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想起了往事

    寻香公主眯眼看着多格,有些恨铁不成钢,咬牙道:“别再节外生枝了!”

    多格倔强的回视寻香公主,用身子半挡着陈文安,低声道:“我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男子,你是不明白的。”

    “我不明白?”寻香公主脸色黯淡下去,却不再拦着多格,只道:“给你一刻钟时间。”说着退出房门外。

    六雪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多格,也跟着退出去,小心关好房门,走到寻香公主身边,低声道:“主子,已是嘱了两位侍卫大哥,时辰一到,只管在殿后放火,不须再过来禀报,免得露了行迹。且现下各殿的人不见了太后娘娘和千乘王,只怕会寻来,怎能拖延呢?”

    寻香公主沉默一下道:“多格是一个死心眼的,若不让她如愿,只怕她会闹起来,反而坏事。这样也好,此回过后,想必她不会轻易动情了,不动情便不会被人摆布,我也省心。”

    六雪又悄悄看一下四周,倾听了一下,知晓还没人寻来,这才稍稍松口气。

    寻香公主没有看她,只看向暗处,想起当年到蕃国和亲前夕,也曾去求过陈平,希望他带自己远走高飞,结果呢?现下多格爱慕陈文安,没准会求陈文安带她走,可惜啊……。

    有一瞬间,多格确实想放了陈文安,求陈文安带自己远走高飞,很快的,她又知道,这是妄想。

    陈文安静静看着多格,双手虚握,依然无力,心知这一刻钟,是在寻香公主算计之下,也是药力未消的时刻,反抗是徒劳的,因又闭了眼,极力倾听周围的声息。

    多格自动忽略床里侧的王倾君,只从怀里摸出一颗蜡丸,捏开取出里面的药丸,想起李松柏的警告,便把药丸捏成两半,捻了半片药丸在指间,爬上床去伏在陈文安身上。

    陈文安睁开眼来,眼神却没有抗拒,甚至带着一点情意。

    多格心头狂跳,扯开陈文安嘴里塞着的帕子,候着他喘息空隙,便把药丸极速放进嘴里,含在舌根下,低头去亲陈文安,见陈文安没有反抗,似乎还有意配合,不由一喜,把药丸顶到舌头,卷放到陈文安嘴里,用舌尖一搅,搅成粉未。感觉到陈文安鼻息渐粗,心知药丸药效已发作,便颤动身子,在陈文安身上挨擦。

    多格这是要强了陈文安?太勇猛了!值此生死关头,王倾君却有些怔怔的,陈文安好像不是第一次被强啊!等等,好像自己也曾强过他,这场景,这场景,怎么熟悉成这样呢?

    陈文安浑身燥热,腹下有邪火渐渐升腾,突然动了动脚,心下一喜,脸上却不动声色,嗯,看来这药丸效力极大,甚至破了软骨膏的药效了。不过也是,这药丸本就是令人气血急行的,软骨膏怎是它敌手?他小腹一热,不由自主竟是搂住了多格的腰。

    多格意乱情迷,却浑忘陈文安中了软骨膏,这会双手怎能搂到自己腰上?她只双手扯开陈文安的腰带,撩起他袍子,搓揉挨擦。

    陈文安喘出一口粗气,腰部一用力,突然翻身而上,把多格掀翻在床,未等多格反应过来,双腿压住多格的身子,双手已是掐上多格的喉咙,任多格如何扑腾都不松手。

    手底下的人渐渐失了力,不再扑腾,陈文安这才松手,伸手在多格鼻端处一探,吐出一口气,转头去看王倾君,见王倾君身上的衣裳碎成布条,比不穿更诱惑,这会鼻孔一热,无法自控,却是扑了上去。

    王倾君嘴里塞着手帕子,全身绵软,任陈文安动作着,脸颊早红如桃花,天呀天呀,还不赶紧跑,还动还动?

    陈文安素了数年,又被喂了半粒药丸,这会美色当前,哪还跑得动?只动了半刻钟,这才记得王倾君嘴里还塞着手帕子,一伸手扯开了,又解开缚在王倾君手上的肚兜,一时更怕王倾君发出声音惊动外面的人,只用嘴堵住了王倾君的嘴,唇舌辗转进去,需索无度。

    陈文安嘴里有药丸的辛辣味道,那味道冲进王倾君喉间,她一激凌,全身发烫,双足一缩,举起环在陈文安大腿上,双手也环上陈文安的腰,配合着陈文安的动作。

    陈文安一愣,马上知道王倾君身上的软骨膏也被破了,一时想要停下去,偏生停不下,只狠狠动作。

    两人都想速战速决好逃命,不想那药丸非同小可,哪儿停得下?

