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郎君真俊俏

    陈文安摸摸鼻子,好吧,虽然没有听到期待中的父皇两个字,但没有喊皇兄,而是喊太上皇,这也是承认他的身份了。

    唐天喜和唐天乐见陈文安没有再说什么,一时暗喜,太上皇多好听啊,比父皇多了一个字呢,尊贵多了,他听完笑眯眯,明显是满意了。一旦满意这个称呼,我们就能上街了。

    这一晚,唐天喜和唐天乐早早上床,却兴奋得睡不着,一直翻来覆去,又小声讨论街上是何模样,最后说到陈文安,一致承认,有太上皇护着上街,肯定很威风,下回见到罗植,一样可以大肆吹嘘。

    莫嬷嬷和葡萄守在一边,听他们说起陈文安,忍不住插嘴道:“太上皇这几年可不容易,内要稳朝局,外要镇蕃国,中间还要护着你们母子三人,几乎操碎了心。现皇上和安阳王也懂事了,可得体贴一些,不负他这几年的辛苦。”

    “朕以为,体贴太上皇是母后的事呢!”

    “本王以为,不负他几年的辛苦,是母后的事呢!”

    唐天喜和唐天乐反驳莫嬷嬷和葡萄,反驳完却是闭眼装睡,为了上街,把母后出卖了算不算不孝呢?

    莫嬷嬷和葡萄见他们闭眼,忙吹灭了几盏灯,只留下一盏照明。

    唐天喜和唐天乐一闭上眼,却是很快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陈文安便带了他们上街,直到傍晚才回宫。

    王倾君在宫中坐立不安,直到唐天喜和唐天乐回来,这才松口气。

    唐天喜和唐天乐一回宫,就兴奋地说着自己的见闻,又和王倾君道:“太上皇答应我们了,以后每月出宫一次。”

    王倾君不信陈文安这样好说话,笑眯眯问道:“没有条件吗?”

    “母后怎么知道有条件?”唐天喜一怔。

    王倾君笑道:“猜的。”

    唐天喜这才答道:“太上皇说了,以后每月他会考核一次我们的功课,若是通过考核了,便能出宫。若不能通过,自然不能出宫。但是……”

    他说着,学大人那样清咳一声,仰小脸道:“但是,朕和皇弟这样英明神武,怎会通不过考核呢?他白费心了。”

    唐天乐也跟着拍小胸脯,大声道:“不过区区功课,怎能难倒我们?本王倒想问问,要是功课学得太好了,是不是每月让我们出宫两次?”

    “噗!”王倾君不由失笑,好吧,这俩小子跟他们的爹一样,牛皮哄哄的。

    唐天喜和唐天乐的话,是第二天传到陈文安耳里的,他听了忍不住失笑,和承丰王道:“这俩小子聪明,只是怕他们的聪明不用在正途上,还得慢慢引导。”

    承丰王也与有荣焉,点头道:“本王的孙儿,哪能不聪明?”说着又道:“你和太后娘娘的关系也昭示天下了,还得快些成亲,明正关系,本王才能安心回封地。”

    陈文安笑道:“这事儿急不得,总得由臣子们联名上折子,求我们早些成亲,才有意思。到时臣子们皆觉着自身是媒人,只会把先帝给我和太后娘娘赐婚这件事编造得更可信,不给小喜和小乐带来困扰,那样才更加稳妥。”

    承丰王道:“虽这样,也得让人推波助澜,早些成事。”

    “早授意司徒元和罗冲推波助澜了。”陈文安笑道:“说起来,我比谁都急。”儿子都四岁了,还不能跟儿子和他们的娘在一起,能不急么?

    他们正说着,早有人来禀道:“主子,于晋的夫人,也就是董韵,进宫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让我过来禀报一声。”

    陈文安一听董韵的名字,脸色不由变了,这阵子事忙,怎么就忘记了这一茬?

    承丰王不知就理,问道:“这董韵是何来路?”

    陈文安抚额道:“她便是京城首富之女。先前为了军粮之事,太后娘娘甚至想让我娶她为妃。后来她献上一半家财,太后娘娘又承诺,将来我和她各自生下儿女,便结成亲家。现下她进宫,自然是要求太后娘娘应诺的。”

    来禀话的宫女道:“正是这样。董韵嫁与世家子于晋,成亲两年了,现育有一女,已满一周岁。”

    承丰王瞪大了眼,低嚷道:“你们怎能卖子求荣?”

    这会儿,董韵坐在王倾君下首,眼睛却在唐天喜和唐天乐身上转,啊呀呀,这两个都太得人意了,女儿就是嫁不成皇上,嫁个王爷当王妃,其实也是赚大发了。想我们董家啊,世代为商,连诰命夫人也没出过,更不要说什么皇后王妃之类了。那一半家财,买一个皇后或是王妃当当,实在太划算了。

    正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董韵看着唐天喜和唐天乐,也是同样心情。

    王倾君却是欲哭无泪,当时不知道小喜和小乐是陈文安的儿子啊!若不然,怎会应承董韵的要求?

