由笑倒了。

    送走简老太妃等人,王倾君略有些坐立不安,陈文安怎么还不来见自己?

    陈文安是晚上才进玉阶殿的,王倾君一时细看他,有些鼻酸,“怎么黑成这样,瘦成这样?孙叔伦呢,他怎么不照顾好你?我瞧他倒没怎么瘦,肯定只顾自己了吧?哼!”

    陈文安嘴角的笑意渐渐荡开,待要伸手去握王倾君的手,看着坐在他膝盖上的唐天喜和唐天乐,只得硬生生收回了手,转而答唐天喜和唐天乐关于战场上怎么杀敌的种种疑问。

    好容易哄走了唐天喜和唐天乐,王倾君情绪已平复了一些,低声问道:“承丰王是怎么回事?”

    陈文安挪近了一些,答道:“去年初,承丰王便令人悄悄进京和我会面,出示了证据,说道我的生父并不是先帝,而是他。当时他醉酒出恭,见到美人,从后扑倒,后来想向先帝讨个人情,让先帝把美人赐给他,却听说美人病亡,只得作罢。上回听得京城流言,方知当年的美人并没有病亡,而是藏在陈府,再推论我的出生日期,便证实,我是他儿子。”

    “这只是他一面之辞,怎能相信?”王倾君疑惑。

    “他说了我母亲身体的特征,我查证过,确然无误。若非那般亲近过,绝无可能得知。”陈文安微微顿了顿,“待处理完唐天致的事,你若还不放心我,我便回封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王倾君才要说几句挽留的话,却听得叶素素在外道:“多格公主求见!”

    这么晚了,多格来干什么?王倾君微一皱眉,只得道:“让她进来!”

    多格公主一进殿,拜见了王倾君,笑道:“这么晚来打扰太后娘娘实属不该。只是表哥一路辛劳,晚上缺眠少睡,又吃得不好,现下回来,还得好好滋补一番,再睡个好觉。待养好精神,才能更好的为太后娘娘效力。”说着去看陈文安,“表哥说是不是?”

    这是?王倾君有些气结,称哥道妹了呀?

    陈文安温柔一笑,站了起来道:“夜也深了,我们告辞了,太后娘娘早些安歇罢!”

    王倾君怔怔看着陈文安和多格公主并肩出殿,好一会才一甩袖子道:“好一对狗男女,这就……”话才说一半,赶紧的捂住了嘴,一时又揉胸口,呜,怎么感觉有点痛呢?

    陈文安一回来,却是雷厉风行的处理政事,又和百官商议,说道唐天致病了半年不见好转,只怕是京城天气不适合他养病,倒不如到他的封地昌平城那处养着,没准很快就好了。

    早有大臣应和,说昌平城位处江南,四季如春,繁花似锦,最适合养病了,昌平王早该回封地养病的。

    见得大臣皆点头,王倾君便道:“拟旨,让昌平王回封地养病,着许参一家随行。”

    众人一听,都知道,唐天致此去封地,是再无机会回京城了。

    唐天致被承丰王的兵马困住了数月,再接到这道圣旨,已知无力回天,若是抗旨,便是死路一条,一时只得领了旨。

    唐天致领旨出发时,王倾君在殿内连饮了数杯酒,大着舌头和叶素素道:“好了,待承丰王来请辞,千乘王再和多格公主成亲,一起回封地,京城也就彻底安稳了。”

    作者有话要说:笑眯眯更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