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龙凤欢喜配(结局)

    接着两个月时间,京城各类流言纷纷,关于唐若龙在病榻前给陈文安和王倾君赐婚的流言,已是越编越真实,各类细节也有了,在这里面,陈文安和王倾君为了保护孩子,避过陈太后的毒手,不得不作母子相称的理由,也越编越有可信度。

    不管如何,大唐这几年能安安稳稳,全赖陈文安之力,民众也愿意他当这个太上皇,因纷纷四处疾呼,让他正式迎娶王倾君,正名当太上皇。

    自打陈平交出部分兵权,陈文安如虎添翼,集兵权政权于一身,不要说只是想当太上皇了,就是他想当皇帝,百官也不会反对的。因也纷纷上折子,请求陈文安迎娶王倾君,及早当上太上皇,堂堂正正监国。

    各类呼声中,陈文安开始授意费公公布置宫室,又特意去问王倾君道:“成亲后,你想住哪个宫殿?”

    “我答应嫁给你了吗?”王倾君矫情了一把,装着不愿意。

    陈文安也配合,马上道:“我令人上王家提亲。现下你弟弟王应物也回京了,正好准备嫁掉他姐姐。”

    王应物过继在王启名下,被陈文安送出京城,在外历练了几年,现下回京,已是渐露头角,一提起他,王倾君也极为满意,笑道:“应物先时有些懦弱,在外几年回来,瞧着却是好多了,倒有些像我大哥的风格。王家有他撑着,也不致过早没落。”

    陈文安笑道:“这样的舅舅,才不会辱没小喜和小乐。”

    王倾君有些小心事,上回身为七巧女被匆匆召进宫中,连个仪式也没有。如今要嫁陈文安,却希望能有个正式的仪式。

    莫嬷嬷建议道:“主子不若回王家待嫁,到时让千乘王到王家迎娶主子,堂堂正正成亲。”

    王倾君一想也是,却又放不下唐天喜和唐天乐,怕自己一走,没人管教他们。

    莫嬷嬷笑道:“主子放心,不是还有承丰王在么?他们祖孙玩得可好了。主子到王家住几天不碍事的。”

    王倾君一想也是,笑道:“你和素素就留在宫中打理一切,让葡萄随我回王家就成。”

    莫嬷嬷悄悄笑道:“素素最近心不在焉的,留在那儿都一样。”

    王倾君一怔,问道:“她怎么啦?”

    莫嬷嬷这才告诉王倾君道:“主子不知道么?她最近和司徒将军眉来眼去的,只是没有禀报主子而已。”

    “有这事?”王倾君不由笑了,“既这样,倒要先给他们定了亲,我再回王家。”

    待喊了叶素素到跟前,王倾君直接道:“素素是不是喜欢司徒元呢?要是喜欢,我就为你们赐婚。”

    叶素素看一眼莫嬷嬷,微红了脸,低头道:“但凭主子作主。”

    “平时多爽利一个人,提起亲事,却又这样了!”王倾君笑着打趣叶素素道:“倒要你亲口说一说,究竟要不要嫁司徒元?你要我作主的话,我就作主不要嫁人了,一辈子服侍我。”

    哪有这样的?叶素素不得已,只好开口道:“要嫁司徒元!”

    “这就对了嘛!”王倾君笑了。

    司徒元进宫时,听得王倾君要为他赐婚,不由大喜,他和叶素素的情愫,已不是一天半天,早就想求赐婚了,只是宫中多事,一直拖着没有开口而已。

    宋子秋一听王倾君为司徒元和叶素素赐婚,也进宫求赐婚,说道想娶王蕴为妻。

    王倾君想着王蕴年岁也不小了,迟迟没有许人,现宋子秋也是一个好人选,因召了王蕴进宫,问她的意思。

    王蕴一听是宋子秋求亲,自然愿意。

    待给宋子秋王蕴也赐了婚,王倾君这才回王家,领着王应物祭拜父母,在王家宅院住了下来,象征性绣起嫁妆。

    各府诰命夫人得知王倾君在王家待嫁,纷纷借机上门巴结,又暗暗传授令男人听话的小招数,再三再四道:“千乘王这样子的,得妨着他纳太妃,太后娘娘须得好好拿住他。”

    王倾君但笑不语,陈文安若想纳太妃,先前和自己未明确定关系时,自可以大把的纳,何必等到现在?且这几年接触着,倒也了解陈文安是什么样的人,只要真心对待,加上有唐天喜和唐天乐作筹码,才不怕他会纳太妃呢!

    八月初秋,花果飘香,陈文安正式迎娶王倾君,用的是迎娶皇后的仪式。

    花轿从王家出来,直至皇宫门口,万民欢呼,隔着侍卫队大声恭喜。

    王倾君在花桥内湿了眼眶,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正式出嫁的时候,还是这样盛大的婚礼。

    司徒元领了侍卫一层一层护住花轿,却又另外吩咐侍卫长道:“待会到了宫门外,花轿停下时,准许一些平民百姓上前观礼,不要拦阻。”

    “这怎么成?万一混了有坏心的人呢?”侍卫长不敢答应,劝说司徒元收回成命。

    司徒元道:“这是太上皇的命令,可不是我的命令。”

    侍卫长无奈,只得答应。

    司徒元安慰他道:“因今儿是太上皇和太后娘娘大喜之日,京城早就清查了几遍了,就是一路观礼的人,也多是清查过的人,只要再警惕些,料着不会有事的。”

    司徒元还有一句话没有明着说出来,陈文安手底的眼线现下遍布京城,若这些观礼的人中有异动,可逃不过陈文安的眼线。且陈文安要让普通民众观礼,也是想博得他们的认可和恭喜。只有普通民众认可了,他和王倾君是先帝赐婚这件事,才更加不容置疑。

    唐天喜和唐天乐穿了喜服,在殿内踱步,一直问莫嬷嬷道:“花轿什么时候到?”

