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夜半会幽室

    “见过千乘王!”叶素素放下帘子,莫名的慌张起来,呃,李太医正帮主子按摩,千乘王突然过来,这是谁通风报讯的啊?

    陈文安不理叶素素,自己揭了帘子进去,正好见着李松柏从王倾君椅后绕行出来,过来行礼,一时问道:“李太医来请脉么?”

    李松柏脸上有可疑的红云,声音却镇定,答道:“太后娘娘肩膀不适,臣正帮太后娘娘检看,或者要针灸才能缓解。”说着收拾药箱,行礼告退道:“臣去准备针灸之物,明儿再过来。”

    看着李松柏逃也似的走了,陈文安默不作声,静静绕到椅后,低头看王倾君的颈项,那儿还留着几个按压过的指印。

    王倾君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待要站起来避开陈文安,不知为何,却又不敢动。

    陈文安看着王倾君的颈项半晌,突然就暴怒了,喊道:“叶素素进来!”

    叶素素战战兢兢进去,问道:“千乘王有何吩咐?”

    陈文安咬着牙道:“打一盆水进来,帮你家主子把脖子洗干净。”

    王倾君一抖,一下想到那些江湖人士每每喜欢喊道:“洗净脖子等着,我一定会来取你人头。”

    陈文安见叶素素呆站着,又怒道:“以后不许乱七八糟的人帮她乱按。”说着想起唐天喜和唐天乐安歇了,怕吵醒了他们,只得忍下怒火,扶在椅背上的手却捏得“咯咯”响。

    烛光下,王倾君微垂着头,就像一个做错了事,被捉个正着的小媳妇。陈文安一出现,她不知何故,莫名就慌了。这会喃喃道:“李太医就帮我按了几下,没做别的,你别多心。”

    陈文安深吸几口气,终是按下怒火,退到一边坐着,默默想心事。

    叶素素很快端了温水进来,过去帮王倾君擦脖子,一边擦一边道:“主子,千乘王他……”

    王倾君先是慌张,接着皱眉,现下却也怒了,止住叶素素的话,小声抗议道:“我是太后娘娘,我让太医帮着按摩,碍他什么事呢?他黑着一张脸作什么呢?”

    陈文安耳尖,早听到这句抗议,他不怒反笑,待叶素素下去了,便上前道:“我带你去看看别人是如何按摩的,待你看完了,想必不会这样乱来。”

    让太医按一下肩膀,怎么就是乱来了?王倾君见陈文安语气软和下去,她马上嚣张起来,对呢,自己又没做错,也没出格,凭什么怕他呢?

    看着陈文安和王倾君出了玉阶殿,叶素素双腿发软,跌坐在椅子上,吁,大半夜的,两人没有打起来,而是友好的出去散步,这便是好的开始。

    葡萄悄悄进房,问叶素素道:“怎么不派人跟着,这样让他们独自出去,真没问题么?”

    叶素素摆摆手道:“要是派了人跟着,反而怕有问题呀!”

    葡萄捂嘴笑道:“千乘王适才那样子,真像是来捉奸的。”

    一说起这个,叶素素也憋不住笑了,“主子才好笑呢,一副被捉个正着的模样,动也不敢动,待缓过劲来,才知道要抗议。”

    葡萄其实很担心陈文安会娶多格公主,这会道:“这些年亏得千乘王护着主子,才平平安安过来了,偏主子不开窍,不肯讨好他。若待千乘王纳了妃,还会对主子这样上心么?再说了,多格公主是半个蕃国人,总归有些儿……”

    叶素素俯过去道:“放心好啦,千乘王对主子可不会变,你没看他对皇上和安阳王,至今还是爱如至宝么?一个男人肯这样爱两个孩子,对两个孩子的娘亲,肯定是爱到骨子里的。”

    叶素素一向清冷,这会嘴里爱呀爱呀的说,与平日有些不同,葡萄免不了细看她,打趣道:“怎么,最近是爱上谁呀?连说话都不同了。”

    叶素素脸一红,推葡萄一把道:“别乱说。”

    葡萄却不放过她,紧接着道:“我和道了,是司徒将军。”说着就跳起来往外跑。

    叶素素待要去追,又停下动作,只怔怔的,我和司徒元这么明显么?一个两个都瞧出来了。

    这会儿,陈文安带着王倾君,悄然来到青荷殿,进入殿内,来到寝室中。

    青荷殿原是唐天致所住的地方,因唐天致到了封地,这处便空了出来。

    王倾君惊疑不安,陈文安带她来这儿干什么呢?

    陈文安慢条斯理道:“费公公禀报,这几晚皆有人在这儿进出。我前晚过来看了看,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今晚便带你来看看。”

    陈文安热热的鼻息拂在额角,王倾君一张俏脸突然也热了起来,低声道:“谁会进这儿呢?”

