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村长

    不足三十平米的土房,一扇六块玻璃破了四块然后用老旧的塑料薄膜钉补的窗户,室内除了一幅带日历的年画,就是正对门的墙上挂着一幅楷书大字,上面写着是村委十条职责。

    当然,土房内几张桌子和几把椅子也还是有的。

    这便是洪家沟的村委办公室,寒碜到令人发指!

    不是有人想故作清廉,拿洪青的话来说,如果有条件提高逼格,谁又愿满脸屌丝气?

    实在是洪家沟太穷,置办不起像样的门庭内饰。

    ………………

    洪青迈着昂扬的步子迈入了村委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已过早上九点。

    昨晚,洪青最后到底还是没有试着去搬院子里的石磨,而是在小娜的建议下,睡觉休息,毕竟睡觉体息也是养生的一部分,洪青往常一般都是六点就起床,今早却是睡到前所未有的八点半,洪青的父母倒也没有叫醒他,儿子一向辛苦,二老巴不得他能多睡一会,虽然算下来,洪青整个睡眠时间还不到5小时,但一直都处于深度睡眠中,睡眠质量极高,所以早上醒来,不但没有丝毫的困倦,反而精神饱满,又因为生命能的大幅提高,生龙活虎。

    另外,洪青早上洗漱照镜子时,亦是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自从接任村长四来年,洪青劳心劳力,尽管只有24岁,但是之前看上去却像个42的沧桑大叔,不仅皮肤干燥黝黑,眼角和鼻翼两侧,也分别被劳累刻上明显的鱼尾纹和法令纹。

    然而就在今早,洪青发现,自己的皮肤居然变白很多,而且极富光致紧润。

    原本深深的鱼尾纹和法令纹也几乎不见,整个人看上去就像重回20岁!

    当时,洪青也是照了很久的镜子,才依依不舍,将目光从镜中移开。

    “村长来了!”

    “村长早!”

    “村长早上好!”

    “村长……”

    九点早过了上班时间,此时办公室倒有几人在办公,见到洪青,一个个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洪青一看办公室里人员,笑道:“哟!今天咱洪家沟的‘两委班子’倒是全在!”

    说是两委班子,其实加上他自己,一共也才7人。

    首先是“村D支部委员会”3人:村书记洪大发;副书记李茂生;书记助理王娅楠。

    这3人,都是D员,也是洪家沟唯有的3名D员。

    另外是“村民委员会”4人:村主任洪青;副主任兼治安洪大年;会计杨周;妇女主任洪兰。

    村主任,也就是村长了。

    另外要说的是书记助理王娅楠。

    王娅楠是个23岁的姑娘,长得挺漂亮,但也不是特别惊艳的那种,王娅楠同时也是大学生村官,调拔过来不足一年,听说是王娅楠自己申请来的洪家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越穷的地方,越能锻炼人。

    见除自己外的村委成员都在,洪青接着道:“正好,我有事要和大家说一下。”

    副村长兼治安委员洪大年立刻道:“村长但有指示,无有不从!”

    王娅楠一旁插嘴笑道:“瞧这马屁拍的!”

    作为一个20出头的姑娘,她对皮肤等倒有着很大的敏感度,此时一下子看到洪青的变化,惊叫:“村长,你你,你这是用了什么护肤品?一下年轻了十岁!完全就是变了个模样!”

    听王娅楠这么一说,另外5人也纷纷看向洪青,接着无不张大嘴巴,一脸的震惊。

    尤其是洪大发,直接就懵了!

    洪大发清楚地记得,昨晚自己的儿子还黑不溜秋,怎么今天突然就变成了小白脸?

    洪青笑道:“没办法,昨晚我洗了个澡,狠狠地搓,狠狠地搓,今天就成这样了!”

    王娅楠一个白眼:“骗谁啊!”

    洪青摆摆手,不愿对自己的变化多说:“闲话不多聊,我赶时间,来此是要跟大家说一声,今天村长要请一天假,有个同学来看我,到不了洪家沟,便约在青溪镇见面。”又转向洪大年道:“大年,我安排人挖的沟渠你得给我盯紧了,不但要快,还要有质量;另外南山脚下那片荒地,你带人丈量一下,我要详细数据;还有……”他一连给洪大年下几个任务,接着又对会计杨周及妇女主任洪兰道:“杨会计,洪主任,从今天起,你们尽快统计出我们村的户数、每户人数、姓别,年龄及总人数,其中在外打工,户口未迁出的,标示出来。”

    听到洪青一条条地安排任务,办公室里的6人一下子都认真了起来。

    并且,纷纷拿笔记下洪青所说的每一句话!