    “哟,我的小祖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才是新郎官呢!”莫嬷嬷乐不可支,笑道:“花轿一到,马上有人进来禀报的,急什么呀?”

    唐天喜嚷嚷道:“能不急么?万一母后临时改变主意,不想嫁了怎么办?”

    “也是,万一主子不想嫁了怎么办?”叶素素也配合,点头作忧愁状。

    “不嫁了就抢呗!”唐天乐比了比手势道:“咱们人多势众,可以抢亲呀!”

    莫嬷嬷暗汗,心里暗暗骂承丰王,老王爷,你自己腹黑就算了,怎么乱教导皇上和安阳王呢?

    正说着,红锦匆匆进来报道:“花轿到宫门口了!”

    唐天喜和唐天乐一听,欢呼着冲了出去,“太好了,母后终于嫁进来了!”

    这当下,陈文安已在宫门口踢轿门,抱了王倾君下轿,当众掀开红盖头,露出王倾君的真面目。

    “哇,太后娘娘好美貌!”

    “哇,好年轻!跟太上皇好登对!”

    “一对壁人啊!”

    王倾君不意陈文安会当众揭开她的盖头,虽描了喜妆,犹自觉得脸上发烧,美目四顾间,含笑向众人致意。

    众人一激动,便跪下道:“太后娘娘千岁,太上皇千岁!”

    陈文安:咦,怎么把我排在她后面了?难道不是该先喊太上皇,再喊太后娘娘的么?

    孙叔伦也不觉有何不妥,跟着起哄喊道:“太后娘娘要好好待太上皇啊,他就交给您了!”

    “承丰王驾到!”

    “皇上驾到!”

    “安阳王驾到!”

    随着喊声,唐天喜和唐天乐早一左一右站到王倾君身边,挤开了陈文安,帮王倾君捧住花球,笑着朝王氏族人和王应物挥手道:“母后交给我们了,你们只管放心!”

    陈文安:是我娶亲,还是这俩小子娶亲?喧宾夺主了吧?

    承丰王清咳一声,看了看唐天喜和唐天乐,喂,晚上还要不要听故事了?过几天还要不要出街玩了?

    唐天喜和唐天乐一见承丰王的眼神,只得不情不愿退开两步,让陈文安站到王倾君跟前。

    礼仪官本来候在殿内,听得人来报,说陈文安和王倾君临时改变主意,要在宫门口拜堂成亲,忙喘着气跑了出来。

    承丰王一见礼仪官出来,已是帮着喊道:“一拜天地!”

    陈文安和王倾君忙忙拜了天地。

    “二拜高堂!”承丰王一喊完,就站到陈文安和王倾君面前,现时有资格受他们一拜的长辈,也只有自己这个太上太皇了。

    “夫妻对拜!”唐天喜和唐天乐跟着承丰王喊,眼看陈文安和王倾君对拜完毕,不由激动喊道:“礼成,送入洞房!”

    “哈哈……”一片笑声中,王倾君嗔怪地看一眼陈文安,深怕人不知道你是太上皇咩?硬要在宫前拜堂成亲,让人看笑话。

    陈文安却笑容满面,在众人的见证下拜堂,正是多年心愿啊!想想古往今来,有哪个太后娘娘和太上皇是儿子登基后,他们才拜堂成亲的?今日在众人跟前这一拜,足以载入史册,成就千古佳话。

    “恭喜太上皇,恭喜太后娘娘!”

    众人纷纷恭喜。一片恭喜声中,陈文安上前抱起王倾君,缓步进宫。

    唐天喜和唐天乐见状,哪儿甘心?一左一右跳上前去,吊在陈文安左右手,嚷道:“放下母后!”

    王倾君挣扎着想要下地,却被陈文安紧紧抱住,不能动弹,只得嚷道:“快放我下来!”

    “不放,这回怎么也不放了!”陈文安不肯放下王倾君,任唐天喜和唐天乐吊在他手臂上,只微抬高手臂,让唐天喜和唐天乐双脚离地,直接吊了他们向前走。

    围观的人群瞠目结舌,我们大唐帝国太上皇真是不凡,这样子抱一拖二,还走得动?

    待得一行四人渐渐远了,围观的人群这才突然爆发出欢呼,围拢双手喊道:“恭喜太上皇和太后娘娘喜结连理,早生贵女,给大唐添一位公主!”

    陈文安俯头看怀里的王倾君,笑得坏坏的,很好啊,到时新添的小公主就趴背上吧,这样子,他就成树人了。

    王倾君反抗无效,索性窝在陈文安怀里不动,一时嘴角上扬,却是甜蜜蜜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这个文结局了哦,谢谢大家一直支持,挨个亲一下!

    因为自己感觉没有写出新意,所以提前结了,有不满意的亲,可以期待下个文哦!下个文构思得差不多了,或者月底会发文。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