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挟一个试试

    陈文安站在屏风后,用脚尖轻轻踏着屏风边,有些不忿,这么一种情景,王倾君要是不解风情,居然真个叫宋子秋进寝室问话,那么,宋子秋明儿就不用待在京城了。

    王倾君呆得一呆,喊了叶素素一声,听得叶素素的应声,便道:“去问问宋子秋有什么事?还有,收回他身上的牌子。”说着也绕进屏风后,从后环住陈文安的腰,把头抵在他背上,轻笑出声。

    陈文安眼底有笑意,语气却严肃,“不怕宋子秋有急事?”

    “有你在,怕什么?”王倾君甜言蜜语的。

    陈文安拉下王倾君的手,转过身对着她,笑道:“你知道我的厉害就好。”

    王倾君忍不住笑了,捅陈文安的胸口道:“你眼线这么多,连宋子秋的来意都知道?”

    “眼线不多,怎能护得住你,怎能护得住两个儿子?”陈文安拿住王倾君的手指,送到嘴边含住,含糊道:“宋子秋那点小心思,还能瞒过我?”

    王倾君感觉到陈文安舌尖在手指处打圈圈,一时只觉手指尖痒丝丝的,甚至直痒到心底去,俏脸早红了,却还问道:“宋子秋有什么心思呀?”

    “他不自量力,觊觎你。”陈文安吐出王倾君的手指,俯到王倾君唇上,用舌尖打着圈圈,一边问道:“要不要?”

    “什么?”王倾君有些茫然,不是在讨论宋子秋么?

    陈文安见王倾君迷糊,也无心和她打哑谜,只把她抱起,让她双足环在自己腰上,各种上下其手。

    王倾君没有听见叶素素来禀宋子秋的事,一下便知道宋子秋确实没有什么急事,因应和着陈文安,吮在他唇上,香舌和他的舌尖缠绕,很快便迷乱了。

    陈文安环抱着王倾君,一边低声道:“待会叫你知道我真正厉害之处。”

    “有多厉害呀?”王倾君挑逗着陈文安,在他耳边说情话。

    殿门外,叶素素只吩咐小宫女道:“泼!”

    小宫女手里一盆水很快泼了出去,泼在宋子秋脸上身上。

    宋子秋一下被泼成落汤鸡,只用手抹了一把脸,很快清醒过来,呆呆站着。

    叶素素见宋子秋不再醉眼迷离的,这才问道:“宋状元这么晚进宫求见太后娘娘,却是有什么急事?”

    宋子秋这下出了一身冷汗,今晚喝了一些酒,不知因何,就很想见太后娘娘,一时头脑发热就来了,却没去想后果,这下要如何交代?

    叶素素见宋子秋不答,便又伸手道:“牌子。”

    宋子秋赶紧把牌子交到叶素素手上,陪笑道:“我是来归还牌子的,叶姑姑告诉太后娘娘一声就行了,这厢告辞了。”说着拨腿往外跑。

    叶素素也不追,只在原地吃吃笑,又看向小宫女手中的铜盆道:“这盆怎么这么眼熟?”

    小宫女诚实回答道:“这是姑姑平素用的洗脚盆,这水,也是姑姑适才洗过脚的水,这么一泼,就泼醒了宋状元。”

    “噗!”叶素素乐了,拍拍小宫女的头道:“待会儿去领赏。”

    小宫女欢天喜地应了。

    “敢觊觎主子,泼洗脚水还是轻的。不对不对,这是救了他一命呢!改日得让他感谢我才对。”叶素素自语。

    莫嬷嬷听得宋子秋深夜进宫,颇不以为然,嘀咕道:“若有急事,千乘王哪会不知道?”

    她才说完,就见叶素素进来,一时问道:“宋状元走了?”

    叶素素笑道:“走了。”

    莫嬷嬷便不再问,只略略发愁道:“皇上和安阳王昨儿生辰,不知道听了什么闲话,今儿一天都极少说话,不像平时那样爱闹,也不嚷着要见皇兄了。”

    叶素素一怔,坐下道:“皇上和安阳王年纪虽小,却聪慧,不比寻常小孩子,若他们不肯接受千乘王,可如何是好?”

    莫嬷嬷摇摇头道:“主子和千乘王的事,其中太过复杂,就是想解释给皇上和安阳王听,也怕他们听不懂。但他们发现一向敬爱的皇兄是他们父亲,恐怕又会受不了。”

    叶素素道:“他们还小,多哄着一些,度着慢慢就接受了。”

    莫嬷嬷又去看沙漏,笑道:“度着时辰差不多,可得让人送热水进去给主子和千乘王洗漱。”

    叶素素笑道:“都安排妥当了,放心吧!”

    玉阶殿寝室内,这会儿罗帐低垂,轻罗帐子无风自动,微微摇晃,压帐的香薰球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室春意。

    这一晚,唐天喜和唐天乐却睡得不好,第二日一早,早早就起来了,因恰好是休沐日,不用上早朝,两人洗漱完毕,便去见王倾君,才要进去寝室,就听得一阵低低的笑声,王倾君的声音道:“在我心底呀,当然是小喜和小乐排前面,你排后面。”

    “我以为是并排第一呢!”陈文安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们并排第一,你第二。”王倾君笑道。

    唐天喜和唐天乐听得王倾君的话,心情一下舒畅了许多,揭帘而进,喊道:“母后!”

    “跟随的人呢?”王倾君见唐天喜和唐天乐来了,身边却没有跟随的人,不由四处瞧了瞧。

    唐天喜一眼就瞄到陈文安坐在案边了,也不过去相见,只答王倾君的话道:“朕不让他们跟着,一大早的见外人,神烦!”

    唐天乐接话道:“本王也不喜欢见外人。”

    嗯,这是说我么?陈文安看一眼唐天喜和唐天乐,见他们小脸绷得紧紧的,一脸厌烦,不由好笑,只捻起腰带上的玉鱼子,用穗子轻拍手心,淡淡道:“小孩子家的,没有大人跟着,可不妥当。”

    王倾君赶紧打圆场,笑道:“好啦好啦,用完早膳再说话。”说着吩咐人上早膳。

    早膳才上桌,唐天喜和唐天乐呼啦一下过去,一左一右坐到王倾君身边,看也不看陈文安,只让王倾君给他们挟这个挟那个。

    陈文安自顾自坐到他们对面,等王倾君给唐天喜和唐天乐挟完,便推过碗道:“给我也挟一个!”

    唐天喜和唐天乐一听,用眼斜睨王倾君,你倒是给他挟一个试试看?

    作者有话要说:笑眯眯更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