    如今,要说在洪家沟,老老少少所有人,包括眼前办公室6人,对于洪青这个村长就没有不服的,四年前,洪家沟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还不到600元,那是一个“穷”字怎能了得?温饱都有问题。不过洪青一上任,首先便是顶着巨大压力,大力推行一系列革新:劳动集中、部分水田改旱田种植果蔬、养殖家禽、截取河道养鱼等等,在任四年间,洪青不仅带头劳作,还结合实践夜以继日不断学习,攻克一道道难关:思想工作、人员分配、起动资金、技术攻关、销售渠道……四年下来,洪青硬是将洪家沟原本年人均不到600元的收入提高了整整六倍多!可以说,没有他这个村长,或许洪家沟还过着四年前的一件衣服缝缝补补穿十几年,一天只吃一顿饭的苦不堪言日子。现在的洪家沟,虽然还是很穷,但相比四年前,进步简直是太大太大了,至少,接近四千元的年人均收入不必再为温饱担忧了。

    而洪青所带来的,还不仅仅是物质上,从精神上,也给予洪家沟巨大的冲击!

    因为那个四年如一日对洪家沟呕心沥血拼搏的村长,自始至终都竖立了一个最好的精神榜样。

    在以洪青为核心的村委领导下,现在洪家沟所有人,前所未有过的团结。

    此刻,在安排了王大年几人的工作后,洪青却是沉思了。

    洪青有一条雷打不动的计划,就是修建通村公路!

    马上就要与林昆见面了,在洪青心里,不论次元石是否真如龙石种翡翠那样值钱,他都打算要从林昆手里至少“剥削”一千万出来,以此作洪家沟修路资金,因为昨晚通话时,他就从林昆口中听出,对方似乎不差钱,洪青在考虑,是不是要提前布置村委几人修路一事了。

    很快地,洪青便有了决定。

    有了荒武第二世界终端作后盾,一切自当雷厉风行!

    他转对洪大发、李茂生、王娅楠三人道:“洪书记,李书记还有王助理,我这里也有事情请你们完成。首先是王娅楠助理,你立刻做出一份递交给交通局的洪家沟通村公路申请立项,至于其中的修路款项,就说是咱们自己村子集体出资。立项一旦做好,便请两位书记立刻送往交通局审批,我想不用他们出钱,审批应该一下就通过。另外提前联系好施工队!”

    骤听此言,所有人惊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洪大发首先道:“村长,我没听错吧,你这是要准备自己修路?”

    在办公室中,洪大发可不能管洪青叫“儿子”了。

    紧随其后,副书记李茂生道:“咱们村子自己出资……村长,洪家沟哪来的钱?”

    会计杨周也是小心翼翼插上一句:“村长,您这是在逗大伙儿开心吧?”

    “村长……”

    洪青却是一摆手,示意他们安静:“我的确要修路!至于修路款,你们暂不用管,我自有办法!”见众人还要问什么,洪青骤然喝道:“修建通村公路,势在必行!都开展工作吧!”

    说罢,直接转身出了村委办公室。

    办公室内的6人,相顾间久久无语,似是都在消化洪青所带来的消息。

    洪大年突然笑了:“都瞎想什么呢?村长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呗。”

    话题一打开,会计杨周附和上来:“就是!村长的能耐大伙儿都知道,他说要修路,路就一定能修好。而路一旦修好,其它不说,就说去年,如果咱们洪家沟有了通村公路,数万斤上好的果蔬,也不至于因为运输不及时,一大半都烂在地里了,另外还有大沟里养的鱼,如同去年一样,光靠大家一担担挑出去,等出了洪家沟,再到青溪镇,都死了一小半了!”

    王娅楠重点转移道:“你们说咱村长怎么就能种出那么多果蔬,养出那么多的鱼?”

    李茂生笑道:“小王啊,你虽然是大学生,但村长也是,还是燕京大学的!”

    妇女主任洪兰补充道:“而且20岁就大学毕业了!只可惜,一毕业就被咱书记给抓了壮丁!”

    李茂生又叹道:“可惜有人从中作梗,洪家沟修不成通村公路。”

    会计杨周接话道:“否则,咱们洪家沟年人均至少可以番一番!时不待村长啊!”

    洪大年气道:“如果不是村长阻止,我和青牛、大山早就抄家伙去干那个叫褚飞的狗日的了!”

    洪大发倒没发言,因为听着众人谈论自己儿子,早被一种叫“自豪”的情绪充满了。
广告2

本站推荐