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美好的未来

    “主子,多格公主和千乘王在下棋。”红锦送东西到温室殿,见多格公主缠着陈文安,不知道怎么的,越看越不顺眼,心下嘀咕了几句,回来忍不住就报告了王倾君。

    王倾君“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心下却痛骂:下什么棋下什么棋?一个蕃国公主,懂什么棋呢?还有陈文安,一大堆折子不帮着批,居然下棋?

    “主子,多格公主绣了香包送给千乘王,千乘王没说要,她硬给千乘王佩上了。”绿意和温室殿的小宫女聊天,打听到这件事,当作新闻,跑来跟王倾君报告。

    “嗯!”王倾君装作不知意,晚间却向莫嬷嬷讨教怎么绣香包,一边绣一边暗暗腹诽:谁不会绣香包啊啊?她绣了几针,突然发怔,陈文安这次回来,和多格公主打得火热,明显的,对自己不再执着了。自己绣了香包干什么呢?

    莫嬷嬷和叶素素对看一眼,咦,主子要绣香包送给千乘王么?她终于是发现了,没有千乘王护着,这个太后的位置,坐得辛苦吧?都说了,千乘王百般忠心,还犯忌他干什么呢?好好的绣了香包送去罢!

    陈文安却是仗着原先和陈家的关系,在拉拢陈氏一些人,以待陈平归来时,可以凭手中的人,对陈平进行制衡,不使他功高盖主。

    三月底时,陈平终于领大军凯旋归来。京城民众夹道欢迎,王倾君更是亲迎出宫门外,在宫中设宴款待陈平和有功之武将,亲口赐下许多封号。

    陈家富贵,陈平本有侯位,又身兼将军,手握重兵,再无可赐之物,王倾君免不了询问陈文安道:“不知道赐陈平什么好呢?”

    陈文安道:“陈平此回出战,其实是为了一个人,只把这个人赐给他,他便知足了。”

    “谁?”

    “寻香公主。”

    “啊!”王倾君惊愕,问道:“传闻他和寻香公主有一段情,居然是真的么?”

    陈文安点点头,淡淡道:“男人除了为利益,也多有为情的。只可惜你不懂。”

    我不懂?王倾君微撇开头,懂了又如何?哼!

    “可是陈平自有妻室,寻香公主位份是公主,更曾为蕃国的皇后,怎肯作妾?”王倾君为难了。

    陈文安道:“让她们平起平坐不就得了。”

    “不成,我不会把寻香公主赐给陈平的。”王倾君道:“寻香公主原先为了大唐,牺牲自己到蕃国和亲,历经磨难回来,怎能再置她于水火中?”

    “你觉得是水火,没准寻香公主自己愿意呢?”陈文安淡然道。

    王倾君皱眉道:“就是寻香公主愿意,永平侯夫人愿意么?好好的夫君,突然要分人一半,谁会愿意?”

    永平侯夫人终于风闻寻香公主和陈平的□,进宫拜见王倾君,哭道:“太后娘娘要为我作主啊!我嫁进陈家二十年,生儿育女,侍奉翁姑,哪样不周到?如今却事事挑剔我,甚至暗示,让我退位让贤。我怎能甘心?”

    王倾君慢慢道:“你出身名门,一向贤淑,儿女又听话,何必忧心呢?”说着又暗示几句,说道寻香和过亲,身份复杂,其实不宜嫁与陈平这样的大唐重将。只是他们两人都于国有功,若有要求,她做太后娘娘的,也不能十分拒绝。但永平侯夫人方面,有娘家撑腰,怕什么呢?

    永平侯夫人一听,忙站起来谢恩,对,自己还有娘家,还有儿女,何必怕陈平另娶寻香公主?再说了,寻香公主在蕃国二十年,谁知道历了什么事,还是不是当年的性情?陈平记念的,只是当年的寻香公主,未必是如今的寻香公主,这场仗还没打,自己不能先认输。

    王倾君见永平侯夫人抹了泪,便又道:“有时候以退为进,也是好法子。”

    “以退为进?”陈文安听闻王倾君对永平侯夫人说的话,不由笑了,“这法子倒值得一试。”

    孙叔伦闻言道:“陈将军手中副将,好几位是他夫人娘家的族弟,他想娶寻香公主,本就要掂量掂量。如今太后娘娘向着永平侯夫人,永平侯夫人再向娘家求救,闹得一闹,那几位副将和陈平离心,太后娘娘再趁机令宋子秋分得一些兵权,陈平也就不足为虑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陈文安笑出声音来,“没料到,她如今也老谋深算了呢!”

    孙叔伦暗汗,主子,太后娘娘这般对待有功之臣,你居然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就不怕她也这样对你?