    陈文安不答,突然抓住了王倾君的手,见王倾君一僵,他微微一叹,紧抓着不放,牵引着向一个方向走,低低道:“有人进来了,我们藏到屏风后吧!说起来这架屏风挺不错的,从里往外看,能看得清清楚楚,从外往里看,却什么也看不到。”

    说起青荷殿这架屏风,王倾君倒是知道来历的,笑道:“这是许参搜罗了孝敬唐天致的,上回清点殿内诸物,因这架屏风太重,便没抬走。你要喜欢,便着人抬到温室殿中便是。”

    “唐天致用过的东西,我怎么会喜欢?”陈文安哼哼道:“只须知道这架屏风是哪个能工巧匠做的,让人再弄一架新的便是。”

    陈文安说着,摸到屏风角,拉着王倾君绕过去,两人坐在屏风后的矮凳上,这才吹灭了灯笼。

    没过多久,便听得寝室的门“吱呀”一响,有人持了灯笼推门而进。

    王倾君听得声音,借着灯笼的光细看进来的人,见持灯笼的是一位眼熟的侍卫,跟在后面的,却是寻香公主,这下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陈文安犹自牵着王倾君的手不肯放,这会摇了摇,手指在她手心捏了捏,示意不要作声,却又俯耳过去,耳语道:“寻香公主最喜欢荷花香,恰好这寝室近着荷花池,她隔晚便会偷偷进来一趟。”

    她要喜欢这处殿室,跟我说一说,便也赐给她住了,何必偷偷摸摸?王倾君暗暗摇头。

    陈文安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又耳语道:“想来她是喜欢这份偷偷摸摸的刺激罢!”

    王倾君耳朵根痒痒的,只得侧了侧头,避开陈文安的气息,只去看寻香公主和那侍卫,却见那侍卫移开床边的屏风,把灯笼挂在屏风角上,拥着寻香公主坐到大床上。

    很快的,那侍卫帮寻香公主按起肩膀,一双手越按越下,后来停在臀部,又绕到前面往上按,最后停在胸部。而寻香公主已是整个人倒在侍卫怀中,挨挨蹭蹭的。

    王倾君目瞪口呆,原来按肩膀是这样按的?

    待侍卫撩开寻香公主的衣裳,和她纠缠在一起时,王倾君脸热心跳,不敢再看,只把头伏在膝间,无奈前面两人发出的声音,却一声不落钻进耳中。

    良久良久,侍卫和寻香公主穿好衣裳,放好床前屏风,持了灯笼出去时,王倾君才吁出一口气,喃喃道:“她不是要嫁陈平么?怎么又和侍卫混在一处?”

    陈文安答道:“这不是还没嫁么?偏生肩膀痛,须得让人按按,还能怎么着呢?”

    王倾君默默:好吧,我以后再也不让李松柏按肩膀了!

    陈文安见王倾君不说话,这才语重心长道:“你肩膀痛,可以李松柏教一个宫女如何按,再让宫女帮你按才是。你是太后娘娘,一国之母,万民表率,可不能学寻香这样啊!”

    王倾君“嗯”一声道:“知道了!”

    “就是要按,也只能让我按。”陈文安见王倾君说着,似乎想站起来,却又用手按在她肩膀上,低语道:“让儿臣帮母后按按罢!”

    王倾君浑身发烫,想要推开陈文安,却被陈文安捂住了嘴,一时停了动作一听,原来又有人推门进来了。

    两人坐正身子,透过屏风一瞧,这回进来的是多格公主和六雪。

    多格公主持着灯笼在床前一照,冷冷道:“仔细瞧瞧,看看母后有没有昏了头,又落了东西在别人床上。”

    六雪闻言,上床去搜了一会儿,这才爬了下来,捏着几根长发给多格公主瞧,又小心绕了头发,收进一只小锦囊中。

    王倾君这下明白了,看来寻香公主经常干这种事,而多格,却经常帮她收拾残局。

    多格看着六雪收好小锦囊,苦恼道:“母后和一个侍卫半夜进进出出,若叫陈平知晓了,还会娶她么?”

    六雪答道:“所以主子须得赶紧抓住千乘王,只要嫁了千乘王,当了王妃,什么也不怕了。”

    “我倒是让李松柏配了药,可是如何引千乘王到寝室中,却是一个问题。”多格叹着气。

    六雪俯在多格公主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多格转忧为喜,笑道:“好,就这样办。不信千乘王不来我的殿中?只要他来了,便不能全身而退。”

    陈文安和王倾君一听,皆好奇,咦,六雪说了什么好法子呢?

    待多格公主和六雪一走,陈文安站了起来,冷哼道:“赶紧寻机会把多格嫁掉,这个六雪也赶紧陪嫁出去。再留她们在宫中,是祸害。”

    “你不想娶多格公主?”王倾君跟着站起来,心内有些窃喜。

    陈文安不答王倾君的话,突然一拉,把她拉进怀中,狠狠吮向她樱唇。折腾大半晚,总要亲一个吧?要不就太亏了!

    作者有话要说:笑眯眯更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