    唐天喜见董韵眼珠骨碌碌转,在他和唐天乐身上转来转去,极端无礼,便有些不快,待得董韵又看了过来,便板起小脸,装作威严的哼了一声,斥道:“大胆!”

    董韵一怔,马上想起对方年纪虽小,毕竟是皇帝,按礼不能直视,一时收回视线,却又暗乐,瞧咱的小女婿哟,真个威风凛凛!

    王倾君纠结极了,小喜才四岁,真要为他定下皇后人选?若是董韵这女儿长大后资质一般,可要怎么办呢?

    董韵却已开始夸自己的女儿了,“这才一岁呢,已是会说话了,从小儿就透着聪明,师太都说了,是贵人命。”

    王倾君打断她的话,笑道:“说起来,你也不是第一次进宫了,这次既然进来了,便到御花园逛逛罢,也看看我们皇宫里的奇花异草。”

    董韵忙谢恩,心下暗喜,太后娘娘果然是一个识趣的,这就开始像待亲家一样待咱了。

    叶素素看着王倾君领董韵去逛御花园,知道这是要拖延时间,好让陈文安想法子解决这件事,因叹息道:“主子肯定悔死了,当初答应什么不好,非要答应和董韵结成亲家。”

    她说着,见得红锦匆匆进来,便问道:“怎么样?千乘王可有什么话说?”

    红锦喘着气道:“千乘王让人去宣于晋进宫,并没有说别的话。”

    叶素素喃喃道:“莫非真要结成亲家,这是考察于晋这个岳父的人品资质?”

    王倾君领着董韵逛了好一会儿御花园,迟迟不见陈文安出现,却是心急了,怎么回事,难道他也没有法子?

    正着急,却远远听得笑声,她巡声看去,却是陈文安领着一位面生的男子过来了。

    董韵一瞧,便和王倾君道:“那位穿青衫的,正是臣妇的相公。”

    于晋和陈文安到了凉亭前,忙上前向王倾君行礼,口称见过太后娘娘。王倾君点头笑道:“不必拘礼,且坐下说话。”

    于晋却不敢坐下,只躬身道:“臣下有几句话要私下和内子说一说,请太后娘娘恩准!”

    王倾君笑道:“你们夫妇说话,自是应当,怎能拦阻?”

    于晋便过去拉了董韵,走到一边说悄悄话。

    王倾君见他们走开了,这才看向陈文安,急急道:“当初应承的事,这当下没法子反口,可怎么办呢?”

    陈文安挥手让宫女退后,他坐到王倾君身边,低声道:“你喊我一声好听的,我便为你想一个好法子。”

    “都这个时候了,还顾着逗笑?”王倾君哼哼。

    “你不喊,我就走了!”陈文安作势要走。

    王倾君正心急,也不细想,微红了脸喊道:“郎君!”

    “晚上再多喊喊!”陈文安满意了,低语道:“他们夫妇商量完,事情也就解决了。”

    于晋这会鼓动如簧之舌,劝董韵道:“女儿还小,且我们家势一般,一旦定亲,只怕遭人妒忌,反为不妙。倒不如待女儿长成了,到时再带进宫让太后娘娘和皇上瞧瞧,若是和皇上有缘,再行定亲,岂不是更妥当?”

    董韵生气道:“进宫之前,你明明不是这样说的,怎么改口了?”

    于晋压低声音道:“千乘王答应我,说让我进户部任职,跟在户部侍郎身边办事。假如我有个正经前途,便可以让女儿做个真正的千金小姐,长大后能融进上流圈子,让权贵们正眼相看,也有机会嫁入皇家。若是现下让女儿得个皇妃的名份,跟着我们这样过日子,不上不下的,明显配不上皇家的人,长大后却要嫁入皇家,不知道会不会受排斥,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弃。且女儿受委屈了,我们身份不高,也是无能力为她出头的。想要女儿嫁得好,须得我们自己先奋发起来,而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你答应千乘王了?董韵虽觉于晋的话有道理,可是一想他不跟自己商量,就答应了陈文安,还是有些恼火。

    于晋早就答应了陈文安,这会却道:“没有,没有答应千乘王,这是跟你商量来着。你想,女儿不单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当初献一半家财,也是你献的,又不是我献的,这件事怎么能私自做主呢?当然要你点头我才敢答应千乘王。”

    董韵一听,心里舒服了许多,又寻思着,用女儿皇妃的身份换相公一个前途,其实也还划算。且女儿长大了,不是还有机会嫁进皇室么?

    于晋眼巴巴看着董韵,见董韵要开口,就忙道:“我都听你的,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去回绝千乘王。”

    “我有说不同意了么?”董韵想要拧一下于晋的耳朵,毕竟这是皇宫,不能乱来,只得作罢,因低声道:“就遂你的愿罢!”

    于晋大喜,忙过去禀了陈文安。

    待得于晋和董韵告辞出宫,王倾君识趣,轻俯在陈文安耳边夸道:“郎君真俊俏!”

    作者有话要说:笑眯眯更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