    随着唐天致离京,陈文安又方方面面表示效忠王倾君,再加上司徒元和新科武状元宋子秋得用,王倾君的位置终于坐稳了。朝臣再不敢轻视,老实了许多。就是各府诰命夫人进宫请安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

    承丰王却是自打见了唐天喜和唐天乐,一有空就往宫中跑,甘当唐天喜和唐天乐的跟随,甚至趴在地下当马让他们轮着骑。

    王倾君看不过眼道:“皇叔这样子,只怕宠坏了他们。”

    承丰王不以为意,“哪儿就宠坏了?他们聪明着呢!再说了,宫中全是宫女和内侍,阴声细气的,老让他们和这些人混一起,小心变了性情。还得多多和我们这些男人在一起才行。就是太后娘娘,也得多和文安在一起才行。”

    扯到哪儿去了?王倾君愕然。

    承丰王早听陈文安说过他和王倾君的关系,更知道唐天喜和唐天乐是他的孙子,若不然,哪儿甘心进京护着王倾君母子?只是现下见王倾君不开窍,偏陈文安也不解释,不由急坏了。

    待承丰王告辞走了,叶素素进了房,悄和王倾君道:“承丰王怎么还不离京呢?”

    王倾君看看左近无人,便道:“待宋子秋分薄了陈平的兵权,他再走未迟。”

    说着话,却有人来禀报,说道王蕴和她母亲进宫求见。

    王倾君知道王蕴是为了婚事而来,自笑着召见。

    叶素素不大喜欢王蕴的母亲,便带了唐天喜和唐天乐去见陈文安,随便探探陈文安的口气。

    “皇上,安阳王驾到!”内侍在帘外禀了一声。

    陈文安一听唐天喜和唐天乐来了,顾不得矜持,站起来迎了出去,笑问道:“跟谁过来的?你们母后呢?”

    唐天喜应道:“母后和王太博议事呢!叶姑姑陪我们过来的。”说着指指叶素素。

    叶素素行了礼,答道:“王小姐和她母亲进了宫,请太后娘娘赐婚。王太博认为,王小姐是太后娘娘族妹,身份高贵,若要择婿,自当在千乘王,司徒将军,武状元宋子秋等人中择其一。太后娘娘也认同,正商议此事。”

    陈文安心中“突”的一跳,看向叶素素道:“王蕴?”

    叶素素笑道:“这段时间频频有诰命夫人进宫,都想求太后娘娘赐婚,她们所求的女婿人选,便是你们三人中的一人了。太后娘娘的门槛快要被踏破了。王爷宜早作准备,没准年底就要纳妃了呢!”

    陈文安突然一笑道:“叶姑姑帮我一把怎么样?若是事成,我就撮合你和司徒元。”

    “啐,王爷胡说什么呢?”叶素素这几年帮着王倾君传递各种消息,和司徒元多有接触,早就萌生了好感,只是掩饰得好,自以为无人知晓,这当下突然被陈文安揭破,不由满脸通红,转身就要走。

    陈文安忙叫住了她,笑道:“叶姑姑不争取,难道准备让司徒元娶了别人不成?”

    “他是将军,我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侍女,怎配得起?”叶素素声音低了下去。

    “只要你想,便配得起。”陈文安笑笑道:“就如我和太后娘娘,只要我想,便配得起。”

    叶素素咬咬牙,转过头道:“怎么帮你?”

    陈文安低声说了几句话,叶素素听了连连点头。

    这个时候,多格公主却在房内发愁,陈文安不冷不热的,可怎么办呢?她思前想后,一时喊道:“六雪!”

    六雪应声而进,站到多格公主身边。

    多格公主素知她多计,且她跟在自己身边,有什么事也瞒不过她,索性撕开道:“我想得到陈文安,你有什么法子?”

    六雪随多格公主回皇宫,其实心中打鼓,深怕王倾君记着前仇,会打杀了她,没想王倾君似乎忘记了她,她暗暗庆幸之余,知道想要活命,只有紧紧巴住多格公主了。这会听得多格公主的话,不由暗喜,陈文安势大,若他娶了多格公主,自己成了他们身边的人,就是王倾君,也不能随便弄死自己了。

    “主子,千乘王自来冷情,当时和千金公主订亲,本是未婚夫妻,可他和千金公主并不亲近,生冷的很。后来证实他是皇子,本可以广置宫女在身边,偏生他只关心政事。像这样的人,想要以平常手段得到,只怕很难。”六雪斟酌言词,想了想道:“千乘王对女子冷情,对小娃儿却极喜爱。一见了皇上和安阳王,视如亲生,呵护备至。若主子怀了他的孩子,不信拴不住他的心。”

    多格一下红了脸,看看左右无人,便道:“召李太医来说话。”听说李太医擅长配制药丸,当年就是他为太后娘娘配制了好用的药丸,才使太后娘娘侍寝成功,产下一对龙子。如果自己也能得了好用的药丸,和陈文安一夕之后,也生下双胞胎,不信陈文安不对自己死心塌地。

    多格越想越美好,踱步道:“凭着陈文安的才情,凭着我的美貌,不信生不出一对比皇上和安阳王更俊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别急,很快会有突破的。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