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娜

    河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篸。这句话用来形容“洪家沟”再恰当不过。

    洪家沟是一个行政村,村子面积不算小,接近140个平方公里,村中一条由南向北长达十数公里的深沟大河,河光潋艳,渔产丰富,又有十几座小山头,一年四季,葱葱郁郁,鸟语花香……总之,任何人来了洪家沟,恐怕都会说这是个山青水秀、如诗如画的好地方。

    然而,洪家沟的年轻村长洪青此刻站在村子口,却是无心欣赏这怡人景色。

    “穷”字当头,景色再好又有什么卵用?!

    “四年了!”

    望着眼前唯一通向村外、恐怕就连号称是世界上最强悍的越野之王“派拉蒙掠夺者”都要望而却步的崎岖山路,洪青恨不得朝着十数里外镇委镇ZF的方向竖起一个冲天的大中指!

    要说洪家沟有山有水,物产丰富,人也勤劳,可是为什么一直很穷?

    在洪青看来,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眼前这条长达10公里的山路。

    正是这条路,几乎要将洪家沟与外界隔绝!

    四年前,亦是洪青接任村长之初,他最先做的一件事情便是写了一份《洪家沟村通村公路修建申请》,村支书洪大发也是第一时间就将《申请》送到了镇委镇ZF,上面倒是很快就派了人下来考察,随后批文也下了,然而四年时间过去,修路之事却始终都没落到实处。

    四年!

    洪青也愁了整整的四年!

    对于村上属青溪镇镇ZF,他现在更是憋了一肚子的怨气!

    不仅仅是通村公路的问题,在每年一度镇D代会上,洪家沟还年年都被作为贫困村的典型,被重点批评,而就在几小时前,今年才结束的这一届会上,洪家沟便是再次被抓了典型。

    作为村长,洪青在会上只干了两件事:接受批评和作出检讨。

    当然,有难同当的还有村支书洪大发。

    刚才在回村路上,洪青便是想到会上挨批的情景,气得甚至走神摔了一跤,脑门都磕出血来。

    修路的钱不到位,还抓老子当典型?

    真特么岂有此理了!

    “儿子,别看了,把你脑门上的血擦擦回家吧,你妈怕是已经做好晚饭了!”这时,旁边一个声音传来,说话的正是与他一同前往镇里开会然后又一同回村的村支部书记洪大发。

    洪大发管洪青叫“儿子”,倒不是故意占他便宜,实际上两人也的确是一对父子挡。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刚才还说到“有难同当”,原来“有难同当”的还都是自家人!

    “我就是气不过!”洪青忿忿地道,“凭什么修路款拔不下来还抓我们当典型?瞧瞧回来的路上几个临村的看我们什么眼神?就差脸上印着‘幸灾乐祸’了,尤其那个上塘村王大有,人均不就比我们多四个二百五么,你猜他背后是怎么议论咱的?史上最搞笑的两父子!”

    “呵呵!”原本还保持着平静的洪大发,脸色也不好看了,发出一声怒笑。

    “不说了!”洪青一摆手,“爸,你先回去吧,我想静静!”

    “儿子……”洪大发张了张口,想问静静是谁,调节下气氛,最后却成一声叹息,转身离开。

    洪青仍望着眼前崎岖不平的山路忿忿不平!

    就他所了解,通村公路的款其实上面早拔了,至今未到洪家沟,那因为是被人半路截胡了!

    而截胡的人,洪青也知道是谁,不过却惹不起。

    为了通村公路款,他投诉过不止一次,但每一次都毫无例外被各种理由打回,显然,早有人和有关部门打过招呼。就在一个月前,洪青最后一次投诉,刚走出镇ZF大门,便被几个人打成重伤,那几人最后还拿出刀子警告:再找麻烦,让你一家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洪青自己倒是不怕,却怕家人受到伤害。

    尤其是尚在青溪镇第一中学读初二的妹妹,可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哎!”

    想到种种艰难之处,洪青忍不住再叹了一口气。

    四年!

    为了洪家沟他费尽心血,四年前还是一个帅小伙,现在硬是给累成了个沧桑大叔,找对像都难。

    然而结果……

    “尊敬的传承用户,您好!”

    就在此时,一道莫名其妙的动听女声传入他的脑海中:“编号0699-0081-0000-0007的荒武‘第二世界’终端已激活(包含一个史诗级移动空间),本终端由荒武‘第一虚拟公司’出品和发售,它可以带领您畅游荒武星域‘三千帝国网’,在网上您可以学习,交友、购物、游戏……它还可以带您进入真实度达99%的‘荒武第二世界’,使您在枯燥的现实修炼和生活之余体味‘荒武第二世界’不一样的精神历炼和激情。”

    “谁?神马鬼?”洪青吓了一大跳,左瞧瞧右看看,荒山野岭的,一个鬼影都没有。

    但是他可以肯定,声真的存在!

    顿时之间,洪青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是小娜!”这时,动听的女声再次响起。

    “小娜?什么小娜?”洪青仍旧处于惊骇之中。

    “您的智能小助理,小娜!”对方说道。

    “智能小助理小娜?cortana?windows10?”洪青正恍然大悟,可一想不对啊,自己装有win10系统的二手笔记本根本没带身上,而且windows中小娜虽然是微软发布的全球第一款个人智能助理,却笨的要死,打开应用都经常出错,还对话?

    细思极恐,洪青忽然想到聊斋中的某些片段,顿时毛骨悚然。

    “你,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小娜,但却不是主人世界中windows小娜。”

    “那你是哪个系统的?”洪青大声喝道,企图以大声来消除心中恐惧。

    “小娜不属于任何系统,就是单纯的随机绑赠的智能小助理,来自编号0699的荒武星域、三千帝国中编号0081的大楚帝国,由第一虚拟公司出品和发售。”动听的女声答道。

    她语气抑扬顿挫,所蕴含的情绪,居然比正常人还正常。

    洪青有些懵了,嘴巴张的很大,都能塞进一个红富士。

    许久,洪青诚恳道:“让咱们都放下对彼此的戒心和不信任吧,老实说……你到底是什么鬼?”

    小娜:“……”

    不过接下来,通过和小娜的不断对话,洪青却渐渐的从毛骨悚然,到难以置信,再到瞠目结舌,最后勉强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就是自己之前在回村路上走神摔倒出血时,无意间绑定了一个从外空掉落在自己摔倒处的信息终端,终端名为“荒武第二世界”,如同地球上的PC,却比PC不知道高级多少倍,智能小助理小娜也和微软windows中推出的cortana小娜不可同日而语,在洪青看来,若是给此小娜一个身体,它就能成精了。

    而在初步了解“荒武第二世界终端”后,洪青的呼吸急促起来。

    他有预感,他这个苦逼的小村长要腾飞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