    王倾君一急,伸手去扳陈文安手,想要推开他,不想陈文安以为她想在上面,只一翻,就倒在王倾君身上,把王倾君扶着坐到自己身上。

    两人一翻一转间,却到了床尾。王倾君一挣扎,一头撞在床柱上,只觉眼冒金星,一时按住陈文安,有些茫然,低语道:“合作,双赢,不合作,一起死。”

    “你想起以前的事了?”陈文安惊喜,低低问了一句,抓着王倾君丰盈之处,让她身子颠簸起伏,低低哑哑道:“我是你的人了,要负责啊!”

    电光石火间,王倾君记起了以前种种。

    当年唐若龙听信道长的话,以为七巧女侍寝能功,便能救他一命。她身为七巧女,为了活命,便在发髻中藏了药丸,和唐若龙亲热时,喂了唐若龙半粒药丸。不想唐若龙在紧要关头晕了过去,眼看侍寝不能成功,便会身死,恰好陈文安跪在屏风后禀事,内侍们全退在门外,她在危急之际,只好引陈文安入内,强喂了陈文安另半粒药丸,威胁陈文安说:“合作,双赢,不合作,一起死。”

    于是,她在龙榻上和陈文安做完未做完的事。

    待得内侍们进入寝室,见得陈文安依然跪在屏风后,唐若龙已醒了,而她骑在唐若龙身上,便以为她侍寝成功了。而唐若龙相信自己的能力,也没有怀疑过陈文安。

    是的,是她在先帝榻上,强要了陈文安,这才生下唐天喜和唐天乐。而这几年,她却百般矫情,避着陈文安。……。

    王倾君骑坐在陈文安身上,看着他俊美无比的面容,心中荡开涟漪,双手撑在床上,身子后仰,减少压力,配合陈文安的冲刺。百忙中瞥一眼多格,却发现多格手指动了动,不由大惊,一边哼叫一边指指多格道:“她想活过来!”

    陈文安一侧头,也瞥见多格眼皮动了动,他一下坐起,狠狠一动,倾泄而出,很快抽身,抱开王倾君,找到腰带勒在多格脖子上,看着多格不再动了,方才松了手,迅速穿了衣裳。

    王倾君潮红的脸色转而变苍白,待要说什么,侧耳一听,止了话,看向陈文安。

    陈文安忙躺下,示意王倾君也躺下,一面指指掉在床边的肚兜。王倾君会意,躺好不再动,作出一副软绵绵的样子。

    寻香公主和六雪推门进来,见得室内一片安静,躺在床上的三人皆没有动,一时也不疑有它,只走近床边,正要说话,却地里有人影一闪,床上有人扑向她们,未及惊叫,已被床上的人扑在地下,死死掐住了喉咙,发不出声音来。

    陈文安手劲大,手底下的寻香公主很快不再扑腾,因松了手去帮王倾君,只两下就掐昏了六雪。

    “时辰到,烧!”候在殿外某处的一个侍卫低声吩咐另一个侍卫,两人在暗处泼了油,点了火,根据寻香公主原先的指示,迅速撤离现场。

    “王爷,王爷!”孙叔伦的声音在殿外响起来,声音渐近青荷殿,接着,有人大呼道:“不好,走水了,快来人啊!”

    夜半时刻,百戏突然冲进简老太妃寝室内,惊恐万状道:“主子,不好了,青荷殿着火,寻香公主和多格公主却在里面,没有救出来。”

    “什么?”简老太妃本来只是闭眼养神,并没有睡着,听得这话,一时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差点摔下床底去。

    “怎么会这样?”简老太妃不能相信,死死咬着牙才压住了嗓音的颤抖。

    百戏道:“是孙大人来报的。说是寻香公主在青荷殿会两位侍卫,多格公主和六雪不知何故,也进了殿内,那侍卫借机走了。寻香公主却和多格公主吵起来。争执间,殿内的灯笼跌落烧了起来,两位公主和六雪却没有逃出火海。”

    “那两位侍卫呢?”简老太妃下了床,只觉眼睛蒙了一层东西,看不清眼前的人和物,话才问完,已是昏倒在地下。

    玉阶殿中,王倾君捧着一杯热茶,猛灌了几口,这才稍稍定神,向叶素素说了事情的经过,至于和陈文安那一段,自然只有轻描淡写的两句话。

    叶素素犹有余悸,嘴里道:“幸好孙大人及时找到青荷殿去,若不然,时辰一到,那两个侍卫举火就烧,只怕会连主子和千乘王一起烧死在殿内。”

    王倾君吁出一口气道:“幸好捉到那两个侍卫了,有了他们的供词,寻香公主和多格公主之死,也能对百官作个交代。”

    葡萄只去摸王倾君的脸,深怕她有个什么损伤,一边道:“主子,以后千万不能独自出去了,吓死我们了。”

    王倾君拿住葡萄的手道:“别怕,有陈文安护着我呢!”

    “主子现在完全相信千乘王了?”葡萄惊奇。

    王倾君又喝一口茶,脸上神色十分精彩,声音小小的,透着不好意思,说道:“我记起以前的事了。小喜和小乐的生父,是陈文安,不是先帝。”

    作者有话要说:笑眯眯更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